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七章 清心风
    “嗖~!”

    两道身影几起几落间便出现在震侯府的屋檐之上,二人一眼望去,大堂里面有两具毫无声息的尸体,赫然就是大丰国的十皇子和他的贴身护卫‘金护卫’,而在院落,十皇子的另一个贴身护卫‘银护卫’狼狈不堪的站在大门口,却不敢逃离。≧

    “城主,罹龙剑客居然真的杀了十皇子!”刘供奉皱眉道。

    “罹龙剑客?”蓝羽山眉头紧蹙,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张狸,“他为何要杀死十皇子,这其中定然有缘由!”

    “啪~!”

    一声鞭响惊醒了沉思之中的蓝羽山,蓝羽山急忙望去却见金光一闪,金蛇绳鞭挞被白老者‘银护卫’挡住,却又见白光一闪没入银护卫的眉心,继而银护卫倒地身亡:“这?剑气?”蓝羽山脑海中只剩下那一道看似普通实则锋利无比的白光。

    刘供奉也被震住了,那可是和自己实力不相上下的银护卫啊,竟然被罹龙剑客轻而易举的就消灭了,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后天境武者吗?

    刘供奉的世界观,崩溃了!

    特别是张狸临走之时那一眼,看得刘供奉心惊肉跳,恨不得转身就跑,心中也给罹龙剑客打了一个标签:“恶魔!标准的魔鬼!特么的,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太坑人了!”

    刘供奉好半响才回过神来,扭头看向蓝羽山,却见蓝羽山神色极为凝重,这还是刘供奉第一次见到蓝羽山如此神色,不禁问道:“城主,您现了什么?”

    蓝羽山深吸一口气,强行压制心中的躁动,低声道:“刘供奉,这位罹龙剑客恐怕不是一名武者!”

    “不是武者?”刘供奉一番活见鬼的模样,“什么意思,我没有听懂?”

    蓝羽山解释道:“武道,分后天境和先天境;后天境,炼精化气,修炼出内力;先天境,神与气和,凝练一丝先天真气;可对?”

    刘供奉点头道:“对,的确是如此。怎么,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蓝羽山又说道:“后天境又称之为——淬体境,主要是来淬炼身体的,只有到达先天境方能感悟天地灵气,凝练出一丝先天真气,可对?”

    “对!”刘供奉有些茫然了,几个情况啊?

    蓝羽山接着说道:“你可知炼气士的修炼等级?”

    刘供奉更加的茫然了,摇头道:“不知道。”

    蓝羽山说道:“炼气士的等级大致分为:炼精期、炼气期和筑基期等好几个等级,而我们武者的后天境便相对应炼气士的炼精期,先天境相对应炼气士的炼气期!武者由后天境突破到先天境容易,但炼气士由炼精期突破到炼气期却很难!”

    刘供奉神色一肃,沉吟道:“城主的意思是——这个罹龙剑客早已经脱离了武道,踏入了仙道?”

    蓝羽山点点头:“希望是我猜测错误!”

    “嘶~!”刘供奉倒吸了一口冷气,难以置信的问道,“城主,您是怎么知道的?这个罹龙剑客竟然不是后天境的武者,而是炼精期的炼气士?”

    “剑气!”

    “剑气?”刘供奉不解其意,疑惑道,“我们先天境武者也有剑客凝练出了剑气啊,这有什么不对?”

    “不错,是有人凝练出了剑气,但他们的剑气却十分的僵硬,没有丝毫的灵性!而,这个罹龙剑客的剑气却充满了灵性,极为不凡!”蓝羽山极为郑重的说道。

    “灵性?”刘供奉略有所思的望向张狸离去的方向,沉重道,“他怎么会是炼气士呢?这绝不可能啊!能够成为炼气士者,万中无一啊!”

    蓝羽山摇头道:“希望是我猜测错误。好了,走吧。”

    “嗯。”

    “嗖~!”

    二人消失在屋檐,向城主府奔去。

    院落中,楚雷云有些失魂落魄的看着地上的三具尸体,抬头望了眼消失的两声身影,颇为哭笑不得的喃喃道:“就这么走了吗?”

    “咻~!”

    “咻~!”

    “咻~!”

    转瞬间,三具尸体消失在楚雷云的眼前,它们全部落入了躲在一旁看热闹的金吼兽口中。

    看着金吼兽盯着自己,当着自己的面吞吃三具尸体,楚雷云只觉得天旋地转,整个人好似掉进了无边炼狱,整个人都不好了,神色极为癫狂,转身狂奔,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呼嗤~!”

