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五章 《清心风残篇》
    蓝水城,震侯府。

    张狸端坐贵宾宝座,看向主座的楚雷云,说道:“震侯?你父皇还真够小气的,只封你一个小小的侯爵。”

    楚雷云苦笑道:“龙护法就不要嘲笑我了,能够有这么一个爵位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千仞山习武练功,一无战绩,二无功名,能获得这么一个小小的侯爵之位,也算是我福气吧。”

    张狸摇头道:“一个小小的侯爵,你就如此心满意足,谈何执掌大丰国!”

    楚雷云神色一肃,说道:“多谢提醒。”

    “踏踏~!”

    一连串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位银老者端坐一个盘子走了进来,直径走向张狸。

    楚雷云站了起来,走到银老者的面前,掀开金锦巾,露出了一部普通的书籍,说道:“龙护法,这是我从皇室书库之中取得的一部秘籍,以答谢龙护法的仗义援助。”

    张狸看了眼书籍,上面写着——清心风残篇。张狸抬眼看了眼楚雷云,皱眉道:“《清心风残篇》,这估计不是凡人功法吧?”

    楚雷云点头道:“不错,《清心风残篇》的确不是我们凡人武者的功法,它是一部炼气士的功法。不,准确的说,它应该一种法术神通!只是,我们皇室得到它之后,没有一人能够修炼成功,所以也就被遗忘了。正好,你修炼的是《清风剑诀》,所以我选择了这部法术神通。”

    张狸接过《清心风残篇》,点头笑道:“如此,我就却之不恭了。”

    楚雷云笑道:“这是应该的。”

    张狸收起《清心风残篇》,取出三块白色玉佩,递给楚雷云,说道:“这是三块清风玉佩,你且收好。”

    楚雷云激动的接过三块白色玉佩,感激道:“谢龙护法!”

    张狸站了起来,说道:“给我安排应该房间吧。”

    楚雷云点头道:“好。柳伯,麻烦您了。”

    银老者‘柳伯’笑道:“不麻烦。罹龙剑客,这边请。”

    张狸跟着柳伯走出了大堂,楚雷云看着手中的三块清风玉佩,笑了:“有它们,我自保有余!不过,去黑泽山林之前,还得去见一下母亲和妹妹啊!”

    ·········

    ······

    潜龙阁。

    柳伯带领张狸来到了潜龙阁,看着极为古朴典雅的院落,柳伯颇为感叹道:“罹龙剑客,这是十八皇子专门为您准备的院落,您看,是否喜欢?”

    张狸点头道:“震,有心了。”

    柳伯笑道:“谢罹龙剑客。对了,罹龙剑客,十八皇子吩咐,小人们不得踏入潜龙阁,还请罹龙剑客不要怪罪。”

    张狸了然道:“好,你们退下吧。”

    “小人告退。”柳伯等人转身离开了。

    张狸走入潜龙阁,看着精心布置的院落,微微一笑,踏步间走进了阁楼。随意扫了一眼,张狸走到了一张冒着白色寒气的白玉床前,笑道:“寒玉床?好一个楚雷云啊!”说话间,张狸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

    从怀中取出《清心风残篇》,张狸翻阅了一遍,沉思道:“这的确是一种风系法术。法术者,掌控天地自然之力也!法术就是自然之力的运用之法,通过这奇特的运用之法,来操控自然之力,以达到毁天灭地的威力,不可思议!”

    “不过,《清心风残篇》只有两篇,一篇是——感应篇,一篇是——孕养篇。可惜,只有两篇,根本没有释放法术的方法,可惜了!”张狸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不过,这清心风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风,竟然能够隔绝声音的传播,不可思议!”

    “或许,我可以试一试。”闭上眼睛,张狸可是按照《清心风残篇》的第一篇——感应篇,感应天地间的清心风。

    时间悄然而逝,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张狸有些无奈的睁开了眼睛,苦笑道:“《清心风残篇》真不愧是炼气士才能够修炼的法术,我一个小小的后天境武者还真的无法感应到传说中风之力。唉~!”

    摇了摇头,张狸可是内观《蛟龙出海》,搬运气血,开始按照《养剑篇》孕养心脏里面的白色剑气。

    金乌落,玉兔升。

    张狸睁开眼睛,走向寒玉床,打开房门,门口站着两个清秀的侍女,吩咐道:“给我准备一些酒菜。”

    侍女恭敬道:“是,大人。”

    很快,大量的奇珍美味送入房间,张狸饮着浊酒,吃着美食,思索道:“炼气士?他们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够控制自然之力,不可思议!”

