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7章 儿孙自有儿孙福
    顾家找人无果,确定顾裴琛是真的出了意外,只好报警,不想却因此得知顾裴琛人在医院,当即一家老小就赶去了医院。包括已经回国,正闹着矛盾的顾婉母子得到消息也后脚赶到了医院。

    在医生那得到确切顾裴琛只是药物得不到纾解而导致了出鼻血昏迷,已经没有大碍,这才放下心来。

    顾裴琛这会儿已经躺在了病房里,手上挂着水,脸上的鼻血已经被粗略的清理过了,但还是能看出脸上糊着干涸的血迹。

    安恬心疼坏了,亲自去打了水来给他洗脸,又仔仔细细的给擦了身上和手,这才拉了椅子坐在床边守着。

    老爷子看着孙子这样,气得脸色铁青,攥着拐杖的手都隐隐发抖。

    “爸,时间不早了,恬恬还怀着身孕,裴琛这儿就我看着吧,你们先带着圆圆回去,等裴琛醒了我给你们去电话。”顾婉虽然和陈安前后脚到的病房,但是从头到尾正眼也没给个自家儿子,尽管情绪掩饰的很好,但那份疏离却是真真的。

    老爷子自然是看出来的,可现在满腹心思都在孙子身上,也管不了那么多,意味深长的看母子俩几眼,“还是恬恬带着圆圆回去吧……”

    “爸!”知道老爷子的固执劲儿又犯了,顾婉打断他,“您留在这也没用啊,裴琛该醒的时候自然会醒,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您就带着恬恬母子先回去吧啊,这儿有我就够了。”

    “是啊外公。”陈安一段日子没见,人憔悴瘦了不少,这会儿也收起了平日里的吊儿郎当劝着,“我在这陪着我妈,你们就放心回去吧。”

    顾婉听着陈安的话眼皮耷拉,冷冷的拒人千里。

    陈安瞥见了,眼底一黯,转头却对上安恬微笑的脸,不禁怔了怔。

    “你们都别争了,爷爷带着圆圆回去,我留下照顾裴琛,小姑刚回国肯定也累了,就陈安留下帮个忙吧,年轻人精力好,也不怕会累着。”安恬回头给顾裴琛掖了掖被角道。

    “可是……”顾婉还是不放心,毕竟安恬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呢,可受不得累。

    安恬道,“放心吧小姑,我可以的,当初怀着圆圆我还和小敏店里店外的奔波忙活,没那么娇气。”

    大家见她说的坚持,也就点头答应了,好是叮嘱了一番安恬要注意身体,这才离开。

    陈安盯着顾婉搀扶着老爷子出门的背影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紧皱的眉头满是疲惫,转头就见安恬正盯着自己看。

    安恬示意他自己做,见他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才道,“你的事我都听说了,没事的,小姑她只是一时想不通,会好的。”

    陈安闻言一愣,看了看昏睡的顾裴琛明白了,“是我哥告诉你的吧。”

    “啧。”安恬好笑,“认识你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你开口叫他哥啊,咱们第一面的时候,你可没少编排他的坏话。”

    “他那时候是真挺混账的,我就是看你傻呆呆的,不想看着你被骗。”陈安也笑了,顿了顿又问道,“我的事……你就不觉得膈应吗?”

    “没什么膈应不膈应的,我虽然无法理解,但也不歧视,其实在我看来,人生是自己的,冷暖自知,该怎么过那都是别人的事,旁人没资格指指点点。”安恬抬手理了下头发,“比起你明知故犯去祸害无知女性,我倒支持你勇于面对,加油。”

    陈安盯着安恬看了一会儿,不由感慨,“难怪你能驯服我哥这匹脱缰野马,你果然和别人不一样,这也算是傻人有傻福吧。”

    安恬被噎的一脸无语,“你不毒舌会死啊?”

    陈安闻言乐了,连日来的阴郁心情,倒是因为和安恬聊了这么两句,心情好了很多。

    而另一边,正要上车的老爷子也突然停了下来,转头问顾婉,“你和陈安是怎么回事?”

    “啊。”顾婉强颜欢笑的装傻,“我和小安很好啊,能有什么事。”

    老爷子不被糊弄,“你是我养大的,我还能不清楚你,死要面子活受罪。”

    “呃……”顾婉被噎到了,“爸……”

    “你和陈安母子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有什么心事不能摊开来说的,母子俩这么抻着也不嫌累。”老爷子教训道。

    “爸,您不明白……”

    “我是不明白。”老爷子一脸严肃,“但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看着人憔悴了瘦了,整个人都没了以往的精气神儿,我就不信你这当妈的看着不心疼。”

    顾婉眼睛红了,低着头不做声。

    老爷子叹了口气,“有段日子没去家里了,跟我回去吃个饭吧。”

