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武侠世界抽奖系统 > 第1282章 运气也是实力
    今天立刻就听说了木头的遭遇,心里大为畅快。

    运动会马上就要开始,学校的陈老师带着学校的运动员赶往比赛地,是湖建省会的湖州艺术与体育学院,一所以艺体见长的大学。

    木头失去了混双资格,只能参加跳绳比赛,王巧儿都不好意思跟他走一起,觉得简直太丢人了。

    而木头心里更加难受,王宇浩因为是林茜搭档,两人成天出双入对的,木头看着心里阵阵发疼,偶尔与林茜相遇,林茜看也没看他一眼就走了,好像当他是空气一样,这比林茜对他怒目而视还要让木头心里难过。

    不过木头的运动项目,倒是进行得很顺利,男子跳绳木头顺利晋级决赛……总共也只有四个参赛者,木头赢了一场就进入决赛,准备和另外一娘炮争夺总冠军。

    这边王宇浩和林茜的双打,一路高歌猛进,连续冲进三十二强,十六强,八强,四强,最后到了决赛。

    羽毛球决赛采取七胜四规则,七场比赛赢四场以上获胜。

    “巧儿,你不陪我练习啦?”

    艺体学院给运动员提供了训练场地,木头为了准备决赛,还在加紧练习跳绳,见坐在地上的王巧儿站起来要走,木头停下来。

    “拜托,我都快恶心到要吐了好么?”王巧儿道,本来是来看木头和林茜混双的,现在看一个大老爷们跳绳,王巧儿都快疯了。

    可是王巧儿看到木头脸色突然很不好,很失落的样子,绳子拖在地上,浑身透出一种无力的感觉。

    王巧儿这才想到,木头这两天应该很累,不是跳绳累,而是心累,每天看着心爱的人和另外一个人出双入对,换做谁心里也不好受。木头努力练习跳绳,不过是在掩饰心里的难过罢了。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王巧儿低声道,看了一眼手表:“我不是不想看你练习啊,只是有一场中甲球赛要开始了,我要去看,你知道我买了七串一,这是第六场了,不能输的。”

    “我知道,你去吧。”木头失落地道。

    “你不去吗?”

    木头摇摇头,捡起绳子继续跳绳,一个两个,偌大的大厅里,响着空空荡荡的跳步声。

    “哎呀,开心点嘛。”王巧儿走过去拍拍木头肩膀:“你想想,你马上就要成湖建首富呢,到时候什么好女孩找不到?到时候姐给你介绍个比林茜强百倍的女人。”

    “除了你,哪还有比她强百倍的。”木头脱口而出。

    “恩?”王巧儿疑惑地看向木头。

    木头一下子红了脸,连忙道:“巧儿,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是说容貌,你如果不是刻意打扮,肯定是最好看的。”

    木头急成了大红脸,的确也是如此,并不是木头贬低林茜,实际上以王巧儿的真实容貌,这世上根本没人可以与她相比,包括以前的三中校花唐嫣然,班主任尹冬竹,在气质上都没有王巧儿那种不沾半点凡尘的感觉。

    甚至有时候看到王巧儿卸妆后的样子,木头都怀疑她是不是人类。

    “嘻嘻。”王巧儿突然笑了出来:“呆子,我当然知道我比林茜强百倍,用得着你说,看你急的样子,有没有出息?

    不过这话你可不能当着林茜的面说,那你就彻底没机会了。”

    “我现在还有机会么?”木头低声道。

    “别灰心嘛,姐姐给你一张符。”王巧儿掏出一张黄色符纸递给木头:“这是一张大力符,等到你危险的时候,只要用你的血把它黏在你额头上,你就会变得力大无比。”

    “啊?”木头拿着手上的黄色符纸,脑袋有些晕。

    “好了,我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王巧儿扬一扬手机,出了练习室。

    木头手上拿着符纸,心里有些感动,他当然不相信这符纸是什么大力符,不过王巧儿对他的关心,他却是能切切实实感受到的。

    刚才那句话,是自己基于王巧儿的容貌说的么?

