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章 直捣铁牛寨
    剑出,风随,人灭。≧

    张狸手持罹龙剑,目光颇为冷冽的盯着对面六个气息不凡之人,刚才的大汉就是和他们一伙的,沉声道:“现在,可以说你们是什么人了吧?”

    六人之中身穿黑色玄衣的中年人‘袁逢’手持宝剑,目光颇为平静的盯着张狸,说道:“罹龙剑客果然名不虚传!不过,罹龙剑客,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们西河村的铁矿石,我们家八爷要了!”

    “八皇子?”张狸眉头一挑,“素问八皇子一向亲近你们这些所谓的仙门弟子,看来,传言不虚。只是,你们来的不是时候。”

    “什么意思?”袁逢眉头一簇,心中隐隐约约间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们走吧。”张狸没有解释,直接赶人了。

    袁逢有些惊疑不定盯着盯着张狸,沉声道:“罹龙剑客,八皇子乃是我们镇南王府的人,我们则是师父的弟子,我们更是炼气士,岂会怕了你这个妖言惑众的伪君子!”

    “炼气士?”张狸哑然失笑,随意扫了一眼袁逢六人,呵呵一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小喽啰也胆敢自称炼气士?是我无知,还是你们自傲?”

    “师兄,何须多言,直接杀了便是!”

    “就是,杀了他!”

    “走!”袁逢的几个同伴等的不耐烦了,纷纷凶神恶煞的手持兵刃杀向张狸,这令袁逢眉头为之紧蹙,心中的不安更甚了。

    “嗖~!”

    “嗖~!”

    “嗖~!”

    袁逢没有动手,五个同伴却直接出手,呈五角星阵势,纠缠上了张狸。

    “锵锵~!”

    刀剑响鸣,五大高手同时围攻张狸,一时间不分胜负。

    这一幕,袁逢看的有些惊疑:“他们五个虽然都是炼精后期的炼气士,但也相当于武者后天境巅峰;而且,五个人联手组合的五行剑阵竟然没有拿下这个罹龙剑客,看来这个罹龙剑客早已经一只脚迈进了先天境的门槛;可惜,武者永远是武者,永远也成不了炼气士!”

    张小刚看着被五大高手围困在中央的张狸,脸上尽是担忧之色,暗道:“张狸,一定要挺住,挺住啊!”

    至于那些商人和镖局护卫们则远远的观看,生怕一不留神就要了自己的小命,同时也欣赏一下高手们之间的精彩战斗。

    张狸被五大高手围攻,身影如风,剑若游龙,配合《清风剑诀》的呼吸吐纳之法,张狸的内力却是源源不绝。同时,张狸观察着五色各异的长剑,熟知着五大高手的五行剑法,暗道:“土,主防御;水,主流动变换;金,主攻击;木,主辅助;火,主度。金木水火土,循环往复,好一个五行剑阵!”

    “锵锵~!”

    渐渐地,张狸熟知了五行剑阵,瞥了眼眉头紧锁的袁逢,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我送你们去阎王那里报到?”

    “什么?”

    “狂妄!”

    “无知!”

    “愚蠢!”

    “不知死活!”

    “找死!”说话间,五大高手彻底的暴怒了,手中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

    “不好!”袁逢脸色大变,刚欲动手,却在刹那间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神情,不可置信的盯着五大高手的咽喉。

    “呲~!”

    张狸身影缥缈,罹龙剑几乎在同一秒划破了五大高手的咽喉动脉,而他本人也飘出了五行剑阵,出现在了袁逢的十步之前,直视袁逢。

    “啪嗒~!”

    一滴鲜红的鲜血滴落掉地。

    “噗通~!”

    五大高手在鲜血滴落的刹那间,同时倒地,目露凶光,却早已经没有任何的生机;很显然,他们已经去阎王那里报到了。

    “咕噜~!”袁逢瞪大着眼睛,听到那近乎一声的声响,袁逢整个人都不好了,吞咽了惊惧的唾液,艰难的扭头看向张狸,却见张狸面无表情的平静的盯着自己,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脸上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苦笑,说道,“罹龙剑客,您,赢了!”

    “嗖~!”

    袁逢转身就跑。

    “啪~!

    一道暗红色闪电划过。

    “嘭~!”

    袁逢整个人直接被抽飞倒地,胸口诡异的破了一个大洞,地上还有一颗滚动且跳动的鲜艳心脏。

    “锵~!”

    金蛇绳缠腰,罹龙剑归鞘。

    收回目光,张狸扭头看向张小刚,眉头一挑,说道:“好了,你们不用去黎山镇了,直接回村吧。”

    “为什么?”张小刚畏惧的缩了缩头。

    “千仞山的神兵阁会去西河村,他们将接收这座铁矿石。”

    “啊~!”

