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21章 第21章 奚落
    “……是!”丫鬟白梅没发作,只咬咬牙,一点头,扭身而去。

    “丫鬟们不懂事,都是在大夫人那里给惯得,回头不满意了我再给你们找。”郑嬷嬷拍拍谢穆妍的手说。

    “嬷嬷,她们都是邹氏身边的丫鬟吗?”

    “是,听说你们回来,她还主动要将自己身边的丫鬟叫过来伺候着呢。你们啊,哎……从前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别放在心上,现在咱们还是一家人。”

    “郑嬷嬷,我知道,呵……”谢穆妍轻笑一声,她知道,调了这两个一看便不是能干活的丫鬟过来,摆明了是给自己添堵,可她不在乎,有的是法子叫她们顺从。

    “丫头,你也不小了。”郑嬷嬷突然抓着谢穆妍的手,“该出嫁了。”

    “嬷嬷,我还小呢,才十一。”

    说完话,谢穆妍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突然,她眼前一亮,她似乎明白了什么。

    于是问道,“嬷嬷,刚刚那丫鬟说我是王爷要见的人?哪个王爷?五王爷?我回来是因为他想见我?”

    “孩子,好日子要到了。五王爷说了要挑个日子见见你呢,幸好你回来了,不然啊,这婚事……”

    这婚事就落在了如今是嫡女的谢婉容那里了,是吗?听闻当年的婚约便是与谢家的嫡女,如今谢婉容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可她却突然出现,难怪邹氏刚才那般失态。

    原来谢昂是打着这样的算盘,若不是五王爷事先见到了她,若不是五王爷指明说要见她,她现在怕是一文钱也拿不到,并且正带着李氏和谢幕欣在逃亡的路上吧!

    呵……呵……谢穆妍心底一阵冷笑。

    跑出去的两个丫鬟一路愤愤,窃窃私语,嘴里满是恶语。

    “不过是个废人,有什么好稀罕,老爷就这么怕他,干嘛还将这个女人一家都接回来,可苦了我们了。”白枫撅着嘴,一脸的不情愿。

    白梅无奈的摇摇头,“没办法,夫人也叫咱们放聪明些,不光是来干活,也要看着她们的一举一动,别多嘴就是了。你呀!就知道多说话。”

    “呵呵……”

    在暗处,正提着水壶的谢穆妍听得一丝半解,发出一丝冷笑。

    ……

    同为在宫内酒宴上的某人,亦是一样的冷仄面容。

    端着酒盏的穆嘉羽凤目里全是冷霜,听得身旁的笑声却没有动容。

    见他依旧没有任何还击的三王穆嘉树搂过身边的女子,又贪婪的将另外一个女子也抢了过去,对穆嘉羽说,“五弟,这个也给了我吧,放在你那里浪费,你也用不上。过会儿,咱们来个双膝环树,哈哈哈……”三王大笑,看着怀里的两个美娇娘,高兴不已。

    “三弟,你喝多了,该回去了。”皇帝穆嘉赐冷冷的说。

    穆嘉羽依旧未吭声。

    “皇上,今日是喜事,不要在意那些,三弟也是高兴。”出来劝阻却不明显偏袒三王的大王爷穆嘉瑞拖了拖皇帝的手,“走走走,咱们出喝酒去,这里就留下弟弟们自己乐呵。”

    “呵……”穆嘉羽嘴角里发出一丝讽刺的笑容,而后将酒盏的酒一饮而尽,豁然起身,摇着手里的折扇说,“有伤在身,先行离开,置于女人们……”他看向四周,而后又道,“如此货色,就留给你们,倒是匹配了。”

    话一出,惊的所有人心头一震,脸色各异,却都没有发作。

    “五弟,既然如此,那就早些回去吧,朕派人送你回去。”

    “不必。”穆嘉羽摇着扇子,高昂着头,默默的从穆嘉赐身边走过,就算是余光都不曾放在这个皇帝身上。

    待得穆嘉羽走后,寂静的大殿里顿时炸开了锅,七说八说,更有怒气上来敲打桌面。

    穆嘉赐紧紧的捏着手里的酒盏,身边走来的穆嘉瑞上前拍拍他肩头,“皇弟,莫要生气,嘉羽一直是这样的脾气。”

    “是,可没有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他依旧如此。哼,简直目中无人,若不是他这次有功,大臣们相继上奏来求,朕又岂会将他接回。看来,是接回一个小阎王啊。”

    “不要在意,改日寻个机会,再将他送走便是。”

    “大哥,你总是如此隐忍,难怪被弟弟们欺负到头上。朕可不能忍,哼!迟早会再将他的气焰打压下去,混账!”

    人前人后,这位当了皇帝的二皇子都会叫穆家瑞一声大哥,而穆家瑞也真如大哥哥一样,不管在哪里,说着作为长辈的宽慰话。

    但是……

    穆嘉羽却不这么认为。

    出得了皇宫,穆嘉羽独自骑上了黑马,摸了摸脖子上已经没有任何疼痛的伤口,冷嗤道,“蛇鼠一窝,这个仇,迟早要你们偿还。”

    “主子。”护卫来报。

    “人在何处?”穆嘉羽问道。

    “已经在谢府。”

    “好!”

