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二章 一人一兽
    蓝水城,城主府。≧

    张狸端坐贵宾席宝座之一,端起一杯琥珀浊酒,仰头饮尽,独自一人开始自饮自作,好似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人一酒,再无其他。

    蓝羽山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肉疼的看着一杯一杯的琥珀酒被葬送到张狸的口中,暗道:“这个土匪强盗,太可恶了!”

    扭头看向楚雷云和林霜,蓝羽山微笑道:“十八皇子,林霜公子,请坐。”

    楚雷云苦笑道:“谢谢。”

    林霜微笑道:“如此,多谢。”

    楚雷云和林霜坐在了张狸的左右两侧,一杯接着一杯的饮起了琥珀美酒,看的蓝羽山一阵的肉疼,却无法言喻,那叫个憋屈啊。

    蓝羽山不忍的撇过头,看向刀客,微笑道:“血狼刀客不必介怀,等典礼过后,我送你一把宝刀。”

    刀客不可置信的恭敬道:“谢城主大人!”

    蓝羽山微微一笑,扭头问道:“小姐准备好了吗?”

    “城主,已经准备好了。”

    “嗯,请小姐出席吧。”

    “是,城主。”

    “好了,诸位,请继续,小女马上就到。”蓝羽山看向众人,微笑道。

    “谢城主。”众人微笑道。

    蓝羽山扭头看了眼趴在张狸旁边的金吼兽,眼中颇为羡慕,看向张狸,微笑道:“罹龙剑客好福气啊,竟然能够收服金吼兽,厉害!”说话间,蓝羽山坐了下来。

    张狸回应道:“金吼在千仞山待得无聊,出来透透气而已。”

    蓝羽山略有所思的笑道:“哦?罹龙剑客好运气啊!”

    张狸饮尽一杯浊酒,看的蓝羽山眼皮直跳,这可是自己珍藏了数年的药酒啊,非常的珍贵,竟然如此的糟蹋,不可理喻。

    “咚~!”

    蓝羽山放下酒杯,问道:“罹龙剑客可是也要去往黑泽山林?”

    “怎么,蓝城主也感兴趣?”

    “自然。听说,黑泽山林之中的仙人果即将成熟,不少武林人士纷纷出山踏足黑泽山林,那里可不太平啊!”

    “仙人果?”

    “只需要一颗仙人果,后天境武者即可突破,达至先天境,成为先天境强者,凝练出真气,成就真气境炼气士!这可是非常的诱人啊!”蓝羽山瞥了眼平静如常的张狸,又看了眼楚雷云和林霜,他们二人同样是如此,看到蓝羽山一阵的疑惑,“难道说,他们不在乎吗?”

    “炼气士?”张狸诧异的看了眼蓝羽山,说道,“怪不得这些来客之中并没有太多的先天境强者,原来他们都去了黑泽山林。”

    蓝羽山苦涩一笑道:“不知罹龙剑客是否有兴趣一同探索黑泽山林?”

    张狸摇头道:“我一个人习惯了。”

    蓝羽山惋惜道:“可惜了。不过,预祝罹龙剑客能够早日突破,成为一名强大的炼气士!”

    炼气士?

    楚雷云和林霜二人神色一变,好毒辣的蓝羽山。

    张狸平淡道:“如此,多谢了。”

    “咕噜~!”

    张狸连饮三杯琥珀美酒,看到蓝羽山嘴角一阵阵的抽搐,至于吗,靠。蓝羽山郁闷的仰头饮尽杯中酒。

    张狸突然问道:“蓝城主,你怎么看王室和镇南王?”

    蓝羽山神色一变,瞥了眼紧握酒杯的楚雷云,又看了眼神色如常的林霜,看向张狸,微笑道:“王室有王室的底蕴,镇南王有镇南王的强势,不好比。”

    不好比?

    张狸笑道:“蓝城主,三足鼎立,可不好。尤其是两方都很强势,而第三方却是不堪一击,你说,他们会怎么做?”

    蓝羽山盯着张狸,严肃道:“依罹龙剑客的意思是——让我加入十八皇子一方,助十八皇子登上宝座之位?”

    张狸笑道:“蓝城主,非常人也!”

    非常人?

    我呸!

    蓝羽山很想破口大骂,你丫的才是非常人,想拉我垫背,我可不想死:“不过,若是千仞山也支持楚雷云的话,镇南王一方危险啊!”

    眯着眼睛,蓝羽山有些捉摸不透张狸是代表千仞山,还是代表他自己:“但,有一点是可以确认的,那就是这个罹龙剑客拥有媲美先天境武者的实力,不好招惹啊!”

    蓝羽山问道:“我若支持十八皇子,我有什么好处?”

    楚雷云神色颇为激动,但张狸却是神色未变,一如平常,回应道:“千仞山保你们蓝家百年不衰!”

    “千仞山?”蓝羽山死死地盯着张狸,“你能代表千仞山?”

    楚雷云和林霜二人也盯着张狸,这是真的吗?

