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28章 第28章 薰衣草
    谢穆妍知道虽然现在谢昂会看在穆嘉羽的面子上不会对李氏做什么,甚至会温柔相待,但所谓本性难移,谢昂终有一日会像之前一样再次抛弃李氏,与其到了那时候让李氏受二次伤害还不如现在就叫她死心。

    李氏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无奈谢穆妍抓的紧,最后也只好跟着谢穆妍出了大堂。

    适才还吵闹的大堂瞬间安静下来,谢昂眯起眼睛看着母女两人离去的方向,半晌,若有所思的微微颔首,就连身后还有穆嘉羽在的事情都忘掉了。

    看来,他还真的是小瞧了谢穆妍,从刚刚看她逗邹氏 母女两人的样子,这完全不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应该有的心智。就连他这当朝的左相也时常会有一种被这孩子耍的团团转的感觉。

    他还真的很不喜欢这种感觉,看来要继续采取一些其他的措施了。不过,这几年,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而此刻,穆嘉羽也早已紧紧攥起拳头,一脸阴鸷的看着母女两人离去的方向。这个女人,居然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他一眼,还真的是很有趣呢……

    院子里,谢穆欣正在院子里浇花。虽然她还在为刚刚的事情担心,但毕竟还是一个小孩子,一到了别的事情上就很容易把难过什么的忘掉了。

    谢穆欣对于养花花草草这种无聊的事情不怎么喜欢,不过经过几次之后,她发现谢穆妍新种的这些花花草草对于治各种病都十分有用,因此也就多上起心来。

    浇的多了,打理的多了,谢穆欣发现这好像也没有想象的那么无聊,一个人上上下下玩儿的好不开心。这里不是柳家村,没有前前后后都陪她玩儿毛蛋和小鑫,她只能自己找点儿乐子。

    就在她的来回的将水打回来的时候,正看到往院子里走来的谢穆妍和李氏。

    “娘,姐姐,你们回来了,爹爹有没有为难你们。”谢穆欣连忙扔了手下的东西,立即迎上去关心的问道。

    李氏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回了院子她也就不用谢穆妍扶了,索性自己往一边走去,只留了谢穆妍一个人对着激动担忧的谢穆欣。

    “姐,娘这是怎么了?”到底还是个孩子,谢穆欣一见李氏的这个样子立刻慌了起来,抓着姐姐的衣袖担心的问道。

    谢穆妍有些无奈的看着这样的李氏,却也能理解她的想法,有些敷衍拍拍谢穆欣的肩膀,“你继续忙去吧,娘没事儿的。”

    说完,她便跟着李氏进了房间,只留下一个还愣在原地嘟囔的谢穆欣。

    自从她到了这个身体上还没有见过李氏生气的样子,虽然身体原本主人的的记忆还在,但是她总是感觉心里没底啊。

    实际上,李氏的性子向来温婉,尽管她是左相的千金小姐,大家出身,却没有丝毫的小姐脾气。一共就没有生过几次气,这次,也同样是伤心大于气愤罢了。

    谢穆欣一脸担心的看着离开的娘,一时间也没了办法,她纠结了几下,最后还是跑了上去。

    谢穆妍无奈的摇摇头,看来李氏心里这个梗还是要慢慢的调理了。

    “谢小姐竟还能让自己的娘亲说自己不孝,也是很有能耐啊。”就在谢穆妍无奈的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 却听到的身后传来一声冰冷的声音。

    循声望去,她正看到穆嘉羽慵懒的斜靠在树上,完全不似方才的高贵,这时候却是又有一股乡野间自由洒脱。

    谢穆妍眼色微冷了几分,身体下意识的往后一退。

    “五王爷,擅自闯入相府私宅难道就没有罪吗?难道律条还对你你们皇室中人开恩了?”

    从那天他离开富景楼就有意料到一定会再次相遇,果然!

    穆嘉羽站在原地,无所谓的看着谢穆妍,这个女人,还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嗯,对,开恩了。”

    他无所谓的耸耸肩,淡然的看着谢穆妍。

    “你……”谢穆妍瞬间被这个男人打败了,这……这还真是无赖!

    “怎么,你对本王有意见?”穆嘉羽往前靠了几步,俯视着小小的谢穆妍,直对上你灵动的大眼睛,深邃而幽深,存放了太多的东西,他的眸光微滞了一下。

    要经历过多少才会有这样的眼神?

    “民女不敢,只是想提醒王爷一句罢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王爷还是离开吧,免得被人看到说闲话。”

    谢穆妍往后退了一步,刻意的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可是她越是往后退,穆嘉羽也跟着往前走。

    “你是本王的王妃,别说说闲话又能怎样?”

