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禽意绵绵,总裁的心尖娇宠 > 第155章 怀疑
    砰的一声枪响,及时赶到的警察陈队崩了男人拿枪的手臂。

    这一变故惊了几个人,顾裴琛却连停都没停,猛然将中枪的男人给撞到了一边,三两下给孩子松绑给抱了起来。

    男人还想趁机反抗,却被鱼贯冲进来的警察拿枪指住了脑袋。见大势已去,这才老实的起身举起了双手,手臂上的枪伤疼的他龇牙咧嘴,愈发衬得脸上的横肉狰狞了几分。

    顾裴琛冲进来的力道很猛,不止撞翻了绑匪,童欣雅也被撞得摔倒在地,就倒在圆圆的旁边,眼看着顾裴琛眼里都是孩子,眼神从希翼变成沉黯,嘴角勾着的弧度凄然又讽刺。她满心满眼的都是顾裴琛,以至于警察给她披上外套都浑然不见,甚至怎么被扶出去的都不知道,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状态。

    顾裴琛其实将童欣雅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知道这次多亏了对方,但孩子吓坏了,正是需要安抚的时候,他暂时是顾不上那么多了。先将孩子上上下下检查了遍,确定只是点皮外伤,这次松了口气,抱着孩子出了木屋。

    警车还在那等着,顾裴琛抱着孩子朝陈队走了过去,“陈警官,这次麻烦大家了,孩子身上有伤,我先带他去医院。”

    “好。”陈队忙点头,伸手摸了摸圆圆的头,“你带着孩子先走吧,回头可能需要向孩子问话,到时候再联系。”

    “嗯。”顾裴琛应了一声,却没有立即回自己的车,而是透过车窗去看正抱着肩膀所在椅子里的童欣雅,“欣雅,今天真是多亏你了,你还好吧,要不要一起去医院看看?”

    童欣雅听着顾裴琛和陈队的对话,低着头几乎恨得要哭出来,听到顾裴琛叫自己居然都没及时反应过来,愣了愣才猛地抬头,眼底噙着水光,却满是惊讶不敢置信。

    顾裴琛想到自己闯进屋时看到的一幕,心里颇不是滋味儿,不由生出一丝愧疚,声音也难得放柔,“你脸上也有擦伤,一起去医院看看吧。”

    陈队见顾裴琛这么说,便主动去给童欣雅开了车门,“既然有顾总送他们去医院,那也省得我们亲自跑一趟了,那我们就先带犯人回去。”

    顾裴琛点点头,这才抱着孩子带着童欣雅转身朝自己的车走去。将孩子放在副驾,安抚的摸了摸发顶,这才去给童欣雅开了后座的门。

    “谢谢。”童欣雅小声道了声谢,这才坐了进去。

    顾裴琛没说什么,关上车门便绕过车头坐进了驾驶座,发动车子朝山下开去。

    陈队目送着顾裴琛的车子离开,这才坐进了警车的副驾。

    他一坐进去,看车的小警察就问了,“陈队,绑匪三个被顾裴琛解决两个,而且其中一个还是枪伤……”

    “顾裴琛身手好,打斗中抢了绑匪的枪很正常,行了,闭嘴开你的车吧。”陈队含糊其辞的呵斥了小警察一句,便从后视镜看了眼正被压制在后座龇牙咧嘴的绑匪,还有两个人事不省的,堆一块儿,看着就挤得慌。

    小警察知道陈队的脾气,没再多话,闷头发动车子也朝山下开去。

    回到市里已经是傍晚了,顾裴琛直接开车去了御景湖医院,在路上就给医院去了电话,所以一到医院,医生护士就候在了大门口,因为不明情况,还准备了担架。虽然见人伤的不重,撤了担架,但全程检查下来,还是一路开绿灯,甚至连院长都给惊动了。

    “顾总顾太太,孩子就是皮外伤,您们可以放心,开点药膏擦擦就是了,不过孩子受了惊吓,得细心观察,要是有不对,最好还是请个心理医生给开导开导。”负责给圆圆检查的主治医生老王放下检查单,中肯的道。

    不想话音未落,顾裴琛就蹙了眉头,“恬恬在家里,这位你们都见过,是童欣雅,童小姐,这次圆圆能这么快就顺利脱险,多亏她帮忙,她身上也有伤,你们给仔细看看,如果有必要,就给安排一个好的病房,务必给人治好了。”

    “呃……”认错人的老王脸色尴尬,“好好好,顾总放心,顾总放心。”

    顾裴琛蹙着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转身看向始终沉闷低头的童欣雅,“今天真是谢谢你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你好好治伤,我还有事,就先带孩子回去了。”

    顾裴琛说完见童欣雅没什么反应,叹了口气,便抱着圆圆走了,所以也没有看见,童欣雅攥的紧紧的拳头。

    “童小姐,请跟我来吧。”老王瞥了眼童欣雅攥着的拳头,眼底闪过一抹了然,脸上却不露分毫,冲她微笑着客气的点了点头。

    “不用了。”童欣雅深吸口气打断老王,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老王也没有阻止,反正长眼睛的都看得出来,也就是点皮外伤而已。只要是医院的老人,没有不知道童欣雅的,对于她和顾裴琛当年的恩恩怨怨也多少知道一二,有些事旁人不好做评价,反正也不关别人的事,身为医生,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好。

    老王摇摇头,转身进了自己的诊室。

    而另一边,从医院出来的童欣雅脸色冷冽,眼神却仿似淬着火,几乎要烧灭仅剩的那点理智,迎着夜风站了许久,这才机械的拦了辆出租车离开。

    刚坐进车报了地址,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程远。

    盯着来电显示看了好一会儿,童欣雅才皱眉接了起来,语气很是不耐烦,“干嘛?”

