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49章 筹备婚礼
    这事儿安恬还真不知道,她自从和程远断了后,就没再去关注过对方的生活。爱的时候就全身心付出,分了那就断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藕断丝连,这不是她的性格,而且程远也不配。

    向敏见安恬真不知道,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大概说了下。

    原来是因为程家人太极品,一个个以为程远傍上了高枝儿就在那上赶着作,还以为人姚娜是安恬呢,随便他们搓圆捏扁,这不,闹的多了,夫妻感情就出现了裂痕。加上两人结婚这么几年,姚娜肚子一直没动静,程家二老那也是意见很大,虽然医院检查出是程远自己的问题,但他们就认准了是姚娜不会生养,作的就更厉害了。

    不过真正导致两人离婚的,还是因为程远偷偷包养小三儿。

    “啧,海龟又怎么样?以前拽成那屌样,现在还不是被打回了原形,他要不好高骛远脚踏实地,怎么着也落不到去当专柜售货员的地步,得罪了姚家人,有他辣果子吃,姚家人要打压他,他这一辈子就休想出头!”向敏咂巴咂巴嘴,最后做出个总结,“活该!”

    的确挺活该的,不过这事儿跟安恬没关系,她也就当八卦听过风吹散,却没想到,这事儿还真就跟她有着那么一丢丢千丝万缕的关联。

    不过这都是后话,眼下安恬忙着的,是和向敏一起选购婴儿用品,顺带着奶粉营养品也看了一遍。

    以前怀着圆圆,不是因为顾裴琛伤心欲绝,就是奔波火锅店的生意,倒是一点这样的心情都没享受到,风里来雨里去,等着孩子都要出生了,才在医院医生的推荐下心急火燎的置办东西,那叫一个仓促又风风火火,就这点,她其实一直对圆圆存着愧疚。

    两人逛了一通,买了一大堆东西,反正有保镖跟着,也不愁没人拎包。

    买好东西,两人便在商场大楼门前分开了,原因自然是陈旭不放心向敏,不惜丢下工作,开车来接人。

    安恬和保镖一道,回去的路上却总觉得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莫名的后脖颈发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听顾裴琛说了洪家老大越狱的事变得神经过敏,她总有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以至于一路上不停的回头看。

    “怎么了吗?”王超负责开车,从后视镜里见安恬频频回头,忍不住问道。

    “兴许是我敏感了吧。”安恬皱眉摇了摇头,“总觉得这后脖颈凉飕飕的,好像被人给盯着似的。”不过她这一路回头好几次,也没看出什么异样来。

    王超听到安恬的话不由和副驾的以及后座的同事交换了个眼神,三人虽然什么也没说,但都打起精神提高了警惕,哪怕真的只是安恬的错觉,他们也必须得重视。

    安恬见三人的反应,不由紧张起来,“怎么,难道真的有什么问题吗?”说着又回头看了看,但后面的车队都看着正常,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你别紧张。”王超忙安抚道,“我们只是提高警惕,防范未然,没事更好,有事也能积极应对,哪怕只是一个错觉,都不能掉以轻心。”

    安恬听了这才放下心了,而事实证明也的确是她太神经过敏了,这一路回家挺太平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也就自然把这事儿给忘到了脑后。

    不过很快,洪家老大越狱的事就有了新进展,而这结局有点坑爹,不是落网,居然是超车造成了一起连环车祸,死了。

    但这则消息出来,却令王超等人及安恬后怕了一把。

    车祸是昨天发生的,地点正是安恬他们的车回来的那条路,时间上更是几乎踩着点,是他们运气好,前脚开车安全范围,后脚那头就出了事。

    但不管怎么说,洪家老大这事儿了了,也算是解了心头之患,而顾裴琛和安恬的婚礼也紧锣密鼓的操办起来。日子仍旧是老爷子挑的,就定在两个月后的中旬。

    至于出嫁,安恬那边早和安家闹崩了,所以便打算从向敏这里出嫁,反正两人情同姐妹,互相就是彼此的娘家。

    对此,陈旭很有些怨念,也对顾裴琛这样羡慕嫉妒恨。他这不管怎么做怎么说,向敏就是咬死不肯奉子成婚,一来是自己家里父母的关系,二来也是因为向敏没有安全感,哪怕现在两人相处的挺好,但她就觉得是因为孩子陈旭才跟她在一起,她始终不愿意利用孩子捆绑住陈旭。

    陈旭深切的领悟到了,什么是自作孽不可活,都是现世报啊。

    安恬怀着孩子,自然不方便折腾,所以操办婚礼的事情并没有参与,全权交给了顾裴琛和老爷子张罗,大家都忙的热火朝天,就她最悠闲。

    这不,就连女人最热衷的婚纱照,都得顾裴琛找好了资料摊她面前,她才想了起来。

    “这都是我挑选的几家品牌不错的婚纱影楼,样板都在这,你给看看,喜欢那家的风格,咱们就去哪家拍。”顾裴琛说着,将面前的影集推安恬面前。

    安恬咔嚓咬掉一口苹果,愣愣的眨了眨眼睛。

    顾裴琛看着她的反应不禁挑眉,有点无语,“你这该不会连这事儿都给忘了吧?啧,就没见过比你更不上心的新娘子了。”

    安恬还真是给忘了这茬,被顾裴琛这一提,第一反应却是低头去看自己发腹部。

    顾裴琛一眼就看透她的小心思,笑了,“哎,你这都还没显怀呢,不影响,再说婚纱遮身材,你就是长得滚圆,人家也能一个罩子给你撑起来。”

    “滚蛋!”安恬给气乐了,“你说谁滚圆呢?”

