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8章 现世报
    顾裴琛醒了,警局那边自然是要来问口供的。对此顾裴琛没有任何隐瞒的实话实说,提及开车撞岳佳琳,他的解释很简单,大脑受到药物控制,是在神志不清的驱使下做出来的,所以整件事件调查下来,顾裴琛屁事没有。

    倒是那三个女人因为从事的行业被拘留还罚了款。

    岳佳琳断了脊椎,伤的很重,抢救了半天倒是保住了命,就是一时半会儿的醒不来,但人证物证俱在,她这绑架罪是坐实了。

    顾家不肯松口,警方已经将案件提交法院,等岳佳琳出院就开庭,但不管怎么说,这牢是坐定了。原本有洪家和岳家做依傍兴许好点,但岳家已经不成气候,在顾裴琛的连番运作下就差申报破产了,而洪家兄弟也因为突然刮起的扫黑风波相继落网,算是彻底斩断了岳佳琳的后路。

    由此可见,岳佳琳后半辈子的命运,算是给板上钉钉了。

    顾裴琛住院期间,安恬终于见到了顾裴琛几次挂在嘴上的女人乔姨。女人身材娇小,气质温婉,很有江南女子独有的婉约风韵,容貌虽然被岁月刻下了痕迹,却仍能看出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乔姨是为了岳佳琳的事情来找顾裴琛求情的,拎了一顿的高档补品,单从包装盒上的英文韩文日文就可以看出来,全是进口货,可见是为了讨人情很是下了番功夫。

    “你来这里做什么?”陈安这两天一直呆在医院,看到来人起身就过去堵住了门,“你女儿在ICU,还得往上三楼,你走错地方了。”

    “小安……”

    “别这么叫,我们可不熟。”陈安翻了个白眼,毫不客气的打断乔姨的话,“不是去看你女儿的?那就是来找我哥的咯?怎么,知道你女儿犯下罪行,又来讨要人情了?”

    乔姨局促的低着头,羞愧的红了脸,“我……”

    “乔姨,做人还是适可而止的好,你当年对我们顾家有恩我们都记着,可我们顾家这些年也没亏待你们母女吧,如果不是顾家,你能顺利带着儿女嫁去岳家?岳家能从一个小商场做成一家上市公司?岳佳琳一次次的作,甚至害得我嫂子带着儿子远走他乡,我哥都容忍了,要说恩情,这些早该还清了,如今是你女儿不但要我哥的命,还企图给他拍那种录像,害他身败名裂妻离子散,你拿什么脸来讨要人情!”陈安越说越气,脸色更是铁青,“你走吧,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你与其来找我哥讨人情,倒不如给你女儿找个好律师,争取少判个几年。”

    乔姨被陈安说的脸色红了白白了红,眼泪噙着泪水,下意识的去看病房里的顾裴琛,却见对方只顾着和床前的女人孩子说说笑笑,眼角也没瞥门口一眼。

    乔姨脸色惨白,仿似瞬间老了好几岁,颤微微的后退数步,狠狠的闭了闭眼,她知道,这次完了,她女儿完了,找谁都没用,想到女儿半身不遂还得坐牢,她就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抱歉,打扰了。”匆匆道了声抱歉,乔姨捂着脸就转身快步走了,直到走过了转角,但蹲下身捂脸哭出声来。

    乔姨走了,陈安随手就关了病房门,病房里原本有说有笑的一家三口也安静了下来,表情还挺严肃。

    “我说,你这该不会是心软了吧?”陈安皱着眉头盯着顾裴琛。

    顾裴琛看向陈安,却没接他话茬,“这两天辛苦你了,不过我这没什么事,有恬恬在也就是陪着解闷儿,你要有事的话……”

    “我没事。”不等顾裴琛把话说完,陈安就抢着道,“你这都九死一生逃出生天,做兄弟的当然要照顾到你出院了。”

    “可是,我今天就出院了。”顾裴琛眼底噙着狐狸的幽光,“你拿什么借口继续躲在医院里?要不你自残,我让贤?”

    陈安被噎了一下,眼神有点飘,“我,我躲什么了?你这人还真是没良心,我好歹在医院……”

    “行,没躲。”顾裴琛再次打断他,点点头,煞有介事道,“那就麻烦你跑个腿儿,去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吧。”

    陈安一听就慌了,忙胡诌乱扯,“不是,你这虽然没外伤,可是药三分毒,伤根啊,你还是再多住几天吧。”

    顾裴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说话。

    没一会儿,陈安就扛不住了,耷拉着脑袋败下阵来。

    “男子汉大丈夫,有事解决事,只会逃避的,那是懦夫。”顾裴琛总结完就不管陈安了,往枕头上一靠,捏着儿子的小手玩儿,“去办理出院手续吧,你嫂子怀着身孕,不方便受累。”

    陈安磨了磨牙,忿忿不平的拉开病房门出去了。

    等陈安走了,安恬才拍了顾裴琛手背一下,“你这有点过了啊,人陈安是真的挺担心你的。”

    “这小子就得需要言语刺激。”顾裴琛不以为然。

    安恬拿他没办法,也不去管了,反正这事儿她也觉得陈安逃避不是办法,既然都撑到了这么一步,怎么也该勇往直前,彻底把问题解决了,要嘛胜利要嘛妥协,这么要死不活的吊着,旁人看着都受罪。

