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24章 第24章 亲情
    “今晚你爹爹在你张姨娘那里安寝呢。”

    一提到这个,邹氏的脸上就闪过了一道不悦和嫉恨的神色,但就如闪电带来的光亮一般,转瞬即逝,不出一秒就恢复如常,若不是因为谢婉容眼尖,绝对看不出什么神色变化。

    也就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内,谢婉容心中已经有了计量。

    “绿柳,绿柳?你干什么呢,怎么连小少爷跑出来了都不知道?”

    谢婉容从邹氏的怀中直起了身子,提高了音量朝着隔壁喊着:“莫不是时间一长,你就忘了规矩,忘了上次的苦头了?”

    “奴婢不敢,请小姐饶命!”

    不出半刻,一个带着略哭腔的柔嫩的女声响起,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踉跄着走进了邹氏所处的房间,只是,一看到她那蓬头散发的样子,便知道她也是刚从睡梦中醒来,还没来得及梳妆一番就着急地跑了过来。

    “还不快带小少爷下去安歇?若是小少爷出了什么事情,岂是你这条贱命可以赔得起的?!”

    谢婉容柳眉倒竖,声音不轻不重地呵斥着跪在地上的绿柳,却让绿柳吓得身体不停地颤抖着,几乎要化为一滩泥,无力地跌倒在地上。

    她跟着邹氏多年,早已经领教过谢婉容的手段。明明年纪并不大,但是与邹氏比起来,却可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奴婢这就下去!”绿柳朝着邹氏和谢婉容重重地磕了三个头,直到额头上都渗出了血迹,这才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牵起了谢阳舒的手就半哄半骗地回了房间。

    临行前,谢阳舒还一步三回头地看了看自己的娘亲和姐姐,圆溜溜的大眼睛里盛满了疑惑,似乎是在思索,这么晚了,她们为什么还不曾安歇……

    一直看到房间的门被绿柳关上,门口的黑色影子慢慢远去,谢婉容这才再一次开了口,只是那张俏丽的脸上,却扬起了与她的年纪并不相符的阴佞的笑容。

    她将红唇靠近邹氏的脸庞,在她耳边轻声地说着:“娘亲还请放心,不管这一次我们的计策有没有成功,女儿都有办法,让张姨娘和谢穆妍那个小贱人,都吃不了兜着走!我们只要这样……”

    邹氏微微地扬了扬眉,仔细地听着宝贝女儿的计策,努力不放过任何一个字。

    又是一条闪电在屋外划过,将邹氏的房间照得透亮,也将她们母女二人的脸庞映得苍白无比……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而正在被她们算计的谢穆妍,被豆大的雨点砸的生疼,也加快了回到自己厢房的步伐。

    这么久没有回去,只怕娘亲和妹妹应该是要担心了……

    只是,当她走到房前,看见自己房间中还亮着的灯光时,鼻子突然一酸,几乎要流下眼泪来。好在浑身都被雨水冲刷得湿哒哒的,倒也分辨不出脸上的,究竟是眼泪,还是残留的雨水。

    “娘,我回来了……”

    谢穆妍站在房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才轻轻地推开了房门,跨过门槛,转身合上门,再转回身走到自己的床边,一连串的动作,都是她低着头完成的。

    从前没有父母的她,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羁绊和愧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这个等自己回家等到了凌晨的母亲。

    “知道回来了?”李氏放下手中的活计,正要再说什么,却在看到浑身湿漉漉的谢穆妍之后,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语全部被她咽了回去。

    “白枫,白梅,小姐回来了,快烧水去服侍小姐沐浴更衣……哎呀,来不及了,还是我自己去吧!”

    李氏焦急地起身,却突然感觉头脑一阵晕眩,眼前一黑,身体就向前倒去,好在谢穆妍虽然低着头,但反应还算迅捷,上前几步就接住了李氏下坠的身体。

    “娘,你身体不好,也别经常惯着那两个丫头,会越惯越坏的!”

    为了不吵到隔壁的谢幕欣休息,谢穆妍轻声地说着,在小心翼翼地扶着李氏回到自己的床上,安抚一番之后,就朝着外间走去。

    也不知是故意的无视,还是真的睡得死得跟头猪一样,白枫和白梅那两个丫鬟,在谢穆妍走过她们身边的时候,就像是说好了一样,一点动静都没有。

    “本小姐已经回来了,还不赶紧起来烧水伺候我沐浴?”

    谢穆妍才不管她们究竟有没有睡着,一手揪住一个人的耳朵,以顺时针方向用力地扭着。

    若是其他丫鬟,谢穆妍对待她们或许还不会太苛刻,毕竟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也不太好。但是这两个人偏偏是邹氏派过来监视她们的走狗,那么,也就别怪她对她们不客气了!

