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4章 不是意外
    顾裴琛一路风驰电擎,车子嘎的刹在医院大门口,连钥匙都没顾得上拔,就抱着儿子往大门里冲。

    因为在路上就已经给医院来过电话,这一路检查倒是通行无阻,圆圆很快推进了手术室。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圆圆虽然是从那么高的树上摔下来,但掉在草坪里,所以伤的却不重,但脑勺在露出地表的粗树根上磕破了,得缝针,胳膊腿儿只是擦伤。

    顾裴琛胸前一大片的血迹,来的路上他只觉那血迹渗透衣料径自钻进了皮肤毛孔,凉进了心底,当得知圆圆只是小伤,才仿似被从冰水里捞了出来。

    转头看到安恬脸色惨白的盯着手术室紧闭的门,顾裴琛伸手搂了搂她,“吓坏了吧,走,我们到那边坐一会儿,还好没伤到骨头。”

    安恬倒是跟着过去坐下了,可脸上表情却没什么变化,眼睛不再盯着手术室的门看,但却盯着自己的脚尖。

    顾裴琛看她这样子皱了皱眉,“你别多想……”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不等顾裴琛说完,安恬就轻轻反问道。

    “今天商量我们结婚的事,结果圆圆就出了意外,你是不是觉得很不吉利?”顾裴琛直接问出了安恬的心声。

    安恬闻言一顿。

    顾裴琛接着道,“今天这事纯属意外,你要真忌讳这日子,那婚期再选好了,让爷爷重新给看个更好的。”

    安恬闷了一会儿才点点头。

    顾裴琛见她点头,才松了口气,把人给搂紧了,拍了拍肩膀,“饿了吧,你在这守着,我去买点吃的,你现在怀着身孕,饿肚子对孩子不好。”

    安恬本来没什么胃口,但听到顾裴琛这么说便将话咽了回去,“好。”

    顾裴琛将西装外套脱下来给安恬披上,这才起身离开了。

    圆圆就是后脑勺受伤,缝合要不了多少时间,顾裴琛前脚走了没多久,手术室的门就开了,圆圆被护士推了出来。

    见状,安恬忙起身扑了过去,“不是说没伤到要害吗,怎么还不醒?”

    “虽然病人昏迷,但手术还是得用麻醉,所以醒来应该还要一会儿。”医生取下口罩,对安恬说完就冲护士扬了扬下巴。

    护士会意,推着圆圆径自去电梯,他们得把病人送去楼下的病房。

    安恬听到这话放下心来,忙跟上护士的脚步。进了电梯才想起顾裴琛还不知道,便拿出手机给对方去了个电话,省得他白跑一趟。

    到了病房,护士给掉上液体就离开了,安恬坐在床前看着儿子缠着一圈白纱布的脑袋瓜,心里很是不好受,总觉得她的圆圆真是多灾多难,身体体质好不怎么生病感冒,可就是经常受伤,之前在安城是,回来也是。

    房门咔哒一声,是顾裴琛拎着袋子走了进来。

    “孩子还没醒?”看了眼床上昏睡着的小人,顾裴琛小声的问道。

    “没呢。”安恬叹了口气,“医生说麻药还没过,等会儿就会醒了。”

    “那就好。”顾裴琛说着将袋子拎到了床头柜上,“先吃饭吧,一会儿你早点回去,我让司机来接你,圆圆这儿有我守着就行了。”

    “不用,我没那么娇气。”儿子在医院里躺着,安恬当然没法安心的回去休息,与其在家里担心,还不如留在这里看着,“都买了什么菜?”说着起身朝顾裴琛走去。

    顾裴琛买的菜都是照顾安恬的口味来的,烂肉茄子,番茄炒蛋,还有个酸菜豆鼓汤,很家常的小炒,名字很普通,却是御膳斋出品,色香味俱全。而两菜一汤,安恬最爱的就是番茄炒蛋和酸菜豆鼓汤,都是酸酸的正好。

    两人正吃着,就听床上一声闷哼,转头就见圆圆缓缓睁开了眼,然后眼珠子转了转看向两人,“爸爸,妈妈。”

    “圆圆醒啦。”两人,忙放下碗筷,顾裴琛先一步过去轻轻摸了摸圆圆的额头,“饿了吗?爸爸喂你吃饭好不好?”

    圆圆点点头,却忽然皱起了小脸,“疼。”

    “活该。”安恬之前担心的跟什么似的,这会儿却板起了脸,“让你调皮,地上不玩要爬树,这下吃到苦头了吧?你这才几岁,就想着上房揭瓦了啊?”

    “妈妈别生气,我以后不敢了。”圆圆瘪瘪嘴,有点委屈,“而且我是爬树,没要上房揭瓦。”

    “你……”

    “好了好了,孩子才刚醒,你就别急着教训了,去吃饭吧,我来喂他。”孩子睁眼就被训斥,顾裴琛心疼极了,可又舍不得对安恬说重要,便出口劝道,将圆圆那份饭拿出来,夹好了菜坐到床沿喂他。

    安恬虽然气,可也知道儿子这样子不是教训的时候,便板着脸继续去吃饭了。

    圆圆看着妈妈生气了,心里也不好受,眼睛红了红,咽下嘴里的饭菜弱弱的说了句,“不是我自己摔的。”

    顾裴琛和安恬闻言一怔,皆是看向圆圆。

    “有人用石子打了我的脚,我才摔的。”圆圆想着那一下,现在脚腕感觉都还疼呢。

    两人对视一眼。

    安恬问顾裴琛,“当时我们赶过去的时候除了爷爷和陈管家还有别的人在场吗?”