    “呼嗤~!”金吼兽眼神极为灵性的露出了一丝轻蔑之时,转身走向了潜龙阁,趴在大门口,做个忠实的看门兽。

    ·········

    ······

    林府。

    林霜目瞪口呆的听着下人的回报,难以置信的说道:“爷爷,罹龙剑客竟然真的杀了十皇子,还有十皇子身边的两个先天境武者,而蓝城主竟然没有阻止?”

    林学崖冷哼一声,冷笑道:“他当然不敢阻止,因为罹龙剑客并没有做错,他只是在保护千仞山的名声而已!况且,你认为现在的皇室胆敢挑衅千仞山吗?”

    “这?”林霜一呆。

    林学崖见此,摇头说道:“如今的皇室都自顾不暇,交好千仞山还来不及,还敢交恶千仞山?除非,那个皇帝真的不想当皇帝了!再者,蓝城主恐怕也没有阻止的实力?”

    “什么意思?”林霜疑惑道。

    林学崖深吸一口气,扭头看向林霜,极为郑重的问道:“霜儿,你确定这个罹龙剑客是一名武者?”

    林霜肯定道:“这个自然!他六岁进入千仞山,一直修炼《清风剑诀》,从来没有修炼其他武功心法!”

    “那就怪了!”林学崖站了起来,走了几步,百思不得其解道,“按理说,他早应该进入先天境,但他却没有,这是为何?”

    林霜说道:“会不会是因为剑气的缘故?”

    “剑气?”林学崖一惊,“《养剑篇》?是了,《养剑篇》?哈哈,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爷爷,什么意思?”

    “《养剑篇》是炼气士的功法,而罹龙剑客却用它来孕养体内的剑气,那么他势必走上炼气士的道路,他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后天境武者,而是一个炼精期的炼气士!”林学崖颇为惊叹的摇头笑道。

    林霜一瞪眼:“······”

    这也行?

    林霜苦涩道:“不可能吧?”

    林学崖解释道:“罹龙剑客之所以没有踏入炼气期,或者说先天境,便是因为他的剑气并不凝实,一旦凝实了,罹龙剑客就真正的踏入了先天境或者炼气期,据时,罹龙剑客将媲美先天境后期的强者!甚至于,堪比炼气期后期的炼气士也不一定啊!”

    先天境?

    炼气期?

    林霜有些糊涂了,但他知道:“罹龙剑客的剑气还没有大成,一旦大成,必将名震天下!”

    ········

    ······

    同一时间,皇室和千仞山也得知了张狸灭杀十皇子和两大先天境武者的事情,但出奇的是两方都保持了沉默,但暗地里却是暗潮涌动。

    不过,这些都不是张狸要考虑的问题,因为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他,那便是他现原本白色的剑气表面却多了一丝丝条状形灰白色光点,这令张狸为之困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闭上眼睛,张狸内视心脏里面的那一缕散着灰白色光点的白色剑气,百思不得其解:“为何突然间出现了这些条状形的灰白色光点呢?”

    想了半天,张狸想不通:“算了,等以后就知道了。”闭上眼睛,张狸再次内观《蛟龙出海》,却诡异的现那无形的风竟然有了颜色,而且还是灰色,这令张狸更加的困惑了:“灰色的风?”

    灰色的风?

    无法得到答案,张狸也不再理会,但这一次他斗胆的选择了吞吐这些为数不多的灰色清风,于是在他的想不到的情况下,那一缕白色剑气诡异的改变了颜色,渐渐地变成了灰色,而且居然凝实了五成之多。

    第二天,清晨。

    张狸睁开眼睛,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神情,盖因为他现了:“我的剑气竟然转变成了灰色剑气?还凝实了五成?老天啊,不带这么玩的吧?”

    “不过,这灰色的风究竟是什么风啊?”张狸冥思苦想。

    非常突兀地,张狸拿出了《清心风残篇》,鬼使神差地仔仔细细地读了一遍,陡然间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神情:“天呐,我竟然感应了清心风?这怎么可能!虽然蛟龙可以呼风唤雨,但这也太神话了吧?”

    张狸仔仔细细的回想了一番,而后直接闭上眼睛,开始感应天地间的清心风。很快,张狸便感知到身体周围多了一丝丝灰色的风,这灰色的风正是张狸苦苦感应的清心风。

    张狸哭笑不得的说道:“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原本已经放弃了,却没有想到在观想《蛟龙出海》之际,竟然不知不觉感知到了清心风,当真是世界太奇妙了!”

    于是,《清心风残篇》第一篇——感应篇,张狸修炼成了。

    张狸内观心脏处的灰色剑气,颇为怪异的喃喃道:“这算不算已经到达了《清心风残篇》的第二篇——孕养篇?

    由清心风凝炼的剑气?

    张狸笑了:“世界真奇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