    “啊!”白枫白梅不约而同地惨叫出声,摇头晃脑地挣扎着,双手纷纷抓住谢穆妍的手,想要将谢穆妍的手扯开。

    此时,她们只感受到了耳朵上传来的疼痛,就好像耳朵即将被撕裂一般,哪里还顾得上主仆之分?

    但是,在邹氏手下身为大丫鬟,娇生惯养的她们,又岂是谢穆妍的对手?她们越是挣扎,谢穆妍手下就越发地用力。

    白梅要比白枫机灵一些,一看挣扎无效,索性也就放弃了挣扎,谢穆妍也随之松了手。

    她只不过,是要给这两个不听话的丫头来点教训而已。

    “本小姐说过的话,难道还需要本小姐重复第二遍吗?”

    谢穆妍将手指放在自己已经湿透了的衣服上擦了擦,就好像扭了白枫白梅的耳朵等同于捏了一手的粪便一样,满脸的嫌弃。

    白枫恨恨地瞪了谢穆妍一眼,拉着白梅就朝着屋外走去。满头的长发因为刚才的挣扎而像鸟窝一样杂乱地顶在了头上,怎么看都觉着有几分搞笑的意味,惹得谢穆妍只想哈哈大笑,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引来了白枫的怒目而视。

    等到白枫白梅那两个没怎么干过粗活的丫鬟准备好洗澡水之时,已经是四更时分。

    谢穆妍早已打发李氏回到自己的房间中去休息,自己则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翻阅着讲述这个世界情况的书籍,突然间竟感觉到头沉重得厉害,昏昏欲睡,就连白梅的扶着她去屏风后面沐浴,也是几乎没什么知觉……

    等到谢穆妍恢复知觉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傍晚时分。夕阳斜斜地照进她的房间,为她房间中木质的家具镀上了一层金黄的颜色,平添了几分华贵的味道。

    “姐姐,你可终于醒了!”

    谢穆妍只觉得眼皮特别沉重,在好不容易将眼睛睁开了一条缝之后,最先入目的便是谢幕欣欣喜的神色。

    此时谢幕欣开心地笑着,大大的眼睛眯成了一条可爱的小缝,学着大人的样子摸了摸谢穆妍的额头,接着又将手覆在自己的额头上,脸色顿时就像变脸一般,耷拉了下来。

    “姐姐,你的额头还是好烫,你等一下,我去叫娘亲来!”

    谢幕欣担忧地看着谢穆妍,迈出了小短腿就朝着门外飞奔而去,远远地,谢穆妍的还能听到谢幕欣的叫喊:“娘亲,娘亲!姐姐醒了,但是还在发热,你快来看看!”

    谢穆妍知道李氏腿脚不太方便,想叫李氏不用担心自己,慢慢过来就好,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喉咙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除了“呃呃呃”的沙哑声之外,发不出任何声响。

    “妍儿,现在感觉如何了?娘腿脚不好,让白枫白梅那两个丫头如给你叫了大夫,可是这都一天过去了,大夫还是没有过来……”

    一整天的暴雨,好不容易天晴了露出了太阳,李氏原本正在屋外为谢穆妍种下的不知名的花花草草引去多余的雨水,一听到谢幕欣说谢穆妍已经醒来的消息,当下也顾不上因为下雨天而疼痛的腿,快步地就走到了谢穆妍的床前,焦急的将谢穆妍的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那心急如焚的模样,就好像她不再抓得牢一些,谢穆妍就会离她而去一样。

    “水……”无言地看着李氏眼角的泪水,谢穆妍憋了老半天,才说出了一个完整的字。

    谢幕欣闻言,二话不说就跑到桌边,踮起脚尖为谢穆妍倒了一杯水,小心翼翼地送到了被李氏扶起的谢穆妍的嘴边。

    谢穆妍贪婪地将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暗恨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忘了这具身体的状况没有原来自己的身体那么好,一直疏于锻炼,从而导致了这样的发烧的状况。

    如果她早点想到这一点,身体就不会这么孱弱,更不会因为只是淋了一场雨而发高烧,惹得娘亲和妹妹这样为自己感到担忧。

    不知不觉之间,她早已经和这具身体融为了一体,继承了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的感情。前世没有父母至亲的她,也尤为珍惜这一段难得的亲情。

    “娘,我前几日种下的草药里,有一种的叶子是锯齿状的,麻烦你帮我采一点,直接熬成药便好。”

    喝了整整一杯的水,谢穆妍感觉喉咙处好受了很多,却也忍不住不雅地打了一个饱嗝。在李氏嗔怪的目光中,她脸红了红,学着大家闺秀的模样,故意将声音压得细细的,柔柔的。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