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 第1281章 不懂事的丫头
    “吃晚饭了吗?”林茜问木头。

    木头摇摇头。

    “我也没吃,我去买一点来,待会我们一起吃。”林茜说完提着自己的包就出去了。

    “一起吃……一起吃……”木头重复着林茜的话,心里的喜悦一点点升起,越来越激动,木头根本无法控制兴奋的心情。

    自己竟然可以和林茜一起吃饭了,那就算肋骨全断了也值得啊。

    “呆子,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这是怎么了?”

    正在木头兴奋不能自已之时,王巧儿出现在门口,木头立刻怒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还问你呢,你请的人为什么打我?”

    “不是我们事先说好的么?”王巧儿疑惑地看着木头,走进来坐到床边查看木头的伤势。

    “事先说好的?你是事先叫他们打断我几根肋骨么?”

    “肋骨?”

    “他们差点没把我打死,你还说什么假血,难道我脑袋里流出来的都是假血么?”木头指着自己满头纱布的脑袋,郁闷地对王巧儿道。

    “不可能啊。”王巧儿开始检查木头的伤势,皱了皱眉:“好像伤得真的很重,怎么会这样呢,你们这些人类也太没职业道德了吧?我出那么多钱竟然不守规矩,等我下次找到那几个小子,一定扒了他们的皮。”

    王巧儿一脸寒霜,木头摆摆手道:“你也不必自责,反正我感觉现在挺不错的。”

    “你喜欢断肋骨的感觉?”

    “还说风凉话,要不是林茜,我都回不来了。”木头不高兴地道。

    “林茜?到底怎么回事?”王巧儿有些疑惑,一边给木头疗伤一边听木头讲了刚才巷道的经过。

    林茜走到住院部门口,突然想到一事,又折了回来,走到病房外,正听到木头和王巧儿说话。

    “你真行啊,英雄救美不成,反而被美女救了,你有出息没有?”王巧儿无语地道。

    “我有什么办法,你请那些人都动真的,我打得过他们么?”木头道。

    “别抱怨了,你这不是没事了么?而且因祸得福,林茜送你来医院,给你买饭,还答应给你代课,至少是对你建立了初步的好感,只要加把劲,抱得美人归不是难事。”

    王巧儿突然笑嘻嘻地对木头道:“你在她背上的时候,有没有趁机吃她豆腐啊?”

    “什么啊,我才没那么下作呢。”

    “你敢说你不想?”

    “我……”木头无话可说,想谁不想?可是就在这时,木头抬起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门口,一脸寒霜,看着自己的眼眸几乎喷出火来。

    木头脸色顿时煞白。

    “校花妹子?”王巧儿疑惑地回头,看到林茜也楞了一下:“你不是说她给你买饭去了吗?我还以为是护士来了呢。”

    木头涨红了脸,结结巴巴对林茜道:“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我想回来问问你想吃什么,不过我买不到你喜欢吃的豆腐。”林茜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头对着木头吐出两个字:“人渣。”

    清脆的脚步声从走廊渐渐远去,每一个脚步声传来,木头心就跳一下。

    “完了。”木头喃喃道。

    “对不起啊呆子。”王巧儿心虚地对木头道。

    “都是你出的好主意,这下我怎么办啊,呜。”木头将头埋在被子里,欲哭无泪,好像整个世界都塌了。

    林茜出了医院,闺蜜陈希和她的男朋友正下车,陈希看到林茜立刻迎上来。

    “茜茜,你没事吧?”陈希抓着林茜上看下看,刚才电话里听说林茜差点被非礼,陈希担心得不行,火急火燎地赶了过来。

    “没事,我们走。”林茜哼了一声,直接走向陈希的车。

    “喂,你不管你的英雄了?”陈希追上林茜:“我都没看出来,木头竟然敢出手救你,我还以为他那种人见到混混都会被吓跑了,看来我要对他刮目相看了,他住哪间病房,我去看看。”

    “太平间。”

