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草根石布衣 > 939、认真挂职的后果?
    闫副书记其实没坐多一会儿,石涧仁想琢磨着多观察一下这位似乎有着财经背景的政务官,都根本没机会。

    主要是他也有点心神不定。

    闫副书记坐下来就宣布经过一系列申报和批准,现在同意在顺林区风土镇成立区级农林产业经济开发区,由市委市政府派出顺林区副区长沈德云同志兼任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兼党工委书记,挂职干部蒋道才任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聘请石涧仁同志担任管委会副主任,相关人员之前的工作关系一律尽快交接赴任!

    市委副书记忙得很咧,宣布完这些内容,更像是给蒋道才表明了支持的态度,语重心长的叮嘱他要把风土镇的农林产业项目推广开来,让当地老百姓和广大农民充分得到实惠脱贫致富。

    这些日子挂职,石涧仁算是把体制内的级别搞了个一清二楚,这种上级派驻的管委会主任通常都会兼任书记,虽然这位书记是叫做开发区工作委员会书记,其实就是这个临时成立的开发区党委书记,而且所谓的开发区就意味着政策跟普通地区不同,有点类似各地自己搞的经济特区,所以一般就是经济挂帅,党委书记没有太多党组织可管,就叫党工委书记,这让石涧仁觉得齐雪娇也应该叫党工委书记嘛。

    而开发区领导通常是按照所属行政级别管辖低一级,所以石涧仁和蒋道才这样的副处级挂职干部正好就可以平级调用,将将在厅局级这道公务员最大的分水岭之下,不用大费周章的去解决职称级别问题,随手就牵过来了。

    但是,此处真的要划重点线!

    在区里面有线电视台当个副台长是副处级,到开发区管委会当个副主任也是副处级,可前者是可有可无的闲职,后者却是掌管一方的实权干部!

    而且还是手握经济改革大权的实权干部,不会受到体制内大多数机构相互牵制的特区领导!

    简而言之这方土地上,连治安都可以抓在手里自理。

    同一个级别下,天壤之别!

    公务员眼中的肥缺!

    石涧仁当时就有点懵了,说好的民主自由协商呢?

    上回让自己去当个什么温泉景区的事业单位老板也是这样招呼都不打一个,直接宣布然后送自己去兼任,这次又这样?

    石涧仁只来得及眼珠子转动着看看曹天孝,这位用眼珠子回应他,那神情可能是要他叩首谢主隆恩的。

    你都愿意来挂职了,那肯定对体制内的升迁趋之若鹜,现在从闲职变肥缺,而且还意味着从此真的走上了公务员升迁的金光大道,看看曹天孝这样的处长,那都得起码熬个七八年十来年才能到资格,现在坐直升机就飞上去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石涧仁跟姚建平说过自己不会再继续当官的,可显然人生的变化就是有这么意料之外!

    他再看看朱宏涛,副部长的眼神就专注的等着他呢,显然还是有点担心这小年轻这会儿捣鼓出什么来,端正得都有点严厉了,石涧仁也知道这时候说什么都不合适,结果耽误这么一小会儿,闫副书记就对上他,平稳的握握手:“统战部和北岭区党委都推荐你来担任这个重要的职务,市里面也寄予了厚望,虽然你还很年轻,但年轻就是有冲劲,希望你能秉承你在挂职单位体现出来的优良作风,时刻不忘党和国家对你的信任,全力以赴的完成这次任务!小石同志,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这几句话说得真是够分量,感觉这会儿要是撂挑子说自己不干,那就是站到了党和国家的对面,成了敌对阶级吧?

    有点懵的石涧仁反而镇定下来了。

    不为别的,副书记这几句话说得太官方,和他之间也没有半点眼神交流,手势虽然温热有力,但轻描淡写得基本是在走程序,只需要这几眼,石涧仁也清楚这位日理万机的副书记应该并不太清楚自己做了些什么,就像这几句话里说到的那样,有这个机会,是统战部跟姚建平那边竭力推荐的结果,而不是自己已经闻达于诸侯了!

    或者说自己就是配菜,常见的三角形搭配里面必须要有的那个角色,政府方面派出来的这位虽然担任了主任跟书记,但实际上是只把握方向的政务官,作为副局长兼任可能都不怎么到场,具体做事还得是副主任,特别是常务副主任来干,然后如果再派一位政府背景的副主任,蒋道才明显处在任何决议都没有主动的郁闷地位,这是不利于开发区建立初衷的,来个同样是挂职出身的副主任,石涧仁只要能就事论事,这工作就好开展得多了。

    况且他的口碑确实好嘛!

    君不见为啥没选周、冯二位女性老总呢?

