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七章 恶鬼刀
    宽敞的大道上,周围几乎人满为患,但他们却没有着急赶路,而是停滞不前,在他们的中央更是有着一个极为宽阔的空心地带。

    “嗡~!”

    沉重的黑色大锤携带着强大的力量轰然砸下。

    “嘭~!”

    杀猪刀迫不得已用自己的宝刀‘杀猪刀’硬接牛锤的黑色大锤,却被黑色大锤一下子砸的四分五裂,胆战心惊:“跑~!”

    “嗖~!”

    杀猪刀转身就跑,但没跑多久,却是身影一僵,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盯着倒跑回来的大哥‘斩马刀’,不是说好的跑吗,你又跑回来干什么。

    “嘭~!”

    尘埃落定,杀猪刀一瞪眼,死死地盯着被青色鞭子绑成大粽子般的斩马刀:“·······”

    另一边——

    “呛呛~!”

    “呛呛~!”

    边扔飞刀边跑的杀鸡刀却被孙鲛缠的死死的,想跑却又不能一时半会儿的跑到;但刚一逮到机会,杀鸡刀就要跑了,却见青光一闪,而后已经快要跑入树林里面的大哥‘斩马刀’却被硬生生的拉了回来。

    “嘭~!”

    斩马刀重重的跌落在地上,身上被青色鞭子绑着。

    杀鸡刀:“········”

    “嗖~!”

    杀猪刀和杀鸡刀二人汇合,铁血、牛锤和孙鲛三人也汇合在了一起,不过,铁血三人却是包围住了杀猪刀和杀鸡刀二人。

    杀猪刀和杀鸡刀二人无语的看着被绑着的斩马刀,心中更是闪过一丝骇人,自己大哥‘斩马刀’的度怎样,二人还是很清楚的,而且自出道以来,自己的大哥可从来没有被人绑住过,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啊!

    铁血三人同样吃惊的看了眼地上垂头丧气的斩马刀,再看向手持青色长鞭的张狸,心中充满了惊骇:“好快的度,太快了!”

    赵延眼中也闪过一丝骇人:“金蛇鞭?不,不对!金蛇鞭是金色的,不是青色!这应该是龙重新炼制的宝器,应该不叫金蛇鞭而是青蛇鞭吧?”

    马槽身体微颤,难以置信的看了眼张狸,便赶忙低下了头,心中难以平静:“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太快了!传闻,罹龙剑客有三件宝物:其一,罹龙剑;第二,金蛇鞭;第三火鎏铁甲!现在,罹龙剑客手中的青色长鞭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金蛇鞭?”

    张狸出手,快若闪电,周围的人群纷纷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口,一时间整个大道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咻~!”

    青光闪过,张狸手中多了一条青色长鞭,正是张狸重新锻造的罹龙鞭。

    瞥了眼不远处的杀猪刀和杀鸡刀,张狸看向斩马刀,微笑道:“你们这三把刀,跑出恶人谷干什么,找死吗?”

    找死吗?

    斩马刀:“······”

    杀猪刀:“······”

    杀鸡刀:“······”

    三把刀极为无语的相视一眼,斩马刀看向张狸,瞪眼道:“小白脸,有本事,你杀了我!”

    “啪~!”

    青光闪过,罹龙鞭狠狠地抽打在斩马刀的身上,致使斩马刀身上多了一条鲜血淋漓的鞭痕,痛的斩马刀嘴脸抽筋。

    陡然间——

    “啊~!”

    斩马刀一声惨叫,整个人毫无征兆的开始了驴打滚,双手不停的抓痒着鲜血淋漓的鞭痕,整个人都在抽搐,神情极为痛苦不堪。

    “不!”

    “大哥!”

    “大哥!”杀猪刀和杀鸡刀二人费力地冲向了斩马刀,铁血三人在赵延的暗示之下并没有阻拦,任由他们二人跑向斩马刀。

    “不!”

    “大哥!”

    “大哥,你怎么了!”

    “大哥,你怎么了!怎么了你,大哥!”

    “大哥——”杀猪刀和杀鸡刀二人紧紧地抱着斩马刀,却见斩马刀浑身上下都是血,眼神迷乱,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的边缘。

    “嘶~!”赵延、马槽和铁血三人都倒抽了一口寒气,太狠了!

    “嘶~!”

    “太狠毒了!”

    “太残忍了!”

    “小小年纪就如此狠毒,太可怕!”

    “嘘,小声点,找死啊!”

    ········

    一时间,众人看向张狸的眼神变得极为诡异和恐惧,生怕得罪这个人面兽心的少年。

    张狸冷冷的看着三把刀。

    杀鸡刀猛地站了起来,扭头看向张狸,颇为凄惨的苦笑道:“你是谁?你究竟是什么人?出手怎么如此的狠毒!你还是人吗?”

    杀猪刀紧紧地抱着斩马刀,望向张狸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和仇恨。

    张狸冷笑道:“狠毒?呵,你们无缘无故的杀人,你们不狠毒?你们都是好人,我是坏人,对吧?好了,放心吧,他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你想怎样?”杀鸡刀满是戒备道。

    “据传闻,你们恶人谷有一个镇谷神兵——恶鬼刀!我要它!”张狸回应道。

    恶鬼刀?

