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 第013章 他该不会打我吧?
    摆在杨东眼前的是一张高清晰照片,一双雪白的美腿勾魂夺魄,至于角度……自然是昨天庞羽用的角度。

    张佳一张张铺开,全部都是尹冬竹的特写。

    尹冬竹是一个十足的美人胚子,无论脸蛋还是身材都属顶级,但与一双白皙长腿相比,完美程度还是稍逊一筹,看着照片上一幅幅好像顶级PS高手美化过的勾人美景,性感得让人无法直视,杨东不得不承认,真如张佳所说,血液沸腾。

    “不看了。”杨东把照片推还给张佳。

    “喂,装正经就没意思了啊。”张佳白了杨东一眼,哼道:“别说你不喜欢。”

    “喜欢啊,可她又不让我摸,光看有什么用。”杨东淡然道。

    张佳瞪大眼睛看着杨东,竖起大拇指:“你的境界果然比我们高。”

    杨东拿出语文书,翻到《陈情表》一页,突然皱了皱眉,看向张佳:“你一个女生,怎么也对这感兴趣?”

    “美女是最顶级的艺术品,谁说女人就不可以欣赏女人?”张佳不服气地道。

    “哦。”杨东了悟地点点头,但心里想的是,张佳除了容貌,就没哪点像女人,喜欢女人也很正常嘛。

    “东哥,你刚来一班,我没什么送你的,这些照片就当见面礼了。”张佳把那一叠照片又丢到杨东桌子上,加了一句:“拿回去撸。”

    “……”

    杨东正要还回去,过道传来脚步声,前排的同学已经正襟危坐,用屁股想也知道谁来了,杨东赶紧把照片收到书包里,想起昨天的杂志图片事件,杨东可不想重蹈覆辙。

    刚收拾好,尹冬竹就捧着教案走了进来,神情依然冷淡,俏脸上还多了一抹愠色,完全看不到刚才那个好像春闺怨妇一般委屈女人的影子。

    能穿着包裙走标准一字步的女性,不论财富多寡,气质上都算得上高贵,尹冬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从门口走到讲台,所有脚印如果连起来,肯定是一条横线。

    不过现在除了杨东,没人敢欣赏这么优美的步伐,今天的尹冬竹明显不对劲,似乎有发火的前奏,以前对劲的时候都那么凶,这时整个教室的空气仿佛都被冻住了,四十四个学生,大气都不敢喘。

    “昨天我们学了《陈情表》,每一段每一句的意思我都讲过了,今天我就看你们领会没有。”

    尹冬竹冰冷地扫了一眼教室,看到李铭坐到最后一排,张佳把位置换了,没说什么,但脸上的寒霜又加厚了一层,款步走下讲台,到了王强身边。

    “王强,你来翻译第一句话,‘臣密言:臣以险衅,夙遭闵凶,生孩六月,慈父见背,行年四岁,舅夺母志。’”

    王强战战兢兢地站起来,椅子在地板上拖动,在寂静的教室响起空旷的摩擦声。

    “微臣李密说,我是一个很危险的人物,经常被刺杀,妈妈生我的第六个月,爸爸就被我克死了,四岁的时候,舅舅霸占了我的妈妈……”

    王强结结巴巴地翻译着,突然抬头看到尹冬竹杀人一般的眼神,再也说不下去。

    “给我滚出去。”尹冬竹一教案拍在王强头上,王强连滚带爬的去阳台了。

    后面依次抽背,终于到了杨东旁边,尹冬竹看了看,先把张佳叫了起来。

    “张佳,你来翻译第二段第一句,‘逮奉圣朝,沐浴清化。前太守臣逵,察臣孝廉;后刺史臣荣,举臣秀才。’”

    张佳畏惧地看了尹冬竹一眼,慢吞吞站起来,缓缓开口:“我被抓到朝廷,洗干净身子,前面守着一个叫逵的大臣,他看我长得一副孝顺模样,为官肯定清廉,后来我就荣获刺史职位,大家都说我是一个优秀的人才……我去阳台。”

    张佳不敢看脸色铁青的尹冬竹,卷起语文书从杨东背后挤出去,赶紧溜去了阳台。

    “你。”和昨天一样,尹冬竹又敲了一下杨东的桌子。

    杨东暗自庆幸,幸好自己昨天换了一种背诵方式,理解记忆,在理解文章意思的时候,已经结合文章下面的注释,把文章翻译了一遍,现在《陈情表》的整篇白话文都储存在脑海中。

    “翻译第二段第二句,‘臣以供养无主,辞不赴命。诏书特下,拜臣郎中,寻蒙国恩,除臣洗马。’”

    “朝廷又特地下了诏书,任命我为郎中,不久又蒙受国家恩命,任命我为太子洗马。”杨东不紧不慢地回答。

    周围同学和阳台上的张佳王强等人,见尹冬竹没有否定杨东的答案,都既崇拜又羡慕地看着杨东,在他们的脑中,跟天书一样的文言文,能知道意思,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一件事。

    杨东回答完,就要坐下,却传来尹冬竹冷冷的声音:“谁让你坐的?翻译第二段第三句。”

    杨东诧异地看了尹冬竹一眼,无奈之下,又只好翻译第三句:“像我这样出身微贱地位卑下的人……”

    “翻译第二段第四句。”

    杨东翻译了第三句,尹冬竹还是没让杨东坐下,杨东只能接着翻译。

    “第三段第一句。”

    “第三段第二三四句。”

    “第四段全段。”

    ……

    “全部翻译一遍。”

    杨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尹冬竹问什么翻译什么,没有一处错漏,所有同学都惊讶的看着杨东,这可不是简单的翻译,根本没有原文可看,相当于把所有语句的意思都背诵出来,就算火箭班五班的优等生,也未必做得到,何况《陈情表》一班才学了两节课。

    但让张佳王强庞羽等一班同学更不理解的是尹冬竹,尹冬竹好像和杨东耗上了,不难住杨东不罢休一样,平时尹冬竹虽然严厉,可也没这刻意刁难人的毛病啊。

    眼看全篇课文都翻译了一遍,杨东依然回答流利,尹冬竹不但不高兴,反而有些急了,粉嫩的脸颊蒙上一层气急的红晕。

    “课文里的通假字有哪些?”

    “课文里有哪些古今异义词?”

    “整篇课文出现了多少倒装句式?”

    ……

    “老师。”连续十几个问题后,杨东态度突然大变,声音陡然拔高数倍,正连珠炮发问的尹冬竹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两步,畏惧地看了杨东一眼,“他该不会要打我吧?是了,他在五班就打架,昨天又打架,那头破血流的李铭肯定也是他打的,我现在这么难为他,他动手打我该怎么办?”

    毕竟只是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女老师,根本不知道怎么面对这种情况,尹冬竹心砰砰直跳,这一刻倒好像杨东是老师,尹冬竹是个犯了错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