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二章 张狸暴怒
    千安楼,九楼,千字号房间。

    张狸盘膝而坐,闭目调息。

    这几日,张狸除了内观《蛟龙出海》,便是参悟《清心风残篇》和《养剑篇》,这一次的温故而知新,让张狸确实收益良多。

    张狸的下丹田,一座庞大的青色四方神鼎镇压中央,它徐徐转动,它的四根鼎脚生了一丝变化:

    一根鼎脚处,一丝丝灰色气流若神龙盘柱般缠绕而动;

    一根鼎脚处,青色气流缠绕而动;

    一根鼎脚处,淡红色气流缠绕而动;

    一根鼎脚处,白色气流缠绕而动。

    四根鼎脚,四种气流真气!

    “水、火、风、金,四大系灵气!”张狸也没有想到一次无意间的参悟,却令自己的灵根‘四方神鼎’产生了如此之大的变化,当真是匪夷所思。

    “《清心风残篇》的清心风!”

    “《养剑篇》的白色金属剑气!”

    “灵根的水系灵气!”

    “赤焰骨火吸引的火灵气!”

    “水、火、风、金,四大系灵气!四方神鼎?”张狸愈加的疑惑了,“灵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四方神鼎,镇压四方?”

    越是随着修为的提升,张狸对灵根愈加的疑惑:“体内凭空出现一个空间,又在那神秘的空间之中出现一尊神秘的四方神鼎,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灰色的清心风、白色的金属剑气、青色的水灵气和淡红色的火灵气,四种不同颜色的灵气真气却在四方神鼎的运转之下汇聚于神鼎之中,而后融入青色的罹龙剑种里面,以壮大罹龙剑种。

    青色的罹龙剑种又繁生出源源不断的一道道青色罹龙剑气,罹龙剑气充斥在四方神鼎里面,填充着四方神鼎的空虚。

    如今,四方神鼎里面的罹龙剑气也不过二成,也就是说——四方神鼎里面三立方米大小的空间里面已有两立方米充满了罹龙剑气,这也意味着——张狸如今才炼气二层。

    炼气二层!

    张狸如今的修为!

    ·······

    ······

    “咚咚~!”

    赵延满是严肃的敲响了房门。

    铁血、牛锤和孙鲛三人同样面露凝重之色。

    “进来~!”

    “吱呀~!”

    赵延四人走进了房间。

    张狸缓缓地睁开眼睛,看向面色凝重的四人,问道:“怎么,有什么大事件生?”

    赵延恭敬道:“龙,逍遥窟被灭,隐龙居一夜之间消失无踪。另,寻仙之船已然出现,就在隐龙码头,三天之后,寻仙之船正式起航出!”

    逍遥窟被灭?

    隐龙居,一夜之间消失无踪?

    寻仙之船出现,三天之后起航?

    张狸了然道:“逍遥窟被灭就灭了吧,只是可惜了隐龙居这群文学大师了。好了,准备一下,我们去往寻仙之船,准备登船吧。”

    赵延一愣,恭敬道:“喏。”

    铁血三人恭敬道:“喏。”

    张狸看向欲言又止的赵延,问道:“怎么,赵延还有事?”

    赵延惶恐道:“龙,是千仞山宗门剿灭了逍遥窟,逼走了隐龙居,更甚者——千仞山宗门占据了大丰国三分之一的江山!”

    千仞山宗门?

    张狸眉头一皱,眼中阴冷一闪而过,微笑道:“千仞山宗门?唉,算了,任由他们展吧。对了,那孟帆现在在哪里?”

    孟帆?

    赵延皱眉道:“龙,那个孟帆一直在孟家,不曾出门半步。”

    张狸点点头:“知道了。对了,先不用去通知他,走时,我们自己走,即可。”

    不通知孟帆?

    赵延四人不解,但还是恭敬道:“喏。”

    “准备一下晚餐,明天一早,我们去隐龙码头。”张狸说完,便继续修炼了。

    赵延四人微微一礼,缓缓地退出了房间。

    房间外。

    牛锤疑惑道:“大哥,龙既然已经收留了那个孟帆,为何不通知他一起出?”

    铁血眉头紧锁。

    孙鲛猜测道:“我想,这应该是龙对孟帆的一个考验吧?”

    赵延蹙眉道:“龙做事,向来都有他的目的,这一次也不例外。不过,那个孟帆也太不识抬举了!”

    牛锤赞同道:“不错!龙收留他,那是龙仁慈,可他倒好,不仅不知道感恩,而且还如此的忘恩负义,着实可耻!”

    铁血皱眉道:“好了,我们去准备晚餐吧。”

    “唉~!”赵延等人叹了口气。

    ·········

    ······

    当夜,千字号房间。

    “吱呀~!”

