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6章 慢慢享受接下来的生
    岳佳琳没想到顾裴琛都这样了还战斗力惊人,顿时变了脸色,也不和他硬碰硬了,闪身躲到那些人身后,大声喊道,“给我抓住他!抓住他!”

    顾裴琛身体的变化很明显,知道多做纠缠下去不利,必须速战速决,所以每一下攻击都拼足了力气,且专挑人致命地方来,每一招都狠戾又果辣,就像一只受伤被困的豹子,死也要咬死几个垫背的。

    俗话说强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就顾裴琛这不要命的狠劲儿,别说几个大汉都给震住了。

    “你们愣着干什么,给我拿下他啊!”岳佳琳一看众人畏首畏尾,顿时就急了。

    然而就在这时,顾裴琛突然一个闪身,一把就别住岳佳琳胳膊,往前一推,抬手就扣住了她咽喉。

    擒贼先擒王,这下那些人更不敢随便动了。

    “都别动!否则我拧断她的脖子!”顾裴琛眸色凌厉的瞪着几人,扣着岳佳琳一点点朝门口退,眼看那些人不为所动的往前一步,手上的力道就扣紧几分,顿时憋的岳佳琳呃的一声,脸色涨的紫红。

    那些人果然定住,不敢再往前挪动丁点了。

    “你,你别乱来啊……”脖子被掐着,岳佳琳发生艰难,但还是道,“杀人犯法,你杀了我,你也活不了,你死了无所谓,想想安恬,想想她肚子里的孩子,想想你儿子,你舍得丢下他们吗?”

    “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想活命就让他们呆着别动,老实跟我走!”顾裴琛根本不为所动,“少废话,车钥匙交出来!”

    “没,没在我这。”岳佳琳眼神闪了闪道。

    话音未落,喉咙就又被捏紧一分,顿时眼前发黑呼吸困难,“钥匙在我裤兜里,你自己拿……”

    “拿出来!”想分他心,顾裴琛才不上当,瞪着腥红的眸子直教人头皮发麻。

    岳佳琳见顾裴琛不上套,咬咬牙,不甘心的将钥匙掏出来递给他。

    顾裴琛勾着嘴角,“放我裤兜里。”

    岳佳琳依言照做。

    感受到钥匙真的有被放进去,顾裴琛这才咬着后牙槽露出个嗜血狠戾的笑容。

    “都别跟着啊!”一边挟持着岳佳琳后退,顾裴琛还毒蛇似的盯着那几人的一举一动,制着岳佳琳的动作愈发粗鲁,“别耍花样,快走!”

    顾裴琛的手掌肌肤滚烫,显然是体内的药物起了作用,岳佳琳心里默默祈祷药性来的再猛烈点,表面上顺着顾裴琛,脚下却估计磨蹭拖延时间,挪的比蜗牛还慢。

    顾裴琛岂会看不出她的意图,冷笑一声,扣着她脖子拖着就往门外拽,虽然后退却脚下生风,很快就出了那间小屋。这才发现,他们所在的是一处待拆迁的破旧小区,正在三楼,楼道窄暗,要带着个人走不容易,但为了安全,他不得不坚持挟持着岳佳琳一起。

    岳佳琳也同样眯眼盯着前方不远的楼道,想着如何出奇制胜脱离顾裴琛的钳制再把人给拿下。

    “都呆在屋里不许出来,你们敢出来,我就立马让她去死!”楼道是个硬伤,这时候如果那几人出来,自己肯定很难挟持着岳佳琳下楼,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很容易遭到背后暗袭。

    那几人已经冲到了门口,停下这话纷纷刹车,脸色凶悍的死死瞪着顾裴琛,眼睛却是看着岳佳琳,等着她的直视。

    顾裴琛带着岳佳琳下楼,刚下了几个阶梯,就察觉到岳佳琳的反攻,顿时眸色一厉,揪着岳佳琳的头发猛地往墙上一撞,甩手扔下惨叫身软的岳佳琳,拔腿就朝楼下跑,尽管跑得跌跌撞撞,但速度却丝毫不减,甚至转梯口都是撑着栏杆翻跃而下,很快就蹿出了楼道。

    那些人反应过来立马就追,却被猛然后退的岳佳琳给绊住了脚,险些抱团翻滚下楼,等他们追下楼是,顾裴琛已经上了他们的车子,轰着油门儿蹿了出去。

    “妈的!”跟着追下来的岳佳琳看着一闪而逝的车屁股,气得狠狠踹了路边的垃圾桶一脚,二话不说,甩手就给了旁边汉子一巴掌,“这样都让人给跑了,妈的一个个全他妈的废物!没用的东西!”

