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四章 欧阳鄂
    扰人清幽者,张狸杀之!

    周雪莹眼中闪过一丝厌恶,愤恨道:“可恶,太可恨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剑客,分明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

    周勤收敛心中的杀意,扭头看向老汉,问道:“他经常这样吗?”

    老汉不以为意的笑道:“罹龙剑客喜静不喜乱!刚才那几个人打扰了罹龙剑客的静修,轻者走火入魔,重者身死道消!”

    周勤眉头一皱,深深地看了眼老汉,说道:“你好像非常了解这个罹龙剑客?”

    老汉轻轻一笑道:“凡是知道罹龙剑客者,都知道罹龙剑客的脾性。  罹龙剑客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千仞山静修,只有遇到特殊情况,罹龙剑客才会出山,行走江湖。可以这么说,罹龙剑客今年十六岁,每一年中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行走江湖,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千仞山之中静修!”

    周勤眉头紧皱,扭头看向罹龙剑客,说道:“一年十二个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行走江湖,为何他心中的戾气如此之重!”

    老汉感慨道:“记的罹龙剑客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什么话?”周勤和周雪莹二人盯着老汉。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老汉感叹道。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周勤和周雪莹二人对视一眼,眼神极为怪异,转头望向前方安静行走的张狸,心中在回味着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周雪莹略有所悟的说道:“一年中,十一个月都在静修,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在行走江湖,这就是要在沉默中爆的节奏啊!”

    老汉笑道:“郡主好悟性!”

    周雪莹:“······”

    好悟性?

    周雪莹摇头苦笑:“怪不得他戾气如此之重!”

    周勤点头道:“憋了十一个月,没有疯了,已经很有毅力了!不过,如此极端的做法,不可取!”

    老汉微微一笑,不再说了,在他看来,与这些人多说无益,还不如不说。

    ·········

    ······

    西河村。

    此刻,绝大部分的村民聚集在村口的一棵数百年树龄的大柳树之下,迎接着来自千仞山的使者。

    这一次,来到西河村的使者乃是千仞山百炼峰的一位炼器大师——欧阳鄂。

    欧阳鄂一头银,身着一身宽松白色长袍,手持一根银色长棍,踏步间走向村民们前面的白老者‘张量’,微笑道:“你好,张老村长。”

    张量恭敬道:“您好,尊贵的欧阳大师!”

    欧阳鄂直接说道:“听说西河村现了一座铁矿石,我宗派我来查看一番,可否?”

    张量回应道:“欧阳大师,我们村确实是现了一座铁矿石,就在村西头。欧阳大师,这边请!”

    欧阳鄂笑道:“如此,多谢了。对了,村长,龙护法可回来了?”

    “龙护法?”张量疑惑道。

    “龙护法就是张狸。”

    “张狸?”张量一鄂,而后摇头道,“欧阳大师,张狸还没有回来。怎么,张狸要回来了吗?”

    “应该快回来了。”欧阳鄂微笑道。

    “报!”

    “何事?”欧阳鄂扭头看向斥候。

    “回禀长老,龙护法正在路上,很快就会到达这里。另外,昨天晚上,龙护法去了铁牛寨,铁牛寨已然归顺龙护法,成为龙护法的执法队!”斥候快的回应道。

    “铁牛寨?”欧阳鄂了然道,“怪不得他还没有回来,原来是去解决那些隐患了。不错,是个好苗子!”

    斥候退下了。

    欧阳鄂扭头看向惊愕的张量,微笑道:“村长,既然龙护法即将回来,我们就等一等龙护法,而后再一起去往铁矿山,如何?”

    张量有些反应迟钝的回应道:“好。”

    欧阳鄂点点头,转身直接盘坐在大柳树下的巨石之上,闭目养神了。

    张量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欧阳鄂,又看了眼他身后的蟒蛇军,暗中思量道:“龙护法?狸儿竟然成了千仞山的龙护法?这怎么可能!”

    龙护法?

    村民们同样议论纷纷,时不时的扭头看向张量身后左边的一对年轻夫妇,他们正是张狸的父母——张烈和路宁。

    在张烈和路宁的身旁还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们正是张狸的弟弟妹妹——张桥和张倩。

    张倩好奇的问道:“哥哥,什么是龙护法啊?”

    张桥回答道:“龙护法是千仞山宗法峰四大护法之一,每一个都是先天境强者,非常的厉害!没想到,大哥竟然成了龙护法,太了不起了!”

    “先天境强者?”张倩精光闪闪的望向欧阳鄂,问道,“那个老爷爷也是一个先天境强者吗?”

    “对,欧阳大师就是一位强大的先天境武者!”

    “那,是大哥厉害,还是他厉害啊?”