    一扇暗门缓缓地打开,张狸猛地睁开眼睛,凶戾的目光直接盯向了暗门。

    悄无声息地,暗门之中走出了一个人,赫然正是欧阳鄂。

    “欧阳大师?”张狸惊讶道。

    “欧阳鄂拜见太上长老!”欧阳鄂走向张狸,躬身道,

    “你怎么来了?”张狸疑惑道。

    “太上长老,是掌门派我来的。”欧阳鄂恭敬道。

    “掌门?”张狸疑惑道。

    欧阳鄂看着张狸,心中满是震惊:“刚才那凶戾的眼神,太可怕了!罹龙剑客,好大的凶戾之气,太骇人了!”

    张狸问道:“找我何事?”

    欧阳鄂恭敬道:“太上长老,想必您已经知道这几天的江湖传闻了吧?不错,我们千仞山宗门是灭了不少武林门派,更是占据了大丰国三分之一的疆土。不过,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啊!”

    迫不得已?

    张狸眉头一簇,盯着欧阳鄂,冷笑道:“好一个迫不得已!说罢,究竟所谓何事?”

    欧阳鄂冷汗淋淋的恭敬道:“太上长老,据说乾聚阁即将拍卖三件法器,掌门知晓之后,希望太上长老能够为宗门出一点薄力!”

    “放肆!”张狸脸色一冷。

    “噗通~!”

    欧阳鄂遽然间跪伏在地,低着头,面露痛苦之色,整个人好似置身于万剑风暴之中,那就一个惊心动魄。

    “噗通~!”

    暗门之中刚踏出一步的秦薪同样不例外的被迫单膝而跪,豆大的冷汗啪嗒啪嗒的直流,他身后的诸位长老更是不堪。

    “吱呀~!”

    赵延四人听到张狸的冷喝,神色狂变的推门而入,手持兵刃,神色狰狞的盯向了欧阳鄂等人。

    张狸冷冽的目光瞥了眼赵延四人,却使得赵延四人入赘冰库,神色一僵,慌忙收起兵刃,单膝而跪,面露惶恐之色。

    “哼~!”张狸冷哼一声,扭头看向暗门之处的秦薪,冷声道,“不告而入,你们真当我是一缕清风,不存在,是吧?”

    秦薪等人头低的更深了。

    “唰~!”张狸右手虚空一抓,强大的真气离体而出,轰然间抓住秦薪,猛地拉到了欧阳鄂的身旁,寒声道,“你们已经够让我失望了,你们还想让我将你们抹杀不成?”

    “嘭~!”

    秦薪重重的跌落在欧阳鄂身旁,惊恐万分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息一口,生怕被张狸抹杀了自己。

    欧阳鄂等人心中愈加的惊惧了,秦薪可是千仞山宗门的掌门人,一个先天境巅峰的武者啊,就这么被抓小鸡仔一般被张狸给扔在一旁。

    张狸冷冷的扫了一眼欧阳鄂等人,冷声道:“该给的,我给了;不该给的,我也给了;你们太得寸进尺了!占据大丰国三分之一的江山,想死不成!”

    秦薪等人冷汗淋淋。

    “那些泰山北斗的大门派都没有急于扩张,为何?”张狸冷声道,“因为在武林门派之上还有那些所谓的仙宗魔门!他们比你们更加的绝情绝性!你们想死,可以,但不要拉着我一起去死!”

    “如今,大6无数势力齐聚隐龙镇,暗潮涌动,一个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你们可真够厉害的啊,说灭这个门派就灭这个门派,一旦引起众怒,你们就是宗门的万古罪人!”张狸愤恨道。

    “唰~!”

    秦薪等人神色狂变,整个人都在剧烈颤抖之中。

    就在张狸欲要再说什么之际——

    “嘭~!”

    一声巨响,房门被踢开,爆裂的房门碎片疯狂飞向张狸等人;同时,一个气势汹汹的黑老者一脸怒气的走进了房间,凶狠的目光直接对上了张狸,二话不说,手持血色大刀就斩向张狸。

    “哼~!”张狸冷哼一声,身影闪电般暴起,一双金色手掌悍然间拍向一个个房门碎片。

    “嘭嘭~!”

    一个个金色掌印拍碎一个个房门碎片,而黑老者的血色大刀也即将斩到张狸。

    “滚~!”

    张狸一声冷喝,周身气势爆,狂暴的清心风瞬间吹飞了秦薪等人,而张狸的双掌已然拍击到了血色大刀。

    “嘭~!”

    金色手掌接连八拍方才击退黑老者,而张狸也倒飞了几步。

    “嗖~!”

    “咚~!”

    张狸落地,面露凝重之色,盯着黑老者,冷声道:“你是谁?”

    “哼,有两下子,怪不得胆敢灭我恶人谷!”黑老者手持血色大刀,凶狠的盯着张狸,“不过才炼气二层,就想称霸武林,一统大丰国?我呸!不自量力的小家伙!”

    恶人谷?

    炼气二层?

    称霸武林?

    一统大丰国?

    张狸冷冽的目光瞪了眼秦薪等人,迫使秦薪等人面露惭愧之色,看向张狸的目光充满了担忧,而面对黑老者更是充满了深深地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