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一章 一刀一剑
    蓝水城,西城,城门口。  ﹤

    刘供奉黑着脸,看着坐在金吼兽背上的张狸,嘴角一阵的抽搐,暗道:“迎接你?我呸!嘛的,你没事骑着金吼兽瞎晃悠,有病吧你!靠~!”

    刘供奉无力吐槽,虽然他是先天境强者,但也只不过是先天境三层的真气境而已,根本打不过金吼兽,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冷哼一声,刘供奉明知故问的问道:“罹龙剑客,你来这里干什么?”

    张狸回应道:“自然是为了蓝喜儿千金的成人礼了。怎么,刘供奉不欢迎吗?”

    不欢迎?

    “自然不欢迎了!”刘供奉心中想着,而口上却说道,“既然大名鼎鼎的罹龙剑客不远万里来我们蓝水城,我们自然欢迎。罹龙剑客,请!”

    张狸微笑道:“如此,多谢。”说话间,金吼兽载着张狸走进了城门,而百姓们和护城军居然自动地分开,让出了一条宽敞的道路,以供金吼兽走过。

    林霜看了眼颇为气愤的刘供奉,暗中摇了摇头:“果然,强者为尊!刘供奉身为先天境强者,面对龙护法也要低头,礼让三分,这就是实力!”林霜心中对实力愈加的渴望了。

    楚雷云看着自动让路的百姓们和护城军,眼神微沉,暗道:“罹龙剑客?好一个罹龙剑客!原本惊慌失措的百姓们和护城军竟因为他而镇静下来,好大的名气!”

    刘供奉看着进城的三个人,眉头微蹙,喃喃道:“这个罹龙剑客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希望那些人不要招惹是非,否则的话,这位罹龙剑客的罹龙剑可就成了一把嗜血魔剑啊!”

    摇了摇头,刘供奉吩咐道:“好了,你们继续执行任务吧。”说完,刘供奉快跟了上去,生怕在这个敏感时期出现一些不愿出现波折:“若是这个罹龙剑客支持楚雷云的话,不知城主会怎么做?”

    “快看,那是什么怪兽?”

    “嘘~!那是金吼兽!”

    “金吼兽?什么是金吼兽?”

    “金吼兽一种强大的异兽,天赋异禀,非常的厉害!据传说,金吼兽一声吼叫,能够开碑裂石、穿金裂银,恐怖非常!”

    “这么厉害?”

    “嗯!还有,厉害不是那头金吼兽,而是金吼兽背上的罹龙剑客!”

    “罹龙剑客?”

    “罹龙剑客,来自武道圣地之一的千仞山。传闻,罹龙剑客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曾经一夜之间屠灭三座土匪山寨,没有一个活口,非常的毒辣!”

    “啊~!”

    “不过,他却从来不乱杀我们这些平民老百姓的。他是一个侠客,一个正人君子!”

    “哦~!”小孩子们满是好奇的望着坐在金吼兽背上的张狸,“他就是罹龙剑客啊,好冷啊!”

    冷?

    是的,冷!

    张狸从小到大,冷,成了他的面具;对任何事物,张狸都会冷酷无情的对待,好似这些都与他无关,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一般,从不与人密切的互通往来。

    对于绝大部分人而已,张狸冷酷无情,但对于熟悉张狸的人而言,张狸是一个非常孤傲的人,也正是这份孤傲,才让他看起来非常的‘冷’。

    城主府,坐落在蓝水城的中心,整个蓝水城最为雄伟华丽的建筑物。

    今天,城主府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不过,由于金吼兽这一乌龙事件的昙花一现,整个城主府的气氛异常的压抑,好似一头潜伏的巨兽,随时随地准备致命的一击。

    然而,随着斥候的回报,城主府愈加的沉闷了,盖因为一则消息——千仞山百年未曾收服的六头异兽纷纷出山,而六头异兽之中最为强大的金吼兽却诡异的出现在了蓝水城,这意味着什么?

    蓝羽山此刻非常的烦恼,暗道:“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每一头异兽都是炼精期巅峰的存在,每一头异兽都堪比炼气期的炼气士,这是在向王室和镇南王做出警示吗?”

    自古以来,武林门派和各国王室的关系非常的玄妙,都不希望对方过于强大;如今,千仞山突兀地打破了这个僵局,他究竟要干什么?

    “李大侠,你说,千仞山究竟要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这个时候出现,定然是有什么大事生了!”

    “这个,我倒是听说了一些。”

    “什么?”

    “镇南王的爷爷东海寻仙归来,那可是传说中的仙人啊!千仞山自然感到了压力,所以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收服六头异兽,以此来震慑那位仙人!”

    “仙人?”众人脸上满是向往和忌惮。

    “不过,千仞山只有六头异兽,会是哪六位天骄被赐予六头异兽呢?”有人好奇的问道。

    “对啊,会是谁呢?”

