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九章 铁矿的魅力
    铁牛寨,一个占山为王的土匪山寨,乃是黎山镇之中土匪强盗的第一山寨。≧ 铁牛寨的领——铁血更是黎山镇的第一高手。

    铁血,出身军旅世家,却因朝廷之故不得已落草为寇,过起了这种刀尖上求生的生活,否则早就被朝廷给诛杀了;因此,他与皇室势不两立!

    此刻,铁牛寨的议事堂几乎聚集了整个铁牛寨的核心要员,他们几乎都是铁血的生死兄弟。

    铁血,一身暗红色铁甲,高坐铁牛寨第一宝座,其左边便是铁牛寨的第二把交椅——牛锤,其右边则是第三把交椅——孙鲛。

    牛锤,铁牛寨的二当家,出身打铁世家,一把铁锤打遍黎山镇,几乎无人能敌,暗地里土匪们称之为第二高手。

    孙鲛,铁牛寨的三当家,出身秀才世家,乃是铁牛寨的智囊,一手《风云锏法》力敌两大先天境武者而不败,堪称黎山镇第二高手。

    铁血扫视了一周,面无表情的问道:“西河村,有一座铁矿,你们怎么看?”

    “领,这还用说,直接抢了不就可以了吗?”

    “不行!”

    “为什么?”

    “西河村不算什么,但关键的是西河村出了一个罹龙剑客,这个人不容小觑!”

    “罹龙剑客?他算了鸟!”

    “呵,罹龙剑客是鸟?他可是千仞山的龙护法,力败先天境的刘昊的高手,你打得过人家吗?”

    “刘昊?京城刘家的那个刘昊?”

    “不错,就是他!”

    “嘶~!这个怪胎!”

    “好了,都闭嘴!”牛锤一瞪眼道。

    “三弟,你怎么看?”铁血看向孙鲛。

    孙鲛沉吟片刻之后,说道:“大哥,这个罹龙剑客可不好对付啊!我们可以抢那座铁矿,但却不能杀了西河村的村民,否则这个罹龙剑客一来,我们山寨就不保了!”

    铁血眉头一皱,牛锤却问道:“这个罹龙剑客真有那么厉害?”

    孙鲛苦笑道:“二哥,前几天,这个罹龙剑客在蓝水城杀了十皇子和他的两个先天境手下,你说他厉害不厉害?”

    “这?”牛锤微微一顿,问道,“这么说来,我们就这么放弃了?这也太可惜了吧!”

    孙鲛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因为这个罹龙剑客马上就要去黑泽山林了。”

    牛锤眼睛一亮,笑道:“哦?好!我倒要见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罹龙剑客是不是徒有虚名之辈!”

    孙鲛看了眼沉默的铁血,看向牛锤,说道:“二哥,我们能不招惹这个罹龙剑客就不要去招惹,因为他的实力一直是一个谜!”

    铁血忽然说道:“据说,他收服了千仞山的那头金吼兽,可否是真的?”

    “金吼兽?”牛锤一愣。

    “是真的。”孙鲛回应道,“这头金吼兽也已经成年了,是一头炼精期巅峰的妖兽,堪比先天境武者,皮糙肉厚,非炼气士不可敌!”

    “就这么放弃了?”牛锤颇为不甘的喃喃道。

    “二哥,何必着急。这个罹龙剑客马上就要去黑泽山林了,他能否活着出来还是一个未知数,我们姑且等一等吧。”孙鲛好似智珠在握一般。

    “黑泽山林?他去那里干什么?”牛锤疑惑道。

    “听说,黑泽山林出现了仙人果,他岂会不去。”

    “仙人果?”牛锤一瞪眼,不可置信的说道,“就是那个吃了能够成仙得道的仙人果?它成熟了?”

    “三十年一开花,三十年一结果,三十年一成熟,仙人果百年一现,不可谓不珍奇!”孙鲛摇头说道,“不过,如今的黑泽山林几乎聚集了大丰国所有的武林高手,里面危机四伏,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葬送了自己的小命。怎么,二哥想去?”

    牛锤微微一蹙眉,问道:“这么说来,那几个炼气士也在黑泽山林?”

    孙鲛点头道:“不错,他们都在!”

    牛锤扭头看向铁血,皱眉道:“大哥,你怎么看?”

    铁血却是眉头紧皱,扫了一眼下方颇为激动的队长们,颇为凝重的说道:“仙人果?呵,那太遥远了。我们现在最为迫切的就是如何保住我们的铁牛寨!”

    “什么?”

    “不去抢仙人果了?”

    “保住我们的铁牛寨?”

    “领,这是什么意思?还有人胆敢来我们铁牛寨找死不成?”

    “领放心,我们保证他们有来无回!”

    “有来无回?”孙鲛轻蔑的看了眼众人,讥笑道,“若是罹龙剑客呢?你们都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家里了,他轻易的放过你们?笑话!”