    木头觉得脑子有些混乱,不过无论如何,木头知道比起林茜,王巧儿对自己的关心要多得多。

    王巧儿拿着门票进了球场,找到自己位置时,却看到一个女孩坐在了自己旁边。

    “呵,我们还真是有缘啊。”王巧儿笑着坐在了林茜旁边。

    林茜侧头看到王巧儿有些意外,但没有打招呼,眼光继续投向球员通道,她对王巧儿没什么好印象,木头做出那种卑鄙无耻的事,就是王巧儿教唆的,她是主谋。

    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去教男人这么下作的对付女人手段,这在林茜看来,比木头更加不可原谅。

    两人沉默地坐了许久,王巧儿突然道:“那天的事对不起,不过你别怪木头,是我让他那样做的。”

    “如果他没有那种心,谁又能逼他?”林茜冷声道。

    王巧儿嫣然一笑:“那可不一定,那得看那个人对他影响多大,就好像你的父母逼着你做一件事,就算违背你自己的原则,你能抗拒么?”

    “……”

    林茜被王巧儿一句话揶揄得说不出话来,是啊,自己不也是刚刚被父母逼着做了没原则的事么?也正是因为实在讨厌王宇浩的一些行事作风,才借着看球散心的,连训练场都没去。

    林茜虽然喜欢看足球比赛,但也不至于来赶一场中甲比赛。

    “你应该很少跟人道歉吧?”林茜看着绿茵球场,随口说了一句。

    “当然。”

    “我想也是,一个连王宇浩都敢打耳光的人,怎么可能随便跟人道歉。”林茜了然地道。

    “你说错了,我是因为觉得做错了,才道歉的,我之所以不经常跟人道歉,是因为不经常做错事,我做的事在我自己看来都没错。

    不过那天我的确是错了,所以道歉,这与王宇浩没关系,他王宇浩算什么东西,我杀了他都不带眨眼的。”王巧儿不屑道。

    林茜笑了一下,她认为王巧儿在说大话,不过也没计较。

    “我觉得你这样帮陈帆,有些不理智。”

    “我知道,我错了,我已经道过谦了,你不用抓着不放吧?”王巧儿有些无语。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如果你喜欢他,不应该把他推给另一个女人,人应该大度点,但惟独感情的事,没必要大度。”

    “你说什么?我喜欢那个呆子?”王巧儿惊讶地看向林茜,简直觉得林茜开了一个世纪玩笑。

    “不是吗?”

    “当然不是。”

    “那你这么帮他为什么?”

    “报恩。”

    “什么恩情需要你这样付出?”

    “这……不能告诉你。”

    “不承认就算了。”

    林茜不再和王巧儿说话,此时球员已经入场,王巧儿突然笑道:“林茜,我们再赌一次如何?”

    “怎么赌?赌什么?”

    “我们就赌今天哪支球队能赢,如果我赢了,你原谅呆子。”王巧儿道。

    “不赌。”林茜果断拒绝。

    “拜托,今天权奸对超越,权奸有名帅卡纳瓦罗,又有巨星压阵,完全是中超阵容,超越却是联赛倒数第一,最近状态低迷,核心球员还在闹出走,教练也刚刚换,谁胜谁负不很明显么?你为什么不敢赌?”

    “不是不敢赌,是不想赌,我不会拿我的原则来做赌注。”林茜道。

    “有性格,看来呆子至少有一个优点,眼光不差,那好吧。”王巧儿笑道:“如果我赢了,你去看呆子的跳绳决赛。”

    “……”

    林茜想了一下,点点头:“好,那你输了呢?”

    “输了,我答应实现你一个愿望,你可以提出任何要求,我会尽全力帮你完成。”王巧儿道。

    “你以为你是上帝吗?”

