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弑天修士 > 第九百九十七章 抗衡
    ”好强的剑道。“

    这次扬威尊者情不自禁开口,他看得出来,青洲动用的法力不强,可是剑道却非常高明,一分的力气,被他发挥到百万分的效果。

    ”竟然是剑修中的绝品?“流云尊者惊奇不已。

    流云尊者见多识广,一眼看出青洲这剑的风采,在当今世上,足以列入剑修当中的前三名。

    一招过后,局势立刻发生反转。

    原以为,流云尊者对上青洲,是摧枯拉朽的结果。

    但是现在,青洲出手震惊四房,旁观的渡劫尊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流云尊者首战失利,却没放在心上,目前青洲表现出来的实力,也就渡劫初期,无非是剑道厉害些。

    到了渡劫境界后,比拼实力,更多在于法则的高下对比。

    流云尊者是七劫尊者,掌握空间之力,就算攻击力比不上青州,却也能构造无数空间,将青洲围困在内,最后迷失在无尽时空当中。

    实际上,掌控一个完整的洞天世界何其强大,当初青州初步掌握小世界,便能接连越级杀敌,便是有了小世界在手。

    而现在,流云尊者的洞天世界,全是他以洞天之力构造,能达到十成十的利用。

    若是青洲没有渡过宙空劫,没有对空间法则的充分理解,绝对要死在流云尊者手上。

    现在吗?

    流云尊者出手,虚空仿佛结冰,产生纵横交错的裂痕,那是空间之力所化的实体,分化成极静和极动两个极端。

    极静处,能将虚空万物冻结。

    极动处,世上最坚硬的存在,都能被轻易撕裂。

    青洲看出,眼前虚空被流云尊者转化,以洞天世界的力量入侵,化成属于他的领域,空间法则被大规模篡改。

    正片虚空都被转化成洞天世界场景,凡是超出流云尊者掌控的存在,都被漫天的空间之力排斥。

    石雨尊者、扬威尊者等人,是九劫境界,掌控的空间法则,不知比流云尊者高出多少,那些纵横交错的空间之力,延伸到他们身边就停住,然后被扭曲轨道,绕着几人身边离开。

    闵珠帘是唯一受到照顾的,在流云尊者操纵下,她身处的空间被避开,没有受到丝毫波及。

    相比围观的渡劫尊者,受到照顾的闵珠帘,青洲和剑盟众人,正是流云尊者进攻的对方。

    整个虚空的八成力量,都汇聚到青洲身上。

    弥漫空间的裂痕,纵横交错如同蛛网,里三层外三层,很快便将青洲笼罩在中央,眼看着就要彻底淹没,将其撕碎成虚空的尘埃。

    突然间,青洲动了。

    照样是平平无奇的一招剑法,微微晃动几下,仅仅是初步散发的气势,便将青洲身边的空间裂痕震得破碎,清空方圆百里的大片空地。

    接下来,剑气长河成形,浩浩荡荡盘旋几周,化成巨大螺旋线,所过之处,空间裂痕无不土崩瓦解。

    流云尊者苦心营造的虚空阵势,动用整个洞天世界力量,将附近虚空偶读转化成自己领域,满以为能将青洲困在其中。

    没想到,青洲出手后,这些空间之力被纷纷击溃,没有展现半点有用的样子。

    ”不对,李青竟然是……“扬威尊者吸了口冷气,说出那个最让人震撼的真相,“……七劫尊者。”

    此言一出,四周响起接二连三的吸冷气声响。

    这才多长时间,不到十年时间,青洲就从三劫境界,晋升到七劫境界。

    十年时间!对于在场所有渡劫尊者来说,连闭个关的时间都不够。

    “他怎么能?他怎么能?”

    闵珠帘神情复杂,惊恐中带着怀疑,怀疑中带着绝望,然后歇斯底里的情绪潮水般袭来,让她几乎崩溃。

    自从丈夫儿子死后,支撑闵珠帘的意念,便是要对青洲报仇。

    没有什么,比亲眼见到仇人死亡更加痛快甘美。

    可是现在,残酷的现实,打破闵珠帘唯一希望,不知不觉间,青洲已经成长到极为可怕的地步。

    七劫尊者,这意味着什么,有些人终其一生,都难以达到这个境界。

    青洲却在短短十年不到的时间,完成其他渡劫尊者毕生都无法完成的艰难壮举。

    转眼间,无数纷乱的思绪想法,在虚空各处蔓延交流。

    话题中央的青洲和流云尊者,处于生死间的交战。

    青洲出剑之时,为破解对方的空间攻势,动用了洞天世界的雏形之力,这才能击溃了流云尊者的出手。

    流云尊者是老牌七劫尊者,实力深厚至于,对空间法则的理解,也超出一般初入七劫境界的尊者。

    可青洲背后,却有庞大无比的传承精髓,十一劫境界的磨剑天尊,对空间法则掌握的炉火纯青。

    规模浩瀚的浮空岛,就是出自磨剑天尊之手的杰作。

    浮空岛是磨剑天尊的洞天世界所化,单看其内部容纳无数洞天世界,便知道其空间法则的强大可怕。

    青洲构造洞天世界,就借用了磨剑天尊的思路。甚至于更进一步,结合了当初北魏尊者创造小世界的精髓。

    洞天世界和剑光合一,被青洲打出后,拥有无坚不摧的破坏力,相比之下,流云尊者完全不是对手。

    剑光来回冲荡,转眼间变清空一大片,将流云尊者苦心营造的大好局面摧毁殆尽。

    “虽然不知道你用何种方式晋升七劫,但我会告诉你,你还是太嫩了。”

    流云尊者面无表情,眼前的受挫,并不能打击他的信心,作为很久前就晋升到七劫境界的渡劫尊者,他还有好多底牌没有动用。

    “珠儿,别担心,我定能斩杀此人。”

    再看闵珠帘,已经是彻底崩溃的模样,脸色惨白如纸,不停摇头喃喃自语,“不可能的,没人杀得了他、他这个恶魔,杀了我的儿子和丈夫,却仍旧不肯去死,还活得好好的,现在已经是七劫境界。”

    “珠儿,心不要乱,我会成功。”

    流云尊者取出一块祥云形状的玉佩,这是属于他的渡劫法宝。

    玉佩抛到半空,立刻化成大团乌云,这些乌云带着金色边缘,看似空灵飘渺,实际上却带着碾碎一切的强悍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