    “什么意思?”众人纷纷怒视孙鲛。

    孙鲛却不理他们,在孙鲛看来,这些人就是炮灰,不值得培养,要不是铁血在,他也不会加入铁牛寨。孙鲛冷笑道:“罹龙剑客,很快就来了。”

    “什么?”众人一瞪眼,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目光却落在了铁血的身上。

    铁血刚欲说什么,却陡然间站了起来,目光微沉,说道:“好了,都给我闭嘴!”顿时,所有的人纷纷不敢再多说一句话,疑惑的看着站起来的铁血。

    牛锤和孙鲛二人也站了起来,对视一眼,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扭头看向铁血,牛锤沉声道:“大哥,那个罹龙剑客,来了?”

    罹龙剑客?

    他来了?

    众人心中一惊,有些人更是浑身一颤,露出了极度惊恐的神情,看的铁血三人为之蹙眉,这群只知道打家劫舍的土匪,果然是一群扶不起的阿斗。

    ········

    ······

    一天前。

    金吼兽载着张狸,慢悠悠的行走在宽敞的大道上,时不时的欣赏着周围的优美画卷。突然间,它被一阵阵的打斗之声吸引了,欢快的跑了过去。

    “咚咚~!”

    金吼兽在奔跑,大地在震动,出一声声欢快的脚步声。而,金吼兽背上的张狸还是一如既往,好似再大的声音都无法影响到他的参悟和修炼。

    听到响亮的脚步声,感受到大地的震动,正在打斗的双方纷纷不由自主的停止了争斗,疑惑的扭头看去,却见一头银色异兽迈着欢快的步伐奔跑了过来,所有人都脸色都为之色变,毫不犹豫的一致对外。

    可是,很快——

    “咦?你们看,那头怪兽的背上有人!”

    “有人?”

    “咦?好像真有人!”

    “一个少年?他是谁?”

    “不好,是罹龙剑客!”

    “罹龙剑客?”

    “什么!竟然是罹龙剑客?不好!跑!”

    “咚咚~~!”

    一瞬间,土匪们几乎跑了九成,还余数个看起来极为淡定的土匪。与此同时,金吼兽也跑到了众人的面前。

    “那是?”商队之中有人惊疑不定的盯着金吼兽背上的张狸,有些不确定的说道,“那不是张狸吗?”

    “张狸?”

    “咦,还真是张狸!这下好了,我们有救了。”

    “嗯。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张狸。”

    “你们认识那位少侠?”

    “当然,他是我们西河村的人!”一个身穿黑色铁甲的青年满是骄傲的回应道,“张狸,可是千仞山的巽金刚,非常的厉害!”

    “巽金刚?”商队的镖局人员、商人和土匪们眉头一簇,有些惊疑不定的盯着金吼兽背上的张狸,同时他们也纷纷与那青年一伙的人分开了。

    听到有人在叫的自己的名字,张狸缓缓地睁开眼睛,灰色的剑光一闪即没。看向青年,张狸眉头一挑,说道:“张小刚?你们怎么在这里?”

    张小刚?

    众人扭头看向青年,张小刚颇为羡慕和敬畏的说道:“张狸哥,您不是在千仞山吗,您怎么来这里了?”

    张狸瞥了眼张小刚身后的马车,尤其马车的下那深深的车痕,问道:“你们这是要去黎山镇?”

    张小刚回应道:“是的,张狸哥。我们村了现了铁矿,这些就是我们挖掘出来的铁矿石,我们要去黎山镇把它们给卖了。”

    “铁矿?”张狸恍然道,“原来如此。”扭头看向那几个留下来到土匪,张狸面无表情的问道:“你们是来抢铁矿石的?”

    “罹龙剑客?”手持大刀的大汉可惜张狸,眼中凶光乍现,“对,怎么,允许你们千仞山抢别人的地盘,就不允许别人抢你们的东西了?”

    张狸微微一笑:“如此甚好!”说话间,张狸纵身一跃,右手一抓罹龙剑的剑柄,而后迅的一拔——

    “呜呜~!”

    罹龙剑出鞘,一剑出,微风凭空出现,出阵阵风声。张狸手持罹龙剑,一剑斩向大汉。

    “什么?”大汉一瞪眼,这里明明是晴空万里,没有丝毫的风,为什么突然间出现了怪风呢?大汉想不明白,但大汉却有一种如芒在背的危机感,于是他毫不犹豫的一刀挥去。

    “锵~!”

    “呲呲~!”

    刀剑相撞,那凭空而来的微风却宛如一道道利刃,割破了大汉的身体,致使大汉满身都是血痕,而他的咽喉之处,同样有一道血痕,却是一道剑痕。

    “你~!”

    “噗通~!”

    大汉手持大刀,噗通一声,栽倒在地,瞪着眼睛,再无一丝生息。

    一剑,大汉身死!

    土匪们眉头一簇,商队的人眉头紧蹙,张小刚等人却笑了,张狸落在地上,盯向了剩余的六个土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