    林茜说完就钻进车内,狠狠甩上车门。

    陈希被关在外面,对自己的爱车一阵阵心疼。

    “你开车,我去看看咱们茜茜公主怎么了。”

    男朋友上了驾驶位,陈希从另一边车门上车,坐到林茜旁边,听到林茜说了事情经过,陈希也忍不住喊了一声:“人渣。”

    “你还要跟他搭档羽毛球混双呢,你怎么受得了?不嫌恶心么?”陈希关心地道。

    “就算不参加运动会,我也不跟他搭档,真是看着就想吐。”

    心里闷得慌,林茜直接回了家。

    “气死我了。”

    林茜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这么恶心的事,到了家还气得慌。

    “什么事惹我们的茜儿了?”母亲秦雪迎出来,秦雪是商场中人,从小继承父业,身上带着女强人的逼人气质,不过对女儿,秦雪还是十分温柔的。

    “还能有谁,就是跟我搭档羽毛球混双那男的,我还以为他老实,没想到是个人渣。”林茜仰躺在沙发上,想到今天还背了木头,心里就气不打一处来,将一个抱枕扔了出去。

    秦雪捡起抱枕,微笑着对林茜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就是上次你给我说,那个打羽毛球运气很好的腼腆男生?”

    林茜点点头。

    “哎,现在这世道,不怀好意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茜儿你出身富贵,又长得漂亮,最容易被那些人盯上,这次幸好你发现得早,以后你在外面可要注意防范。”秦雪道。

    “知道了,妈。”林茜应了一声。

    “那你还和他搭档混双吗?”秦雪问道。

    “当然不了,我明天就找陈老师给我换人。”

    “那我推荐给你一个人吧,羽毛球打得不错,人也长得俊俏,最关键的是和我们家势匹配,不会贪图我们什么。”

    林茜皱眉看向秦雪,突然发现秦雪刚才说这么多话,似乎都是有预谋的。

    “王宇浩。”秦雪说出一个名字。

    “王宇浩?”林茜怔了一下,看向秦雪:“妈,你怎么认识他的?”

    “他今天和他妈妈来我们家了。”

    “恩?他来干什么?”

    秦雪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他妈妈和你爸还算是远方亲戚呢,可能是上次参加郑局的生日会,王太太听说了近日国际金价连续上涨,我这边的生意出了些问题,这次来是问我需不需要帮助的。”

    “妈,你不会信了吧?什么远房亲戚,以前没联系,现在无缘无故来帮我们的忙,怎么可能没目的。”虽然林茜现在讨厌木头讨厌到骨子里了,但是对王宇浩依然没好印象。

    “你妈我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还不明白这点道理吗?他们当然是带着目的来的。”秦雪道。

    “什么目的?”

    “就是……”秦雪顿住,斟酌了一下道:“王太太的希望是,你和她家孩子王宇浩在学校走得近些。”

    “就这目的?”林茜疑惑地看着秦雪。

    秦雪点点头:“所以这次你缺打羽毛球的混双搭档,不如就选王宇浩吧,我看那孩子不错。”

    “什么不错,妈,我给你说,王宇浩和那陈帆,都不是什么好人。”林茜道。

    “他做什么了?”

    林茜把昨天的事说了一遍,秦雪立即笑了出来:“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假装和你偶遇,一起去了云海看球么?

    总比那陈帆假装什么英雄救美好多了吧?

    茜儿你也不照照镜子,我家女儿这么漂亮,谁家男孩不倾心?我觉得王宇浩不过是在正常的追求你。

    至于你说的他其他缺点,我也觉得不是什么缺点,就是带点公子哥气息,有什么大不了的。”

    “妈,今天王宇浩到底给你说啥了,让你对他印象这么好?”林茜不理解地看着秦雪。

    “反正我今天是没看出来宇浩那孩子,有什么明显的缺点,而且……”秦雪叹了口气:“茜儿你不知道,最近妈妈的公司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国际金价大涨,导致公司的黄金饰品成本推高。

    又正好赶上经济低迷,没多少人愿意消费黄金饰品,公司进账流水极少。

    前几个月我误判了黄金走势,加了很大杠杆出货,现在大量债务到期,如果不能拿出足够现金,公司恐怕资不抵债。”

    “妈,你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把我推给王宇浩?”林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说话呢茜儿,说得好像我把你卖了似的,我只是让你和王宇浩多走动走动,你们毕竟还是同学不是吗?”

