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 第002章 黄蓉的记忆力
    “菩斯曲蛇胆。”

    “这是什么?怎么没听过,比打卤面好吗?”

    杨东拿着一枚蛇胆,很新鲜,还有点腥味,黑乎乎的,杨东怎么看怎么恶心,早知道还不如要一碗打卤面。

    “提示,菩斯曲蛇蛇胆,是神雕大侠杨过服用过的蛇胆,服用数十枚此蛇蛇胆,杨过内力达到神雕一流境界,是一种能直接增长内力的奇药。”

    “这么说比一碗打卤面好咯?那要怎么服用?”

    “杨过怎么服,主人怎么服。”

    “他生服的。”

    系统不再发出声音,杨东睁大眼睛:“不会吧?你要我生吃这恶心的东西?”

    “提示,抽到的奖品都属于主人,服不服用在于主人,主人不想服用可以扔掉。”

    “我还是服了吧。”杨东迫切想试试这蛇胆效果,看着惺惺的蛇胆脸部扭曲了一下,闭上眼睛,将蛇胆拍进嘴巴里,嚼了一下,满嘴苦味,差点没立刻吐出来。

    好不容易咽下去,仿佛跟一头牛打了一架,杨东气喘吁吁,只觉身体内一股气流在乱窜,浑身发热,久久不能平息,一种力量上升的感觉清晰又明显,杨东不由自主捏紧拳头,青筋毕露,骨节“咔擦”作响。

    包括刚才的满嘴苦味,感觉怎么这么真实,难道不是在做梦?

    “提示,主人还有第二次抽奖机会,是否现在抽取?”

    “是。”

    圆盘转动,格子里物品流动,从慢到快,从快到慢,杨东双手合十,心中默念“九阳神功,九阳神功,九阳神功……”

    直到圆盘完全慢下来,杨东也没看到九阳神功的名字,也难怪,这个系统这么多物品,要看见某种物品的几率很小,就算出现了,转那么快也看不见。

    “九阳神功,九阳神功……”

    杨东不死心,突然一个名字映入杨东眼帘,“降龙十八掌”,没有九阳神功,来个降龙十八掌也好啊,待练成降龙十八掌这等刚猛神技,应聘拆迁队,领导肯定青睐有加。

    可惜,降龙十八掌转了过去,格子越来越慢,眼看就要停止了,下一个格子是“玉*女心经”。这玩意男人可以练吗?好像可以,不过听名字让人很不爽啊,而且杨东记得,这玩意好像要男女合练才厉害。

    不过总比打卤面好吧?万一梦里再梦到一个仙女,和自己一起练呢?

    圆盘缓缓转动,玉*女心经到了箭头所指的方向,名字也没淡化,只是圆盘竟然似乎还有一点余力,又转了一个格子,停留在下一个格子上。

    “黄蓉的记忆力。”

    “黄蓉的记忆?我记得射雕英雄传里面黄蓉可是拥有她母亲一样的本事,过目不忘,难道我也可以吗?”杨东狐疑道。

    “提示,此技能正是过目不忘,不过该技能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级为记忆超群,记忆力比一般人强悍许多。

    主人目前正处于第一级起始阶段。

    第二级是滴字不漏,这是真正的过目不忘,所有文字读过一遍,立刻熟记于心,短时间内不会忘记,如果后续加强记忆,可以终生不忘。”

    “第三级是不是不用加强记忆,就终生不忘?”杨东兴致勃勃地问道。

    “提示,不是,理论上来讲,没有任何记忆的东西可以终生不忘,都必须加强记忆,过目不忘第三级是对所有图片文字,不管理解不理解,只要看一遍就能强行熟记脑海。

    但这不是第三级过目不忘真正厉害的地方,过目不忘到达第三级可以开发脑海深层,人体的储存系统是递进式,有些东西表面上忘记了,实际上在深层脑海还有储存。

    只要开发了深层脑海,主人记忆就可启用这些牢固的脑域,不但记忆又快又准又持久,调用记忆信息也会变得更丰富更灵活,同时还有许多其他影响。”

    杨东略一思忖,猛然惊觉过目不忘第三级真的很厉害,主要就是调用信息上,许多时候人们对一个问题百思不解,其实就是隔了一层窗户纸。

    所谓顿悟,百分之七十的时候,是猛地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

    如果开发了脑海深层,信息灵活调用,这问题不就解决了吗?……难怪黄蓉那么聪明,她的聪明会不会就是记忆超群的一种延伸?

    “那要怎么才能到第三级?”杨东立刻问道。

    “提示,主人目前处于过目不忘第一级阶段,多读多记就可以锻炼过目不忘,提升等级,不过要到达第三级极难,希望主人有心理准备。”

    “这样子。”杨东恨不得现在就去找本书来试试。

    “提示,武侠抽奖系统一个月开启一次,另外本系统附带一个购买系统,凡是抽中的消耗品,都将被列入商店中,凭侠义值购买。”

    “侠义值?”

    “主人填写调查问卷,第四题选的是行侠仗义,所以开启的是武侠抽奖行侠仗义模式,以后主人行侠仗义后,会获得系统评定的侠义值,通过侠义值可以购买商店中的商品。

    目前商店仅有菩斯曲蛇蛇胆一种消耗品,价格为10点侠义值,主人目前拥有的侠义值为0。”

    古旧墙体另一边出现一个仿佛电子屏的画面,上面投映着一枚蛇胆,正是杨东刚才吃过的菩斯曲蛇蛇胆,下面标价“10个侠义点”。

    “早知道我就选游戏人间了,行侠仗义好累的。”杨东很是后悔。

    “主人是否还有其他问题?”

