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一章 与匪共舞
    歇息一晚?

    张狸微微一笑,这个孙鲛也是一个妙人啊。  随意瞥了眼周围虎视眈眈的山贼,张狸看向铁血三人,说道:“怎么,你们就是如此无礼地对待客人的吗?”

    客人?

    铁血:“······”

    孙鲛:“······”

    牛锤:“······”

    山贼们:“······”

    众人嘴角一阵的抽搐,是你不请自来、是你破门而入、是你杀了我们数百个兄弟,好不好?现在倒好,你竟无耻的想反客为主!客人?客个头吧你!

    山贼们很想上前恶狠狠的出口气,可一看到正在吃‘点心’的金吼兽,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一个个畏畏缩缩的退了再退,不敢上前讨回公道,任由那恶魔‘张狸’逍遥法外。

    铁血三人和张狸都没有理会这些小喽啰,彼此注视着对方,不敢有丝毫的松懈,生怕一不留神就成了剑下亡魂。

    铁血沉重道:“罹龙剑客,你想怎样?”

    轻轻地,张狸跳下了金吼兽,山贼们又退了数步。张狸不答反问道:“我来你这里做客,可有酒菜?”

    酒菜?

    山贼们的脑袋转不过弯来了,这个时候了,你还想要酒菜?你脑袋被驴踢了吧?呃,好吧,送行的酒菜!

    铁血英眉微微一簇,惊疑不定的盯着张狸,沉声道:“请!”

    “谢谢~!”张狸微微一笑,踏步间走进了议事堂。

    山贼们:“·······”

    铁血的眉头更紧了,牛锤握着铁锤更紧了,孙鲛也不笑了。

    走进议事堂,张狸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座,山贼们敢怒不敢言,而铁血兄弟三人的眉头已经挤在一起了,但口上却什么也没有说。

    张狸摆了摆手,说道:“好了,都坐下吧。”

    铁血:“······”

    牛锤和孙鲛:“······”

    山贼们:“······”

    都坐下吧?

    好随意的吩咐啊,你以为你是我们铁牛寨的大当家啊?靠~!

    铁血没有坐,其他人更加的不敢坐了。

    铁血再一次的问道:“罹龙剑客,你想怎样?”

    张狸微笑道:“没什么,只想和你们做个朋友而已。”

    做朋友?

    和我们?

    山贼们的表情刹那间变得极为怪异,原本煞气冲天,如今却变的想笑而憋着笑,和我们做个朋友?这家伙的脑袋果然有问题,而且还是没救的要命问题。

    铁血三人不仅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更加的警觉了。

    你一个剑客和我们山贼土匪做朋友?

    你也太假了吧!

    张狸随手抄起桌上的一壶酒,咕咕噜噜的喝了起来,看到铁血和山贼们愈加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他娘的,要不要这么操蛋啊。

    “咚~!”

    张狸放下酒壶,看似随意的看向铁血,但口上却说着:“铁血,原名——铁岩,大丰国铁军侯之子,因十一公主事件,被灭族,只余你一根独苗四处漂泊无依。”

    铁血凄然一笑道:“那又如何?”

    张狸饮尽一杯苦酒,说道:“我可以将十一公主送给你。”

    “将十一公主送给我?”铁血冷笑道,“笑话!她可是大丰国的十一公主,就算是先天境武者也不可能让皇室乖乖的交出十一公主!更何况,她还是婆罗门的内门弟子!就是你们千仞山也比不过婆罗门!”

    婆罗门?

    牛锤和孙鲛二人心中一惊,扭头看向苦涩的铁血,没想到大哥的敌人竟然在婆罗门,怪不得他每天借酒浇愁,原来如此。

    “婆罗门?”张狸嘴角一翘道,“大丰宗、千仞山、婆罗门,三大武林宗门,可以说他们三分大丰国。但,那又如何?论实力,我们千仞山第一;论财力,大丰宗第一;而婆罗门呢?她们有什么?不错,她们的势力几乎遍布周围十几个王国,但那又如何?”

    铁血死死地盯着张狸,什么也没有问,他知道张狸会继续说下去。

    “咚~!”

    张狸放下酒杯,随意的说道:“整个大丰国在政治和经济上,大丰宗说了算!但,在武林中,我们千仞山说了算!婆罗门,也就是一个强大的情报组织而已。虽然,婆罗门很强,但现任的婆罗门门主却是一个庸才,他可不会为了一个小不点而得罪我们千仞山。

    铁血却是冷笑道:“大丰国可是大丰宗一手支持起来的,他们岂会坐视不理?”

    张狸摇头道:“镇南王,想当皇帝了。”

    镇南王想当皇帝?

    几个意思?

    山贼们听不明白,但铁血三人却听懂了。

    铁血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问道:“你要我们怎么做?”

