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八章 一剑之威
    隐龙镇千米之外,宽敞的大道上几乎人满为患。≧

    “嗖~!”

    “嗖~!”

    “嗖~!”

    接连数道身影施展绝世轻功,踏落在一棵棵参天大树的树枝上,俯视着下方最为热闹的核心地段。

    “恶人谷的三把刀?”

    “斩马刀好像深受剧毒,只凭强悍的内力吊着一口气存活,好狠毒的剧毒!”

    “那个少年更加不简单!那个擒拿住恶人谷度第一的斩马刀,那少年最少是先天境武者!如此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成就,不一般啊!”

    “咦?赤焰掌‘赵延’?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看,他好像一个奴才一般,对那少年唯命是从,这少年的身份更加的不简单了啊!”

    “嗯~!”众人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心中一片沉重。

    赤焰掌——赵延,曾经极为强悍的一位存在!

    当他们注视赵延之际,赵延亦是略有所感的扭头望去,看见他们,瞳孔一缩,暗道:“隐龙镇第二大势力——逍遥窟?他们竟然也来了!”赵延心中愈加的戒备了。

    逍遥窟、恶人谷,隐龙镇三大势力之二!

    “逍遥窟?”马槽也注意到了他们,皱眉低语道。

    而就在此时——

    “呲吟~!”

    恶人谷谷主‘黑衣人’手中陡然间多了一把黑色狰狞大刀,大刀两面雕刻着大量恶鬼图,可以去就如同一张百鬼夜行图,引人沉沦。

    “恶鬼刀?”张狸瞥了眼不远处的逍遥窟众人,绝大部分的目光还是注意着黑衣人,尤其是黑衣人手中的那把黑色狰狞大刀——恶鬼刀。

    “恶鬼刀?”

    “那就是恶鬼刀?”

    “恶人谷的镇谷神兵——恶鬼刀?”

    “好邪恶的一把刀!”

    “这是什么刀,头好痛啊!”

    “我也是!”

    “不好!大家不要看那把恶鬼刀!不要看!”有识货之人开口提醒道。

    “哦~!”极少数人听从了提醒,艰难的将目光转移开了。

    “啊~!”

    “不~!”

    “我要杀了你~!”

    “不好~!”

    “打晕他们!”

    “嘭嘭~!”

    接连数百人被同伴打晕,晕倒在地上,全身一阵阵的抽搐不已,脸色更是一阵青一阵黑,看上去极为诡异。

    “好邪意的一把刀!”张狸凝重道。

    “嘿嘿,小子,怕了?”黑衣人冷笑道,“告诉你,这把恶鬼刀可是收集了无数恶人的血肉怨念、怨气、煞气、恶气等等无尽**之气凝炼而成,可以说在这个世界上它就是天下第一的宝刀!”

    天下第一?

    张狸嗤笑一声,说道:“一把如此邪恶的刀,对于你们魔道而言,的确是一把宝刀;但对于我而言,它还不算是什么宝刀。”

    “口出狂言!找死!”黑衣人好似暴怒了,手持恶鬼刀,黑雾缭绕,带着一股凶神恶煞之势悍然一刀斩向张狸。

    张狸目光微凝,凝视着恶鬼刀,背上的罹龙剑平静如常,但赵延却知道——罹龙剑看似平静,却是暴风雨前的一丝古井不波,一旦出鞘,势必惊天动地。

    “呜呜~!”

    好似鬼哭狼嚎的黑雾,黑衣人恍如鬼魅般就要一刀斩杀张狸,周围的人们眨眼间露出了惊骇和惋惜之色,也只有铁血、牛锤和孙鲛三人为之蹙眉。

    “嘿嘿,小白脸,死吧!”黑衣人冷笑道。

    “呜呜~!”

    鬼哭狼嚎之声越来越大了。

    眼看恶鬼刀即将斩下,张狸眼中青光一闪,继而,张狸纵身一跃,跳跃到半空中,双手好似要拔出背上的罹龙剑。

    “呲吟~!”

    一道青光一闪而逝。

    “呛~!”

    罹龙剑归鞘,张狸轻飘飘地站立在地上,目光凶戾。

    “呜呜~!”

    鬼哭狼嚎之声渐渐地消散,黑雾也随之消散。

    “噗通~!”

    黑雾消散,众人才看清楚——黑衣人依旧保持着恶鬼刀即将斩下的姿势,但他整个人却悄无声息,一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

    “哐当~!”

    恶鬼刀跌落倒地。

    “嘶~!”

    “啊~!”

    “这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生什么事情了?”

    ········

    众人无法相信眼前的事实,整个人都不好了,尤其杀猪刀和杀鸡刀两大恶人,他们神色极为恐惧,眼中充满了骇人,那可是恶人谷的谷主——整个恶人谷之中最强大的存在,竟然不是那少年一剑之敌,这怎么可能?

    “嘭~!”

    诡异的事情再一次生了——黑衣人的身体陡然间爆炸开了,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啊!

    “嘶~!”

    “噌噌~!”