    “还有堂大伯的一对孙子孙女,顾谦和顾萌在,不过应该不是他们。”顾裴琛回忆了下道。

    “还有呢?”安恬皱着眉。

    顾裴琛摇了摇头,“当时情况危急,没仔细看。”

    显然,安恬也是没仔细看的那个。

    于是两人都把视线投到儿子脸上。

    圆圆道,“就太爷爷和陈爷爷,还有顾谦和萌萌在,他们一直跟着太爷爷身边,我也不知道是谁打的我。”

    这件事还真成不解之谜了,但儿子那么高摔下来,那是运气好,不管是谁,顾裴琛都要查清楚,当下便打了个电话去顾宅问。

    电话是陈管家接的,说法和圆圆一致,当初在场的就老爷子陈管家以及那两孩子没别人,但这事儿既然不是意外,当然要查个水落石出,陈管家挂了电话转告老爷子后,老爷子当即就下令将整个顾宅都搜几遍,尤其着重孩子掉下来的地方。

    而医院这边,顾裴琛挂断电话便去掀圆圆身上的被子,挽起裤脚,果然见左脚踝骨上青紫一片,甚至还有小血点,那是皮下出血,被打的还不轻。

    顾宅就那么点人,自然不可能,那就是来的那些人中的其中一个了。

    想到这里,顾裴琛危险的眯了眯眼。

    圆圆的伤势不重,不需要在医院住太久,确定没有脑震荡伤口没有发炎,第二天便办理了出院手续。

    两人带着孩子回家了,但是车子开到别墅却发现,大门口一字排开站着一水的黑大汉,个个虎背熊腰身姿挺拔,那标枪似的站姿,就像站了一水的兵哥,那凛然正气的气场连黑西装都掩藏不住。

    安恬疑惑的看向顾裴琛。

    顾裴琛道,“应该是爷爷派来的,他们都是退役兵,现在在顾氏旗下的保全公司上班。”

    安恬惊讶了,知道顾氏强悍,是商界龙头巨擘,但没想到连保全都有涉猎,还真是广泛经营啊,什么都有顾氏的身影,简直无孔不入!

    车子近了,那些人自动分站两边,九十度躬身侯立,等车子开进了别墅的镂空电子闸门,这才训练有素的齐步跑进门去,又是一字排开。

    顾裴琛停车,等安恬和圆圆下车才将车开去车库。

    而安恬抱着儿子一下车就被这阵仗给唬了一跳。

    “少夫人!小少爷!”

    圆圆搂着安恬脖子的手蓦地紧了紧,眼睛却晶亮亮的看着那些人。

    安恬却是一脸尴尬,“那个,你们其实……”

    “我们是奉老董事长的命令,过来负责少爷少夫人以及小少爷安全的,以后这里的安保工作就交给我们了,我是王超,是他们的队长。”王超是个皮肤黝黑的糙汉子,先是冲安恬躬了个身,才自我介绍道。

    “呃……”安恬腾出一只手抓了抓眉毛,“你好。”

    这时候顾裴琛走了过来,一把打掉安恬抓眉毛的手,“出息。”这才转头对王超道,“既然是老爷子让你们来的,那就留下吧。”说完不再废话,接过儿子,拉着安恬就朝屋里走去。

    吴姐正等在门口,见到几人忙迎出来,“顾先生,安……顾太太,少爷。”

    顾裴琛闻言脚步一顿,侧头看向吴姐。

    “既然先生太太的婚期定下了,那这称呼也该改口了。”吴姐道。

    “嗯。”顾裴琛应了一声,这才继续带着人往里走。

    “少爷的伤没大碍吧,怎么没多住两天?”吴姐看着圆圆被缠了一圈纱布的脑袋心疼坏了,去厨房把热好的牛奶给端了出来,递给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圆圆。

    “吴姨,你还是叫我圆圆吧。”圆圆捧着牛奶杯子,一边小口喝着一边道,“我的伤没事,就缝了两针,等两天就好了,吴姨你别担心。”

    顾裴琛摸了摸儿子的头,却是转头对安恬道,“恬恬,你上楼睡会儿吧,昨晚也没睡好。”

    安恬的确是累了,便转头问圆圆,“圆圆累吗?要不要跟妈妈上楼去休息?”

    “不要。”圆圆咬着杯子摇头,“我要看动画片。”

    安恬点点头,便自己上楼了。然而她刚走到楼梯前,顾裴琛的手机就响了。

    “姨妈。”

    一听是闫青妩来的电话,安恬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转头朝顾裴琛看了过去,却正好对上顾裴琛看过来的眼,,两人都是一怔。

    安恬挑了挑眉,眼神意有所指的扫了扫顾裴琛的手机。

    顾裴琛捂着手机,小声道,“是姨妈。”然后才松开手,继续对手机那边的闫青妩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不知道电话那边的人说了什么,顾裴琛皱了皱眉,“现在?好,我这就过去。”

    “怎么?要出门吗?”等顾裴琛挂了电话,安恬才问道。

    顾裴琛揉了揉圆圆仰起来看自己的小脑袋,随手拿起一边的外套穿上,“嗯,你上去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说完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