    享受着安静的夜晚和美食美酒,张狸暗道:“我能够如此之快的修炼出剑气,《蛟龙出海》功不可没,它应该是炼气士的一种功法吧?还有《养剑篇》,同样不简单啊!”

    炼气士?

    张狸摇了摇头:“太遥远了,我还是抓紧时间,尽快凝实那一缕剑气吧。”如今,那一缕剑气也不过只是凝实了三成,距离大成还差的很远。

    转身走到寒玉床,张狸盘膝而坐,闭上眼睛,继续参悟《蛟龙出海》这部神妙莫测的观想图,张狸总感觉它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观想图,定然有着不同寻常的地方。

    张狸苦思冥想这参悟《蛟龙出海》,暗道:“虎头蛟出海之前,大海狂风呼啸、闪电雷鸣,但它一出现,四方风雨居停,吞吐闪电风雨,独霸一方!”

    “那么,若剑鞘是大海,罹龙剑是虎头蛟,那将会如何?”张狸心中如是猜想道。越想,张狸越觉得兴奋:“可以一试。”

    于是,张狸不停的设想着出剑的方法方式,时不时的参悟《蛟龙出海》,一刻不停的运转内力气息孕养那一缕白色剑气。

    不知不觉间,三天三夜过去了,张狸没有停止修炼,依旧在参悟之中。然而,张狸并没有现,他的罹龙剑已经不知不觉放在了双膝之上,体内的内力流入罹龙剑和剑鞘而后又回归体内形成了一个简单的循环。

    以气养剑、以剑养气;以人养剑、以剑养人!不知不觉间,张狸已经完成了这一神妙的历程。

    张狸的注意力几乎全部在《蛟龙出海》,而他的那一缕白色剑气也无声无息的凝实了一成,达至了四成。并且,白色剑气竟然开始散着淡淡的灰白色光芒,令人匪夷所思。

    内观《蛟龙出海》,张狸就好似身化虎头蛟,那么的真实,犹如切身体会一般,非常的玄奥莫测,令张狸陶醉其中。

    “咚咚~!”

    突兀地,有人敲响了房门。

    “嗡~!”

    张狸睁开了眼睛,罹龙剑连同剑鞘同样一声嗡鸣而后恢复平静。张狸脸色非常的难看,冰冷道:“何事?”

    “大人,十八皇子有请!”

    “知道了。”张狸收敛气息,拿起罹龙剑,起身站了起来,暗道,“可惜了~!不知道何时才能有机会再一次进入这奇妙的旅程!”

    轻轻地叹了口气,张狸打开房门,走出了房间,问道:“有人来了?”

    侍女恭敬道:“大人,京城来人了。”

    张狸眉头一挑,说道:“知道了。”

    ···········

    ······

    大堂。

    楚雷云脸色愤怒的盯着坐在主座之上的华贵少年,沉声道:“老十,你这是什么意思?”

    华贵少年旁边的一个白老者冷笑道:“十八皇子,只要你臣服于十皇子,将来你就是我们大丰国的震王,多好啊!”

    楚雷云愤怒道:“你们抓我母亲和妹妹,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亲情吗?老十,天下之大,你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十皇子冷笑道:“吆,长脾气了?老十八,别给脸不要脸!能够为我所用,你应该感到荣幸,知道吗?”

    扫了一圈,十皇子再次轻蔑道:“老十八,你看看你这里都些什么人啊,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太弱了!你再看看我,我手下就有好几个先天境武者;只要你加入,我可以派两个人专门保护你的安全,如何?”

    “哼~!”楚雷云气愤道,“老十,你不要欺人太甚了!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切~!那是弱者的借口!没想到老十八竟然还如此的弱智,真是令人失望啊!”十皇子摇头惋惜道。

    楚雷云紧握刀柄,怒视着十皇子,沉声道:“你究竟想怎样?”

    十皇子轻蔑道:“怎么,想动手?切,算了吧,你太弱了。不过,你也不是一无是处,只有你劝服千仞山支持我,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你~!”楚雷云气急而笑道,“不自量力!千仞山支持你?开什么玩笑!千仞山的实力如何,想必你也很清楚吧?”

    十皇子笑道:“所以啊,需要你去劝说那些老顽固了。”

    楚雷云笑了,因为他看见了张狸,摇头笑道:“老十,你太自以为是了!千仞山,不是谁都可以拿捏的,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十皇子冷笑道:“既然如此,千仞山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是吗?”一道冷漠的声音响彻大堂,惊的十皇子身后的两个白老者神色大变,纷纷拔出了自己的兵刃,满是戒备的盯着突兀出现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