    “千仞山有十大天骄,其中名气最大便是秦薪掌门的得意弟子——秦武亚!据传说,秦武亚可是可以媲美先天境强者的绝世高手,实力非凡啊!”

    “那岂不是说,这一次来到是秦武亚少侠?”

    “看,来了!”众人扭头望去。

    “咚~!”

    张狸、楚雷云和林霜等人跳下了各自的坐骑,踏步间走进了城主府大门,走在了宽敞的红毯上;然而,金吼兽竟然也紧跟张狸身后,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咦?不是秦武亚少侠!他是谁?”一个背着大刀的刀客疑惑道。

    “嘘~!那是罹龙剑客!”

    “罹龙剑客?”刀客扭头看了眼旁边的高手,却见他神色颇为紧张,并且在这个并不热的天气里,他竟然大汗淋漓,不由得问道,“他很可怕吗?”

    “罹龙剑客,剑出必见血!”那高手极为恐惧的回应道,而且声音异常的低迷。

    “罹龙剑客?”刀客眼中精光闪现,死死地盯着张狸,好似要挑战张狸似的。张狸略有所感的扭头望去,微笑道:“血狼刀?怎么,你想助兴?”

    助兴?

    一瞬间,所有的宾客齐刷刷的盯向了刀客,他竟然胆敢挑战罹龙剑客?活腻歪了吧!罹龙剑客可是千仞山的龙护法,实力之强,深不可测!

    刀客感到了压力,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怎么,不可以?”

    张狸笑了,说道:“震,他交给你了。”

    “好!”楚雷云站了出来,缓缓地拔出了背上的长刀,看向刀客,说道,“血狼刀?小丑一个!”

    “你!找死!”刀客愤怒了。

    “锵~!”

    刀客拔刀了,一把血红色的大刀。

    蓝羽山目光微沉的盯着张狸,暗道:“好一个罹龙剑客!好深的心机!不过,我也很好奇,这个十八皇子的实力如何,希望这个血狼刀名不虚传。”很显然,他默许了。

    “呲~!”

    刀客出刀了,毫无花俏的一刀劈来,众多高手都能够感受到这一刀的强大,甚至有些高手神色都变了,露出了惊骇之色。

    然而,楚雷云却是轻蔑的一笑,手中出刀快若闪电的一斩;这一斩,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楚,然后——

    “咔擦~!”

    血狼刀被一刀斩断,楚雷云右腿一踢,嘭的一声,刀客被踢飞。

    “嘭~!”

    刀客撞到柱子上,跌落倒地,口吐鲜血,一脸惊骇的盯着楚雷云,惊惧道:“不可能!怎么会这么快?”

    楚雷云轻蔑道:“我乃是千仞山宗法峰的八卦金刚之一的震金刚,修炼的雷电系功法,出刀快若闪电,岂是你一个野路子的山野村夫所能够媲美的。不自量力!”

    “锵~!”

    长刀归位,楚雷云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张狸的身后。

    一刀,血狼刀客败!

    这一刀之强,足见楚雷云的实力之强悍!然而,他却恭恭敬敬的站在张狸的身后,众人见此,便明白了,震金刚如此厉害,那身为千仞山四大护法之一的龙护法的实力那将强大到何种程度?

    刀客看了眼手中的断刀,又看了眼满是轻蔑神色的楚雷云,心中一狠:“竟断我兵刃,我与你不死不休!”

    “咻~!”

    刀客爆了。

    然而——

    “呲~!”

    一把白色秋水剑毫无征兆的抵触在刀客的咽喉,刺骨的寒气和丝丝鲜血,惊的刀客魂飞魄散,惊骇的盯着眼前这个诡异出现的黑少年。

    “咕噜~!”

    “你,你是谁?”刀客感觉到了死神的气息。

    “坎金刚,林霜!”

    “坎金刚?”刀客绝望的哭了,自己怎么一时头脑热的去挑战罹龙剑客,现在可好,一刀一剑,自己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憋屈啊!

    刀客哭了。

    “呲~!”

    林霜收回了秋水剑,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张狸的身后。

    这一刻,再也没有胆敢小看眼前的三个少年,尤其是为的罹龙剑客,他没有出手,两个手下却完败血狼刀,真是令人望而生畏。

    血狼刀的名气还是很大的,血狼刀客都不敌那一刀一剑,来宾们的态度纷纷不由自主的改变了,看向三人的目光也变得尊敬和畏惧了。

    震金刚!

    坎金刚!

    龙护法!

    三座大山啊!

    在场神色未变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他们每一个都是真正的强者,但他们同样不敢小觑眼前的三个少年了。

    扫了一眼众人,张狸的目光落向了蓝羽山,走了过去,微笑道:“张狸见过蓝城主。”

    蓝羽山神色恢复平常,看向张狸,同样微笑道:“罹龙剑客?果然名不虚传!英雄出少年!请坐!”

    “多谢!”张狸坐在了席宝座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