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51章 噩耗
    安华带来的消息令安恬很吃惊,她还真没想到程远会和童欣雅搞在一起,这该感叹缘分的奇妙,还是生活的狗血?

    “我听说,当初有人拍到你和程远一起的照片,还给送到了顾老爷子的手里。”安华有自己的消息圈子,这些上流社会的秘辛看似捂的严实,其实都不是秘密,“我想,如果不是你,那那个人很有可能其实是童欣雅。”

    安恬闻言一愣,安华不提起这事儿她都给忘了,“那些照片有些是错位抓拍,也有PS处理过的,不过里面有一张床照……”

    说到这里,安恬眉头皱了起来,当时就顾着生气去了,所以并没有过问那些照片的事情,之后也是顾裴琛经手处理的,除了从他口中得知照片是假的以外,对方也没有过多的提及,至于床照什么的,更是给忽略了。

    如果那张照片真的是童欣雅,那么就只有两个可能,一是顾裴琛看出来,二就是因为那些错位抓拍和P的照片先入为主,没有仔细看那张床照,便都归类为P的了。

    “如果不是发生过这事儿,那两人凑作堆也没什么,但既然闹过那么一出,你还是提防着点的好,我总觉得这两人凑一块儿没好事儿,你别大意了。”安华见安恬只顾着想照片的事,显然是没有抓住他话中的重点,不得不把话给往明白了说。

    “我会的。”安恬对安华笑笑,虽然她并不觉得这两人凑堆对自己有什么影响,但这份心她还是很感动的,“谢谢哥。”

    “跟我还客气呢。”安华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顿了顿才道,“你们结婚的事……”

    “我就不给安家发喜帖了,那次老太太带着大家子上顾宅闹的挺难看,顾裴琛用上亿工程买断了我和那边的关系,未免节外生枝,我觉得还是继续保持现状就好。”安恬看着安华略显失落的神色,心里也不大好受,“不过哥,你可一定要来啊,我娘家可就只有你了。”

    “那是当然。”安华笑道,“我不止要去,还得给你包个大红包,把腰杆儿给你在婆家那撑直了,让他们知道,你也是有娘家疼的,可不能让他们顾家欺负了去。”

    兄妹俩这么谈心的机会很少,这一高兴就忘了时间,回过神来已经到了饭点。安恬自然是将安华留下用餐,安华难得没拒绝,这让安恬挺高兴,自从顾裴琛飞来飞去的忙,家里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都是她和吴姐冷冷清清的吃饭,孩子在家还好点,但大多数都被老爷子接了过去,少那么两个人,偌大个家就着实冷清了很多。

    安华还有事情,并没有多呆,吃过饭叮嘱了安恬几句就离开了。

    亲自将安华给送出门,回到客厅再次面对冷清,安恬还颇有些不适应。

    “太太,刚老爷子那边来电话,说你要觉得家里冷清,就去顾宅住几天,正好陪陪孩子。”安恬前脚进门,吴姐就道。

    安恬欣然答应了,她也受不住这份冷清,去顾宅那边陪陪老人孩子也好,她是早想过去了,可这出行就是保镖什么的,忒不方便,而且两人毕竟没正式结婚,顾裴琛不在,她不大好意思住那边,但既然老爷子主动提了,那就没什么不好意思了。

    安恬都没个缓冲,一刻不停的就打包行李去了顾宅。

    顾宅那边因为圆圆上次摔伤的无果悬案,也加强了保卫,这边用不上王超他们凑人头,倒是得空放了个小假。

    安恬在顾宅这边,白天陪老爷子喝茶聊天,晚上就抱着儿子睡觉,倒是极好的安抚了那份寂寞空虚冷,不过对于顾裴琛这飞来飞去没完的忙碌,心里还是很不踏实。之前顾裴琛也不是没出过差,她也没这么心神不宁过,尤其晚上做了个醒来就忘的噩梦,那份惊悸却深邃刻骨,以至于一整天都有些神情恍惚,帮着张嫂削个土豆皮还能把手给伤了。

    “哎哟,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安恬嘶的一声把张嫂吓了一跳,扔掉手上的活计就跑了过来,见只是中指上给破了道小口子,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去洗洗上药去,我这不用你帮忙了,你还是去陪老爷子吧,一会儿圆圆该回来了,知道你给他削土豆受伤,该难过的吃不下土豆泥了。”

    安恬起身去水槽那洗手。

    张嫂看她神不守舍的以为她这是想顾裴琛了,“少爷他近来是忙了些,不过那也是为了给结婚度蜜月腾假期,这都忙好些天,应该快好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安恬皱着眉头,“可能是昨晚做了噩梦,今天总是心里不踏实。”

    “哎,原来是这个啊!”张嫂闻言笑了,“这梦都是反的,你这做噩梦,肯定是好事近了啊!”

