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2章 打回去了
    安恬他们今天来丽都饭店,其实就是单纯因为怀孕的事庆祝,约了向敏和陈旭出来聚财。中途去了趟洗手间,正洗手,就听洗手间的门咔哒一声被落了锁,转头就见童欣雅抱手靠门站着。

    “你想干什么?”安恬转回头,继续慢条斯理的洗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搓洗得特别仔细。

    “咱们俩长得这么像,你就从来没好奇过?”这会儿童欣雅的表情倒是挺冷淡,丝毫不见之前的偏执疯狂。

    “没有。”安恬眼也不抬。

    童欣雅哼笑一声,“我们这么像,要说没有血缘,你信么?”

    “这不重要。”安恬甩甩手上的水,转身去烘干机那烘手。

    “不重要?”童欣雅脸色冷冷的,“你好像不知道,顾家和童家那是死仇,顾老爷子他恨死童家了,你觉得重不重要?”

    安恬拿眼角觑着她没说话。

    “我姓童,就算你不承认,你身上也流着童家的血。”童欣雅声音还保持着平静,眼神却狰狞了下,“同样是童家人,你凭什么就能和顾裴琛结婚,童家是顾家的仇人,可童家也是因为顾家才家破人亡的,你又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和他在一起。”

    安恬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神经病,“你怎么就能确定,咱俩流着一样的血就一定是童家人?”

    “你什么意思?”童欣雅神色一滞,抱着的手臂缓缓放了下来。

    “就算咱俩是姐妹,你就确定一定是童家,而不是别家,要知道,我可是跟着我妈生活了五年,我妈她……”安恬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又指指童欣雅,“和我们几乎一模一样,你妈呢,一样吗?”见童欣雅脸色骤变,顿了顿才接着道,“就算都是童家那又怎么样?老爷子介意的是你又不是我,他要真介意,当初就不会支持我和裴琛订婚,更不会亲自去安城把我找回来,也不会主动提让我们尽快结婚的事。”

    结婚两字一出口,当即就刺激到童欣雅了,只见她眼睛一眯,脸色就彻底扭曲起来,甚至身子也因为双拳攥的用力而隐隐颤抖。

    安恬看着童欣雅的反应有些警惕有些无语,不禁感到她和顾裴琛还真不愧是曾经的青梅竹马,脾气都那么暴躁,都那么神经质。但仔细想来似乎又能理解,当年的惨剧,深受打击的或许不止顾裴琛,童欣雅亦是。

    安恬没有再说话刺激她,朝门边走去,却见对方背挡着门没动。

    “让开。”安恬几步距离站定,并没有靠近。

    “之前嘴巴不是很锋利吗?怎么,这会儿知道怕我了?”童欣雅看到安恬警惕的样子忽然就笑了,只是笑容不达眼底,甚至透着森森的阴鸷。

    安恬挑眉看着她,没说话。

    童欣雅见不得她这样子,愈加的怒火中烧,眼睛都红了,冲过去要想教训安恬。

    童家人混的就是黑道,童欣雅虽然是女孩儿,也不是手无傅鸡,但毕竟那点身手生疏了那么多年,多少还是笨拙的。不过她本以为对付安恬绰绰有余,却不料对方滑的跟泥鳅似的,身一侧,一闪,就躲过了攻击,冲到了门边,身手就拧上了门把。

    别人不知道,安恬这身手都是小时候挨打练出来的,还手不行,躲逃一流。

    童欣雅落了空,但她来就是专门找茬的,怎么可能看着安恬逃出去,眼睛狠戾的掠过后腰,想着她肚子里还怀着孩子,眸色一沉,抬脚就踹了上去。

    不过安恬哪怕是背对着也时刻提防着,童欣雅这一脚并没有踹在她身上,而是门板上。

    安恬侧着身,咔哒拧开门把,猛地拉开了卫生间的门。

    门外正好有人过来,刚一开,就有两个人走了进去,童欣雅看看那两人,只得暂时收起了攻击。

    安恬却没有义务继续留在这危险之地,自然是趁机离开,却被童欣雅上前拽住了胳膊,甩手就是一耳光。

    “你以为我出了事,顾裴琛会放过你,就算他会,顾老爷子也会让你不得好死!”安恬挨了打,此刻也发了狠,抬起护着肚子的手,反手就还了童欣雅一巴掌。

    童欣雅被打的愣了,显然是没料到安恬会还手,根本没闪开,挨了个结实。

    安恬趁着她偏头之际,猛地推开她就跑了出去。

    童欣雅回过神来,当即就追了上去。

    安恬没想到这童欣雅能疯到这么肆无忌惮的地步,眼看着迎面走来个服务生,二话不说,抓了人就往童欣雅那边一推,然后推开他们的包间闪身进去,背抵着门,狠狠的喘了几口。

    包间里的说笑声一下就静了。

    顾裴琛反应最快,蹭的起身大步走向安恬,伸手扶住她双肩,一脸紧张,“出什么事了?”