    张狸说道:“我乃是千仞山宗法峰的龙护法,宗法峰的规矩就是——言出必行、言出法随!宗法峰的一言一行皆代表千仞山!”

    蓝羽山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狸,说道:“宗法峰?你们真能代表千仞山?”

    宗法峰?

    楚雷云和林霜二人眉头紧皱,手中的酒杯一直保持原样,生怕错过什么。整个院落,落针可闻。

    宗法峰?

    千仞山?

    宗法峰代表千仞山?

    各大武林人士齐刷刷的盯着张狸,等待他的回应。

    张狸却平静道:“千仞山的第一代掌门,他所执掌的便是宗法峰!宗法峰乃是千仞山的根基,这一点毫无疑问!其他山峰可以断了传承,但宗法峰却不能!”

    宗法峰,千仞山的根基?

    千仞山九大山峰,其中八大山峰可以断传承,宗法峰却不能?

    什么意思?

    众人眉头紧皱,全神贯注的盯着张狸,蓝羽山同样如此。

    张狸再次说道:“宗法峰传承不断,千仞山的传承就依然存在!宗法峰灭,千仞山灭!明白了吗?”

    “嘶~!”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气,好大的口气!

    宗法峰灭,千仞山灭!

    宗法峰不灭,千仞山不灭!

    那么,铁掌峰呢?那可是历代千仞山掌门人的地盘啊!那又算是什么?

    蓝羽山沉声道:“龙护法,你能代表宗法峰?”

    张狸却笑道:“蓝城主,信不信,我屠了其他八大山峰,那些先天境长老们都不敢说什么!”

    我屠了其他八大山峰,那些先天境长老们都不敢说什么!

    好大口气!

    好强硬的自信!

    罹龙剑客,名不虚传啊!

    蓝羽山深吸一口气,神色阴沉不定的盯着张狸,问道:“你凭什么?”

    对啊,你凭什么?

    这一刻,不仅这些武林人士在质问,就连楚雷云和林霜同样也在质问——你罹龙剑客凭什么就如此的自信!

    张狸指了指金吼兽,说道:“凭我一人一剑,凭它——金吼兽!”

    一人一剑?

    金吼兽?

    众人目光转向了趴在地上的金吼兽,它?

    蓝羽山好似想到了什么,沉声道:“罹龙剑客,虽然金吼兽是六头异兽之中实力最强,但它又有何用?”

    至于张狸的一人一剑,没有人怀疑。

    张狸微微一笑道:“无论是千仞山的管辖范围还是蓝水城的管辖范围,这里都有无数的野兽和异兽,若是金吼兽一统它们,你说,将会如何?”

    “嘶~!”全场一片惊骇的倒吸之声,想一想那恐怖数量的野兽和异兽,整个人都不好了,太恐怖了,太惊惧了!

    楚雷云和林霜二人心中惊骇非常,心中对张狸愈加的敬畏了:“这才是他收服金吼兽的真正原因吧?

    金吼兽掌控千仞山和蓝水城范围内所有的野兽和异兽?

    蓝羽山被张狸的一句话给震住了,想一想那铺天盖地的野兽和异兽,蓝羽山就一阵的胆战心惊:“太可怕了!好一个罹龙剑客!好大的气魄!以一人一兽抵抗千仞山和大丰国!好胆魄!”

    这一刻,蓝羽山才开始重视张狸,这是一个不容小觑的真正强者,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罹龙剑客!

    闭上眼睛,蓝羽山努力恢复心中的波澜,暗道:“宗法峰?张狸?金吼兽?罹龙剑客?一个拥有强大实力和威望无边的强者,果然不同凡响!怪不得没有人愿意轻易的得罪那些天才,他们的潜力太强了!”

    林霜心中震撼莫名:“怪不得爷爷让我不要轻易得罪张狸,看来爷爷也看出了什么,要不然也不会突然转变,让我支持楚雷云。只是,张狸究竟有什么,能够让爷爷和千仞山都如此心甘情愿的让着他呢?”林霜思绪万千。

    楚雷云也闭上了眼睛,回想起以前的种种,他赫然现:“这就是他不在乎一个凡人国度的原因?以一人之力,却可以覆灭一国?”蓦然间,他想起了这一次镇南王叛乱的源头,心中陡然一惊:“修仙者?炼气士?正因为镇南王的爷爷是一名炼气士,所以他才动了叛乱的念头?”

    一个炼气士,就令大丰国王室如临大敌,那么一人一兽呢?

    这一刻,楚雷云才现:“原来是我错了!有了强大的武力,我还需要如此的颠沛流离吗?我还需要如此的低三下四的来到蓝水城吗?”

    楚雷云睁开了眼睛,他想通了:“唯有强者,才能得到一切想要的!”一颗武道强者之心,至此潜伏在了楚雷云的心中。

    张狸静静的饮着浊酒,将众人的神情尽收眼底,暗道:“机缘已经给你们了,就看你们能否把握住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踏踏~!”

    一连串的脚步声好似丢进平静无波的水池之中,荡起重重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