    “嗯。”顾婉点点头,扶着老爷子坐进了后座。

    前面的陈管家从后视镜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的发动了车子。

    坐在后座的父女俩都没有说话,有些话不适合在外面说,顾老爷子知道母子俩不肯能无缘无故闹的这么厉害,所以才特别把人叫去家里,打算好好问问情况。

    顾婉自然知道老爷子的意图,坐在旁边很是纠结。她虽然气陈安,但了解老爷子脾气的她,还是不大敢将这事儿告诉他老人家,但今儿这情形,显然是要兜不住了,顿时在心里又气又急,暗骂陈安这臭小子不争气,到时候被揍都活该。

    回到顾宅,老爷子果然把顾婉叫去了书房。

    等陈管家泡好茶出去,这才问对面低头坐着的女儿,“说吧,到底怎么一回事。”

    顾婉低着头纠结好半晌才抬起头,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但还是不忘给老爷子打预防针,“爸,我要说了您可别急。”

    老爷子看着她不说话。

    顾婉顿了顿,才说了出来,“小安他……给我出柜了。”

    老爷子纳闷儿的挑挑眉,没明白出柜是什么意思。

    顾婉硬着头皮往下说,“他,他喜欢男人。”

    最后两个字几乎是咬着牙缝挤出来的,老爷子一听没反应过来,懵了好一会儿才陡然变了脸色,但却出乎顾婉预料的,并没有勃然大怒,但那铁青的脸色仍旧骇人的很。

    老爷子这一沉默就是挺久,书房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沉重的低气压,顾婉被压迫的抬不起头来,也因为提及伤心事忍不住落泪。

    良久,老爷子才看了抹泪的顾婉一眼,沉沉的叹了口气,“所以,前段时间你就是因为这个不停的给他相亲,我听说闹的最凶的是你把他和陌生女人关一屋里。”

    顾婉哭得捂住了脸,“我这也是没办法了啊,我就想着把他给纠正过来……”

    “那纠正过来了么?”老爷子明知故问。

    顾婉哭声一顿,摇了摇头,“我偷偷查过这方面的资料,说这不是病,天生的也改不了,可……我就是接受不了,我做不到!”

    “你再接受不了,也不能去祸害别人家的孩子啊。”老爷子语气挺平静,可面容看着却仿似瞬间苍老了十岁,背脊都弯了,“既然是天生的,也没法纠正,那你也想开点,就由着孩子去吧,你这样是为他好,可也不能为了这样就把他往绝路上逼吧,你就这么一个儿子。”

    “爸!”顾婉没想到老爷子会说出这种话,顿时吃惊的瞪大了眼,“小安他虽然不是您孙子,可那也是外孙……”

    “正是因为他是我外孙,我才不想看到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虽然老爷子平时没少训斥陈安,但那毕竟是自己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个都心疼,倒不是老人有多开明,而是这个岁数,很多事情看的和一般人不同罢了,比起什么喜欢男人,他更喜欢看的孙子安安稳稳过日子,“做父母的哪能战胜孩子,你这么折腾,有效果了?现在这么拿着,又是为什么呢,真想断绝母子关系?”

    老爷子一席话把顾婉说愣了,神情却愈发悲伤,“我,我没教好儿子,我就死了都没脸见他爸,我……”

    老爷子拉过顾婉的手拍了拍,“儿孙自有儿孙福,如果不是你大哥没了,这样的事情,我拿枪毙了那混小子的可能都有,可你看看咱们这个家,自从你大哥大嫂没了,什么时候有过家的样子,小时候我对你大哥严厉又苛刻,稍有不如意就是一顿摔打,盼着他撑起顾家盼着他成才,可那又有什么用,人没了,什么都是空谈,如果可以重来,我可以舍下一切不要,带着你们兄妹到乡下吃糠腌菜,也好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这么多年,儿子儿媳一直都是老爷子心底最深的痛。

    顺着老爷子的话,顾婉也不由想了很多,崩溃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只是眼神还是呆滞,眼泪一个劲儿的流着。

    “陈安那臭小子,打小看着他那妖里妖气的做派就看不惯,没想到……”老爷子站起身来,“走吧,出去了,该开饭了。”说罢也不等顾婉搀扶,自己杵着拐杖转身走出了书房。

    病房里,陈安就是留下给安恬打杂跑腿儿的,眼看着天黑,便出去买晚饭去了。他前脚刚出门,顾裴琛就悠悠转醒。

    “裴琛你醒啦!”安恬见他醒来很是激动,“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这就叫医生。”说着伸手就按响了床头的呼叫器。

    医生很快过来,给顾裴琛看了确定没什么事就离开了。

    安恬坐在床前,却禁不住红了眼眶。

    顾裴琛握住她的手,“我没事。”

    “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出去一趟就躺医院了啊?”本来顾裴琛刚醒来她不应该急着问的,可安恬没忍住。

    “被岳佳琳绑架了,给我注射了药物,企图给我拍动作录像。”顾裴琛说的含蓄,安恬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所谓的动作录像是啥,顿时惊讶的张大了嘴,“给我一口气找了三个女人玩4P,不过我没让她得逞,而且,最后开车撞的那一下,不死,也足够她半身不遂一辈子了。”嘴角勾起的弧度,像极那撒旦的诡笑,残酷而嗜血,令一边看着的安恬都不由微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