    安恬勉强的扯着嘴角笑了笑。

    张嫂看她还是情绪不高,叹了口气,把安恬给赶出了厨房,让她去上药。

    安恬没有去上药,她一出厨房就接到了顾裴琛的电话,说是事情办妥了,赶今天下午一点的航班回来,说到时候会直接回顾宅来接她。

    顾裴琛的声音很温柔,那语气就像是家长在安抚想大人的孩子,安恬忍不住的就鼻子发酸,什么也没说,只是很轻的嗯了一声。

    当着电话安恬什么也没说,电话一挂就找上了顾老爷子,说是要去机场接机。

    “裴琛都说会直接过来了,你现在不方便,接机还是就算了吧,你老实在家呆着等他过来,也省得他担心。”老爷子说到底还是让之前的绑架事件给弄得心有余悸了。

    “瞧爷爷说的,我又不是瓷器,一碰就碎,没那么脆弱,再说不就接机吗,还有保镖跟着呢,不会有事的。”安恬知道老人担心什么,但她就是想亲自去接顾裴琛,想念是一方面,主要还是一直呆在家里有些闷了,想出去透透气,反正洪家老大已经死了,他们这也没什么要防着的。

    老爷子见她坚持,也知道她这些日子憋坏了,便点头允了。

    安恬被保镖护送着去了机场,眼巴巴的等在出机口。人都说小别胜新婚,安恬以前对这句话没什么感觉,甚至天天看着顾裴琛在眼前晃偶尔脾气不好还觉得烦,这会儿倒是彻底领悟了这句话的真谛。

    只是想着顾裴琛终于要回来了,安恬就忍不住心情澎湃。

    站在那半个小时不到,安恬就拿着手机看了不下二十次时间。

    这样换个山清水秀都赶上望夫石了,旁边的两保镖都看的于心不忍。好在时间再难捱,终于是等到了。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望眼欲穿盼来,却是航班遇到大气流出事故的噩耗。

    听到广播的一瞬间,安恬都没能反应过来,直到周遭响起哭嚎一片,她这才茫然惊醒,只觉眼前一黑,身形一晃,就跟着一脑门儿往地上栽,还好旁边的保镖眼明手快给扶住了。

    两保镖都焦急的说着什么,可安恬耳朵嗡嗡叫一个字也没听进去,脑子里就一遍遍回荡着机场的广播。

    “太太你别急,说不定顾先生根本没在那趟航班上,我们先打电话问问,兴许是弄错了呢!”其中一名保镖看着安恬堪比白纸的脸色,急声安抚道。

    这话不说安恬,连他自己都不信。

    但他同伴倒是听进去了,交代他看顾好安恬,就跑去核对航班旅客名单。

    机场里很吵,吵得人脑仁疼,可安恬始终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像是整个灵魂都给掐灭在了那一瞬间,只剩下无知无觉的躯壳。她顾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逃避着不去面对飞机失事的事实,仍旧一脸期翼的望着出口,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不停的看时间。

    留下的保镖看她这样心惊肉跳,一直在旁边试图安抚她情绪,但效果不佳,他看得出来,自己这口水说干,安恬那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不止是没听进去,就连眼神都是空洞茫然的,一遍遍的看时间,其实压根儿就什么都没看进眼里,只是本能的重复着那样的动作。

    饶是他这糙汉子,也不由看得红了眼睛,除了扶着安恬不让她倒下,竟是喉头梗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同伴去了好半天才回来,实在是查询的人太多,他这排队都排了老半天。

    那保镖见他回来忙问他怎么样了,得到的却是同伴脸色沉重的摇头。

    “已经查了,顾先生……”那人说着看了安恬一眼,“的确是这趟航班。”

    嗡的一声,安恬紧绷的那根弦彻底断了,揪着胸口的衣裳就弯腰蹲在了地上,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却张着嘴哭不出声来。

    两保镖看着她这样都手足无措了。

    这样的对峙并没有持续太久,不过几个呼吸间,安恬滞在胸口的那口气没提上来,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两保镖吓得不轻,其中高个的一个忙把人打横抱回车上,发动引擎送医院。

    “你给顾宅打电话,把……这事儿给老爷子说一声。”高个一边开车一边对后座扶着安恬的同伴道。尽管很残忍,但这事儿他们可不能瞒着。

    同伴攥了攥拳头,良久才拿出手机给顾宅去了电话。然而他的电话却没有打通,因为与此同时,老爷子那边也正巧看到了有关飞机失事的新闻,正守在电话旁一遍遍的拨打顾裴琛的手机。

    然而得到的,无不是机械的女声回应: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已关机,sorry……

    老爷子手抖得厉害,却始终绷着情绪,阴沉着脸一遍遍锲而不舍的拨打那个已经不下数十次的号码,每失败一次,背脊就跟着佝偻一分,最后终于撑不住扔了电话,双手砰的撑在了桌面上,半晌没抬起头来。

    “老爷子……”陈管家红着眼睛,伸手扶住老爷子,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扭头看向一边靠墙站着的圆圆,小孩儿没有嚎,但却抖着小肩膀早已泪流满面。

    张嫂早就捂着嘴哭得不行,见圆圆闷声哭得伤心,忍不住蹲下身把小孩儿抱进了怀里,自己倒是先哭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