    安恬喘了好一会儿,将额头抵在顾裴琛胸口,“在洗手间遇到个疯子。”

    “有没有受伤,对你做什么了?”顾裴琛扶着安恬肩膀的手一下收紧,脸色也随之紧绷起来。

    “没有。”安恬摇头,“我跑得快。”

    向敏也一脸担忧的站起来,“过来喝点水压压惊吧。”

    安恬笑了笑,推开顾裴琛走了过去,在向敏身边坐下,接过她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还是小心点吧。”向敏说着坐下来,眉头却皱着,“吃个饭也能这么惊心动魄,你这运气也醉了……”眼睛看到安恬的脸颊,眸色一沉,“那疯子打你了?”

    安恬用舌尖顶了顶脸颊,“没事,我打回去了。”她安恬从来就不是挨打不还手的主。

    顾裴琛也看到的安恬的脸,脸色阴云密布,转身就要出门,“我去找饭店负责人!”

    “你回来。”安恬却叫住了他,“是童欣雅,我被她堵卫生间了,也就一巴掌,而且我真的有打回去。”

    哪怕是今天交手,安恬还是没发恨童欣雅,或许这就是所谓的血脉相连,也或者是,真的是自己抢了本该属于童欣雅的幸福,尽管这一切也并非她一开始所愿,不管是什么,既然没什么事,她是真的不想追究,也不愿顾裴琛与其多做接触,说她私心好了,但爱情本来就没有大方的,她就是个小心眼。

    听到是童欣雅,顾裴琛眸色瞬间一厉,不顾安恬的阻止便要出门找人。

    “我让你回来!”安恬又喊了一声,脸色也不好看起来,“我虽然不讨厌她,但膈应她,我不想你和她再有任何纠缠!”

    顾裴琛闻言顿住身子。

    安恬也不说话,两人就那么沉默的对视着。

    良久还是陈旭道,“既然恬恬坚持,那就别去了吧,反正恬恬没吃亏也没伤着,以后注意着点就好。”

    顾裴琛最终还是被劝了下来,安恬虽然说话的时候气势很足,看着表情也冷冷的,好像是真的生气了,但顾裴琛坐下后她就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

    顾裴琛却还是从头到尾小心翼翼的讨好,他是真怕了,安恬有前科,可别一个不高兴,带球跑什么的也太虐心了,他可不想再来个三年到处疯子似的找人。

    “你别总是给我夹。”安恬被照顾得无奈,只好夹了一只皮皮虾放到顾裴琛碗里,“我没生气。”

    顾裴琛笑了笑,这才放开了吃。

    离开的时候好巧不巧,开门就和隔壁出来的三人碰了个正着,双方你看我我看你,脸色都不大好,气氛凝滞而尴尬。

    安璐和李菲没什么表情,童欣雅却是望着顾裴琛,话没说就先流了眼泪。

    向敏拉了拉安恬,“不早了,走吧。”她这月份肚子圆滚滚撑的不小,一手拉着安恬一手还撑着腰。

    安恬也不想和她们大眼瞪小眼,面无表情的拉拉顾裴琛,“走吧。”

    顾裴琛没有动,却是直接越过童欣雅望向她身后的安璐和李菲,眼神透着毒蛇吐信般的阴冷。

    李菲垂下头,安璐绷着脸没动。

    “安家大小姐?”顾裴琛哼笑一声,“你说要是安家没有,你个小大姐会是什么样?”

    安璐脸色变了,“你想做什么?”

    “离我们远一点,要是恬恬和孩子有个闪失,你们就等着生不如死吧。”顾裴琛指了指安璐,又指向李菲,“还有你,这么能蹦跶,看来几年前的教训还不够。”

    “顾总您误会了。”李菲忙惶恐的解释道,“我们和小雅是朋友,只是来吃饭的。”

    “你们是不是来吃饭的我不管,恬恬今天在卫生间被打了。”顾裴琛目光最后才落在早已泪流满面的童欣雅脸上,陌生而狠辣,“恬恬说她打回去了没吃亏,她不让我追究,那这次我就算了,但是,别想有下次,如果你们觉得现在的日子过不去,我会让你们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地狱。”

    几人身形一震。

    童欣雅更是蓦地瞪大了眼,张嘴话没说出来,就先发出了一声呜咽。

    顾裴琛却没再看她,搂着安恬就走了。

    安恬没有去看那几人,只是微微侧头去看顾裴琛阴沉冷绷的脸,“你没必要和她们浪费唇舌的。”

    “我气不过。”顾裴琛冷冷的撂下几个字,就像是一气之下能甩手走人,但他脚下的步子却始终配合着安恬,不急不缓。

    童欣雅一直目送着他们走过拐角,才抱头蹲下哭出了声来。

    看不到人,安璐和李菲对视一眼,也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安璐撇了撇嘴,“顾裴琛这种人渣,你到底喜欢他什么?”虽然她们接近童欣雅的确是想利用她报复安恬,可身为女人,这犯贱的德行她都看不过眼了。

    童欣雅没有理她,哭得更大声。

    李菲拉了拉安璐,示意她别多嘴。比起安璐,李菲外表无害,内心却早就黑的流脓了,对她而言,童欣雅越痛苦,才越能激发她对安恬的恨,甚至做出更极端的事情了,最好是杀了安恬更解气!

    安璐抬眼正好对上李菲眼底瞬闪即逝的恶毒流光,愣了愣,但没说什么,只是皱眉嫌弃的把童欣雅拉了起来。

    “走啦,在这里哭丢不丢人!”不耐烦的骂了一声,拽着童欣雅就走,走了几步才把对方的手给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