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八章 《罹龙五式》
    清心风?

    灰色的风?

    风,竟然也有颜色?

    张狸惊叹不已:“真不愧是一个充满妖魔鬼怪的世界,这里可真是无奇不有啊!灰色的清心风,竟然还有隔绝声音之效?有趣!”

    “呼~!”

    一缕条形状的灰色清心风凭空出现在张狸的右手心,这可是肉眼可见且有形状的灰色风啊!

    “炼气士?”张狸心中愈加的好奇和向往了,“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有机会,我一定要出海寻仙!”

    看着手中的清心风,张狸古怪的笑道:“这,算不算是一种法术呢?哈哈~~!”

    “吱呀~!”

    张狸哈哈大笑间走出了房间,看向大门口的金吼兽,笑道:“起来了,金吼,我们该走了。  ”

    “轰隆隆~!”

    庞大的金吼兽站了起来,而张狸早已经坐在了它的背上,继而金吼兽毫不客气的迈开大步向外走去,留下了一个个大脚印,惊的整个震侯府一时间鸡飞狗跳。

    楚雷云眼皮一阵狂跳,看着缓缓而来的张狸,微笑道:“龙护法。”

    张狸点头道:“震,我先走了,你好自为之吧。”

    楚雷云点头道:“好。”

    张狸微微一笑,道:“走了,金吼。”

    “咚~!”

    “咚~!”

    “咚~!”

    一步一个脚印,金吼兽大步向城外走去,厚重的踏步令整个蓝水城都为之一阵地震墙摇,护城军们却不敢露出丝毫的不满之色,生怕招惹了这头凶兽。

    “嗖~!”

    “嗖~!”

    蓝羽山和林学崖二人落在一座高楼顶层,望着下方兴奋不已的金吼兽,二人为之苦笑。

    蓝羽山苦笑道:“金吼兽,炼精期巅峰的妖兽,招惹不起啊!”

    林学崖却笑道:“蓝城主,招惹不起的恐怕不是金吼兽,而是金吼兽的主人吧?”

    蓝羽山看了眼林学崖,哈哈大笑道:“林老爷子,彼此彼此!”

    林学崖摇头一笑,问道:“接下来,你将怎么做?”

    “静观其变!”

    “静观其变?何解?”

    “如今,镇南王的爷爷陈友谅已经进入了黑泽山林,若是这位罹龙剑客能够活着出来,一切都好说,若是他出不来,一切还不是老样子?”

    “哈哈,好一只老狐狸!”

    “彼此彼此!”二只老狐狸不约而同的笑了。

    金吼兽载着张狸走出了蓝水城,张狸也恢复了常态,一如既往的观想《蛟龙出海》、搬运气血、孕养剑气。

    “五成的剑气本源?”张狸知道自己的路还很长,“若我能够从《蛟龙出海》这部神秘的观想图之中参悟出一丝剑意,那么,这剑气本源才真正的有了灵性!”

    剑意!

    无论是武林人士之中,还是炼气士之中,剑意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只有那些绝世天才能够在修为低阶的时期领悟而出。

    “我虽然不是天才,但勤能补拙,我一定能够领悟出属于自己的剑意!”张狸心中充满了坚定和自信。

    “蛟龙出海?”张狸内观《蛟龙出海》,开始有意识的跳出这观想图,从而观想整个《蛟龙出海》观想图,试图从中领悟出什么玄妙。

    张狸在修炼,金吼兽却没有闲着,看到心怀不轨者,他们都成了金吼兽的盘中餐,所以一路上张狸得以安静的修炼。

    “呼呼~!”

    陡然间,起风了,而且越来越大了,但张狸和金吼兽却是稳如泰山。

    “嗯?”张狸感知到了风,不由自主的按照《清心风残篇》的第一篇感应篇可是感应狂风之中的清心风。

    很快,一丝丝条形状的灰色清心风丝丝入扣的进入张狸的体内,继而被灰色剑气吸收和凝炼,以增强剑气本源的力量。

    同时,张狸感觉自己好似化成了一缕清风,飘荡在天地间,随波逐流,但又感觉自己好似进入了全新的世界——风的世界,整个世界只剩下风的声音,其他的声音全部消失了。

    “这?”张狸猛然一惊,“清心风?风的世界?声音消失了?”张狸好似抓住了什么,却又好似什么也没有抓住,这令张狸为之抓狂。

    慢慢地,张狸开始平复心中的波澜,平心静气的感知周围的风。

    “呼呼~!”

    狂风呼啸,天空中风云变幻,好似要下雨一般。

    “轰咔~!”

    闪电雷鸣,风雷巨响,路上的人们不得不停下来,聚集在一起以抵抗大自然的力量;然而,他们却看见一头异兽载着一个身影单薄的少年在那狂风暴雨之中逆天而行,不由得为之惊呆了。

    “你什么?”