    “暂时想不到,想到了再问你。”

    “可以,系统关闭。”

    天色微亮,闹钟乌拉拉地唱起歌来,杨东翻身而起,望着空荡荡的出租屋:“果然是做梦”。三两下洗漱,下楼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去了学校。

    西城三中教务处,秦峰的叔叔教导主任秦学云和几个行政老师在讨论什么,副校长杨德凯坐在一边,手里捏着一支钢笔,眼睛盯着电脑屏幕,不时用钢笔在白纸上记录着什么。

    “开除杨东,我没意见,张老师,你呢?”经过一番讨论,教导主任秦学云严肃地说道。

    张老师是三中火箭班的班主任,略一思忖:“杨东是我带了三年的学生,虽然很痛心,但是校规就是校规,杨东打架就应该被开除,只是秦峰那几个被打的怎么处理,我有点拿不准主意。”

    秦学云笑笑:“这几个人也是打架,当然要处理,不过既然是杨东先挑衅的,可以酌情处分轻一点,特别是秦峰,不但被打,脸上的牙印现在还在,说不定都破相了,就记个小过吧。”

    “秦主任这么一说,我倒觉得秦峰没有什么过错,也许他也对杨东出了几拳,可是相比他受的伤,这实在不算什么,我看就算了。”张老师斟酌道。

    “原则上我不同意偏袒打架学生,不过你是班主任,就由你处理。”

    秦学云挥挥手,就要过去拟定处分决定,突然一个清脆动人的女声传来,“都快高考了,把一个学生直接开除,不好吧?”

    秦学云侧头一看,是最差班级一班的班主任尹冬竹,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凭家庭关系进的三中,一来就当了班主任。

    秦学云没想到自己这里讨论处分一个学生,尹冬竹一个新老师还插口,心中有些恼怒,这个女人除了家庭和美貌,还剩下什么?却碍于尹冬竹的家庭关系不好发作。

    “尹老师,你这么说是觉得我处理的不对咯?”秦学云向尹冬竹问道。

    尹冬竹视线从手中文件转移出来,笑了一下,俏媚的脸蛋露出两个澹澹的酒窝,“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个时候开除杨东,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秦主任你也知道,那些家长在孩子身上寄托了多大的希望,眼看就要高考,孩子却被开除了,到时候杨东的父母,恐怕不会在意什么校规,肯定会到学校来闹。

    如果真是这样,既干扰教学秩序,也影响不好,秦主任,你说是不是?”

    秦学云皱眉,他心里就是想把杨东开除,但觉得尹冬竹说的也有道理,要是真把杨东开除了,杨东的父母跑来学校一哭二闹三上吊,没法收场。

    “杨校长,你觉得呢?”心里矛盾,秦学云转问正聚精会神盯着屏幕的副校长杨德凯,叫了好几声杨德凯也没听见,只用钢笔在白纸上“沙沙”记着什么。

    “这个……我觉得吧,不该开除。”叫了好几声,杨德凯终于听见了,又过了好一会才停下笔,不疾不徐地回答秦学云。

    见秦学云面色难看,杨德凯压了压手,和蔼地道:“小秦啊,你听我说,这时候把杨东开除,他父母来学校闹都是小事,关键是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

    那杨东成绩是不是很差?很差吧?你以为我们现在把他开除,外面的人会认什么校规吗?他们肯定会说我们三中是为了升学率,把差生开除了。

    这个影响可不好,下,会影响其他初三学生家长的择校,中,会让二中一中那群人笑话,你是不知道二中一中的校长副校长,胡子一大把,说话有多刻薄。

    但最关键的还是上,现在上面严厉打击升学率弄虚作假,差生的开除和留级管的特别严,我们顶风作案,被教育局盯上,那会影响学校绩效考核的,你们也不想明年奖金少几百块钱吧?”

    领导就是领导,说话有条有理,利害陈述清楚,秦学云和尹冬竹都佩服地看着杨德凯,尹冬竹刚毕业,工作经验和社交经验都不足,这时才叹服起这些职场老人,当真不是自己能比拟的。

    “那杨校长的意思呢?”杨德凯一番话,已经彻底打消秦学云开除杨东的念头。

    杨德凯踌躇一下:“调一下班级吧,把杨东调出火箭班,这样既可以不被人诟病,又可以提高火箭班升学率,强化我们三中的品牌,我看尹老师的一班就不错,反正都考不上好大学,多杨东一个不多。”

    “是是,杨校长英明。”秦学云连连点头,张老师也非常满意,只要杨东出了火箭班,火箭班升学率就提高了,自己的绩效也更好看,至于是开除还是调班,又有什么区别?

    整个办公室,只有尹冬竹一个人郁闷了,尹冬竹悔断肝肠,自己干嘛没事插嘴?现在自找麻烦,活该。

    尹冬竹刚大学毕业,靠关系进入三中当了班主任,现在迫切想做出一点成绩,给那些明里暗里说风凉话的看看。

    高三班主任的成绩当然是升学率。可现在跑来一个杨东,成绩又不好,又爱打架,一班升学率肯定又要降低一个档次。

    尹冬竹欲哭无泪,一边收拾教案,一边想着怎么把这个差生加打架斗殴的坏学生收拾好,离高考就剩下三个月,让杨东成绩变好尹冬竹不敢指望,至少不能让这个坏学生影响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