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50章 安华上门
    虽然遇到童欣雅闹的不愉快,但接下来的拍照还算顺利。

    离开的时候经理还特地狗腿的向顾裴琛保证了句,一定会开除童欣雅。

    两人离去的脚步一顿,顾裴琛转头看着那经理,“不必。”

    经理看着顾裴琛面无表情的样子,一时有些拿不准他这话里的真正含义,一时站在那不知该作何反应的好。

    顾裴琛道,“她在哪里上班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也不熟,不过只是单纯的不想她给我太太化妆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是开除还是留着,是你们影楼自己的事情,与我无关。”

    “呃……是是是。”经理马屁拍在马蹄子上,尴尬的不行。

    顾裴琛不再管他,拉着安恬就走。

    等人走了,经理转身便见童欣雅已经包袱款款的站在自己身后。

    “不是要开除我吗?结算工资吧。”童欣雅面无表情的盯着经理,声音森森没有起伏,多亏大白天亮堂,这要是晚上,非得给吓出好歹不可。

    饶是这样,经理还是不适的搓了搓胳膊上那一瞬间冻起来的鸡皮疙瘩,点点头转身往办公室走,“跟我来。”

    童欣雅二话不说的跟了上去。

    半个小时后,童欣雅出了影楼,盯着怀里这一箱东西,嘴角勾起诡谲的弧度,毫不迟疑的给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而顾裴琛和安恬心情却不错,丝毫没有因为童欣雅坏了心情,两人懒得清闲出来,又赶上七夕情人节,干脆还去过了个情人节浪漫的烛光晚餐。这倒是难得,两人孩子都快俩了,还没这么罗曼蒂克过,顾裴琛在那越是绅士,安恬就越是忍不住笑场。

    “哎!”顾裴琛被笑得无语,“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

    “我是不是女人你不是早就知道的吗?”安恬坏笑着反问。

    顾裴琛眸子一深,“你可别撩我啊。”

    “撩你怎么了,我现在非常时期,你又不能怎么样。”安恬不以为然,一手刀一手叉子娴熟的切下一小块儿牛排,却故意不一口吃进去,伸出舌尖探了探,这才给卷进嘴里。

    这明晃晃的撩拔举动,顾裴琛腹肌一紧,忍不住想骂娘。

    安恬将顾裴琛的反应看在眼里,得意的不行,又如法炮制的叉起一块,还没举到嘴边,就被顾裴琛给扣住了手腕,然后起身弯腰,一口将牛排给吃掉了,完了也学着安恬的样子,伸出舌头舔舔嘴角,流氓又性感。

    被反调戏的某人笑容一僵,总算是老实了。

    顾裴琛却依旧瞬也不瞬的看着她,“还好咱们的婚礼不仓促。”

    安恬一脸纳闷儿的看着他。

    顾裴琛坏笑道,“这样就不影响洞房花烛夜了。”

    安恬的脸嗖的一下就红透了。

    掰回一局的顾裴琛这才好心情的笑出了声,也不再闹安恬,开始吃起自己面前的牛排来。

    不过两人这难得的情人节晚餐和周遭情侣比起来,还是有些不伦不类的。人家都是红酒香槟,就他俩一人红酒一人热牛奶,简直别出心裁。

    “对了,蜜月你有想去哪?”吃的差不多了,顾裴琛才问起了正事。

    “随便吧,哪里都好啊,这个你拿主意吧。”顿了顿,安恬道,“不过,到时候圆圆幼儿园也放假了,我们带着孩子一起去吧。”

    顾裴琛喝酒的动作一顿,脸色古怪的看着安恬,“带着孩子还叫蜜月吗?那叫全家旅行。”

    “带着孩子怎么就不算蜜月了,还全家旅行,我又没说爷爷一起。”安恬皱眉争辩。

    顾裴琛看了安恬一会儿,干脆放下酒杯,挑眉坏笑,“我说,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我怕什么?”安恬问出口才反应过来顾裴琛的意思,顿时脸红的瞪了他一眼。

    果然,顾裴琛下句就是,“怕我到时候收拾你啊。”

    “你禽兽啊!”安恬恼羞成怒,“我还怀着孩子呢,就算到时候是稳定期,也是要小心的好吧!”

    顾裴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那眼神相当直白。

    安恬忽然有点头皮发麻,“顾裴琛,你有病啊,大庭广众的谈论这个,要不要脸?”

    “不要啊。”顾裴琛笑容更深,“要脸就讨不着媳妇儿了。”

    安恬干脆不理他了。

    顾裴琛见逗的差不多了,这才正色道,“蜜月意义深重,不能带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带他一起旅游。”见安恬又想说话,顾裴琛忙堵她嘴,“恬恬,你能不能有点新娘子的觉悟啊,我就没见过哪个新娘子像你这么朴实居家的,婚纱照你不上心,蜜月你也不期待,不会是不想跟我结婚吧?”