    穆嘉羽往前跟上,邪魅的一笑,逆着阳光,如同妖孽一般魅惑人心。

    纵然是看过那么多的美男,谢穆妍也不得不承认此刻自己有些看痴了,竟是盯着他那白到透明的脸发起呆来。

    然而,下一秒……

    “喂!穆嘉羽你想干嘛,放开我!”谢穆妍还看着穆嘉羽发呆,突然觉得自己腰间一紧随即觉得自己的身体离地,整个人都被带了起来。

    她从飞机上摔下来才结束了前世的生活,自此后却是得了恐高的毛病。而此刻,她正而正被穆嘉羽带起来到天空中来。

    从高空坠落的恐惧历历在目,她紧紧的闭上眼睛,太阳穴处传来一阵眩晕的感觉,她连忙抓住距离自己最近的额东西,生怕自己一个抓不紧就会被摔落下去。

    一见自己怀里小人突然这个反应,穆嘉羽却是不由得乐了,没想到,这么聪慧强势的谢穆欣竟然也有害怕的时候。他低了低头,以减少自己的领口被她紧紧抓住时候传来的不舒适感,脸色有些微红的看着谢穆妍。

    他倒不是因为害羞,只是本来就在高空中,现在领口这么被抓着,穆嘉羽难免会有些窒息的感觉。

    不过倒也还在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他脚下的步子更加加快了几分,耳边不住的传来风的呼啸声。

    他很喜欢这种奔跑时候的感觉,所以他当时学轻功的时候,不过一个月便已经到了别人一年都达不到的水平。

    谢穆妍一边抓着手中的东西一边在心中咒骂着,果然美男都是豺狼心,自己怎么就刚刚一个不留神被占了便宜呢?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也没有多少便宜好占,与穆嘉羽凑的这么近,任谁都会说是她在占对方便宜。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停下来的时候,谢穆妍只觉得耳边有阵阵清风吹过,不同于方才离地时候的狂躁,这样的清风吹在耳边轻轻柔柔的,在这有些燥热的夏季里,很是舒服。

    她缓缓的睁开眼睛,正看到穆嘉羽那张被扩大的脸凑到眼前,一脸坏笑的看着自己。

    “穆嘉羽, 你想做什么。”反应过来眼前的一切,穆嘉羽冷冷的说道,身体也随着往后退一步,一双纤细的手也条件反射的推开男人,恰好落在男人的胸膛上。

    “还没成亲就占本王的便宜,看来,我又一次小瞧了你呢。”穆嘉羽不怒反笑,抱着双碧斜站在一旁,像是坊间的登徒子那般无赖,却又不得不让人承认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登徒子。

    饶是上辈子谢穆妍也未曾经历过男女之事,此刻一听他这么不要脸的说,一张小脸竟是不由得热了几下。

    不过到底是学医的,男人身上的哪个部位很早之前就都看了一个遍,微微尴尬之后也就没说什么。

    她冷冷的别过头去,想要看看穆嘉羽到底带她来了什么地方,然而,下一刻竟是整个人都呆住。

    紫色,入眼的全都是紫色,紫色的枝瓣随着风晃动,远远看去,就像是一片紫色的花海。

    偶尔有几缕风拂过鼻尖,一阵清新的气息传入鼻孔,让谢穆妍徒增了几分清凉。

    “薰衣草?这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谢穆妍深吸了几口气,半晌,一脸惊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

    虽然看起来与二十一世纪的薰衣草略有不同,比现代的花茎要短一些,但是从气味和刚刚略有提神的功效来看,这确实就是薰衣草不错。

    谢穆妍站在一旁,淡笑的看着略有陶醉的谢穆妍,显然还满意谢穆妍的这个反应,这里是他的秘密基地,也是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的地方。

    不知道为何,刚刚在院子里看到小小的谢穆妍伶牙俐齿的样子,他突然就想带她来到这里。

    不过,在听到谢穆妍说出的三个字后还是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不解的问道:“什么?什么草?”

    “啊?没什么。”谢穆妍这才发现自己刚刚一个激动竟是将现代的名词也搬了出来,她可认为穆嘉羽一个古代人也能懂得什么叫做薰衣草。

    “嗯,这个花叫做罗兰草。”见谢穆妍矢口否认穆嘉羽也没说什么,毕竟他可不认为谢穆妍见过这个花。

    “罗兰草 ?可这明明是紫色啊。”谢穆妍一听这奇怪的名字就立刻反驳道,不叫薰衣草也就罢了,这个罗兰草是什么鬼?

    然而,穆嘉羽却是微微沉了沉头,随后笑了笑,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I如果万景会在这里,一定会惊讶于这个男人竟会是自己的主子,自己的主子竟然也会笑。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