    牛锤和孙鲛同时盯着张狸,张狸微笑道:“很简单,招兵买马!”

    “招兵买马?”铁血三人相视一眼,都为之眉头一簇。

    孙鲛凝重道:“罹龙剑客,这可不好办!”

    牛锤也说道:“你让我们去和别人打架可以,但让我们招兵买马打仗,那可是会死很多人的!况且,我们也不好带兵打仗啊!”

    张狸端着酒杯,看着铁血,说道:“你们之中绝大部分人都不会功夫,没有内力,只能充当炮灰。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部武功秘籍。”

    “什么武功秘籍?”牛锤问道。

    “《大力金刚诀》!”

    “《大力金刚诀》?”铁血三人疑惑的看着张狸。

    “这是我自创的内功心法,虽然只有六层,但足以让你们拥有千斤之力!”张狸自信道。

    “六层?”

    “千斤之力?”

    “不可能!”铁血三人满是不可置信的否定道。

    张狸没有理会,继续说道:“这笔交易,是否成功,决定权在你们手中。”说完,张狸继续痛饮苦酒。

    牛锤看向铁血,说道:“大哥,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什么《大力金刚诀》,这是什么玩意?他该不会在忽悠我们,想让我们走火入魔、血脉报废吧?”

    铁血看向孙鲛,沉重道:“三弟,你怎么看?”

    孙鲛瞥了眼独饮的张狸,看向二人,皱眉道:“大哥,如此内功秘籍,这代价恐怕很大!罹龙剑客,可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剑客,而是一个心机如渊的罹龙,深不可测!”

    铁血英眉紧锁,心中非常的矛盾,既想答应又想拒绝,盖因为罹龙剑客非一般人。沉吟片刻之后,铁血低声道:“二弟,三弟,若是我们拒绝,恐怕···我们铁牛寨就会在顷刻之间消失在天地之间!”

    牛锤面露狠色,低沉道:“大哥,大不了和他拼了,怕个鸟!”

    孙鲛摇头道:“不,我们三个联手都打不过他!”

    牛锤气愤道:“三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铁血疑惑的看着孙鲛,孙鲛解释道:“第一,我们的修为只是后天七层,而他却是后天大圆满;第二,他是一名剑客,我们是山贼;第三,他师出号称拥有仙人传承的千仞山宗门,秘法无数,而我们却几乎一无所有;第四,他还有一头堪比先天境武者的金吼兽,刀枪不入,声音更能穿金裂银,杀人于无形!”

    牛锤无奈的不甘道:“我们就这么怂了?”

    铁血瞥了眼张狸,却见张狸神情极为落寞,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气风的少年英侠该有的神情,不禁问道:“三弟,你收集的情报,全面吗?”

    孙鲛皱眉道:“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铁血沉重道:“他真的只是一个山野村夫吗?你们应该现了,这个罹龙剑客处世极为精妙,他几乎没有一个敌人,但好似也没有一个真心朋友,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牛锤和孙鲛二人心中一沉,纷纷看了眼张狸,孙鲛略有所思的说道:“好像还真是如此。可是,他这是为什么呢?”

    牛锤摇了摇头,问道:“大哥,你们究竟要怎么做啊?”

    铁血回答道:“答应他!”

    “答应他?”牛锤和孙鲛二人心中长长的松了口气。

    深呼吸,铁血神色复杂的看向正在独饮的张狸,说道:“罹龙剑客,从现在起,我们铁牛寨,是您的了!”

    张狸收敛惆怅的神情,扭头看向铁血,点头道:“如此甚好,省的血染铁牛寨,你这也是坐了已经大功德的好事啊。”

    好事?

    铁血嘴角一阵的抽搐,若不是迫不得已,鬼才低声下气的归属你。

    “取一块石碑来。”张狸随意的吩咐道。

    “石碑?”铁血三人眼睛一亮。

    很快,五个大汉搬着一块两米高、一米宽的巨大铁岩石,走进了大堂。

    “嘭~!”

    “噼里啪啦~!”

    铁岩石重重的落地,震动的大地为之一震,满堂桌椅一阵摇晃,而桌子上的瓷器有些被震荡的掉落在地上,彻底的报废了。

    “乖乖,这么重!”

    “起码有上千重吧?”

    “我看不止吧!”

    众人也被震荡的摇晃了几下,铁血三人也不例外,只有张狸和金吼兽都稳如泰山,就连张狸旁边的座椅和酒瓶同样没有一丝摇晃。

    张狸看了眼铁岩石,诧异的看了眼铁血,说道:“没想到,铁牛寨还有如此好东西;看来,你们的收藏还是很丰富的嘛,不错,不错,非常的不错。”

    铁血看着张狸那一番狐狸神色,不由得暗自懊恼这些属下:“笨蛋,不会随随便便取块破石头啊!一群蠢蛋,这下好了,我的小金库不保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