    “可是……”

    林茜还要说话,秦雪打断她道:“茜儿,你不知道这件事可能会带来多大影响,如果妈妈的公司大量债务违约,闹大了,肯定牵连你爸爸,要是连带着把你爸爸拉下水,我们家就算完了,你知道吗?”

    林茜楞了一下,对秦雪道:“妈妈,你是说爸爸……贪污?”

    “哎。”秦雪叹了口气,坐到沙发上喝了一口茶道:“茜儿,本来有些事是不该告诉你的,但是你也应该想到,现在的官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问题,完全没有问题的人,根本不存在。咱们夏门,除了那个尹世强,还有哪个是干净的?”

    “那不是还有个尹世强么?他为什么就能没问题?”林茜道。

    “你要你爸学尹世强么?那我们家得过成什么样你知道吗?现在在官场没问题,就是没有投名状,谁都会对你爸疏而远之,现在夏门官员有什么聚会,会邀请尹世强吗?他每天除了工作,还剩下什么了?

    上次尹世强出了问题,有谁帮他说一句话?都是墙倒众人推,要不是他女儿有个厉害的学生,现在恐怕还在牢里。

    我相信以后尹世强稍微出什么纰漏,都难以善后。所有人都盯着他呢。

    要是你爸在官场不得志,你妈妈这公司还开得下去?都会千方百计找你爸的问题,包括从我这里找。买卖黄金饰品,没有官方人脉怎么可能开得了店?妈妈的公司没有关系打点,根本就开不了。

    还有你要你爸像尹世强那样当官,先不说不出一点错漏是极难的事,就算完全被人抓不住把柄,你知道你爸一个月工资多少吗?只有五千多,加上奖金不到一万块,这点钱够我们全家生活吗?

    光是养着别墅养车就不够,你知道吗?何况你看看你全身上下,都是几千块,难道你要你爸拿半个月工资给你买衣服吗?”

    “我可以不穿这么好的衣服,既然那些钱不属于我们,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养着别墅养着车?我们花心安理得的钱,生活过得差点又如何?”林茜不服气地道。

    秦雪按住额头,她有点头疼,感觉刚才说那么多,都白说了。

    “茜儿,你从小没受什么苦,根本不会明白大人的难处,但是你相信妈妈,妈妈不会害你。”秦雪苦口婆心地对林茜道。

    林茜沉默了一会,抬起头:“好,妈妈,我答应你,选王宇浩当搭档。”

    秦雪一听,脸色立刻一喜,伸手抱住林茜道:“还是咱们家茜茜孝顺。”

    “妈妈。”林茜松开秦雪的怀抱,冷静地秦雪道:“妈妈,我答应你,不是认同你的话,只是体谅你和爸爸的难处。

    我知道你对我有所隐瞒,王宇浩和他妈妈今天来我们家,目的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但既然妈妈不想说,我也不会问,只是妈妈一定要听女儿一句话,女儿是很认真的,不要拿我的人生去交易,我绝不可能答应。”

    林茜站起来,走回房间,到门口时又回过头,对沙发上的秦雪道:“还有,妈妈,虽然我从没过过苦日子,也不想过苦日子,但是比起过不干净的日子,我相信我一定能受得了清贫,妈妈,你有空劝劝爸爸。”

    林茜拉开房门进了房间,留下哑口无言的秦雪一个人呆坐在客厅。

    “哎,不懂事的丫头。”良久,秦雪叹了口气。

    ……

    第二天,王宇浩找到林茜,听说林茜答应他做搭档,立刻大喜过望。看来走家里的路果然比自己强点,王宇浩昨天就是因为妈妈突然打电话,赶去林家,才耽误了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