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二十六章 金蛇缠鹰
    十皇子?

    死了!

    下一个十皇子?

    楚赤骄心中一寒:“不让出矿山,就让我消失?哼,这些武林门派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可恶!”

    皇帝?

    谁不想当!

    楚赤骄非常想做皇帝,但如今的皇帝却正值壮年,若无意外,还能做个数十年,太难熬了!不过,幸好镇南王造反,有机会崛起:“只可惜,代价太大了!”

    强行压下心中的不满,楚赤骄看向欧阳鄂,凝声道:“欧阳大师,假若我将矿山拱手相让,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

    这才是重点!

    欧阳鄂哈哈一笑道:“二皇子,你又想要什么好处?”

    楚赤骄神色一滞,敌强我弱,地位不对等,如何谈判?更何况,欧阳鄂这一次带来的还是极为阴狠的蟒蛇军,自己的赤血军恐怕还不是他们的敌手。

    楚赤骄身后五人非常的愤怒,但却无可奈何。

    天空中,赤雕和铁羽鹰两大凶猛飞禽战斗极为惨烈,羽毛纷纷,血洒长空,却无一退让之意,不死不休一般胶战在一起。

    赤雕因为主人之命,不得不战;铁羽鹰因为身后的一家老小,不得不战;两不相让,战斗愈演愈烈。

    楚赤骄在权衡利弊,欧阳鄂抬头望了眼浑身是血迹的赤雕和铁羽鹰,提醒道:“二皇子,铁羽鹰可不止一只,还有一只正在蓄势待。”

    “什么?”楚赤骄心神一震,下意识的抬头望向赤雕,却见赤雕渐渐地有些力不从心,处于下风,不禁蹙眉道,“欧阳大师想怎样?”

    欧阳鄂微笑道:“二皇子,你不希望十皇子的事件再一次重演吧?”

    “什么意思?”

    “二皇子,请问这里是何人的地盘?”

    “地盘?”楚赤骄脸色非常的难看,这里可是大丰国,自然是大丰国的地盘!

    楚赤骄死死地盯着欧阳鄂,却见欧阳鄂似笑非笑的说道:“提醒一下,不远处有一座村庄,名曰——西河村!”

    西河村?

    几个意思?

    欧阳鄂摇头,再次提醒道:“十皇子乘龙升仙,皆因他得罪了龙护法,龙护法便是出身西河村。”

    龙护法?

    楚赤骄眼皮狂跳,颇为懊恼的瞪了眼五个属下,看向欧阳鄂,苦笑道:“多谢欧阳大师提醒。不过,龙护法神龙见不见尾,素有罹龙剑客之称,不会无缘无故的与我为敌吧?再者,我好像并没有得罪罹龙剑客吧?”

    罹龙剑客?

    楚赤骄身后的五个属下神色一阵的难看和敬畏,罹龙剑客:凶狠、阴狠、磊落,让人防不胜防,非常的难缠。

    “殿下,罹龙剑客不可招惹啊!”

    “殿下,罹龙剑客仙踪缥缈,无影遁形,不可力敌啊!”

    “殿下,罹龙剑客实力非凡,凶狠无常,不宜得罪,否则我们绝大部分就会葬送在此!”说话间,朱庆更是神色颇为不安的看向蟒蛇军,“罹龙剑客出身蟒蛇军,说不定罹龙剑客就在蟒蛇军之中,不得不防!”

    蟒蛇军?

    众人神色愈加的戒备了,人的名树的影,再加上罹龙剑客仙踪缥缈,他们还在不敢大意,只能小心戒备。

    楚赤骄扭头看着自己得力的五个属下竟然如此畏惧传说中的罹龙剑客,不禁有些恼怒的冷喝道:“你们都是一流高手,还害怕一个小小的罹龙剑客不成?”

    众人:“·······”

    看到眼中鄙夷之色闪过的众人,楚赤骄愈加的羞愤了,脸色极为铁青,但一想到老十的下场,楚赤骄也只能忍气吞声了,敢怒不敢言。

    “哼~!”千言万语最终化为一声无力的叹息,楚赤骄妥协了。

    欧阳鄂嘴角激烈的抽搐中,就差一点抽筋了,心中怒骂道:“靠~!龙护法的名声居然拥有如此之大的威力,迫使心高气傲的二皇子都敢怒不敢言,厉害啊!”

    同时,欧阳鄂微不可察的瞥了眼还在观看战斗的张狸,心中一阵苦涩:“如今,江湖中,只让罹龙剑客,却不认龙护法,这算不算我们千仞山的一大损失啊!”

    蟒蛇军看见二皇子楚赤骄听到龙护法的名字妥协了,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静立中的张狸,瞳孔中,张狸的身影越来越大了。

    张量等一大批西河村的村民同样亢奋不已,罹龙剑客张狸可是自己人啊,能够令二皇子都闻风丧胆,果真名不虚传,倍感荣耀啊!

    身穿赤红色铠甲的少女‘朱悦’注意到了蟒蛇军和西河村村民的眼神,不由得将目光转移到张狸的身上,好似在迟疑着什么,暗道:“这个身穿黑白相称华贵服饰的少年,莫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罹龙剑客?要不然,为何他们会如此崇拜的眼神?”

