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29章 第29章 训斥
    前世中,谢穆妍最喜欢的花也是薰衣草,只是平时工作太忙,她很少有亲手种植机会,现在一看到这么多的花,她的手竟是有些痒痒了起来。

    “五王爷,我可以带走一些吗?”不过,一想起来这事那个“未婚夫”五王爷的,谢穆妍还是有些头疼。

    “哦?”

    穆嘉羽轻佻双眉,一脸好奇的看着谢穆妍,什么时候,这个小女孩也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而且,敢跟他要东西的人,这还是第一个……

    “不可以。”好奇的目光停留了不过转身,穆嘉羽很快的就恢复了之前冰冷的神色。

    话音刚落,穆嘉羽立即往前一步,再次揽住谢穆妍盈盈一握的腰肢,脚下运起轻功往谢府的方向走去。

    穆嘉羽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后悔了。

    真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待人来到过这里,今天竟然是带了她过来。

    而且,她竟然还想将罗兰草带走。

    一觉得自己的脚再次离地,谢穆妍连忙再次闭上眼睛,太阳穴处眩晕的感觉这才轻缓了不少,她再次不由分说的就近抓住什么东西。

    这次,穆嘉羽倒是有经验的多了,他微微抬抬头,谢穆妍恰好只抓住他胸口处的布料,不至于像刚才那样被勒的要窒息。

    半柱香后,穆嘉羽阴鸷着脸将谢穆妍平稳的放在李氏的院子里。

    “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穆嘉羽仰着头,冰冷的说道。

    “可是我明明看到有薰,不,罗兰……”

    “不,你没有看到。”

    谢穆妍为自己辩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再次被穆嘉羽打断回去。

    被穆嘉羽这么冷冷的看着,她只觉得自己后背一阵发凉,无奈之下,只好顺从的点点头。

    “民女刚才什么也没有看到,现在民女斗胆请王爷离开院子,以免招来什么闲话。”

    谢穆妍福身行礼,然后快速的起身,她可记得刚刚穆嘉羽整治谢婉容的那一招,不过她才不会像谢婉容那么蠢。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必须要遵守它的规则,但是谢穆妍也不是一个会这么容易就像现实屈服的人,她依旧是一个堂堂正正的现代人。

    “知道就好。”穆嘉羽难得没有拒绝谢穆妍的话,脚下轻功再次运起,翻身便出了李氏的院子。

    看着穆嘉羽离去的方向,谢穆妍深深的松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的内力和轻功果然是一个好东西,只可惜这副身子板太弱了,怕是要调养好一段时间才能开始学。

    “姐,娘叫你到房间里去。”

    谢穆妍松了一口气,正欲出门的时候却见谢穆欣从房间里跑出来,忸怩的看着自己的姐姐,有些尴尬的说道。

    谢穆妍乖乖的跟着妹妹到了房间里,正看到李氏躺在床上,盯着房间的一脚叹了一口气。

    想当年,这房子都是会她看着谢昂一点点搭起来的,那个时候的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以后竟然会有这么一天。

    “娘,你找我。”

    谢穆妍轻手轻脚的靠近,坐在李氏的床沿上,小声的开口,生怕打扰到李氏的沉思。

    过了片刻,李氏还是没有丝毫动静,只是,她的呼吸渐渐地比原来沉重了起来。

    她的记忆,慢慢回溯到了六年前。

    她待人向来宽厚,也不曾犯不孝善妒等七出之罪,她至今不明白,为什么曾经对自己有求必应,极尽宠爱的谢昂,会这样残忍地把她赶出家门,还害得她落下了腿疾。

    会不会,谢昂也是走什么苦衷呢……

    谢穆妍感受到从李氏身上散发出来的抑郁的气息,顺着她的目光看了看房间的四周,便大致明白了李氏是经过了早上的事情之后,触景生情,又想起过往的种种了。

    一时间,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继续坐下去也不是,立刻离开给李氏腾出一片空间也不合适,只得硬着头皮,蹲下身,把双手按上李氏的双腿,轻柔地帮她按摩了起来。

    李氏感觉到腿上传来的舒适的感觉,思绪慢慢地回笼,顺着腿看去,只能看到谢穆妍低垂的侧脸,以及因为天气炎热,从谢穆妍的额头上滚落下来,在她下巴上凝住的晶莹的汗珠。

    “你给我跪下!”

