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二章 巽震坎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张狸望着天空的皓月,大口大口灌着浊酒,眼神颇有些迷离,暗道:“蔚蓝的天空、一望无际的黄土高坡、广阔无边的大海,一颗美丽而又神秘的星球!我的故乡——地球!”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四季交替,轮回往复。大限至,张博陨;轮回开,张狸出。前世张博,今生张狸,一个人两世记忆!”张狸痛饮浊酒,心中感慨万千,“前世一生寻武不得,今生却是寻仙不得。武道?仙道?以武入仙,这个神奇世界所有武者的追求!”

    酒不醉人人自醉。

    张狸和好友楚雷云二人不知不觉间已然度过一夜,数十坛浊酒空空如也,唯有桌上肉食还存。

    朝阳初升,温暖大地。

    楚雷云率先清醒了过来,看了眼神情忧伤的张狸,不禁疑惑道:“狸,想家了?”

    张狸放下干枯是酒碗,收敛心神,看向楚雷云,答非所问的问道:“怎么,想好了?是追寻武道仙途,还是当一个凡人小皇帝?”

    凡人小皇帝?

    楚雷云愕然,早知道张狸淡泊名利,不在乎荣华富贵,却也没有想到张狸居然对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都不屑一顾,当真是越接触越神秘,令人捉摸不透,犹如云间之龙。摇头苦笑一声,楚雷云说道:“狸,武道易,仙道难;凡人易,皇帝难。我只是一介凡人,武道足已!”

    武道易,仙道难。

    凡人易,皇帝难。

    张狸微微一笑,说道:“凡人武道,名扬数年;皇帝仙道,风骚百年。为名为利,二者等同!只可惜,你心已决,无法与我共寻仙道,可惜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

    楚雷云却笑道:“仙道缥缈,武道实在;仙人无影,皇帝有踪。我们八大金刚之中:乾金刚实力最强,坤金刚次之,你巽金刚排名第三,我震金刚排名第四,坎金刚排名第五,艮金刚排名第六,离金刚排名第七,兑金刚排名第八。我、你、坎三兄弟,当年同时入宗法峰,一同修炼武道数年,志同道合;只可惜,天意弄人!”

    张狸沉默不语。

    楚雷云继续说道:“身为皇室子弟,不得不为皇室而动。这一次,镇南王来势汹汹,我们皇室不得不全力以赴,我也只能退出寻仙之途。不过,坎,他还在;有他,路上也不寂寞。”

    “坎?”张狸点了点头,“坎,出身武林世家——林家,寻仙问道,一直是他们家族的使命和梦想,确实是意志坚定。”

    楚雷云赞同道:“林霜,一手雪花剑法闻名遐迩,又入八大金刚之列,习得《出云剑法》,其实力或许已经越了你。不过,我很好奇,你选择了什么功法?”

    张狸看了眼楚雷云,回应道:“一部轻功秘籍——《风影无踪》。”

    “《风影无踪》?”楚雷云一愣,惊诧道,“《风影无踪》可是我们千仞山排名前十的绝世轻功之一,非常难练!如今整个千仞山之中,就算是先天境强者,他们之中估计无一人能够修炼到《风影无踪》的第四层——风影遁!”

    张狸点头道:“《风影无踪》共计六层,前三层为后天境武者所学,后三层为先天境武者所学,确实是非常难练。”

    楚雷云说道:“《风影无踪》:第一层,一瞬百米;第二层,一瞬千米;第三层,无影无踪;第四层,风影遁;第五层,无声无息;第六层,一缕轻风。不知道,你现在达到了第几层?”

    张狸苦笑道:“第一层而已。”

    第一层?

    楚雷云暗松了口气,说道:“天已亮,我也该走了。我们什么时候出?”

    “三天之后。”

    “三天之后?”楚雷云站了起来,“也好,三天之后,我来找你。”说完,楚雷云转身离开了小院。

    张狸看着楚雷云的背影,微微摇头一叹:“人各有志,好聚好散吧。”摇了摇头,张狸取出蓝色宝玉,静静的观赏着。

    晶莹剔透的蓝色宝玉,上面雕刻着一头奇异怪兽:兽如虎,虎口含珠,蜿蜒崎岖的细长身躯宛如一条盘旋的大蟒蛇。

    “虎头、虎口含珠、身如蟒蛇,难道说传说中的虎头蛟?”张狸皱眉的盯着奇异怪兽,沉思道,“虎从风,龙从云。传说中,虎头蛟可以呼风唤雨,厉害非常,就算是传说中的仙人也难易制服。看来,这枚宝玉不简单啊!”

