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四十章 断臂以戒
    逼退镇南王府的小王爷,魔门少年凶狠的目光扫向其余试图浑水摸鱼的散落武林人士,冷酷道:“是你们自己离去,还是我送你们下地狱?”

    很普通的话语,却加参着魔门少年那与生俱来的孤傲与霸道,致使许多实力还不错的武林人士都开始动摇了。 ≧ ≦

    第一刀逼退那守卫老者,第二刀斩下守卫老者的大好头颅,接连两刀干净利落,看得许多人都为之眼皮狂跳,暗中思量着自己与魔门少年之间的实力悬殊。

    被沼泽鸭包围住的千仞山弟子们,此刻早已经石化了,同样是后天境武者,这魔门少年竟然两刀便斩杀了先天境的守卫老者,太强了!

    柳长老环视一周,看着66续续退却的武林人士,心中愈加的着急:“该死!魔门中人向来随心所欲,无所顾忌,一旦真的撕破脸,恐怕这些弟子就要葬送于此了!”

    同时,柳长老心中还有一丝侥幸:“希望同门中人能够看到我的求救信号,否则,真的要全军覆没了!”

    很快,走了一拨人,又来了三拨人。

    魔门少年英眉一簇,冷眼看向走过来的三方势力,冷声道:“血刀门?铁剑门?千仞山?呵,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血刀门一方七人,个个身穿血色长袍,手持血色大刀,面色凶煞,阴狠的目光,都让人为之心神狂跳,望之生畏。

    铁剑门一方五人,个个身穿黑色长袍,手持黑色铁剑,面色坚硬,犀利的目光,让人有一种面对一柄利剑之感,望之刺眼。

    千仞山一方十八人,却是分成三个小队:一队身穿白色长袍,手持长剑;一队身穿紫色长袍,手持紫色长刀;一队身穿赤色长袍,手持赤色长剑。

    “看,是我们千仞山宗门的五大嫡传弟子之三!”

    “剑峰的李旭,他座下的那头异兽是穿甲兽——后天境巅峰的妖兽,它的冲击力非常的可怕!”

    “刀峰的赵兴,他座下的那头异兽是火磷兽——后天境巅峰妖兽,它的力量非常强悍!”

    “火峰的朱岩,他座下的那头异兽是赤鳞兽——后天境巅峰妖兽,它的鳞甲非常坚厚,非神兵利器伤之不得。”

    “哈哈,这下好了,我们有救了!”

    “对,我们有救了!”

    ·······

    被困在沼泽鸭包围圈的千仞山弟子们看到自己宗门的同门一个个如释重负,得意洋洋的看戏,完全忘记了他们还处于鬼门关口。

    柳长老却没有这些弟子这么乐观,盖因为这些异兽肯定不会竭尽全力辅助李旭、赵兴和朱岩等人,它们还巴不得他们三人早点死了,它们也好恢复自由。

    看到这些异兽,柳长老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个未曾谋面却如雷贯耳的少年英才——龙护法‘张狸’,心中希冀道:“若是龙护法也在附近,那该多好啊!”

    张狸?

    此刻,柳长老念叨的张狸已经悄然抵达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棵参天大树上,轻飘飘的站立在一株树枝上,俯视着下方剑张跋扈的战场。

    张狸看到火磷兽、赤鳞兽和穿甲兽,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心中冷哼道:“好一个千仞山!你们可真舍得!”

    因此,张狸并没有出手。

    四方势力没有人知道张狸的到来,他们的目光彼此吸引,狠辣异常,恨不得灭了所有人,独自一方进入黑泽山林的内区——中级妖兽区域。

    魔门少年扭头看向血刀门,尤其是为的红少年,沉声道:“杜一刀,你也想来插一手!”

    红少年‘杜一刀’笑道:“苗雪川,你想要百泽丹,我也想要百泽丹,大家公平竞争嘛。”

    魔门少年‘苗雪川’眉头紧蹙,冷冷的看了眼杜一刀,看向铁剑门为的白衣剑客,冷声道:“铁康,你也想要百泽丹?”

    铁康面无表情的酷酷道:“百泽丹,黑泽山林必备之物,谁不想拥有?当然,并不排除你我这样实力高的武道天才。”

    武道天才?

    苗雪川和杜一刀都为之摇头一声嗤笑,杜一刀笑道:“铁康,你还是那么自恋!不过,百泽丹还在千仞山的那个老头子手里,我们还是先解决一下这些蝼蚁,如何?”

    铁康随意瞥了眼李旭、赵兴和朱岩三人,冷酷道:“一群蝼蚁而已,你们自己解决了,我来解决这些肮脏的鸭子。”

    苗雪川笑道:“如此,甚好。”

    “不好!他们要联手了!”柳长老神色大变,面露阴沉,非常沉重的看向对面的战场,暗道,“这下可糟了!他们三个还没有成长起来,若陨落在这里,太可惜了!”