    李氏闭了闭眼睛,把眼底的那些脆弱遮掩起来,当再次睁开时,眼中只剩下了严厉。她上半身前倾,咬咬牙,一把挥开了谢穆妍放在她腿上的手。

    谢穆妍蹲下后,腿已经感到有些酸麻,猝不及防被推开,身体便向后倒去。好在她反应迅捷,一手抓住了挂纱帐用的床杆,这才稳住了身形,没有像邹氏那样跌倒在地上,丑态百出。

    凝在她下巴处摇摇欲坠的汗珠,也因为她那大幅度的动作而低落到了地上,就好像砸落在了李氏的心头。

    “我叫你跪下,还要我说第三遍吗?”

    此时的李氏,完全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目视着前方,仅用余光看着谢穆妍的身影,苍白的嘴唇一张一合,吐露出她所认为的,母亲对自己孩子的最严厉的惩罚。

    谢穆妍愣了愣,她抬起头,仔细端详着李氏的脸庞,在目光接触到李氏紧抿的嘴唇之后,膝盖终是向下倾去,“咚”得一声,结结实实地跪在了地上。

    夏天的衣服本就穿的少,听着那响亮的膝盖触地的声响,李氏心头微微一颤,几乎立马就要下床把谢穆妍搀起来,看她有没有伤到哪里,但是理智和心中的那股道不明的情感,还是让她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当初你小时候,娘亲是怎么教导你的?”李氏闭上了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看谢穆妍的样子,也忍住了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

    小时候?谢穆妍怔了怔,大脑快速地思索着,搜寻着这具身体里原来的记忆,却发现可能当时这具身体还太小,对于此事毫无印象。

    “娘亲当时就跟你说过,不要恨你父亲,你父亲这样对我们,一定是有苦衷的!可是你呢,你看你今天都干了些什么事?惹恼了你父亲,竟然……竟然还当着五王爷的面,作出这等不孝顺大夫人的事情来!”

    不等谢穆妍有所反应,李氏埋在心底的情感就好像找到了一个宣泄口一般,迫不及待地爆发了出来。

    “你倒好,逞一时之快,可是你有想过我们接下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吗,你有没有想过,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娘亲还有什么脸面去见你的父亲和祖母?”

    跪在地上的谢穆妍,看着李氏不知是因为激动愤怒还是极度悲伤而颤抖的身体,撇了撇嘴。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她把她们是“客人”的事实说了出来,刺激到这个脆弱的母亲了。

    但是,即便是没把李氏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谢穆妍也没有当面反驳,只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娘,对不起,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不会再对她们这样无礼了。”

    与此同时,谢穆妍又在自己心中默默地加了一句,前提是她们不无缘无故地来招惹我们。

    “知道就好……你病刚好,回去休息吧,让穆欣进来陪我说说话就好。”

    感觉谢穆妍又回到了当初那个乖巧的样子,李氏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欣喜还是惆怅,嘴角勉强地勾勒出一个笑容,后背无力地倒在了垫在身后的枕头上,挥了挥手就示意谢穆妍可以离开了。

    谢穆妍起身揉了揉磕疼的膝盖,在看了李氏几眼之后,转身离开。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她早就看清了,谢昂对于李氏完全没有夫妻情分所言。然而李氏却一直回避着这个问题,到现在还一直坚信,谢昂的心里还是有她的位置的,就算她们不自己登门,谢昂也迟早有一天会把她们接回来。

    只是,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李氏身上的她,并没有看到,有一片月白色的衣角,在窗口一闪而过……

    “姐姐,她们两个好讨厌,刚才娘亲叫你进去后,她们就一直在门边偷听。”

    谢穆妍一从房间里面出来,谢穆欣就快步地迎了上来,一只小胳膊勾住她的胳膊,另一只手抬起,指了指小路的拐角处,透过繁密的树叶,还能隐约看到白枫和白梅相携的背影在视线中慢慢地消失。

    谢穆欣一脸的不满,嘟着小嘴倚靠谢穆妍的身上,继续着她的控诉。

    “我让她们走远一点,那个个子高的还把我的嘴捂了起来,不让我发出声音。”

    “我们不用管她们。娘亲要见你,快进去吧。”

    谢穆妍的眼睛眯了眯,白枫白梅仗着背后有邹氏,光明正大地监视她们。不过她们也一直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倒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来。

    她在摸了摸谢穆欣的头之后,就推搡着她进了李氏的房间,自己则背对着房门走了几步,随后猛地转身看向屋顶,一抹冷战也在她的脸上慢慢地展现。

    “五王爷,好戏您也挺看够了吧,再下去,可要当心长针眼了。”

    谢穆妍双手环胸,抬头看着堂而皇之地负手站在屋顶上的穆嘉羽,心中暗骂,这个男人怎么老是阴魂不散,对于他带自己去看薰衣草而产生的好感也褪去了大半。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