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章 赠书孟帆
    儒学大师?

    孟帆抬头看向颇为惊讶的张狸,有些疑惑道:“罹龙剑客阁下抬爱了,小人只不过只是多读了几年书而已,还称不得一代儒学大师!只是,小人不知,何为儒学?”

    儒学?

    不仅孟帆不知,赵延也不知,充当门卫的铁血、牛锤和孙鲛三人同样不知。

    “儒学?”张狸眉头一簇,说道,“儒学:以尊卑等级的‘仁’为核心,维护‘礼治’,提倡‘德治’,重视‘仁治’!简单的来说就八个字:仁、义、礼、智、信、恕、忠、孝!”

    仁义礼智信恕忠孝!

    八个字?

    八大体系?

    孟帆眉头紧皱,深深地看向张狸,恭敬道:“罹龙剑客睿智,小人不如也!”

    张狸摇头道:“这种文化,非一人之力!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来找我,所谓何事?”

    孟帆微微一礼,恭敬道:“罹龙剑客,我和我的八名弟子,想归顺于您,不知罹龙剑客是否收留我等?”

    “归顺于我?”张狸一愣道。

    “对。”孟帆诚恳道,“我们隐龙居分为八股学派,以八卦命名,如今看来,更适合先生所说的八大理念!所以,恳请先生能够收留我等!”说完,孟帆又是深深地一礼。

    “八股学派?八股命名?”张狸眉头紧锁,暗道,“不同的世界,形成的学说竟然如此的相像,不可思议!”

    深吸一口气,张狸站了起来,扶起孟帆,微笑道:“先生客气了。先生能够知晓我,又愿与我等相随相伴,狸欢迎至极!”

    孟帆看着眼前极为温和儒雅的张狸,心中充满了感叹:“世人皆知罹龙剑客凶戾无常,却不知罹龙剑客乃是大智慧之人,可悲可叹啊!”

    孟帆感激道:“谢先生收留!”

    张狸微笑道:“这样吧,你与赵延他们一同称呼我为——龙,如何?”

    龙?

    孟帆一怔,之前就听赵延他们一直称呼张狸为——龙,看来这个名称很有深意啊。孟帆感激道:“喏。孟帆拜见龙!”

    “哈哈,好,很好!”张狸哈哈大笑道,“赵延,设宴,我们庆贺一番!”

    “喏!”赵延瞥了眼有些怔怔然的孟帆,暗道,“虽然孟帆也是一名先天境武者,但龙也没有必要如此抬爱他吧?设宴?”

    很快,丰盛的宴席准备好了。

    张狸端坐主座。

    张狸左侧:赵延、铁血、牛锤和孙鲛。

    张狸右侧:孟帆和他的八个弟子:孟一至孟八。

    张狸端起酒杯,环顾一周,微笑道:“诸位,感谢你们一路追随于我,狸感激不尽!请~!”

    “请~!”

    众人端起了酒杯,一同仰头而饮尽杯中酒。

    张狸放下酒杯,说道:“诸位,寻仙之船再过几天就要开启了,据时免不了一场恶战,希望大家都有一个心理准备。”

    恶战?

    赵延四人不自觉的相视一眼,眼中充满了压抑已久的火焰,心中充满了无尽战意。

    孟帆惊愕的看了眼张狸,暗道:“一场恶战?什么意思?难道还要打上一场不成?”其余八人纷纷相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忧虑,毕竟他们的修为比较偏低,也就只是一名普通的后天境后期武者而已。

    好似看出了孟帆等人的忧虑,张狸暗自叹息一声,从怀中取出一本还算崭新的褶皱书籍,递给孟帆,郑重道:“孟帆,这部圣书,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便没有离过身,他是我一路前行的指明灯,望你能够好好地珍惜和参悟他,拜托了!”说完,张狸极为郑重的双手递上。

    赵延四人大吃一惊,满是震惊的盯着张狸手中的书籍,一部从不离身的圣书?一部指引张狸一路前行的指明灯?

    孟帆同样大吃一惊,极为受宠若惊的站了起来,看向极为郑重和严肃的张狸,心中感慨万千:“这才是真正的罹龙剑客!”

    深吸一口气,孟帆向张狸极为隆重的一礼,双膝跪地,双手接过书籍,恭敬道:“谢先生的教导,学生定当不负先生栽培之恩!”

    张狸说道:“孟帆,这部书关系重大,望你能够早日参悟其中的道理。另,我希望你能够将之传授于你的学生,一代代的传下去,永不停息!”

    永不停息!

    孟帆深深地感受到了张狸的厚重,拜道:“学生定当将之传授下去,一代代的延续,永不停息!”