    “我这不是打个比方嘛,你看向敏现在就是典范。”顾裴琛伸手把人搂怀里,讨好道。

    “你这话让她挺了,准削你。”安恬白了他一眼,不过还是抽纸巾擦了擦手,拿起面前的那些影集样品翻看了起来,“唔,我看着都不错,这几家的风格各有特色吧,看着都挺好的,我还是不选了,你拿主意吧。”

    顾裴琛伸手捏了捏安恬的脸颊,“就没见过你这么懒的新娘子了,难道这不是你们女人应该很热衷的事情吗?”

    “有什么好热衷的,麻烦死了,与其折腾这些,我还不如多睡会儿觉呢。”自从怀孕,安恬这就容易犯困,说着话的功夫就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困了?”顾裴琛看她这样揉了揉她的头,温声问,“要不你去楼上睡会儿?”

    安恬却摇了摇头,“我这刚起来没多久呢,整天吃了睡睡了吃,都赶上猪了。”

    顾裴琛给乐出声来。

    安恬犯困不肯上楼去睡,顾裴琛就干脆把人给整个抱到了怀里,搂着一起翻看这些影集。

    “要不这家吧,我看着色彩鲜明,感觉也抓的很到位,而且风格多变。”两人翻看半天,顾裴琛点了点手上正在翻看的这家影集样品道。

    “嗯。”安恬也觉得不错,“他们家这古风很华丽啊,我这都还没穿过古装呢,那听你的,就这家吧。”

    两人就这么给拍板了。

    选定了影楼,接下来便是敲定拍照时间了。

    顾裴琛很重视这个,结婚是人生大事,人一辈子就那么一次,再说他这婚还结的忒不容易,未免夜长梦多,更是恨不得十天凑成一天过,自然对什么都很上心,天大地大也没有结婚事儿大,公司的一切事情一推再推,很快就确定了拍照时间,带着安恬去了影楼。

    然而却在那影楼碰到了个意想不到人。

    安恬觉得吧,她这几天都在和意想不到的人偶遇,看着自称是自己化妆师的童欣雅,安恬这心情很是复杂。当然,顾裴琛那脸色也不怎么好。

    “恬恬,你要不喜欢,咱们可以换一家。”瞥了眼童欣雅,顾裴琛不想安恬心里膈应的拍婚纱照,想了想还是上前对安恬道。

    顾裴琛这话没有压低声音,就平时说话的音量,听到的人脸上笑容瞬间就僵硬了,尤其要数童欣雅脸色最难看,又惨白又扭曲,含泪瞪着顾裴琛,嘴唇都几乎给咬出了血来。

    顾裴琛没看童欣雅,说完拉起安恬就要走人。

    经理眼睛毒,一下就看出来关键出在童欣雅身上,责备的瞪了她一眼,便上前赔笑脸,“那个顾总啊,您要是对化妆师不满意,其实可以换人的,维尼是我们这的金牌化妆师,在化妆大赛上还拿过奖的,一般没预约都不接活儿的,不顾既然是顾总那自然另当别论了,您看,要不我这就给维尼打电话?”

    顾裴琛看向安恬,意思是征询她的意见。

    安恬却是看了看童欣雅,说实话,要是童欣雅给自己化妆,她也挺别扭的,毕竟两人这关系挺尴尬,便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那行。”顾裴琛见安恬同意了,这才冲那经理点了点头道。

    经理一边应和一边掏出手机给维尼打电话,完了让顾裴琛他们稍等,便想把灯杆似杵着的童欣雅拉下去,不想却差点被这妮子甩一个跟头。

    童欣雅也不说话,就那么执拗的瞪着顾裴琛和安恬。

    顾裴琛没看童欣雅,揽着安恬就往一边的休息间走。

    “你们不会幸福的!”童欣雅眼看着两人正眼也没看自己,瞪着他们的背影,一句带着怨毒的诅咒就那么冲口而出。

    两人脚步一顿,安恬想回头,却被顾裴琛阻止了,顾裴琛声音冷冽,“是么?那你就睁大眼睛看着,我们是怎么幸福的吧。”说完便不再搭理童欣雅,揽着安恬去休息间的沙发坐下了。

    两人一坐下,经理便亲自端上热咖啡,还为童欣雅的无理道歉,但心里却想着,那女人不能留,得开除,不管有什么私人恩怨都不该这样,太没职业操守了!

    顾裴琛接过自己那杯咖啡,却把安恬那杯推了回去,“换杯热牛奶吧。”

    “好好好,我这就去。”经理被噎的笑容一僵,但很快就应对自如,道了几声好,便端着那咖啡转身离开了,没多会儿就给重新送了杯热牛奶回来,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安恬面前,还提醒了句,“小心烫。”

    童欣雅就那么隔着道水晶帘瞪着安恬,那眼神,比毒蛇还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