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五章 铁矿之争
    西河村,铁狈山。≧

    张狸和欧阳鄂二人并肩而行,金吼兽载着张倩和张桥二人紧跟其后,千仞山的蟒蛇军在左边跟随,西河村的村民们在右边紧随而行。

    西河村村长张量望着前面不远处的连绵大山,看向张狸和欧阳鄂二人,说道:“欧阳大师,前面便是铁狈山,我们的铁矿石就是在铁狈山里面现的。”

    “铁狈山?”欧阳鄂扭头看向张量,笑道,“很有意思的名字。”

    张量恭敬道:“欧阳大师,铁狈山的来历还有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据传说,在很久以前,这里是一只铁狈兽的老巢,它非常的凶狠,而且还经常出山祸害人们;某一天,它被路过此地的一位神仙斩杀于此,故而,此山被后人称之为——铁狈山。”

    “铁狈山?老神仙?”欧阳鄂略有深意的瞥了眼平静如常的张狸,微笑道,“龙护法,据传说,你也是一位老神仙,竟然到达了传说中的剑仙之境,凝炼出了传说中的剑气,了不起啊!”

    张狸笑道:“侥幸而已。说实话,我也是稀里糊涂的就凝炼出了剑气。至今,我还没有摸索出我为何能够凝炼出剑气。惭愧!”

    欧阳鄂摇头一笑:“运气?那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很快,众人来到了铁狈山的山脚,同时也出现在了一处山洞通道洞口。

    张量指向幽黑的洞口,说道:“这里就是铁矿石的一处洞口,进入通道百米之后,才会出现铁矿石。至今为止,我们还不知道这座铁矿石有多大。”

    欧阳鄂凝眉问道:“开采之中,你们是否遇到过什么奇异之事?”

    “奇异之事?”张量有些迷茫的扫向第一批现铁矿石的村民,见他们摇头,便回应道,“暂时没有。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欧阳鄂扭头看向张狸,问道:“龙护法,你认为呢?”

    张狸眺望远方,好似在寻找什么,毫不在意的说道:“这里,有一头穿山甲,实力颇为不凡,而且度极快,非凡人所见。”

    穿山甲?

    张量茫然的看向张狸,这里什么时候出现过穿山甲?

    第一批现铁矿石和开采过铁矿石的村民们同样无比茫然的看向张狸,他们在这里已经快一个多月了,根本没有现什么野兽的影子啊。

    “穿山甲?”欧阳鄂扫了一眼众人的神情,凝重道,“它实力如何?是否还有其他的潜在危险?”

    很显然,欧阳鄂还是相信张狸,毕竟以张狸的做事风格,他不屑于撒谎,更何况这里是西河村,是他的故乡。

    张狸看向欧阳鄂,说道:“欧阳大师,穿山甲可以忽略不计,我会派遣金吼兽守护这里。不过,要注意防范的反而是铁狈山的北面。”

    “为何?”

    “那里有两只铁羽鹰,一雄一雌,极为难缠。我曾经多次和它们交过手,可惜,我没有奈何对方。”张狸颇为自嘲道,“不过,如今,我已今非昔比,再加上它们正在孵化后代,实力有些折损,或可一战。”

    “铁羽鹰?一雄一雌?”欧阳鄂凝重道,“这的确是一个麻烦。铁羽鹰乃是飞禽,防不胜防,必须铲除这个隐患。”

    扭头看向张狸,欧阳鄂郑重道:“龙护法,这一次,麻烦你了!”

    张狸笑道:“无妨,我正好要会一会这一对铁羽鹰夫妇。另外,对面还有几个朋友,岂有不见之理?”

    朋友?

    欧阳鄂微微一鄂,若是没有记错的话,龙护法好似并没有任何朋友,他又哪来的朋友?摇头一笑,欧阳鄂问道:“龙护法,你是说,前面有人正在和铁羽鹰争斗?”

    张狸点头道:“不错。”

    欧阳鄂笑道:“走,我们去会一会这些‘朋友’。”

    一刻钟之后,张狸和欧阳鄂等人来到了铁狈山的北面,那里正有一支身穿赤色战甲的军队静候在六个身穿华贵服饰之人的身后。

    欧阳鄂看见为六人,眉头一簇,对张狸说道:“龙护法,那是赤血军,乃是二皇子‘楚赤骄’的亲军护卫,修为最低者都是后天期六层,不容小觑。”

    张狸扫了一眼军威严谨的赤血军,嘴角一翘,好似略有兴趣一般;再看向为的六人,两女三男,张狸问道:“那个身穿赤色蟒袍的青年,他可是楚赤骄?”

    欧阳鄂点头道:“不错,正是二皇子!”