    “主子,那封书信何时送出?”

    穆嘉羽看了看天色,微微眯起凤目,想起谢穆妍的眉眼和那双小拳头,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沉默了片刻说道,“今日,送到谢昂的府上。”

    “是,主子。”

    “慢着!”

    “主子……”就要走的护卫将脚收了回来。

    “今天夜里,将她带来。”

    护卫微微垂头,想了一下,“主子……”

    “我知晓你在担心什么,杀手一事不必查,这里面的人谁都脱不了干系。呵……谢穆妍必然要见。”他想见识一下穆嘉赐身边的那只老狐狸是如何的嘴脸,这个时候他依旧做墙头草还是做出头的那只鸟。

    夜里,谢穆妍正挑灯为李氏敲腿,物理治疗对这李氏很有帮助。

    李氏喝了汤药,已经有些困意,可还是强打精神看着谢穆妍,嘴里说着很多年前的事,谢穆妍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子里都在盘算着谢昂的用意。

    白枫和白梅已经收拾停当,用过晚饭,两个人鲜少干活的今日真是累着了,双双趴在桌子上睡着。

    “丫头,你是怎么了?”李氏握着谢穆妍的手,最近总是觉得这个孩子变化了很多,这个当娘的一时有些担心。

    “娘,我没事儿啊,这不是在这好好地呢。”

    “从前啊,总是被欺负,现在……”

    “嘿嘿……”谢穆妍嘿嘿的笑着,将被子替李氏拉高一些,说道,“娘,咱们不能再被欺负了,不然就余下的日子该怎么过。”

    “从前总被欺负,可咱们过得舒心。”

    “娘,你那种方式不是舒心,是窝囊。觉得都是自己的错,所以被她们欺负了也不觉得什么,但是你看有些人就是喜欢欺软怕硬,要不然咱们也不会被赶出府,是不是?”

    “出府一事……我……要是当年我及时与你爹说,或许……”

    “娘,这个字在我这里听得很是别扭,那个人不配做我爹。当年不管因为什么,他都不应该将我们赶出去,糟糠之妻不下堂,哪有因为一点事就赶出来的道理?!”

    “哎……”李氏张了张嘴,心里的苦楚还是没有说出,她无力的窝在床上,瞧着眼前乖顺的谢穆妍,心底踏实了不少,又安心的摸了摸真真切切在眼前的被褥,微微闭上了眼,睡了的几年来的第一个安稳觉。

    谢穆妍轻轻掩了房门,小腿儿刚迈出去,身后就走来了王德。

    “有事儿啊?小声点儿,别吵着我娘和我妹妹睡觉。对了,一会儿给白枫和白梅安排在另外两个院子睡吧。”谢穆妍指了指最远处的院子,她可不想那俩个丫鬟吵着她们母女三人休息。

    王德笑笑,屈身上前,“小姐,五王爷派人来了。”

    “五王爷?他叫我?该不是现在要见我吧?”谢穆妍轻轻皱了一下眉头,猜测那个生的雌雄莫辩脾气古怪的五王爷要见她的目的。

    “正是,已经有人在外面等着了,小姐!”

    “哦,知道了。”谢穆妍迈过高高的门槛,走出了正堂,左右瞧了一番,对王德说,“我若是不去,是不是后果很严重?”

    王德微微一愣,不知如何说,只道,“小姐,还是不要叫王爷等久了吧!”

    “这样啊,那好吧,人在哪儿呢,我这就去。”

    “在门外。”

    谢穆妍打头儿走,抬头就瞧见了拱门回廊下刚刚探望完谢昂的邹氏和谢婉容母女。

    母女两人犹如登高的母鸡,正咕咕的对她叫嚣。

    谢穆妍也不在意,直接从两个人中间穿过,径直往前走。

    “娘,这个丫头真讨厌。”

    “别急,用不了几日她们还会像五年前一样灰溜溜的走出府,你还是嫡女,就等着嫁到王爷府上。”

    这段话,当当正正的传到了谢穆妍的耳朵里,可她依旧未做声。在一个院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这样的话一定少不了,想用这些毫无杀伤力的话将她逼走,谢穆妍可没有那么好欺负。

    她对于她们为了惩一时的口舌之快充耳未闻,大步向前。

    出得了谢府大门,谢穆妍才注意到,天黑了,街巷上早已挂上了灯盏,昏昏暗暗,晃晃昏昏。

    就在正门对面的街巷上停了一只轿子,轿子很是普通,但是站在轿子旁的人却不普通,正是当朝五王爷的贴身护卫,当朝三品,万景。

    “小姐,就在那里了,前来接小姐的是当朝三品,万景,小姐一定安全,老奴就不送了。”王德毕恭毕敬的说。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