    “呃……”安恬给噎住了,不想顾裴琛误会,好半晌才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咱们这孩子都有了,整这些怪难为情的。”

    顾裴琛忍不住伸手捏了安恬的脸颊一把,“笨蛋,你就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一切都交给我来安排,等着做最幸福的新娘子吧。”

    安恬笑着点了点头。

    有了和顾裴琛那次敞开心扉的谈话,安恬心里那点小别扭也就彻底放下了,真正悠闲度日,等着做她的新娘子。不过她这悠闲,顾裴琛可就累成狗,公司婚礼事事都要他经手,忙的都快昼夜不分了。

    婚礼的事情好歹还有老爷子和顾婉他们帮衬着张罗,公司的事却只能他一肩扛,尤其最近还有个和m国那边的大项目需要亲自跟进,国内国外的来回奔波,几乎大半个月的日子都是在飞行中度过的。

    安恬心疼他,可又帮不上什么忙,便和吴姐变着法的做好吃的给他补身体,可偏偏顾裴琛那一忙起来就是隔三差五的加班错过饭点,有时候还一加班就到深夜,回来又累又困,也就囫囵吃碗面条馄饨的凑合,人眼看着都瘦了不少。

    这天又接到顾裴琛要加班不回来吃饭的电话,想到他有可能又要加班到很晚,安恬就忍不住心疼,想了想,决定亲自给他送饭去。这事儿她以前没少干,本来没什么,可奈何现在怀着孩子,吴姐不放心,就想着让别人给送过去,但最后也没执拗过安恬想见顾裴琛的心情,两人最近的确因为顾裴琛的忙碌见面少,经常是顾裴琛回来安恬已经睡了,等早上睁眼人已经走了,便也没再坚持,反正有保镖跟着也不怕出岔子。

    但事情偏偏就是这么不凑巧。

    安恬这边还没来得及出门呢,顾裴琛电话就又打回来了,一句要出差就打消了安恬送饭的打算。

    “这都多晚了还出差,就不能赶明天吗?”安恬捏着手机,声音有些低落。

    “没有办法,M国那边零时出了点状况,我必须马上赶过去解决,你晚上早点睡,我很快就回来。”听出安恬的低落,顾裴琛又是心疼又是自责,可也是没有办法,两人有段时间没好好在一起过了,他也想。

    “嗯。”安恬也知道顾裴琛出差都是公事,低落归低落,但更多的还是心疼,“那你要注意身体,再忙也要记得按时吃饭。”

    “好,我知道。”顾裴琛应的干脆,但忙起来就没一次是做到的,不过是为了让安恬安心罢了。

    顾裴琛这一出差就是一个礼拜,这期间,没想到安华会亲自上门拜访。

    “哥,你怎么来了?”安恬将茶放到安华面前,这才在他对面的沙发坐了下来,对于安华的到来很是好奇。兄妹俩虽然解除了隔阂,但避讳着安家,自从那次谈心分开后就没再见过面,所以安恬直接安华找上门来,应该是有事。

    果然……

    “听说你们要结婚了。”安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放下杯子道,“我今天来除了给你说恭喜,的确是有事。”

    “谢谢哥,本来还想着过后给你发喜帖的,既然你都来了,我就现在给你吧,你等等啊。”安恬说完便起身,去拿了喜帖回来直接推到安华面前,这才重新坐下问道,“什么事啊?”

    “我记得,那个程远是你的前男友吧,读书时期交往的那个?”

    安华的话问的安恬一愣,这事儿她是瞒着安家的,从来没有透露过,还以为大家不知道,没想到安华居然这么清楚。

    安华看着她的反应笑了笑,“很惊讶吧,其实这事儿在安家根本不算秘密,大家都知道,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都知道?”安恬这下是真惊讶了,不过很快就想明白了,就安家对她那自生自灭的态度,估计对她和什么人交往压根儿就无所谓,要不是看她傍上顾裴琛这棵大树,估计都懒得管她,安老太太和安庆明是不想管,王秀玲和安璐李菲她们就是巴不得她不好,找个穷小子才称她们心意呢。

    想到这里,安恬勾了勾唇角,不由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当初我没阻止你们,也是看程远仪表堂堂,学习好肯上进,觉得虽然家境不好,但人不错,比起让你被安家利用家族联姻,还不如这样找个普通人踏实过日子,只是哥没想到,居然看走了眼,要是早知道那程远是那样的人……”

    “哥,这事儿不怪你。”安恬听着安华的话心里被注入一丝暖流,笑了笑道,“是我自己眼瞎,识人不清,不过程远已经过去了,你今天突然来跟我提起他……”

    “程远和姚娜离婚了,离婚原因是被抓到养小三,这事儿你知道吗?”见安恬点了点头,安华才接着问道,“那你知道那小三儿是谁吗?”

    安恬纳闷儿,不过还是摇了摇头,睁着眼睛等待下文,因为她知道,安华不可能无缘无故问自己这样的话。

    安华眉头皱了起来,“那女的你也认识,不止是你,她和李菲安璐的交情还不错。”

    安恬闻言,心里瞬间闪过一些什么,但却没抓住,所以一时还真不知道安华说的是谁。

    安华看着安恬,一字一顿的吐出三个字,“童,欣,雅。”见安恬愣愣的好像没反应过来,又重复了一遍,“那个人,是童欣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