    无数人看到那惨不忍睹的地上,都不由自主的倒抽了一块寒气,整个人都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望向少年转眼间不是不屑和怜悯,而是——惊惧和恶魔。

    “嘶~!”最为跟随张狸最久的赵延看到这一幕都不禁为之色变,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暴戾狠毒的张狸,整个人都不好了。

    “嘶嘶~!”铁血三人瞳孔紧缩,神色极为后悔和惊惧,若是当初没有选择臣服,恐怕自己等人,甚至于整个铁牛寨都会是这个下场吧?

    “咕噜~!”马槽整个人都陷入了黑暗深渊之中,无法言喻的恐惧弥漫在全身上下,一个个冰寒之气侵蚀着心神,迫使马槽都不由自主的掉下了马车,不敢在坐在马车上看戏了。

    不远处,逍遥窟的众人同样满是惊骇的望着恶鬼刀周围阴森森的白骨残渣,整个人都非常的不好了;原本以为恶人谷的恶人已经非常邪恶了,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他是谁?”这一个疑问再一次袭上心头。

    “爆了?”张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黑漆漆的大地,眼中青光乍现,心中极为疑惑,“怎么突然间爆炸了呢?”

    想了想,张狸没有想通,于是便不再理会。目光落向黑色的恶鬼刀,张狸走了过去,在万众瞩目之下,右手缓缓地伸向恶鬼刀。

    “拔啊!”

    “快拔啊!”

    “拔吧!”三把刀极为憎恨的盯着张狸。

    赵延、铁血、牛锤、孙鲛和马槽等人死死地盯着。

    周围的人群死死地盯着。

    逍遥窟的众人死死地盯着。

    “嗡~!”

    张狸右手握住了恶鬼刀,恶鬼刀立即一声嗡鸣,瞬间颤动了起来,好似在反抗张狸一般,但张狸知道它好似具备一股灵性似的,正在试图吸收自己的血肉和生命力,这令张狸为之沉重:“一把刀,也想要我的命?”

    “嗡~!”

    张狸运转《大力金刚诀》,右手瞬间变成了金色,一股金色光晕刹那间笼罩住了恶鬼刀,在那金色光晕里面好似有着大量奇形怪状的字体若隐若现,赫然正是佛宗的《金刚经》。

    “呜呜~!”

    恶鬼刀愈加的颤动,黑色气雾也愈加的旺盛,但张狸深悟佛门佛法,度亡灵极为有效。

    “那是?”

    “大力金刚诀?”

    “对,《大力金刚诀》!”铁血三人一脸惊骇的望着张狸。

    《大力金刚诀》,铁血三人知晓,也是三人的根本,没想到《大力金刚诀》竟然还有如此神效,当真是不可思议!

    “《大力金刚诀》?”赵延疑惑的盯着那越来越清晰的字体,“不!应该不是《大力金刚诀》,它没有如此威力!好神秘的龙!”心中,赵延对张狸愈的忌惮和敬佩了。

    “那是什么?”

    “好像是——佛门的经文?”

    “佛门经文?”

    “这不可能!”

    “开什么玩笑!这绝对不可能!”

    “就是,佛门的经文,我也看过,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是,一些骗人的故事而已,没什么了不起的!”

    “咦,你们看——”

    “嗡~!”

    黑雾渐渐地收敛,一把古朴的黑色大刀出现在众人面前,已然没有了先去的那股邪恶之气,看上去极为浩大,但仍然是一件魔门兵刃。

    众人不知,张狸却是眉头一皱,在运转《大力金刚诀》之际,恶鬼刀的邪恶之气竟然侵入自己体内,试图同化自己,却被气府丹田里面的四方神鼎给吸收了,而且还是来者不拒:“这就是我的灵根——四方神鼎?”

    “嗡~!”

    四方神鼎运转的度越来越快,黑雾也被快的吞噬和炼化,张狸感觉四方神鼎好似实物一般存在,越来越沉重了:“灵根?灵根?灵根?究竟什么是灵根!何为灵根!”

    “嗡~!”

    最终,恶鬼刀里面的黑雾被四方神鼎吸收的一干二净,恶鬼刀也恢复如常,张狸却看到了恶鬼刀上面布满了大量的细微裂痕,应该是它主人战败之后,它也被打伤,一直都没有恢复;或者说,它想借助那些邪恶的黑雾疗伤,结果却被张狸给破坏了。

    “咻~!”

    张狸拔起恶鬼刀,查看着恶鬼刀上的百鬼夜行图,暗道:“百鬼夜行图?这应该是一把魔道修魔者的宝物,却不知为何沦落至此,成为一把害人的魔刀!”

    扭头,张狸扫了一眼地上乱七八糟的刀剑,瞥了眼面露惊骇的人群,冷冷的一笑,左手一转,嗖的一声,一把刀鞘飞到手中。

    “呛~!”

    恶鬼刀入鞘。

    “嗖~!”

    张狸纵身一跃,跳上马车,瞥了眼惊魂未定的马槽,微笑道:“好了,我们该走了。走吧。”说完,张狸走进了车棚。

    “喏!”赵延四人恭敬道。

    “是,少爷!”马槽颤颤巍巍的恭敬道。

    “驾~!”

    马槽驾驭马车,路上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恭请马车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