    可惜?

    在柳长老眼中,李旭三人陨落竟然也不过只是可惜而已,可见柳长老很不看好他们三人。

    李旭、朱岩和赵兴三人相视一眼,满脸的愤怒,他们何尝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所以他们愤怒了,而且还是毫无头脑的愤怒。

    “呲~!”

    “呲~!”

    “呲~!”

    三人纷纷拔出了自己的兵刃,一副大开杀戒的模样,他们身后的亲随们同样拔出了各自的兵刃,居高临下的轻蔑着对面的魔门中人。

    杜一刀、苗雪川和铁康三人惊诧的扫了一眼李旭三人,相视一眼,都为之嗤笑不已,三个小菜鸟而已,太弱了。

    所谓的名门正派看不上魔门邪派,而魔门邪派同样瞧不起名门正派,二者势同水火,见面就掐,而且还是往死里掐的那种。

    李旭冷声道:“我劝你们最好乖乖的离去,否则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杀了你们,可怨不得我们!”

    铁康冷笑道:“千仞山可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若是你们宗门的罹龙剑客说这句话,我或许还会考虑考虑,至于你们——切~!”

    “你~!”三个人神色大变,又是他,这该死的罹龙剑客,他该死!

    朱岩冷喝道:“小小的罹龙剑客,我们还不放在眼里,他算什么东西?他也不过只是一个泥腿子,一个乡巴佬,小杂种而已!岂能和我们相提并论!”

    泥腿子?

    柳长老瞳孔一缩,闪过一丝厌恶。

    杜一刀三人相视一笑。

    乡巴佬?

    柳长老眼中厉光一闪而过,杜一刀三人脸色一冷。

    小杂种?

    柳长老眼中杀气弥漫,杜一刀三人神色阴沉,就连千仞山其他普通出身的弟子们同样神色大变,眼中如火山喷,恨不得灭了朱岩这粒老鼠屎,太恶心人了!

    “呼~!”

    陡然间,起风了。

    “不好!”柳长老条件反射的大声吼道。

    “糟了!”杜一刀、苗雪川和铁康同样条件反射般拔出了各自的兵刃,四下戒备以待。

    “怎么了?怎么突然间起风了?”朱岩疑惑道。

    “是啊,真奇怪。”赵兴不解道。

    “算了,先解决了这些魔门中人再说吧。”李旭摇头道。

    “也好!”朱岩和赵兴赞同道。

    柳长老:“······”

    杜一刀:“······”

    苗雪川:“······”

    铁康:“·······”

    四人看向李旭三人早已经不是不屑和轻蔑了,而是一堆白骨了。普通的风?普通你个大头鬼!

    “呼呼~!”

    风力越来越大了。

    “呼啦啦~!”

    大树摇晃不止,树叶在半空中飞舞,人们衣服鼓鼓作响。

    “嘎嘎~!”

    “嘎嘎~!”

    “嘎嘎~!”

    沼泽鸭们突然扭头就跑,状若受惊了兔子,那叫一个闪电霹雳,一瞬间便飞扑到了沼泽地,扑通几下,便游到了对岸,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苗雪川眉头紧皱,他感觉这诡异的风愈加的诡秘,自己的听力好似越来越弱了,甚至于沼泽鸭们那么大的怪叫声都如同蚊声,太奇怪了!

    杜一刀面色凝重,他感觉这股突如其来的风状若一柄柄锋利的宝剑,剑剑锐不可当,刺人入骨三分。

    铁康神色沉重,他感觉周围的风就是铺天盖地的无形剑气,充满了无边的愤怒——好似神之怒吼,整个人都不好了,更为重要的是手中的铁剑却不受自己控制的飞了出来。

    “呲呲~!”

    不仅铁康的铁剑飞出了手中,就连杜一刀和苗雪川的贴身宝刀也不受控制的脱离掌控。一时间,越来越多刀剑脱离它们主人的掌控,缓缓地飞到了半空中,逐渐形成了一柄剑——由数百柄刀剑组成的剑!

    “咕噜~!”

    “咕噜噜~!”

    “天呐!那是——”

    “那是——剑?”

    “看,那花纹!那是——”

    “那是——一条龙!”

    “罹龙剑?!”

    “罹龙剑?”

    “啊!是罹龙剑客!”

    “对,肯定是他!”

    “罹龙剑客!”

    陡然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四下寻觅,好似要找出罹龙剑客一般,可惜,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突然,一声愤怒的声音传来:“尔等妄言,断尔等右臂以作惩戒!”言罢,在众人的注目礼之下——

    “咻!”

    半空中庞大的罹龙剑刹那间一闪而逝,继而哗啦一声,大量的刀剑跌落倒地。

    “啊~!”

    “啊~!我的手!”

    “啊~!我的手!我的手啊!”

    凄惨无比的惨叫声惊刺了所有人,人们望去,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活见鬼的神情,这怎么可能呢?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