    忽然间,张狸剑眉一挑,丝丝内力缓缓地输入蓝色宝玉里面,内力却犹如泥入大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不禁令张狸来了兴趣:“果然不简单!”说话间,张狸继续输入内力,可蓝色宝玉却是来者不拒,张狸输入多少内力,蓝色宝玉便吸收多少内力。

    张狸乃是后天境第九层的武林高手,他的内力几乎是绵绵不绝、浑厚无比,但蓝色宝玉却是一头深渊巨兽,转眼间便吞噬了张狸近乎九成的内力,这不但没用令张狸感到恐惧,反而愈加的兴奋了:“价值连城啊!”

    张狸一边运转功法修炼内力,一边将内力缓缓地输入蓝色宝玉,思索道:“皇室也是武林世家,难道他们没有现这块宝玉吗?或许现了,但又害怕失去一身内力,故而放弃了?不过,这块宝玉却是一个无底洞!”

    随着张狸内力的输入,张狸并没有察觉到虎头蛟口中的宝珠悄然生了变化,好似宝珠是一个容器,里面弥漫着蓝色气雾,且气雾已经九成满,而张狸的内力使得气雾愈加的浓郁暴涨,渐渐地有种饱满的趋势。

    “咚咚~!”

    有人敲门。

    “进来。”

    “吱呀~”一个身穿金丝镶边青色长袍的少年手提一酒坛走了进来,看向张狸,微笑道:“狸,雷来过了?”

    张狸回应道:“坎,你来了。”

    少年‘林霜’倒了两碗浊酒,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黑泽山林、镇南王叛乱、城主宴席,真可谓是好事连连啊。”

    “咕噜~!”张狸仰头饮尽一碗浊酒,看向林霜,问道,“雷选择了皇帝,你呢?”

    林霜眼中没有一丝惊讶,好似早就知道楚雷云的抉择,他说道:“我们林家是一个武林世家,追求武道仙宗,并不理会凡人俗事。所以,我和你一样,都在追寻那虚无缥缈的蓬莱仙岛。”

    张狸点点头:“如此,甚好!”

    林霜微微一笑,从怀中取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递给张狸,说道:“狸,这是一枚深海暖玉,正好可作为礼物送于蓝喜儿。”

    张狸接过小盒子,并没有打开,说道:“谢谢。”

    林霜问道:“你要帮楚雷云夺取皇帝宝座?”对于张狸,林霜心中还是有所忌惮和敬畏的,否则也不会交好张狸。

    “你呢?”

    “我?”

    “我们毕竟是朋友。”

    “镇南王的爷爷‘陈友谅’东海寻仙归来,实力深不可测,我爷爷都为之忌惮,不愿插手大丰国的国事。”林霜苦笑道。

    “哦?林老爷子不问世事了?”张狸皱眉道。

    “嗯。”

    “如此说来,楚雷云是在劫难逃了。”张狸痛饮了一碗浊酒。

    林霜看得出来,张狸是真的要帮楚雷云夺取皇位了,不禁问道:“狸,你计划怎么做?要知道,如今的大丰国风雨飘摇,各大城主拥兵自重,都在观望之中,没有强大的实力,很难平定叛乱。”

    张狸放下酒碗,说道:“所以,黑泽山林,必须去!我欠雷一份人情,我罹龙剑恩怨分明,该出手时必出手!”

    “一份人情?”林霜心中一惊,他对张狸虽然不是很了解,但也知道要想让张狸欠人情很难很难,除非是足以动摇张狸的大事件才有可能生,“会是什么呢?”林霜心中不解。

    张狸看了眼冥思苦想的林霜,微不可察的叹了口气,说道:“坎,你的态度呢?你爷爷可置身事外,但你却是千仞山的执法弟子,可执掌国法侓理,拥有执法之权。若是镇南王夺得皇位,结果会如何?”

    林霜眉头一皱,深深地看了眼张狸,说道:“修仙者,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山啊!况且,我们千仞山可不是一个小小的炼气四层的炼气士所能够睥睨的。”

    张狸却苦笑道:“炼气士可不是先天境武者所能够对抗的!虽然二者都在炼气,但炼气士却有很多法术,而武者只能拼力量而已,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林霜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但他毕竟是一个人,而我们千仞山却有很多先天境武者,无惧之!”

    “千仞山是千仞山,林家是林家!”张狸看着林霜,喝了口浊酒,“一名炼气士,足以踏平你们林家,不是吗?”

    林霜眉头一颤,深吸一口气,他终于明白张狸为什么对他说这么多了,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镇南王要灭我们林家?”

    张狸说道:“炼气士是强,但他只有一个人;而镇南王又太弱,你们这些武林世家会听从他的统治吗?”

    陡然间,林霜想起了那些消失的武林世家,不禁一阵后怕,看向张狸,点头道:“好,我帮!”

    “干~!”

    “嘭~!”

    二人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