    “呃?”张桥哑口无言了。

    张倩俏皮的盯着张桥,等待张桥的回答。

    龙护法厉害,还是欧阳鄂厉害?

    村民们满是惊愕的看向张倩,又看向忽然睁开眼睛的欧阳鄂,都不敢出声,就连张烈和路宁同样如此。

    张量更是冷汗淋淋,赔笑道:“欧阳大师,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欧阳鄂看了眼张倩,微笑道:“无碍!龙护法虽然不是先天境武者,但他的实力毋庸置疑。另外,如果真的动手厮杀,估计死的那个人会是我这个老头子。”

    众人不可置信的盯着欧阳鄂,完全没有想到欧阳鄂竟然会如此磊落的说出来,不禁令众人愈加的敬重欧阳鄂了。

    “哈哈,欧阳大师,你太谦虚了!”一道爽朗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众人望去,便见一个黑少年骑着一头银色异兽快而来。

    欧阳鄂站了起来,看向越来越近的黑少年,微笑道:“龙护法,多日不见,你愈加的深不可测了!”

    来人正是张狸。

    张狸背着罹龙剑客,轻飘飘地跳下金吼兽,落在欧阳鄂数步之开外,微笑道:“欧阳大师,过分的谦虚就是自负。做人,可不能太谦虚了!”

    欧阳鄂瞳孔一缩,看着如同轻羽一般飘落的张狸,心神微微一凝,说道:“《风影无踪》!好轻功!没想到龙护法的悟性竟然如此之高,了不起!”

    张狸微笑道:“侥幸而已。”

    看了眼张量和他身后的村民,张狸笑道:“看样子,欧阳大师也是刚刚抵达这里,还没有去往矿山?”

    欧阳鄂点头道:“不错,还没有去。龙护法,一起去,如何?”

    “如此,甚好。”

    “请!”

    “请!”张狸和欧阳鄂二人并肩而行。

    张量看着张狸和欧阳鄂二人,心中满是震撼:“欧阳大师大师可是千仞山的炼器大师,更是一名先天境武者,地位然;他竟然对张狸如此客气,难道说张狸在千仞山的地位又提升了?”

    张倩看见张狸,刚要冲过去,却被张桥一把拉住了,说道:“妹妹,不可。”

    张倩不满的看了眼张桥,又恶狠狠的瞪了眼张狸,嘟了嘟嘴,满是一副我不高兴的模样,看到张桥苦笑不已。

    张桥解释道:“妹妹,欧阳大师可是千仞山的炼器大师,地位然,就连千仞山的掌门人都对他非常的客气,我们招惹不起!”

    “哼~!”张倩不满的冷哼一声。

    张烈和路宁二人苦笑一声,拉着张桥和张倩跟着大队伍向矿山走去。

    “踏踏~!”

    金吼兽紧跟张狸身后。

    “啊~!”村民们惊恐的退开了,一下子,张狸身后成了一块真空地带,无人敢进一步。

    欧阳鄂回头看了眼桀骜不驯的金吼兽,眉毛微微一簇,说道:“龙护法,你的金吼兽——”

    张狸扭头瞥了眼躲在父母身后的张倩,微微一笑道:“好了,金吼,不要这样爆刷你的存在感,你过去将我弟弟妹妹放在你背上吧。”

    金吼兽委屈的看了眼张狸,就差滴眼泪了,看得欧阳鄂嘴角一阵的抽搐,嘛的,这还是那令人闻风丧胆的金吼兽吗,靠,不带这么带着有色眼镜看人的吧。

    金吼兽转身,看向张倩和张桥,尾巴轻轻一卷,呼的一声,张倩和张桥便惊慌失措的坐落在金吼兽的背上;继而,金吼兽乖乖的跟在张狸的身后。

    欧阳鄂见此,摇头苦笑道:“龙护法,我不如你也!”

    张狸笑道:“欧阳大师客气了,各有所长而已。”

    欧阳鄂点点头,一边走着,一边问道:“听说你昨晚去了铁牛寨,还收服了铁牛寨,组编成了你的执法队——铁牛军?”

    张狸微笑道:“不错,确有此事。毕竟,铁牛寨的存在就是一个不定时的潜在危险,不得不防。更何况,我马上就要去黑泽山林,这样的危险还是消灭的为好,不是吗?”

    欧阳鄂脚步微微一顿,惊诧的看了眼张狸,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的说道:“看样子,千仞山并没有让龙护法真正的认可,这可真是我们的损失啊!”

    “认可又如何,不认可又如何?”张狸望向天空,“千仞山是我的师门,做事,我无愧于心!”

    欧阳鄂惊异的看向张狸,释然道:“好一个无愧于心!罹龙剑客,名不虚传!”

    张狸笑道:“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