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百罹仙途 > 第十三章 刀、剑、拳
    隐龙镇,孟家,孟帆的书房。

    “咚咚~!”

    孟一着急的敲响了房门。

    房间里面,孟帆研读着《论语全书》,整个人好似都融入了其中而无法自拔;同时,他体内的寒冰真气正在缓缓地转变成一缕一缕纯正白色的浩然正气。

    “咚咚~!”

    孟一再一次敲响了房门。

    剧烈的敲门声迫使孟帆不得不退出那奇妙的感悟之境,睁开眼睛,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和无奈,望向房门,沉声道:“进来!”

    “吱呀~!”

    孟一推开房门,跑向孟帆,急切道:“老师,不好了,恶人谷的那些老前辈们回来了,他们都去千仞山宗门的千安楼了!”

    “什么?”孟帆惊的直接跳了起来,瞪眼道,“什么时候的事情?恶人谷的那些老前辈们怎么突然间回来了?”

    “踏踏~!”

    孟帆一边询问着,一边一把抓起《论语全书》塞进怀里,而后快跑出了房门,向外跑去。

    孟一也跟着跑了过去,回应道:“老师,明明是逍遥窟的人灭了恶人谷,却有人告诉那些老前辈说是龙灭了恶人谷,实在是太可恶了!”

    “嗖~!”

    一跑出孟家大门,孟帆便立即施展轻功,瞬间化为一抹残影,消失在了孟一等人的面前,惊的孟一等人怔怔然的出神。

    “这?”

    “这怎么可能?”

    “老师的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快了?”

    “太快了!”

    “不好!”

    “快走~!”

    “嗖嗖~!”

    孟一等八人着急的施展轻功快追了上去。

    “嗖~!”

    孟帆刚一到千安楼,整个千安楼便被围的水泄不通、人满为患,这令孟帆有些傻眼了:“这?”

    “嗖嗖~!”

    孟一等八人终于追了上来,看向孟帆,恭敬道:“老师!”

    孟帆环顾四周,而后纵身一跃,踏着一根根木柱等建筑物,跳跃到了九楼,刹那间瞪大了眼睛——

    “嘭~!”

    一双金色手掌和一把血色大刀猛烈的相撞在一起,黑老者和张狸二人几乎同时倒退。

    “咚~!”

    张狸一个翻身,站落在地上,冷眼的盯着黑老者,面露凝重之色,冷声道:“你是谁?”

    “嘶~!”孟帆暗自倒抽了一口寒气,想过张狸的强大,但没想到他竟然能够徒手击退恶人谷的‘血骨刀’,“好强!”

    “哼,有两下子,怪不得胆敢灭我恶人谷!”黑老者‘血骨刀’手持血色大刀,凶狠的盯着张狸,“不过才炼气二层,就想称霸武林,一统大丰国?我呸!不自量力的小家伙!”

    恶人谷?

    炼气二层?

    称霸武林?

    一统大丰国?

    张狸冷冽的目光瞪了眼秦薪等人,迫使秦薪等人面露惭愧之色,看向张狸的目光充满了担忧,而面对黑老者‘血骨刀’更是充满了深深地忌惮。

    “称霸武林?一统大丰国?老前辈,你想多了!”张狸冷声道,“而且,恶人谷也不是我所灭,是逍遥窟所灭,你应该去找他们。”

    “牙尖嘴利!”血骨刀狞笑道。

    “咻~!”

    血骨刀手持血色大刀,运转体内真气,刹那间血色大刀血光大盛,浓郁的血色煞气扑面而来,并携带这血骨刀那凶狠的戾气一刀斩向张狸。

    “呼呼~!”

    浓郁的血煞之气弥漫开来,不少看热闹的武林人士纷纷脸色大变,忍不住的后退了几步;孟帆也为之脸色大变,眼中充满了担忧。

    看着出手狠辣的血骨刀,张狸语气愈加冰冷,冷声道:“既然前辈想讨教几招,狸奉陪到底!”说话间,张狸的右手抓向了背上的罹龙剑。

    “不拔剑?”血骨刀目光阴沉。

    “拔剑啊!”

    “快拔剑啊!”

    “拔剑啊!”

    秦薪、欧阳鄂等千仞山宗门长老们着急的看着距离张狸越来越近的血骨刀。

    “拔剑啊!”孟帆也极为着急。

    “罹龙剑客?”

    “他就是罹龙剑客?”

    “居然不拔剑?”

    “找死!”孟家的孟冶等人早已经到来,冷眼旁观的盯着战场的二人。

    “血骨刀?”人群之中一个怀抱一把宝刀的黑少年冷冷的盯着血骨刀。

    “罹龙剑?”抱着宝刀的黑少年身旁,一个怀抱一把宝剑的白袍少年目光平静的盯着张狸。

    “血骨刀Vs罹龙剑?有趣!”二人身旁的一个身穿黄袍少年微笑道。

    “呼呼~!”

    血煞之气愈加的强烈,血骨刀的眼睛已经红了,若同野兽的眼眸冷冷的盯着张狸。

    张狸右手紧抓剑柄,目光死死地盯着血骨刀,寻找着一击必杀的破绽之处。

    “咻~!”

    血骨刀的血红色大刀即将斩下。

    “呲吟~!”

