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3章 圆圆摔了
    顾裴琛一回到家就去冰箱拿了冰袋,拉着安恬在沙发上坐下,亲自给她红肿的脸颊冰敷,脸皮绷着杀气腾腾,动作却很轻柔。

    “疼吗?”

    “不疼。”

    顾裴琛看着她没说话,半晌才拿开冰袋,亲了亲安恬的脸颊,“对不起。”

    “又不是你打的,为什么要道歉?”安恬嘴角噙着笑。

    顾裴琛没说话,只是抬手理了理安恬颊边散落的发丝,又再次拿起冰袋给滚了起来。

    “好了。”安恬拉下顾裴琛的手,“已经好多了,冻得慌。”

    吴姐走过来,看到安恬的脸叹道,“吃个饭也能吃肿脸,还好今天圆圆被老爷子接过去没跟着,不然还不得吓坏小孩子啊。”顿了顿,见两人都没应声,才转了话题,“对了,老爷子刚来了电话,说结婚的日子已经选好了,让你们过去顾宅一趟,商量商量。”

    两人第二天傍晚去的顾宅,顺便在那边用的晚饭。

    因为婚姻是大事,尽管两人几年前就闹了那么一遭,老爷子还是亲了家里走得近的亲戚,宣布婚礼这件事,也算是堵某些人的口,省得他们嚼舌根胡说八道。

    老爷子还是那脾性,人是请来了,却并不跟安恬一一介绍,不过是走个过场,大家知道这回事就行了,那些糟心亲戚,安恬认识不认识都没关系。

    不过这回那些亲戚却不想这么傻陪坐了,以前不招呼,那是看不上安恬,觉得不长久,这回可不一样,这人逃婚几年还能回来,这顾家主母的位子是没跑了,当然要主动打好关系。

    所以安恬坐下来刚和老爷子寒暄了没一会儿,就有人主动上前打招呼了。

    “恬恬,他们大老爷子聊天,你在这坐着多无聊啊,走,跟三婶出去转转。”穿金戴银给暴发户似的中年胖女人一屁股坐安恬旁边,拉着她的手笑得比亲妈还亲切。

    安恬被这个自称三婶的自来熟女人笑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不喜欢,但既然对方主动搭讪也不好不理,便点点头跟着出去了。

    顾裴琛一直目送着安恬的背影出门,等人看不见了,这才转头看向老爷子,“爷爷,我们这样,恬恬会不会有芥蒂?”

    “你要担心那你大可以自己去介绍啊?”老爷子拿眼角睨他,“放心吧,恬恬是个明白的,心里清楚着呢。”

    顾城夫妻也在客厅里坐着,听到爷孙俩旁若无人的谈话,顾城脸色不由一沉,“再怎么说也是家里的亲戚,大哥看不上就没必要把人叫来,叫来了,这么对待会不会不大好?”

    “这么多年都这么过来的,不也这样吗?”老爷子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顾城,“再说要怎么对待?当初我们顾家沾亲带故可被亏欠过半分,带着大家伙一起发财,可是他们是怎么做的?胳膊肘往外拐就算了,童家那事,一个个不同仇敌忾反而拖后腿,甚至还有觉得我死了儿子孙子还小,就想趁火打劫,要我说,有些人就是犯贱,你越拿他当回事他越是拎不清,比不把他当回事,反倒上赶着往回舔。”

    顾城的脸色黑如锅底,“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朝堂还有更替呢,你以为现在还是你混黑道大佬的时候啊,一言堂以恶制恶,你这是在给裴琛拖后腿,他们往回舔是因为利益,可利益不在了呢?那顾家什么也不是!就算是为了裴琛为了顾家,也不应该将顾家推向举目无亲的孤立地步!”

    “早十几年前,顾家就已经被孤立了,他们围着顾家转的确是因为利益牵扯,正因为他们心里清楚,所以才能扮演好他们该有的角色。”老爷子面不改色,轻蔑的看着顾城,“倒是你,今天怎么突然有了高谈阔论的兴致?”

    老爷子话音刚落,便见一个小男孩儿牵着小女孩儿的手在门口探头探脑,便笑着冲两人招了招手。虽然对大人有偏见,但是这些孩子,他还是很喜欢的,每次来有好吃好玩儿的从没亏待过。

    “叔公!”

    两小孩儿见老爷子笑得慈祥,那点拘谨这才放开了,拉着手迈过门槛跑到了老爷子面前。

    老爷子给两孩子一人塞了几衣兜的糖果,这才捏捏他们的小脸问道,“怎么没去找圆圆弟弟玩儿啊?”

    “圆圆弟弟爬树上掏鸟窝去了,我们上不去。”说起这个,女孩儿还好,男孩儿有些羡慕嫉妒,“我明明是哥哥的,我却爬不上去,爸妈也不让,叔公您会爬树掏鸟窝吗?”