    “放心,该给你们的费用,他们自然会给你们,不用担心。”

    “呃?是,大人!”张小刚心中颇为不甘的恭敬道。

    摇了摇头,张狸转头看向金吼兽,看着金吼兽嘴角的血迹,眉头微微一簇,没有说什么,直接纵身一跃,坐落在金吼兽的身上,向前走去。

    张小刚看着渐渐远去的身影,长长的松了口气,扭头扫了一眼地上,却见地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留下,再联想到那庞大的金吼兽,不自觉的吞咽口恐惧的口水,暗道:“张狸越来越神秘莫测了!”

    商队和镖局护卫目送张狸远去,同样松了口气,露出了一丝如释重负的神情;不过,心中对罹龙剑客有了很深的印象——剑出必见血!

    大道上。

    张狸闭着眼睛,暗中思索:“五行循环,生生不息!可惜,我却不属五行,而是风系,只能借鉴一二。风,可若水无形流动,可如金锋利,可如土成风盾,可如火迅猛无常,可如木束缚困敌······”

    “《清风剑诀》、《金蛇鞭》、《风影无踪》、《大力金刚指》,《金蛇鞭》,主束缚;《风影无踪》,主度;《大力金刚指》,主力量;《清风剑诀》,主攻击和防御。”

    “如何,将它们融入我的剑法——《罹龙五式》之中?”张狸眉头紧锁,心中推演着种种可能性。

    “《罹龙五式》:狂风呼啸、风雷俱现、风雨俱现、风雨俱停、晴空万里。狂风呼啸,主束缚;风雷俱现,主度;风雨俱现,主攻击;风雨俱停,主力量;晴空万里,主防御!”

    “《清心风残篇》,清心风可隔绝声音,若是能够以清心风化为自身灵力,《罹龙五式》将更加的完美!”张狸心中思绪万千,“或许,可以以《蛟龙出海》为主,《清心风残篇》和《清风剑诀》为辅,再融入《罹龙五式》之中,我的剑法雏形将出!”

    金乌落,玉兔升。

    张狸好似略有所感,目光望向前面百米之外的一座大山,皱眉道:“有血腥味?好浓郁的血腥味,看来这座山,应该是铁牛寨的地盘。”

    “铁牛寨?”张狸微微一沉思,“如今,西河村出现了铁矿石,作为邻居,铁牛寨也应该知道了。以前,有铁牛寨镇着,那些游散的土匪只能小打小闹,不成气候,我可以不管;只是,铁矿石的魅力,无论在哪个世界,都是极为重要的能源,不可放任自流啊!”

    凶光一闪即没,张狸望向大山上的高大石墙,尤其是铁牛寨的铁质大门,手中罹龙剑铮铮响鸣,冷笑道:“铁牛寨?这群山贼土匪没有存在的价值了。不过,若是那个铁血、牛锤和孙鲛归顺于我的话,这一趟黑泽山林或许可以添加几分把握。”

    张狸微笑道:“金吼,走,去前面的铁牛寨。”

    “嗖~!”

    金吼兽遽然间加快了步伐,真可谓是疾如风。

    转眼间,金吼兽载着张狸便来到了铁牛寨的正门,看守者猛然间看到突如其来的异兽不禁大惊失色,刚欲呼叫,却陡然间一瞪眼——

    “嘭~!”

    重达千斤的大门,在看守者惊魂未定的注目礼下,被金吼兽一脚踢爆了,瞬间四分五裂,而后转瞬间纷纷落入金吼兽的口中,成了金吼兽的糕点。

    “咕噜~!”看守者们惊恐的说不出话来了。

    与此同时——

    议事堂。

    铁血陡然站了起来,目光微沉,冷喝道:“都给我闭嘴!”

    顿时,乌烟瘴气的议事堂瞬间安静了下来,一个个山贼土匪齐刷刷的盯向了铁血,不明所以,而就这时——

    “嘭~!”

    巨大的声响之声震荡在整个铁牛寨,刹那间,山贼们条件反射的拔出了各自的兵刃,目露凶光,胆敢挑衅我们铁牛寨,不想活了吧。

    牛锤和孙鲛也站了起来,牛锤沉声道:“大哥,罹龙剑客,来了?”

    “什么?”

    “罹龙剑客,来了?”

    “开什么玩笑,他不想活了?”

    “都给我闭嘴!”铁血几乎是怒吼道。

    “嘭嘭~!”

    由远及近的碰撞之声传来,铁血等人扭头望去,就见一头高达六米的异兽载着一个黑少年如闲庭漫步般缓缓地走来。

    铁血盯着黑少年,深吸一口气,眼中凶光乍现,沉声道:“罹龙剑客,你这是何意?”

    罹龙剑客?

    那黑少年竟然就是江湖上传说中的罹龙剑客?

    这么年轻?

    错了吧,大哥?

    众人露出了疑惑的神情,看向铁血,但铁血却没有理会他们。铁血没有开口,孙鲛却开口了:“罹龙剑客,关于铁矿之事,我们铁牛寨并没有参与,还请罹龙剑客歇息一晚,明天好回西河村老家,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