    想了想,朱悦对楚赤骄低声提醒道:“殿下,背着青色长剑的少年,很有可能就是罹龙剑客!”

    罹龙剑客?

    楚赤骄心中一惊,扭头看向张狸,这是才现自己忽略与欧阳鄂平行的少年,不禁哈哈一笑道:“欧阳大师,不知你身旁的这位少侠是——”

    欧阳鄂哈哈笑道:“二皇子?二皇子!二皇子殿下现在才现龙护法?有趣!”

    二皇子?

    还是连续三次!

    楚赤骄心中惊怒交加,额头不自觉的溢出了滴滴冷汗,搞了半天,罹龙剑客竟然就在自己的面前,而自己却全然不知,岂不是贻笑大方;更重要的是,自己差一点就得罪了这位心狠手辣的罹龙剑客,到时候,自己死的也太冤了吧。

    抹掉额头的冷汗,楚赤骄拱手道:“楚赤骄,见过罹龙剑客。”

    张狸收回目光,毫无感情的目光看得楚赤骄更加的胆战心惊了。张狸抬头望向赤雕和铁羽鹰,说道:“二皇子,暂借你的赤雕一用,如何?”

    借赤雕?

    楚赤骄一愣,扭头看了眼天空中明显处于下风的赤雕,点头道:“既然罹龙剑客看得起赤雕,那是它的福分。”

    “啸~!”

    楚赤骄一声口技,正在交战的赤雕猛然一顿,继而急撤离,迫不及待地飞奔而来。

    “嗖~!”

    赤雕从天而降,降落在了楚赤骄的身旁,浑身上下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还在嗤嗤流血,看的楚赤骄心痛不已。

    张狸瞥了眼受伤较重的赤雕,望了眼徘徊在半空中的铁羽鹰,眉头一挑,吩咐道:“好了,借你赤雕一用。”说话间,张狸一挥手,清风咋起——

    “呼~!”

    赤雕不由自主的飞向半空中,张狸轻轻一跃,翩若惊鸿般傲然站立在赤雕的背上,铁柱般身影压迫赤雕,使之反抗不得。

    看到张狸轻而易举地降服赤雕,楚赤骄和欧阳鄂等人瞳孔一缩,心中对张狸愈的忌惮了。赤雕是什么实力,众人心中非常清楚,那可是堪比先天境武者的凶兽,就这么被张狸轻飘飘地降服了,那张狸的实力岂不是更加的深不可测。

    这一刻,楚赤骄再无侥幸心理,心中反而长长的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得罪罹龙剑客,否则今天恐怕真的就要长埋于此了。”

    朱悦等人更是悄然抹去了额头的冷汗,心有余悸的望着站在赤雕背上的一代剑客。

    欧阳鄂深深地吸了口气,目光颇为复杂的望着张狸,暗道:“一代天骄,果真不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媲美的。唉~!”

    张倩和张桥等西河村村民们满是羡慕和崇拜的望着那高高在上的身影,激动非常,全神贯注的望着他。

    半空中。

    张狸看着对面的铁羽鹰,微笑道:“雄鹰,我们又见面了。”

    雄鹰眼中颇为忌惮的盯着张狸,而后张口:“唳~!”

    “唳~!”

    “嗖~!”

    又一只铁羽鹰陡然间从铁狈山上闪电般飞了过来,两大铁羽鹰满是戒备的盯着张狸。

    楚赤骄望着两只铁羽鹰,张口愕然:“·······”

    朱悦等人瞳孔一缩,无奈的苦涩一笑,自己等人有那么不堪吗,至于这么打击人吗?

    欧阳鄂感慨不已:“果然!”

    西河村村民们满是担忧的望着天空。

    张狸站在赤雕背上,看着一雄一雌两只铁羽鹰,微笑道:“怎么,还要动手不成?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臣服于我;第二,死!”

    “唳~!”

    “唳~!”

    两只铁羽鹰愤怒的盯着张狸,显然不愿臣服张狸,它们有它们的骄傲。

    张狸见此,只能遗憾的摇头苦笑:“既然如此,对不住了。”说话间,张狸右手一摸腰间,一道黑影闪过。

    “啪~!”

    雄鹰只感觉眼前一道黑色闪电闪过,紧接着一座大山力压而来,整个身体被拍打的一颤,继而便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嗖~!”

    雄鹰急滑落。

    “唳~!”

    雌鹰一声担忧的鸣叫,毫不犹豫的一转身,飞直奔雄鹰,继而托起雄鹰转身就跑。

    “跑?”张狸冷笑一声,手中金蛇鞭一甩。

    “咻~!”

    金蛇鞭如同一条巨长的蟒蛇,眨眼间便将两只铁羽鹰捆绑在了一起,接着张狸一拉金蛇鞭,咻的一声,两只铁羽鹰出现在张狸的面前。

    下方。

    楚赤骄:“·······”

    朱悦等人:“·······”

    欧阳鄂:“·······”

    蟒蛇军、赤血军和西河村村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