    被个女人又打又呵斥,几个大汉却忍气吞声大气也不敢出。

    “三小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放走了顾裴琛,接下来他肯定会大力报复我们的,大少二少还不知情,这事儿要是被他们知道,我们没法交代啊!”其中一个大汉哭着脸道。别看他们个个块头吓人,其实也就组织里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小喽啰,街头混混级别的,平日里根本没资格见老大,本来听说是帮三小姐办事还高兴,觉得混出头了,可眼下看来,压根儿不是这么回事,人这跑了,这顾家要是报复,多半会被上面的人推出去顶缸。

    “你现在来问我?我他妈让你们把人给放走的了?我这还没给你们算账呢,你他妈倒先问起我来了?”岳佳琳捂着被撞破的脑门儿,疼得龇牙咧嘴,脾气更差了,这会儿的她哪里还见半分平日的高贵优雅,简直就是一黑道大姐大做派,可谓是暗黑气场全开,可惜也就一个纸老虎。

    “三小姐这话不对吧?”被接二连三的臭骂,原本还对她恭敬的几人顿时不干了,皆是面色不善,其中个人更是反呛回去,“要不是三小姐技不如人被人挟持,我们也不至于束手束脚把人给放走,当初我们就提议三小姐别在场,是你自己说要亲自跟拍进度的,现在事情搞砸了,倒是全赖到我们头上了,哼,所以说,女人就是碍事!”

    “你……”岳佳琳没想到这几个小喽啰仗着她大哥二哥的名号靠受保护费蛮横跋扈过日子,居然敢跟自己横,顿时气的脸色铁青。

    “大少二少那,三小姐自己去说吧,我们不伺候了!”被打脸的大汉啐了一口血沫,舌尖顶了顶脸颊,手一招,率先掉头走人。

    其他人二话不说跟上。

    岳佳琳顿时瞪大了眼,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们跟我站住!”

    可是没人听她的,很快偌大个破旧小区就剩下了她一人。

    车子没了,帮手没了,特么绑架人的却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说出去都嫌丢人。岳佳琳气急败坏的想要拿手机打电话叫车,结果还特么发现手机不知是不是在打斗的过程中掉了,压根儿没有。

    烦躁的骂了句国骂,转身往回走,打算上去找找手机。

    结果刚转身,就听身后轰鸣,回头便见顾裴琛疯了似的开着车子径自朝自己撞了过来。

    岳佳琳瞳孔骤然瞪大,本能的闪身躲开,然而那车子却紧追着自己不放,吓得她撒腿就跑,破口大骂,“顾裴琛我操你祖宗!”

    砰的一声巨响,岳佳琳被车头撞上了后腰,猛然掀飞而起,重重落地。

    然而顾裴琛却及时踩了刹车,双眼死死的盯着口吐鲜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人,布满冷汗潮红的脸上勾起一抹残忍的诡笑,“留着贱命,慢慢享受接下来的生不如死吧!”

    眼前阵阵发黑,鼻腔甚至有温热的鼻血流出,顾裴琛体内的药性越来越猛,再也强撑不住,无力的趴在了方向盘上。

    又过了一会儿,三个女人才抱成团的战战兢兢从楼道口走了出来,一眼看到躺在血泊中的岳佳琳,吓得啊的尖叫起来。

    三人都没发现车里的顾裴琛,其中一个推推之前被劈晕的那个,“打,打,打电话报,报,报警!”

    那女的忙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颤抖着拨打了110,完了反应过来,又给拨打了120。不过本来只是出于好心报警,却在被警察询问了两句后要求必须留在现场。

    挂断电话,女的看向两人,“警察让我们留下。”

    两人当即一声哀嚎,不过也只能留下了。

    “我们不会有事吧?”

    “应该……不会吧,我们只是拿钱办事,再说,我们什么都没干成呢,是他们自己打成这样的,跟咱们没,没关系。”

    “哎,车里那男的……”

    三人这才发现了车里昏迷的顾裴琛,看着不对劲,但也不敢贸然上前,毕竟这男的太吓人了。

    三人是夜总会混的,什么场面没见过,但也没这吓得不轻,没敢上前又不能离开,便干脆抱团在楼道口坐了下来。

    警车和救护车几乎是前后赶到的现场。

    岳佳琳也是命硬,留了那么多血,居然还吊着一口气。而顾裴琛的情况也很危急,那鼻血流的厉害,几乎染红了胸前一大片衣襟。

    两人同时被抬上的救护车,然后给火速拉走。

    警车随后跟上,带同时还把三目击者给一并带去了警局。

    而此时毫不知情的顾宅却是一片乌云罩顶,距离顾裴琛去见闫青妩已经过了一天一晚,安恬睡了午觉,等到半夜没见顾裴琛回来才发现不对,打对方的电话却显示关机,而联系闫青妩却得知顾裴琛早就从会所离开。

    人突然就这么失去了联系,安恬越想越不对,顾裴琛出门的时候还很早,不可能赶不回来,更何况和闫青妩见面的时间并不长,就算是公司临时有事,也不至于手机关机连个招呼都不打,这显然是出事了。

    想到顾裴琛可能遭遇不测,安恬顿时慌了神,一个电话就打去了顾宅。

    顾老爷子倒算镇定,先是联系了一下公司里的人,在确定的确没见到过顾裴琛后脸色也变了,二话不说派人去了他和闫青妩见面的会所查找线索。

    安恬在家里坐不住,便带着孩子由保镖护送着去了顾宅,这一等,就又是半天。

    派去查探的人很快回来,但带回的消息却大失所望,从监控录像显示,顾裴琛的确是进去没一会儿就离开了后所,监控记录了他进出门的画面,但从监控录像里却并没有他开车离开的画面。如此足以推断,人的确是在那里出事的,但由于出事地应该是监控死角,所以并没有留下其它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