    老爷子被小孩儿的话逗乐了,牵着两小孩儿站起身,“走,叔公跟你们看看去,圆圆这小调皮,真是猴子变得,屁大点居然还会上树了哈哈哈!”笑着连眼角都没再给顾城一个,就和两小屁孩儿出门了。

    顾裴琛更是懒得搭理顾城,见状便起身跟了出去,气得顾城夫妻在那咬牙切齿。

    顾裴琛没有跟着老爷子去找圆圆,一出门就四下寻找安恬的身影,见她正被人围在中间一脸尴尬,便大步走了过去。

    “恬恬。”顾裴琛一出声,那些人就自动让出道来,他目不斜视的走到安恬面前,“圆圆爬树掏鸟窝,爷爷过去了,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什么?!”安恬一下就炸了,“这屁大点什么时候学会爬树了,还掏鸟窝!这小子真是越大越调皮,万一摔了怎么办?在哪儿呢,快带我过去!”

    顾裴琛二话不说,拉着她就走,留下一干众人面面相觑。

    “要过去吗?”

    “过去干嘛?你是真看不明白还是假看不明白?”

    其中两人对话完,其他人或似笑非笑,或冷笑撇嘴,倒是没有谁再不识趣的跟上去讨嫌,就留在原地各自聊了起来,聊男人,聊儿女,聊小三,聊化妆品时尚品。

    而顾裴琛两人刚离开众人视线,原本走的风风火火的安恬突然就停了下来,长舒口气,“可算是解脱了!”

    “你要是不喜欢,不理会就是。”顾裴琛好笑的看着她,“那些人,真的不用太在意。”

    安恬看了顾裴琛一眼没接话,而是边走边问道,“小姑和陈安怎么没来。”

    “陈安出差不在国内,小姑去看姑父了。”顾裴琛牵着安恬的手,道。

    安恬疑惑的侧头看他,她还没见过顾婉的老公呢。

    顾裴琛道,“姑父是M国华裔,改革开放时期就在那边定居了,姑父母亲是M国人,一家人在那边也根基深厚,所以也没有什么要落叶归根的想法,姑父是回国做生意和小姑认识的,两人结婚生子感情不错,不过在陈安几岁的时候姑父得了绝症,死后就葬在了M国,小姑带着孩子回来这边,但也一直没有改嫁,而今天,是姑父的忌日。”

    安恬听完反应了几秒,“陈安出差难道不是和小姑一起?”

    “没。”顾裴琛摇头,“往年都是一起的,不过最近他们母子关系好像出了点问题,陈安只是去参加国际时装赛的评委。”

    顾裴琛不提起,安恬都忘了,她愣了愣才道,“我之前有见过陈安,他是有提及过和小姑闹矛盾的事情,说是小姑逼着他女人相亲,甚至……”

    安恬还没说完,顾裴琛就点了点头,“陈安给他妈出柜了,他喜欢男人。”

    “啊?!”安恬惊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感叹了句,“难怪他长得比女人还妖孽!”

    顾裴琛斜眼看她,“你的关注点挺奇怪。”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现在天下大腐,同性恋早就见怪不怪了。”安恬纵了纵肩,她就是惊讶而已,倒不至于大惊小怪,“不过这种事发生在别人身上那是事不关己,在亲人身上的确难以接受,你会不会觉得……”

    “不会。”顾裴琛摇头,“毕竟这是他自己的事,不过当初刚知道那会儿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无关对他性取向的歧视,就是觉得小姑这辈子不容易,不想她因此受到伤害。”

    “可是这种事,陈安心里肯定也苦。”安恬道。

    “嗯。”顾裴琛点点头,“所以后来就没管了。”

    “你以前管了?”安恬斜眼瞅着顾裴琛。

    “啊。”顾裴琛应了声,没再多说。

    安恬撇嘴,“难怪你俩会不对付。”

    “他从小就看我不顺眼。”顾裴琛嘴上这么说,但听得出来,他对陈安还是和其他人不一样的,不管语气再难听,那也是对着亲人的。

    话音刚落,就听前面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响。

    没等两人反应,紧接着就响起了老爷子的惊呼,“圆圆!”

    两人对视一眼,皆是脸色大变,顾裴琛甩开安恬的手率先冲了过去,安恬也没停,拔腿也冲了过去。

    俩人一前一后冲进偏院,就见老爷子正跪在地方满脸焦急的抱着昏迷不醒的圆圆,冲着陈管家大喊,“快!叫救护车!”喊完又抱着圆圆喊,“圆圆,你醒醒啊,你别吓太爷爷……圆圆,救护车很快就来,你撑住,一定要撑住啊!”

    圆圆!

    安恬只觉脑子嗡的一声,险些没站稳,但是她却不能倒下,跌撞着就扑了过去。

    “圆圆!”

    顾裴琛比安恬先一步赶到,二话不说抱起圆圆就转身朝外面跑,边跑边冲陈管家喊,“照顾好爷爷,我们送圆圆去医院!”

    安恬还没跑到跟前,见此连忙掉头,奔跑着跟上顾裴琛的脚步,两人急急忙忙的抱着孩子往车库冲。

    聚在前院的众人还等着开饭呢,结果就见顾裴琛那辆迈巴赫横冲直撞的冲了过来,大家惊骇闪避,一脸茫然的看着车子飞驰而过出了顾宅大门。

    正纳闷儿这是出什么事了,很快就见老爷子被陈管家搀扶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孩子。老爷子一脸焦急,而俩孩子却是给吓坏了,见到大人就扑了过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陈管家站出来对大家道,“刚才圆圆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了,少爷和少夫人已经送去医院了,接下来可能没有心力再招呼大家,饭菜就快好了,一会儿大家随意就好,怠慢的地方请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