    顾裴琛出院第二天就去了公司,因为出了绑架这事儿也不把安恬常带去公司了,每天就让她呆在家里,偶尔出个门都是保镖环绕,儿子上学亦是。

    安恬想不通,这岳佳琳都这样了,难道还能作妖不成,这顾裴琛也不像那种草木皆兵的人啊,后来才听顾裴琛说,洪家大少越狱了,兄弟死在了监狱里。顾裴琛加强安保,就是为了防着洪家老大的报复,就连他去公司,身边也带着两个保镖。

    尽管洪家老大越狱了,岳佳琳的案子还是办了下来,也不知道官司是怎么打的,反正最后给判了个十五年,但考虑她残疾,给酌情减到了10年。

    而乔姨,也自从岳佳琳判刑后,再也没有出现在顾家人面前过。倒是岳家人来找过几次顾裴琛,求他高抬贵手。

    顾裴琛想着冤有头债有主,既然岳佳琳已经得了报应,而岳家也苟延残喘,便真的就停了手,至于岳家能不能起死回生,那就得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了。

    虽然提防着洪家大少的报复,但实际顾家也没太把这人当回事,毕竟警察正在全力通缉,只要他们在这人被捕期间小心注意一点就没事了。

    顾裴琛和安恬都没觉得什么,该干嘛还干嘛,倒是顾老爷子那不大痛快,因为婚期被迫后延了。

    “我说你们这算什么人品啊?啊?不就是结个婚吗?人家都轻轻松松,怎么到你们这就这么折腾呢!”

    其实安恬自己也挺无语的,看看忿忿不平的老爷子,再看看顾裴琛,憋了很久的话终于忍不住一吐为快,“我们这,难道真的是有缘无分吗?”

    话一出口,就被老爷子和顾裴琛齐齐瞪了。

    “胡说,娃都揣俩了还有缘无分呢!”老爷子捞过一边的圆圆抱着,“波折波折也没什么不好,这才能提现出你们这场婚姻的弥足珍贵,才会更加彼此珍惜。”

    安恬被教训的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但不管怎么说,婚礼的事情是后延了,一来是不想婚礼上出现什么未知的突发状况,二来是顾裴琛这段时间有个大项目,的确很忙。

    所以一通商量下来,大家一致觉得,结婚是好事,就得等洪家老大落网后,选个好日子好好操办。

    这还是老爷子坚持,其实就安恬来看,她更希望拉着顾裴琛去民政局领个本本就完事,然后去旅游,简单又省事,毕竟孩子都俩了,还挺着肚子奉子成婚也挺臊的,不过这打算也就只是想想,不说顾裴琛,老爷子第一个就给拍飞了。

    安恬现在就是无所事事,养胎等着结婚,每天在家里侍弄花草,倒也不觉得闷。偶尔也会约上向敏一起逛商场买一些婴儿用品,这东西都是有备无患,越早准备越好。

    这天两人又约好一起逛商场,全程保镖跟随倒也风平浪静顺顺利利,就是遇见了个意想不到的人。

    “恬恬,那个人……是程远吧?”

    安恬本来没看到的,被向敏拽了一下,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才看到那个站在专柜后头忙碌的人,不由也是一怔。

    “真的是他哎!”向敏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卧槽,咱们这没眼花吧?堂堂姚家姑爷,居然在专柜做售货员!”

    两人离着专柜不远,向敏那一嗓子不低,当即就引起了程远的注意。

    看到安恬两人,程远的动作一顿,整个就僵在了原地。

    “走,过去看看,还是卖名表呢,去给你家顾总挑一个去,我也顺便给我家陈旭挑一个。”都挺着个大肚子了,向敏还是个凑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压根儿没有要装没看见的意思,拉着安恬就过去了。

    安恬不想过去,但架不住向敏体力彪悍。

    “哟,这不是咱们姚姑爷么,之前不都是出门开豪车,什么总什么总的被人叫的殷切么,怎么突然跑到专柜卖起表来了,体验民生疾苦啊?”向敏走到柜台前顺手拿起一只程远还没来得及放回去的手表在那比划着看,嘴里的话却冰刀子似的半点不留情。

    程远脸色绷着,嘴唇紧抿,却是躲闪着安恬的目光。

    “哎,说到底你自己不就是平民出身么?多自己回忆回忆就行了,哪儿需要这么麻烦,体验民生呢对吧?”程远越是难堪,向敏就越是高兴,话也专挑尖酸的说,每句话都戳人心窝子,“堂堂姚家姑爷却沦落至此,看来这豪门女婿也不是想象的那么风光嘛,哎,有句话怎么说的,报应,对,负心汉的报应,不过这现世报来的快了点。

    安恬看着程远紧紧攥着的拳头皱了皱眉,拉了拉向敏,“好了小敏,咱们去那边看看吧。”指的正是婴儿用品专区。

    程远跟着望了一眼,又下意识的瞥了安恬仍见平坦的小腹,眸色黯然。

    向敏见奚落的差不多了,便放下手表跟着安恬走了。

    安恬等走出一段距离才拉了拉向敏,“小敏,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程远和姚娜离婚了,你难道不知道?”向敏眨了眨眼,反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