    “嘶~!”

    “那可是恶人谷的镇谷至宝啊!太狠了!”

    “恶鬼刀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据说每一个得到恶鬼刀的人都不得好死,死的非常奇怪!”

    “对,每一代的恶人谷谷主好像都是在位没几年就无缘无故的死了,而且死相极为惨烈,好似被好好的折磨致死似的,太惨了!”

    ········

    “你要恶鬼刀?”杀鸡刀一愣道。

    “恶鬼刀?”杀猪刀怪异的望着张狸。

    “对,我要恶鬼刀!”张狸肯定道。

    “好!我给你!”杀鸡刀冷笑道。

    杀鸡刀扭头看向杀猪刀,又看了眼地上昏迷不醒的斩马刀,深吸一口气,冷冷的一笑,看向张狸,说道:“等我一个时辰,我很快就回来!”

    一个时辰?

    张狸深看了杀鸡刀,笑道:“可以。”

    “哼~!”杀鸡刀冷哼一声,看向杀猪刀,说道,“二哥,保护好大哥,我去去就回!”

    “好!”杀猪刀点头道。

    “嗖~!”

    杀鸡刀施展轻功,迅向远方奔去。

    望着杀鸡刀的方向,张狸眼神微微一眯,暗道:“恶人谷?恶鬼刀?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宝物能够让这些人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

    马槽看着张狸,张了张口,想说又不敢说,毕竟恶人谷有恶鬼刀的事情是自己该死他的,若是他因为恶鬼刀而出事,千仞山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唉,只能希望这位年轻的罹龙剑客吉人自有天相了!”

    赵延脸色凝重道:“龙,这恶鬼刀可是不祥之物啊!”

    张狸俯视赵延,说道:“不祥之物?呵,那也要看是什么人拿着它了!”

    赵延无奈。

    ··········

    ······

    恶人谷,禁地。

    “呜呜~~!”

    浓浓的黑雾终年不散,阴森森的,到处都是白色枯骨,数之不尽;同时,更有若有若无的、各种各样的惨叫之声此起彼伏地回荡在幽深深的谷地。

    “嗖~!”

    一个狼狈的身影快出现在黑雾面前,看了眼血色禁地二字,深吸一口气,面露狰狞的大声说道:“杀鸡刀拜见谷主!”

    杀鸡刀拜见谷主!

    杀鸡刀拜见谷主!

    杀鸡刀拜见谷主!

    ········

    “何事?”一个冷漠的声音传了出来。

    “谷主,有人要抢我们的‘恶鬼刀’,他抓住了我的大哥和二哥,恳请谷主出手相救!”杀鸡刀恭敬道。

    “抢我的恶鬼刀?”

    “嗖~!”

    一个黑影陡然间出现在了杀鸡刀的面前,吓的杀鸡刀一阵哆嗦,单膝而跪道:“拜见谷主!”

    黑影一身黑衣,看不清楚他的面目,他开口道:“是什么人如此的大胆,胆敢公然抢劫我们的恶鬼刀,找死!”

    “说吧,他在哪里?”黑衣人阴沉沉的问道。

    “就在谷外的不远处。”杀鸡刀战战兢兢的回应道。

    “好!很好!”黑衣人大袖一挥,身影一晃,恍若鬼魅一般,消失在了杀鸡刀的面前;而杀鸡刀此时才觉自己早已经冷汗淋淋了。

    “呼~!这下子,你们死定了!”杀鸡刀狰狞道。

    “嗖~!”

    杀鸡刀快追了上去。

    “呼~!”

    黑色的怪风刮过,张狸只感觉一阵阴森,眉头一簇,睁开眼睛望去,却见一个黑衣人出现在斩马刀和杀猪刀二人的面前,紧跟其后便是离去又归来的杀鸡刀。

    “嘶~!”

    “好冷啊!”

    “那人是谁啊,阴森森的,太可怕了!”

    “嘘,他就是恶人谷的谷主!”

    “什么,他就是恶人谷的谷主?”

    “嗯。”

    “嘿嘿,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

    “恶人谷的谷主?”赵延、铁血、牛锤和孙鲛四人手持兵刃,死死地盯着黑衣人,目光之中充满了警惕和戒备。

    “恶人谷的谷主?”张狸盯着黑衣人,眉头紧蹙,眼中青光闪过,眉头皱的更紧了,“半人半鬼、半肉半骨?这样也能活着,他真的是一个活人吗?”

    “小娃娃,是你大言不惭要夺我们恶人谷的宝刀吗?”黑衣人阴森森的说道。

    “不人不鬼?哈,看来,是我高看你们恶人谷了!”张狸冷笑道。

    不人不鬼?

    “找死!”黑衣人极为生气的盯着张狸,双手都在颤抖。

    “呲吟~!”

    黑衣人手中陡然间多出了一把黑色狰狞大刀,大刀上面雕刻着大量的恶鬼,可以说就是一个百鬼夜行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