    众人只看到眼前青光一闪,再睁开眼睛之际,却见张狸平静如常的站在那里,而他的右手已然不是紧握剑柄而是抓一个酒壶。

    “咕噜~!”

    张狸仰头饮尽一口嘴角,转身走向了床头,扭头瞥了眼窗户外的孟帆,皱眉道:“进来吧。”

    “呃?”孟帆猛地一惊,虽然不解,但还是乖乖地跳进了进来,目光时不时的看向手持血红色大刀的血骨刀。

    “他已经死了。”张狸解释道。

    “什么?”孟帆大吃一惊。

    “不可能!”

    “你骗人!”

    “血骨刀前辈可是一名极为强大的先天境武者啊!”

    “不——”

    “哐当~~!”

    血色大刀陡然跌落倒地,惊得众人纷纷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

    “噗通~!”

    血骨刀瞪大了眼睛,通红的眼眸充满了不可置信,而他的眉心之处却有一道细小的剑痕,丝丝鲜血在往外流淌。

    “这?”

    “怎么可能?”

    “不可能!”

    “好快的罹龙剑!”

    “好犀利的剑气!”

    “太快了!”有些高手看出了其中的玄奥,一个个惊叹的看向张狸,暗道,“罹龙剑客,真不愧是罹龙剑客!”

    抱剑少年凝神的盯着血骨刀的眉心,凝重道:“罹龙剑?好一把罹龙剑!好凶戾的罹龙剑!”

    抱刀少年皱眉道:“拔剑、出剑、收剑,一气呵成,好快!如此度,他估计已经到达了人剑合一之境!”

    黄袍少年凝重道:“快若闪电的一剑,不仅洞穿了血骨刀的头颅,更是通过剑气搅碎了血骨刀的心脏,好凶狠的手段!”

    孟冶难以置信的看着地上血骨刀的尸体,瞥了眼饮酒的张狸,心中不由的一阵后怕:“好狠辣的罹龙剑客!好一个冷酷无情的罹龙剑客!”

    孟家之人暗中松了口气,看向站在张狸身旁的麻烦,暗自庆幸自己站对了位置。

    秦薪和欧阳鄂等人为之震撼。

    赵延和铁血四人却好似早已经习惯了,颇为平静。

    “踏踏~!”

    铁血上前,先收搂了血骨刀身上的物资,而后一把撸起血骨刀,继而一甩手,血骨刀飞出了窗外。

    “嘭~!”

    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孟冶等人不自觉的一闭眼,看到铁血那凶狠的目光,下意识的一转身,慌忙跑下了楼层。

    铁血凶狠的目光吓跑了一群人,但还是有一些留了下来。

    “呲吟~!”

    赵延、铁血、牛锤和孙鲛四人纷纷取出各自的兵刃盯向了留下来的众人,尤其是为的三个少年。

    孟帆见此,犹豫了一下,也踏步间走上前,手持白色长剑,对峙向众人。

    “呲吟~!”

    秦薪和欧阳鄂等人数十位先天境武者也纷纷拔出自己的兵刃,面带阴沉的盯向了众人。

    “哗啦啦~!”

    又一批武林人士被吓跑了,但三个少年依旧平静的站在那里。

    秦薪皱眉道:“你们是谁?”

    抱剑少年瞥了眼秦薪,恍如实质剑光的眼神迫使秦薪神色大变,好在抱剑少年并没有在意秦薪,而是看向张狸,面无表情的说道:“罹龙剑客,张狸?来日,我,金旭阳,旭日剑,定当请教!”

    旭日剑——金旭阳?

    秦薪等人眉头紧蹙,显然没有听说过金旭阳这个人。

    张狸平静的看向抱剑少年——金旭阳,微笑道:“随时恭候。”

    抱刀少年微笑道:“我,聂狂,狂血刀,来日请教!”

    狂血刀,聂狂?

    又一个不认识的少年英豪!

    黄袍少年微笑道:“我,萧瑜,碎玉拳,来日请教!”

    碎玉拳,萧瑜?

    又一个天才少年英雄!

    此刻,秦薪等人才觉——自己等人真的是坐井观天,太小看天下群豪了。

    张狸站了起来,看向三人,微笑道:“罹龙剑,张狸,随时恭候!”

    “告辞!”

    “船上见!”

    “再见!”

    金旭阳、聂狂和萧瑜三人转身离去。

    张狸深深地望着三人的离去,嘴角微微一翘,暗道:“寻仙之船?这旅途,越来越有趣了!”收回目光,张狸看向赵延等人,说道:“好了,都收起了吧。”

    “喏~!”

    “呲吟~!”

    赵延五人收起了各自的兵刃,秦薪等人也收起了自己的兵刃。

    张狸看向秦薪等人,叹了口气,说道:“这下子,你们放心了?好了,你们都回宗门吧,不要再试图争霸天下,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

    秦薪微微一礼,恭敬道:“谢太上长老,小人定当竭尽全力安定宗门!”

    太上长老?

    孟帆瞳孔一缩,孟冶等孟家之人同样如此。

    张狸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们走吧。”

    秦薪恭敬道:“喏。”

    “踏踏~!”

    秦薪和欧阳鄂等人走下了楼,回归宗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