    “好!”张狸一声大喝。

    赵延四人震惊。

    孟帆瞳孔一缩,只感觉心中的担子越来越沉重了。

    孟帆的八位学生在为自己老师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感受到了张狸的博大和智慧,以及身上那‘一代代的延续,永不停息’的重担。

    张狸暗松了口气,扶起孟帆,微笑道:“孟帆,这部书,极为重要,非嫡传不可传授,明白吗?”

    非嫡传不可传授!

    孟帆盯着张狸,恭敬道:“学生定当遵从先生教训!”

    张狸点点头:“坐吧。”

    “谢先生!”孟帆坐回了,孟一八人也坐回了,赵延四人也坐下了。

    ··········

    ·······

    隐龙镇,孟家。

    宴席过后,孟帆怀中藏着圣书,急匆匆的回到了家中,心中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能够被张狸推崇的圣书究竟是一部什么样的经典。

    此刻,孟帆刚一回家,便被人领到了大堂。

    孟帆皱眉的环视一周,看向端坐主座的白老者,恭敬道:“爷爷,您们这是什么意思?”

    孟冶凝视孟帆,以及他身后的八个学生,他看到了一股勃勃生机,这在以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不由得暗暗吃惊:“罹龙剑客?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够令我这个一贯沉稳的三子充满了斗志!”

    斗志?

    是的,斗志!

    在以前,孟帆除了读书习武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远大目标,但如今却好似脱胎换骨一般,充满了斗志昂扬的意气。

    不仅孟冶注意到了孟帆等人的变化,其他人同样注意到了,毕竟孟家可是一个书香门第,个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察言观色、观气,还是很容易的。

    孟冶深吸一口气,问道:“孟帆,你为何脱离隐龙居,投靠那什么罹龙剑客?”

    脱离隐龙居?

    投靠罹龙剑客?

    孟帆不以为意的一笑道:“爷爷,您们的目光太局限了!当今大丰国,能够影响天下者,寥寥无几!但是,爷爷,如今的隐龙镇,卧虎藏龙,鱼龙混杂,再加上寻仙之船的存在,这里愈加的混乱不堪,若是一个不慎,我们孟家就会被灭族啊!”

    “放肆!”

    “口出狂言!”

    “谁能灭我孟家?”

    “太放肆了!”

    ·······

    “哼,不知所谓!”孟帆毫不客气的冷笑道,“你们以为投靠皇室,他们就能够保住你们?可笑!你们可不要忘了——恶人谷可是皇室的一把刀,还不是被灭了!而且,据传说,如今的逍遥窟因得罪罹龙剑客,正在被千仞山宗门围剿,逍遥窟也很快被剿灭!”

    “如今,隐龙镇,恶人谷被逍遥窟所灭,逍遥窟也离灭门不远了,虽然隐龙居投靠了皇室,但隐龙居那些人却有意间得罪了罹龙剑客的人,他们也离灭亡不远了!”孟帆冷冽道。

    恶人谷?

    逍遥窟?

    隐龙居?

    隐龙镇,三大势力!

    现在,却因一人,恶人谷被灭,逍遥窟被围剿,隐龙居迫不得已投靠皇室!

    “嘶~!”众人下意识的倒抽了一口寒气,一阵的后怕。

    孟冶盯着孟帆,眼中充满了欣慰和担忧,问道:“那么,投靠罹龙剑客就可以了吗?别忘了,凡是去往海外的人,没有几个能够活着回来的!”

    孟帆却坦然一笑道:“即使是罹龙剑客没有回来,但千仞山宗门还在!只有罹龙剑客一日没有死,千仞山宗门就会站在罹龙剑客身后一天!孰轻孰重,大家心知肚明!另外,你们对罹龙剑客的实力,你们又了解多少?”

    罹龙剑客的实力?

    孟冶等人沉默了,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恶人谷谷主,先天境,强吧,罹龙剑客却是一剑解决了!

    皇室楚金方老祖,炼气士,强大吧,面对罹龙剑客还是退让了!

    镇南王府,吴兴老祖,炼气士,很强大吧,面对罹龙剑客,还是选择了退让!

    魔门,大丰国的所有魔门弟子来到隐龙镇之后,完全收敛了,没有任何的找茬,而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却是麻烦不断的找茬,可见魔门杜横的影响力!

    皇室、镇南王府、魔门,都对罹龙剑客礼让三分,千仞山宗门更是对他言听计从,罹龙剑客的实力和潜力会弱吗?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孟帆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严重道:“你们应该都知道:如今的千仞山已经完全占据大丰国江山的三分之一,皇室、镇南王府和魔门等门派都纷纷出手了,可结果却纷纷惨败,否则也不会狗急跳墙的派恶人谷来试图刺杀罹龙剑客!那么,你们可知道为何千仞山能够在短短的几天了就占据三分之一的大丰国江山?”

    几天的时间?

    大丰国三分之一的江山?

    千仞山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