    “这话该我问你吧,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外面,晚饭还做不做了,我他妈为了你落到今天这地步,你除了那张脸,哪一点像恬恬,不会持家,家务更是一塌糊涂,整天趾高气扬的,你不就一个顾裴琛抛下不要的破鞋吗?我要你那是看你可怜,你他们别给脸不要脸!”

    程远絮絮叨叨的话有些语无伦次,一听就是喝醉了,童欣雅磨着牙,恨恨的挂断了电话。

    “师傅,去酒吧一条街,蓝焰。”

    不想应付醉鬼,童欣雅决定到酒吧去狂欢一夜。想了想自己一个人没意思,又依次给李菲和安璐打了个电话,约好在蓝焰喝酒。

    顾裴琛离开医院却是开车去了顾宅那边,因为一早老爷子就打了电话,把安恬给提前叫了过去。还好他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给陈管家打了电话说自己去接圆圆,不然这事儿还真兜不住,指不定把大家急成什么样子呢,尤其安恬的身子才刚好一点。

    圆圆被绑架一事,顾裴琛虽然瞒着家里,但这么晚才回来,还是给惊动了。好在现在人救回来了,大家虽然后怕,情绪倒还稳定,安恬看着圆圆的伤眼泪就下来了,抱着孩子就不愿撒手。

    老爷子看着孩子吓得闷闷的,也心疼坏了,但还是问顾裴琛,“绑匪都抓到了,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要绑架圆圆?是为钱还是什么指使的?”

    “警局那边还没有消息。”顾裴琛眸光沉沉的道。

    “对方绑架成功没有第一时间打电话敲诈勒索,多半和钱无关。”老爷子分析道,“近来和我们矛盾最大的,就是顾城了,上次闹事篡权不成,还惹了一身骚,肯定怨恨在心时刻等着机会报复呢,对了,你是怎么找到圆圆的?这么快就让你找到,那些绑匪未免也太弱了。”

    顾裴琛看了眼旁边抱着孩子难过的安恬,这才咳了两声如是回答,“是,童欣雅。”

    “她怎么会?”老爷子狐疑的眯了眯眼。

    “她是无意撞上的,发现不对就打车追了上去,在路上给我打的电话,这次多亏她帮忙我们才能那么快赶到,而且她也因为这事儿受连累,险些被人糟蹋,还受了伤。”顾裴琛说完又朝安恬看去,正好对上安恬看过来的眼,目光交汇,顾裴琛心里咯噔,却见安恬转开了视线,继续低头哄孩子。

    “呵……”老爷子琢磨一会儿,忽然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还真是巧啊,就那么让她给撞上了,该说是我们圆圆运气好呢,还是她运气背呢!”

    顾裴琛一听老爷子这话就反应了过来,先是一怔,随即也跟着蹙眉琢磨起来。

    老爷子直接站起身来,“这事儿疑点颇多,恐怕没那么简单,别忘了,她可是童家人。”说着转身朝已经摆上饭菜的餐桌走,“这事儿交给警察吧,饭菜都凉了,先吃饭。”

    顾裴琛没有立即动,而是坐着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安恬想要牵着圆圆过去,但圆圆埋在她怀里都不肯把脑袋给拔出来,“圆圆,我们去吃饭了?”儿子这惊弓之鸟的样子,简直把她心疼坏了,“乖,我们先去吃饭,今晚圆圆跟妈妈睡,啊?”

    圆圆摇摇头,还是不肯拔出头来,说什么就是窝在安恬怀里不起来。

    安恬没法,便干脆抱着儿子去了餐桌前,让他挨着自己坐。但圆圆是真吓坏了,坐着也低着头,都不肯自己拿筷子吃饭,情绪也很低落。

    见圆圆这样,安恬就想喂他吃饭,陈管家见状忙过来接替了这活儿。

    “还是我来吧。”陈管家夹了筷子圆圆爱吃的菜,便开始喂圆圆吃。

    圆圆虽然情绪很不好,但毕竟是在家里,陈管家也熟悉,所以还是磨蹭的张嘴吃了起来,就是反应有些慢。

    “孩子这是有心理阴影了,回头还是让楚暮来给开导开导吧,可别因此留下什么影响。”老爷子心疼的都没了胃口,看着圆圆直叹气。

    “没事。”安恬揉了揉孩子的头,“圆圆很坚强,没事的,也就是今天吓坏了,过两天就能缓过来了。”

    圆圆这句话倒是听到了,含着饭菜慢慢咀嚼着冲老爷子点了点头。

    老爷子一下就湿了眼眶,“圆圆真乖,圆圆很坚强,那太爷爷就放心了。”随即又转头对顾裴琛道,“今晚就留在这边,不走了吧?”

    顾裴琛给圆圆碗里夹了筷子菜,点了点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