    又或者房地产老板和证券公司老板咋不会来兼任呢?

    过去四五个月的挂职,也许在有些人看起来就是个谈资或者身份上镀金,但实际上会导致什么变化,只有天知道了。

    你敷衍生活,生活就敷衍你,你专注的对待生活,那么回报也是认真的。

    不动脑筋的乱干一气也是敷衍的一种。

    等宣布完成以后,领导们呼啦啦的就撤退了,那位一同出现的沈德云同志看起来不到五十岁,头发少、戴眼镜偏瘦,嘴型和眼睛一看就是政工干部出身,这会儿也简单的和石涧仁跟蒋道才握握手说自己先回市委交接,回头在顺林区和风土镇三人再慢慢工作中磨合。

    蒋道才的眼里倒是比较平静,多半对这次他挂职的风土镇转为开发区早在意料中,这也是他一直努力的结果,只是对石涧仁莫名其妙的也参与进来挂了个副主任职务,有点诧异,可能这位对政治上的觉悟真不如石涧仁,这会儿还没想到那些三角形的什么几何原理,有点狐疑的看了石涧仁两眼,才促使自己接受这个事情,过来和石涧仁握手笑语:“你不知道?”

    石涧仁老实承认:“我准备找曹处长谈谈,这是我第二次被强行安排工作了。”

    蒋道才哈哈哈的轻松大笑起来:“我觉得我们一定会是很好的合作伙伴。”

    石涧仁尽量无奈点:“我在想要是我不去,会不会把我的公司给强行关闭了。”

    蒋道才又哈哈笑,曹天孝先回来:“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石涧仁找他拿道理,曹天孝对他轻松得多:“这有什么好说的,闫书记进来之前,我也不完全清楚是不是,这种事情党内调动通常是组织部先谈话,你又不是党员,再说管委会副主任对你来说还是等于挂职嘛,现在跟你说不是一样?”就算是统战干部,曹天孝脑海里应该还是有种天然的认为谁都会愿意当官,特别是这种实打实的肥缺,聪明人都不会拒绝的。

    巨聪明的小布衣脑子里居然第一个浮现出来的就是能不能借着这个工作,稍微跟姑娘们拉开距离!

    所以他接下来就问:“那这个工作要做多久?”口气再调整,也类似挖煤工人下井之前问老板这苦役要干多久的郁闷。

    曹天孝都忍不住哈哈笑了:“革命工作是终生制的,你问问蒋主任,他认为这个工作要做多久?”

    蒋道才也笑:“我倒是希望这个花木基地开发区延续一辈子。”

    这会儿朱宏涛也回来了,笑着跟两位挂职干部握手:“干得好啊,这是第一次出现统战部推荐的人才担任了县处级领导干部职务,而且是真的希望两位成功的有识之士,把我们的家园建设好,把风土镇的百姓照顾好,把这个连年来的经济落后区域水平搞上去!”

    领导就是不一样,随口说出来都是三段式的,石涧仁也就不废话那什么去不去的问题了,握手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职务,类似副县长的职务,话说古时候上任不是都有个像诏书一样的东西么,现在啥都没有?

    蒋道才还邀请两位领导一起去赴宴,算是庆祝一些这个阶段性的工作成绩。

    结果曹天孝果然如他当初给石涧仁表达的那样,笑着摇手:“现在我们不是统战关系而是同一条战壕的战友关系了,你们两位要走上领导岗位,这和之前挂职的工作有很大区别,所以未来我们也会安排一系列的学习培训,这再大摆筵席,就是个要掂量一下合不合适的问题了。”

    朱宏涛对自己下属的反应很满意,点点头,招呼石涧仁和他走两步:“区委姚书记给我打了电话,对你大力赞扬,所以我也要给你说声对不起,一来之前有些太过凭经验判断得草率,如果不是曹处长反复推荐你,我还真以为你是个浮躁跳脱的不踏实小年轻,你做出来的成绩让我的确很欣慰,二来就是这次调动没来得及通知你,闫书记关于成立这个开发区的决定也来得比较突然,我想应该还是和之前提到的新加坡金融投资有关,那么……蒋副主任是个很有能力也很有冲劲的人才,但你却更有韧性和长远的眼光,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协助他,在发生各种工作状况的时候,能帮他降降温,缓缓步子,这个花木基地当然是希望能搞得各方满意,但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位蒋副主任,通过他的新加坡引资,展现我们江州招商引资的态度,我们江州政府的服务水平和服务理念,我们是用一种开放性的态度面对全世界,我相信担任这个中间润滑作用的最佳人选就是你。”

    润滑剂觉得这一下下接受的讯息好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