    在这里等人来到之际,楚赤骄等人便听到了脚步声,赤血军整军戒备,楚赤骄六人也转身望去,看见欧阳鄂,六人都为之一鄂,继而都笑了,而张狸则被忽略了。

    楚赤骄哈哈大笑:“哈哈,欧阳大师,多年不见,你还是老当益壮啊!”说话间,楚赤骄走向欧阳鄂。

    欧阳鄂回应道:“二皇子,好久不见,别来无恙。不知二皇子,此次来这里是何目的?”很明显,欧阳鄂有些明知故问了。

    楚赤骄却不以为意的笑道:“听说这里现了一座铁矿石,本皇子过来瞧一瞧;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到了欧阳大师,真是不枉此行啊!”

    欧阳鄂瞥了一眼天空中正在激战的两只凶猛飞禽——一只黑色雄鹰和一只赤色大雕,笑道:“好俊的赤雕,二皇子好福气啊!”

    楚赤骄抬头望向两只凶猛飞禽,自得道:“赤雕从小就与我共同长大,论实力,我不如它。只是,没想到,在这穷乡僻野之地,竟然还有如此神物能与赤雕一争高下,猎物心切啊。”

    “怎么,欧阳大师看上那铁羽鹰了?”楚赤骄微笑道。

    欧阳鄂不可置否的笑道:“如此雄鹰,岂会不动心?不过,看情形,赤雕和铁羽鹰的实力不相伯仲啊!”

    楚赤骄眉头一簇,抬头望了眼正在处于胶着状态的铁羽鹰和赤雕,脸色一沉,瞥了眼右边背着一张黑色铁弓的大汉,大汉会意,拉弓射箭,一气呵成。

    “咻~!”

    黑色铁箭急激射向天空中交战的铁羽鹰。

    张狸见此,眼中闪过一丝不屑,暗道:“一支普通的箭矢就想射穿铁羽鹰?真够自负的!”铁羽鹰的防御,张狸可是深有体会,岂会在意一支普通的箭矢。

    欧阳鄂静静的望着,其他人同样如此。

    “咻~!”

    万众瞩目,黑色铁箭即将射穿铁羽鹰。

    “唳~!”

    铁羽鹰一声鸣叫,左翅膀狠狠地一拍,啪的一声,铁箭近乎于原路返回,而铁羽鹰幽黑的羽翼没有任何的变化。

    “咻~!”

    铁箭激射而来,看的大汉眼皮一跳,眼中寒光更甚了:“可恶~!”

    “啪!”大汉接住铁箭,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丢脸啊。

    “哼~!”楚赤骄不满的冷哼一声,扭头看向其他人,众人眉头一皱,却没有任何的表示,看的楚赤骄愈加的不舒服了,冷喝道,“一群废物!”

    欧阳鄂却是颇为意外的望了眼铁羽鹰,又瞥了眼几乎要暴怒的楚赤骄,不急不缓的说道:“二皇子无需在意。这铁羽鹰身若钢铁,普通箭矢难以奏效,也在情理之中。”

    楚赤骄苦笑一声道:“让欧阳大师见笑了。说起来,正好有求大师。实不相瞒,这一次来到这里,其实是希望欧阳大师能够帮忙炼制一两件神兵利器,不知欧阳大师是否赏脸?”

    欧阳鄂微笑道:“二皇子之请,老夫定当效劳。不过,这铁矿石的矿石?”欧阳鄂微不可察的瞥了眼看似全神贯注观看赤雕和铁羽鹰大战的张狸。

    “矿山?”楚赤骄一愣,旋即苦笑道,“欧阳大师,实不相瞒,这事我父皇已然知晓,我也是奉命行事,见谅!”

    欧阳鄂脸色一沉,颇为不悦的冷哼道:“二皇子,你们皇室真要与我们千仞山为敌不可?要知道,你们皇室如今可是风雨飘摇,再加上你这一次因小失大,你将与皇位无缘啊!”

    皇位?

    楚赤骄嘴角一阵抽搐,神色极为挣扎和难看,这件事还真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苦差事啊;将矿山拱手相让,千仞山会支持自己吗?

    “二皇子?”

    “殿下?”大汉等人着急的盯着楚赤骄。

    楚赤骄深吸一口气,抬头望向赤雕和铁羽鹰,两害取其轻;可是,哪一方才是大害,哪一方才是小害?

    欧阳鄂见此,微笑道:“二皇子,听说十皇子殿下已然先走了,不知道下一位是哪一位皇子殿下?”

    十皇子?

    楚赤骄心中一惊,几乎瞪眼,怒视欧阳鄂,沉声道:“欧阳大师,你这是何意?难不成,是你们千仞山杀害了我十弟?”

    欧阳鄂笑道:“不知二皇子是否听说过十皇子的一句话?”

    “什么话?”

    “千仞山没有存在的必要!”欧阳鄂语气极为阴沉道。

    楚赤骄呼吸一窒,‘千仞山没有存在的必要’这句话,岂会没有听说过,心中不禁暗骂不已:“该死的老十,尽给我们皇室添麻烦,死了也好,省的千仞山彻底对立。”同时,楚赤骄心中也明白了:“他这是在警告我啊!下一个十皇子?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