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5章 绑架
    顾裴琛赶到会所包间时,茶几上一打的深水炸弹已经空了好几瓶,闫青妩手里夹着烟却没抽,正盯着那些空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整个包厢里都弥漫着浓郁的酒气,闻着很不舒服。

    几乎是推开门的瞬间,顾裴琛就被熏得皱了眉头,顿了顿才走了进去,“姨妈。”

    “来啦。”闫青妩弹了弹烟灰,这才转头看向顾裴琛,“坐。”

    顾裴琛径自站到闫青妩面前,拿掉她的烟摁灭在烟灰缸里,“怎么喝这么多酒?”说完,这才走到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

    “你这是在关心我呢?”闫青妩嗤笑一声,伸手又拿起一瓶深水炸弹,仰头就去了半瓶了,“我还以为,在你心里,我早就不是你姨妈了呢。”

    顾裴琛眉头又皱得紧了些,“你叫我出来,就是看你酗酒的?说吧,到底什么事?”

    闫青妩喝酒的动作一顿,随即将还剩下的半瓶酒放了回去。

    “果然长大了。”闫青妩撩起眼皮看向顾裴琛,“面对我这个姨妈,连基本的耐心都没有了。”

    顾裴琛不说话了。

    “听说婚期都定下了?”闫青妩明知故问。

    “是的。”顾裴琛看着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闫青妩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前的事情是我冲动了,我一听说安恬给你戴绿帽就怒不可遏,没想到却中了岳佳琳的诡计。”顿了顿,才接着道,“不过你是真的想清楚了?安家那可是一家子极品,更何况安恬还是个私生女……既然圆圆是你的亲生儿子,那你完全可以把儿子要过来,再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

    闫青妩话没说完,顾裴琛就站了起来,刚刚脸上的一丝动容也随即被冷峻取代,比进门时更加的面无表情。

    “裴琛!我这都是为你好!”闫青妩忽然哭了出来,“你……”

    “恬恬不止是我儿子的母亲,还是我妻子。”顾裴琛径自去开门,手握上门把又顿了顿,“我觉得,未免伤了感情,在你彻底想通之前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

    “安恬就那么重要,重要到你为了她甚至不惜报复闫家,连你外公也不顾!”闫青妩声音哽咽,“就算你有恨,那你都冲我来啊!”

    “闫家我不会像对付岳家那样赶尽杀绝,但他们必须为自己犯的事付出代价。”顾裴琛顿了顿,“还有你,长点脑子吧,别被人当枪使还上赶着堵枪眼儿。”说完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闫青妩看着毫不留情关上的房门,只觉得万千心酸涌上心头,捂脸哭出声来。

    顾裴琛并没有真的立即离开,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这才叹气离开。

    顾裴琛出了会所,刚走到自己车前,就被人自身后抡了一闷棍。

    这一下来得突然抡的实在,顾裴琛一声闷哼就晕了过去,被身后的人给一把接住。

    岳佳琳从阴影里走出来,背光的脸上看不清表情。

    扶住顾裴琛的大汉转头看向岳佳琳,“小姐……”

    “带上。”岳佳琳扬了扬下巴,随即转身朝一边停着的路虎走去,开门上车。

    大汉把顾裴琛往肩上一扛,便跟上岳佳琳上了后座。

    而后座坐着的还有两人,都是清一色的虎背熊腰。个个打着赤膊,手臂上都有纹身,顾裴琛一上车,就被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

    岳佳琳看着后视镜里任人摆布的顾裴琛笑得一脸扭曲,“给我玩儿,顾裴琛,我玩儿死你!”当即发动引擎一脚油门儿轰了出去。

    顾裴琛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昏暗屋子的大床上,浑身被绑着动弹不得,而屋里还架着摄像机,墙壁上粘贴着大幅的和谐海报,看着就像是从事某种不干净的地下拍摄窝点。

    打量着周遭的环境,顾裴琛皱了皱眉头。记起自己是从会所出来,然后后脑挨了一下,之后就是这里。

    自己这是被绑架了?

    虽然是闫青妩约的自己,但顾裴琛并不相信是她的阴谋,这个姨妈是没什么脑子,但出发点还是好的,也绝对做不出伤害自己的事情来。

    如果不是她,那会是谁?

    顾裴琛正想着,就听突然啪的一声,灯光大亮,强烈的光线令他不适的眯了眯眼,睁眼便见屋子里居然有好几个人,而一身酒红皮衣的岳佳琳就在其中。

    “不愧是顾总,身陷囹圄还能这么镇定,真是令人佩服啊!”岳佳琳从墙角的椅子里站起身来,脸上的笑容像是毒蛇,沁着凉意,“没想到吧,顾老头派人把你们家围了个水泄不通,结果你还是自负的落在了我岳佳琳手里,曾经叱咤黑白两道大佬的孙子,其中也不过如此,一个受不的丁点刺激打击的疯子神经病!”

    顾裴琛眯眼看着岳佳琳,脸上仍旧没有什么表情,“你想怎么样?”

    “放心,我们女人最温柔了,玩儿不来你们男人那套粗鲁的!”岳佳琳笑得扭曲又阴险,“我们今天的主题就是温柔乡,保证让你欲仙欲死,终身难忘!”