    林茜看了王巧儿一眼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和上次一样,如果你输了,你管好你的呆子,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没问题。”王巧儿果断答应。

    “希望你说到做到。”

    “我王巧儿说出口的话,从无变更,你赌哪只球队赢?”王巧儿问道。

    球场上已经开球,林茜道:“球是圆的,球场上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但是我不相信次次都能爆冷,我赌权奸赢。”

    “好,那我赌超越赢。”王巧儿道。

    球场上双方已经展开激烈拼杀,权奸一方明显占据优势,而超越兵无斗志,才十几分钟就面临崩盘。

    可是就在第二十分钟,权奸后卫回传门将时,鬼使神差地把足球踢进了自家球门。

    超越1:0权奸。

    接着权奸继续猛攻,可是第四十分钟,超越抓住了上半场总共两次反攻的第二次机会,再打进一球。

    超越2:0权奸。

    下半场延续上半场的态势,权奸怎么攻都攻不进超越大门,不是门柱,就是守门员神扑,整场比赛下来,超越的守门员发挥比中超那些超级守门员还厉害。

    终场哨响起,超越5:0权奸,大获全胜,在主场屠杀了前来挑战的强敌权奸,整座球场沸腾,总共上座的几千人爆发出震天的欢呼声。远征的几千权奸球迷则失落不已。

    “校花妹子,如何?愿赌服输。”王巧儿笑着对林茜道。

    “放心,他的跳绳决赛,我会去的。”林茜说完起身离开,走了几步,回头看王巧儿一眼:“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赌球内幕?”

    王巧儿笑道:“反正我赢了。”

    林茜又回头看了一眼失落退场的权奸球员,带着疑问离开球场。

    运动会已经接近尾声,大多数比赛都进入决赛阶段,一些被淘汰的选手已经无心再看决赛,在打包准备回家了。

    “小芹,你真划不来,以你和张虎的实力,完全可以晋级决赛的,就这么走了,我都为你不值。”

    两名女孩把行礼放在外面,进了卫生间洗手。

    “有什么划不来的?”那名叫小芹的女孩道:“不是拿了十万块么?我爸失业了,家里还有房贷,这十万正好应急。

    比赛获胜的奖金才三千块,比起来,还是拿那个王宇浩的钱比较适合我,至于什么荣誉,算了吧,又不能当饭吃。”

    小芹虽然这样说,但语气明显失落:“只是对不起张虎,他是想拿奖励的,现在他都以为是我发挥失常,都不知道怎么补偿他好。”

    “哎,别在意了,你也是身不由己,大不了,你答应张虎的表白啊,嘻嘻。”

    两个女孩的声音渐渐远去,卫生间一扇门打开,林茜脸色铁青地走出来。

    “林茜,你怎么在这?我到处找你找不到,马上就要决赛了,我们去练球。”

    林茜到大厅时,王宇浩看到了她,拿着球拍欣喜不已地迎上来。

    林茜看了王宇浩一眼,沉默一下道:“好。”

    ……

    “林茜,你不要一句话不说啊。”

    两人到了羽毛球训练场,安静地练习了一会,王宇浩有些守不住沉默的气氛,他和林茜搭档可不是为了打羽毛球的,而且现在林冠南和父亲都看不起他,他要迫切证明自己是能拿下林茜的。

    “说什么?安静地练球不是很好吗?”林茜道,脸色沉静似水。

    “你刚才去哪里了?我找你好久都找不到。”

    “去看足球赛了。”林茜道。

    “哦。”

    王宇浩不太高兴这种时候林茜去看足球赛,可又不能指责林茜什么,心情不好,找不到话题,两人又陷入沉默,这时林茜开口了。

    “王宇浩,你觉得闽大的许芹和张虎实力如何?”

    “许芹和张虎?”王宇浩不知道林茜为什么突然提起许芹和张虎:“还算可以吧,不过不是我们搭档的对手,要不然晋级决赛的就是他们不是我们了,是不是林茜?”

    王宇浩说完脸上带出笑意。

    但林茜却阴沉似水:“可是我觉得许芹和张虎都很厉害,张虎男单和男双都已经晋级,现在已经晋级决赛。”

    “但是许芹不是淘汰了吗?包括面对你的女单,和面对你和陈希的女双。”

    “我开赛前和她打过友谊赛,我打不过她。”林茜道。

    “哦,是吗?”王宇浩楞了一下,笑道:“这也没什么奇怪,体育运动,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就像上次看足球比赛,华夏快乐不也大胜上岗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