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九章 孟帆儒士
    “哒哒~!”

    马槽机械性地驾驭着马车,周围的人群纷纷自动让开一条道路,以供马车通过,他们可不敢再招惹马车上的那位少爷了。

    “驾~!”

    “哒哒~!”

    马车渐渐地远去,众人也缓缓地回过神,清醒了。

    “嗖~!”

    “嗖~!”

    “嗖~!”

    数道身影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了恶人谷谷主身陨之地。

    “逍遥窟的人?”

    “他们怎么来了?”

    “肯定没什么好事!”

    “不过,如今恶人谷算是没有了,隐龙镇也就剩下逍遥窟和隐龙居两大势力了!”

    “是啊,接下来可就不太平了啊!”

    ·········

    ······

    “怎么样?”一个华服中年人对勘查现场的白老者问道。

    “恶人谷主应该是死后,体内魔气混乱不堪而造成的自爆!”白老者凝眉思索道,“而且,恶人谷主毕竟是一名先天境武者,居然被那罹龙剑客一剑灭杀,看样子传言不虚啊!”

    “罹龙剑客?”

    “传言?”

    “什么传言?”逍遥窟众人看向白老者疑惑道。

    “据传言:罹龙剑客已然打破后天境枯槁,达至先天之境,更是开辟出了传说中的‘灵根’,成为一名炼气士!”白老者凝重道。

    先天境?

    灵根?

    炼气士?

    罹龙剑客不仅是一名先天境武者,更是一名开辟出‘灵根’的炼气士?

    “嘶~!”众人神色大变。

    “放心,恶人谷这一次遭劫,完全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再者,罹龙剑客这一次来隐龙镇,可不是为了我们逍遥窟和恶人谷,应该是为了那条寻仙之船!”白老者眼中闪过一丝羡慕和向往。

    寻仙之船?

    逍遥窟众人暗松了口气,不是为了灭我们逍遥窟就好。

    周围的人群却是大吃一惊,不少人更是充满了激动和亢奋,整个人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向隐龙镇,生怕耽误了时辰。

    “唰~!”

    不一会儿的功夫,整个大道上就只剩下了恶人谷和逍遥窟两方数百人。

    逍遥窟Vs恶人谷!

    逍遥窟,人员完好。

    恶人谷,谷主刚死,三把刀又深受重创。

    结果,不言而喻。

    至此,恶人谷不复存在。

    ·········

    ·······

    隐龙镇,一座看似普通的书舍。

    此刻,这间看似普通的书舍里面却聚集了八位先天境武者和数十位后天境武者,可见其实力之强。

    八位先天境武者分坐八方,数十位后天境武者分八方而坐,由此可见小小的书舍却又分为八股阵营。

    坐在乾卦之位的先天境武者是一名银老者,看上去就是一代学儒,他平静的目光扫视一周,说道:“诸位,恶人谷被灭,镇门之宝被夺,那位罹龙剑客来势汹汹啊!”

    坐于坤卦之位的先天境武者是一名黑老者,目光极为凌厉,他说道:“诸位,如今隐龙镇暗潮涌动、龙蛇隐现,大6各大势力纷纷云集于此,若是一个不慎,恐怕我们隐龙居会步入恶人谷之果,不可不慎!”

    隐龙居?

    谁也没有想到,隐龙镇三大势力之一的隐龙居竟然在这么一个小小的书舍之中,果真是大隐隐于市啊!

    不过,如今的隐龙镇由于寻仙之船的缘故,迫使隐龙居不得不现身,参与追逐。

    寻仙之船,仙人之梦!

    坐于巽位的先天境武者是一名身穿儒袍的中年人,他神态温和,看向众人,微笑道:“诸位,江湖传闻:罹龙剑客疾恶如仇,擒住‘斩马刀’而不杀,是为仁慈;夺取‘恶鬼刀’,更是造福一方。我认为——我们一个交好与罹龙剑客,而非与之为敌!”

    交好与罹龙剑客?

    “唰~!”

    所有人的目光齐聚于中年人身上,神色各异。

    坤位黑老者盯着中年人,沉声道:“孟帆,你什么意思?莫不是认为我们隐龙居不如他一个小小的罹龙剑客不成?”

    其他人的目光也颇为不善。

    中年人‘孟帆’却摇头笑道:“非也!马老,罹龙剑客可不仅仅代表的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千仞山宗门!你认为,我们隐龙居比之千仞山宗门,如何?”

    千仞山宗门?

    坤位黑老者愤恨的瞪了眼孟帆,涨红的脸,却又不能开口辩驳,那叫个憋屈。

    其他人为之沉默。

    隐龙居是强,拥有八位先天境武者;但,千仞山宗门可是大丰国三大宗门之一,其实力之强,深不可测!