    顾裴琛眸子厉的像刀子。

    岳佳琳被他那样的眼神看着,反而笑得更大声了,“哈哈哈……就是不知道安恬看到,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岳佳琳,我劝你最好想清楚,得罪顾家的下场!”意识到岳佳琳要做什么,顾裴琛用力挣了挣身上的绳索。

    “哈!堂堂顾氏掌舵人失踪,顾老头不知道会不会急火攻心一命呜呼啊!你说他自己都半死不活,还能把我怎么样?哦,对了,谁看见是我把你带走的,难道不是闫青妩约你出来的吗?你说顾老头是先找闫家麻烦还是岳家呢?更何况,岳家早就被你打击的苟延残喘,我还有什么豁不出去的!”岳佳琳冷眼欣赏着顾裴琛挣扎,脸上都是快意的狰狞,“顾裴琛,你想不到会落到我岳佳琳手里吧,你也有今天!”

    顾裴琛挣了两下挣不开,也就懒得白费力气的,想着先和岳佳琳周旋,再想自救之法。

    不过岳佳琳显然没打算给他废话,冲旁边的人命令到,“摁住他!”随即拿起一根针筒朝床前走去,“一会儿给我拍好了,我要高清无码!”

    不用说,那针筒里肯定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是毒品就是致幻剂什么的,饶是顾裴琛也禁不住变了脸,“岳佳琳,我不会放过你的!”

    “哎,别急嘛!”岳佳琳狞笑,“放心,我这不是毒品,是让你高兴的玩意儿,第一次担纲男主角,顾总可得尽心啊,争取捧个年度最佳影帝奖,让我这导演与有荣焉乐呵乐呵。”

    说罢便不再废话,见顾裴琛已经被压制住,举着针筒就要朝他胳膊上扎去。

    顾裴琛脑门蹦着青筋,死死的瞪着岳佳琳,脸上却挂着晶亮的汗珠,但饶是这样狼狈的样子,顾裴琛仍旧性感的要命。

    岳佳琳不禁啧啧,伸手摸了把顾裴琛的脸,“还真是男人里的极品,要不是我不喜欢做演员,真恨不得自己上了你!”

    “呵,就你,我他妈都恶心的硬不起来!”顾裴琛咬牙切齿。

    “别急着妄自菲薄嘛,我还等着看顾总一会儿大展雄风呢!”岳佳琳说着,针头毫不手软的扎进顾裴琛胳膊的皮肤,缓慢的推送着药水。

    顾裴琛始终绷着肌肉攥紧拳头,瞪着岳佳琳的眼神就像是一头随时等着伺机而动的豹子,透着野兽的凶狠。

    终于推送完最后一点药水,岳佳琳这才拔出针头,将针筒一扔,拍了拍手,“把人带进来!”

    顾裴琛听到这话还紧张了下,但随即看到进来的是三个陌生女人,便放了心,脸上迅速泛起红晕,眼神却狠戾清明。

    进来的三个女人看顾裴琛长得帅,脸上闪过惊喜,没等人吩咐,就自觉脱起衣服来。

    岳佳琳一个女人家也不回避,竟然坐回墙角翘着二郎腿,看的饶有兴致。

    其他人也纷纷各就各位,竟是全方位架起了摄像机。

    顾裴琛眯眼看着,没有慌乱,心生一计。而身体,也在药物的催动下很快有了变化,只能用力掐着手心,利用疼痛保持清明。

    三个女人已经脱得干干净净,纷纷爬上了床,一人亲吻着顾裴琛,其他两人便动手脱他衣服。

    顾裴琛蹦着青筋,嘴角却勾着笑,不等女人吻上自己便主动‘吻’上对方的耳垂,然后吐气说了三个字,“三千万,给我松绑。”

    女人闻言一顿,狐疑的看向顾裴琛。

    顾裴琛依旧作势吻着女人的耳畔做掩护,“我是顾氏集团的顾裴琛。”

    女人,只是一愣便随即做出了选择,假意粗鲁的撕扯顾裴琛身上的衣服,不声不响的开始给他偷偷解开了绳结……

    岳佳琳满意的看着顾裴琛衣衫凌乱被人上下其手的样子,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拿出手机翻出安恬的电话。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受困的顾裴琛突然愤然而起,直接一脚一个将其中两名女人给踹下了床,至于给他松绑那个则是一掌劈晕,转瞬就朝岳佳琳扑去。

    事发突然,大家懵住都没能及时反应,等回过神来,顾裴琛已经和岳佳琳缠斗了起来,当即冲过去帮忙。

    岳佳琳虽然只到跆拳道白带,平时或许打不过顾裴琛,但自信在顾裴琛被药物控制的状态下没问题,却没想到对方的爆发力这么强悍,居然两三招就压制住了自己的攻击。好在帮手及时上前帮忙,自己才没被扣住脉门,但饶是如此,顾裴琛的身手却依旧令人惊心。

    而被顾裴琛踹下穿的两女人却抱着膝盖缩在床脚瑟瑟发抖,很是后悔接这单生意了。她们只是夜总会小姐,卖是职业,爱钱是本性,可也没想过要为钱玩儿命啊!

    再看床上昏迷的同伴,两人胆小的哭了起来,那可怜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把她们逼良为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