    “金吼兽!天呐,那竟然是金吼兽!”

    “金吼兽?”

    “不错,正是我们千仞山的金吼兽,我曾经远远的见过一次!不过,金吼兽不是在我们千仞山的宗灵峰吗,它怎么突然出现这里了?还有,那个少年是谁,竟然能够收服金吼兽,不可思议!”

    “千仞山的金吼兽?”武者们为之侧目,纷纷望着稳如泰山的金吼兽和那道身影,眼中充满了敬畏,“这才是强者啊!”

    一辆豪华的马车里,坐在一老一少,少女望着金吼兽和少年,好奇的问道:“杨伯,那金吼兽真的是千仞山的那头金吼兽吗?”

    黑老者‘杨伯’有些溺爱的看了眼少女,微笑道:“不错,正是那头异兽,而金吼兽背上的那个少年应该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罹龙剑客!”

    “罹龙剑客?”少女好奇的问道,“他很厉害吗?有哥哥厉害吗?”

    杨伯微笑道:“我承认王峰少爷是一个天才,但他比之罹龙剑客却逊色多了。”

    “不可能!”少女有些不悦的说道。

    “哈哈,小姐,王峰少爷和罹龙剑客同年,都是十六岁!但,罹龙剑客却已经是千仞山宗法峰的龙护法,其实力堪比先天境武者,昨天更是杀了十皇子和两个先天境武者,你说,少爷可以吗?”

    “这?“少女有些傻眼了。

    “小姐,天外有天啊!”杨伯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摇头苦笑道,“这个罹龙剑客早已经出了我们普通武道,一只脚已经踏入了传说中的仙道!”

    “仙道?”少女眨了眨眼睛。

    “仙道啊!”杨伯眼中满是向往。

    ·········

    ······

    穿过风,穿过雨,金吼兽载着张狸穿过了风雨之夜,迎来了新的一天。

    “嗯?”

    “这就是蛟龙出海?”蓦然间,张狸眼睛一睁,眼中好似一条虎头蛟仰头咆哮,身体周围凭空刮起了一阵清风,围绕着张狸的身体,好似将他与整个世界隔离一般,看上去极为诡异。

    抬头望向晴空万里的蔚蓝天空,张狸眼中虎头蛟愈加的活灵活现,望向那一轮太阳,喃喃道:“大海无边,狂风骤雨,蛟龙出海,吞吐风雨,晴空万里!一剑出,狂风呼啸;一剑出,风雷俱现;一剑出,风雨俱现;一剑出,风雨俱停;一剑出,晴空万里!”

    “蛟龙出海!”张狸眼中虎头蛟缓缓地隐没,轻轻地抚摸着罹龙剑,引的罹龙剑出阵阵嗡鸣,好似迫切出来透透气,但张狸并没有拔出罹龙剑,依旧以气养剑、以剑养人。

    “五式剑法!该有个名字了。”张狸看着手中的罹龙剑,微笑道,“就叫——罹龙五式!《罹龙五式》:第一式,狂风呼啸;第二式,风雷俱现;第三式,风雨俱现;第四式,风雨俱停;第五式,晴空万里!”

    “《罹龙五式》!”张狸心中颇为激动,这可是自己耗尽心血出领悟出来的绝世剑法啊,“不过,如今只是雏形,还有待改善啊!”

    “《蛟龙出海》?”张狸心中对《蛟龙出海》愈加的看重了,过了一切武学功夫,成了张狸武道的根基。

    张狸高兴了,但金吼兽却是有苦不敢言,不仅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还要在狂风暴雨之中忍受来自背上那恐怖的龙威,整个兽都不好了,气喘吁吁地缓慢行走着。

    不过,很快,金吼兽便兴奋了,因为它看见了食物——一堆堆肉食,毕竟风雨之夜可不是那么平静的夜晚,杀戮是在所难免的。

    于是,金吼兽欢快的进餐了。

    突然——

    “金吼兽?”

    “看,是金吼兽!是它杀了大当家的,杀了它!”

    “杀啊!”

    “老大,那可是金吼兽啊!”

    “金吼兽啊!”

    “啊~!”

    “跑啊~!”

    “哒哒哒——”转眼间,金吼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群疯狂逃窜的土匪强盗们,我有那么可怕吗?金吼兽摇了摇头。

    “《清风剑诀》、《养剑篇》、《清心风残篇》、《金蛇鞭》、《大力金刚指》、《蛟龙出海》。”张狸脑海中一部部武学秘籍一一闪现,张狸要将它们融为一炉,凝炼出属于自己的武道剑意。然而,剑意并不是那么容易领悟的。

    于是,广阔的大路上,一头金吼兽载着一个闭上眼睛的黑少年静静地行走着,却没有一路土匪或强盗,亦或者商队胆敢打扰那一人一兽,生怕招惹杀身之祸,成为金吼兽的口粮,那才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