    如今,一个小小的罹龙剑客身边便跟随一名先天境武者和三名后天境后期武者,可见千仞山宗门底蕴之深厚。

    坐于震位的银老者忽然凝眉盯着孟帆,问道:“孟帆长老,莫不是你们早已经与那位罹龙剑客取得了联系?”

    联系?

    众人目光直视孟帆,孟帆却是坦然一笑道:“不错,我们巽部的确是与罹龙剑客取得了一丝联系,希望借助罹龙剑客这棵大树去往东海寻仙。怎么,你们不同意?”

    七大先天境武者为之蹙眉,神色各异;而其他后天境武者们,纷纷怒视巽部武者,好似他们是叛徒,极为仇视。

    孟帆对于那些后天境武者的怒视视而不见,继续微笑道:“罹龙剑客在千仞山宗门,曾经是八大护法之一的巽护法,一手清风剑打遍天下,闯出‘罹龙剑客’的名号!如今,我们巽部投靠罹龙剑客,也不过只是为了我们的仙途而已。”

    众人保持沉默。

    巽护法?

    仙途!

    “哼~!”坤位黑老者脸色极为难看,冷声道,“孟帆长老,你若投靠罹龙剑客,我们无话可说,但你不能带走巽部一同与你投靠罹龙剑客!”

    “对!”

    “你太自私了!”

    “不行,你不能带走巽部!”

    “我们隐龙居不能少了巽部!”

    ········

    其余七大先天境武者纷纷开口说道。

    孟帆冷然一笑道:“好!我可以不带走巽部,但巽部弟子若有人愿意跟随我一同投靠罹龙剑客,你们不得阻拦,否则别怪我孟帆不客气!”说话间,孟帆猛然间站了起来,铁青着脸,怒视全场。

    “这?”

    “好!”

    “好,我同意!”

    “我也同意!”

    “你走吧。”

    “快走!”

    ·······

    以坤位黑老者为的先天境武者和后天境武者起哄道。

    “哼~!”孟帆重重的冷哼一声,瞥了眼一言不的乾位银老者,恭敬道,“老师,学生不孝,自即日起——我孟帆脱离隐龙居!告辞!”

    “唰~!”

    孟帆愤怒的一甩衣袖,神色阴沉间转身向房门外走去。

    “告辞!”

    “告辞!”

    “告辞!”

    接连八人跟随孟帆走出了房门,剩余数十人静立于那里,没有一丝恐慌,极为镇静,好似孟帆等人的离去与他们没有关系。

    “唰~!”

    一个锦衣青年走出数十人的人群,走上巽位,毫不客气的坐了下去,除了后天境武者们极为震惊之外,七大先天境武者却极为平静,好似早就知晓一般。

    锦衣青年微笑道:“恭喜诸位选择和我们皇室合作!放心,楚金方老祖已经下达了指令,一旦尔等去往东海,定推荐你们进入各大仙门,踏上仙途!”

    坤位黑老者激动道:“多谢太子殿下!我等定当竭尽全力辅助太子夺得皇位,以安天下!”

    锦衣青年微笑道:“多谢诸位。”

    ·········

    ·······

    千安楼,隐龙镇最大的酒楼和客栈。

    九楼,千字号房间。

    张狸静坐宝座,手持酒壶,饮着浊酒,望着窗外,望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暗道:“隐龙镇,越来越不太平了,武林人士越来越多了!”

    赵延在一旁恭敬道:“龙,刚刚得到消息:隐龙镇三大势力之一的恶人谷被逍遥窟剿灭,恶人们逃的逃,死的死,可以说——恶人谷不复存在了!”

    “哦?”张狸一愣,随即摇头一笑道,“人啊!唉,算了。”

    人啊?

    算了?

    赵延不明所以的看着张狸,又说道:“龙,隐龙镇最为身为的隐龙居出现了!”

    “隐龙居?”张狸停下了酒壶,疑惑道,“怎么,又出什么事情了?”

    “龙,隐龙居的巽部前来投靠;据他们所说——隐龙居很有可能已经投靠了皇室,而这一次招募隐龙居的人竟然是当朝太子!据传说,这是皇室一位老祖的交代!”赵延冷声道。

    “皇室?”张狸目光阴沉,冷笑道,“呵,他们还真是阴魂不散啊!不过,我很好奇,隐龙居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好了,请隐龙居的巽部代表人进来吧。”

    “喏。”赵延恭敬道。

    “吱呀~!”

    孟帆走进了房间,看向坐于窗前的华服少年,好似对面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座大山,无形的威压迫使孟帆有些惊汗,同时不自觉地收敛气息,上前,恭敬道:“小人孟帆拜见罹龙剑客!”

    “孟帆?”张狸扭身看向孟帆,却见孟帆身穿黑色儒袍,面容儒雅,不自觉的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讶然,微笑道,“你是一名儒学大师?”

    儒学大师?

    赵延一愣,看向孟帆,充满了疑惑,暗道:“孟帆?好似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啊,他从哪里冒出的?看来,隐龙镇的确是卧虎藏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