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30章 第30章 处罚
    “本王又不曾看什么不应该看的东西,何来长针眼一说?”

    对于谢穆妍恶劣的态度,穆嘉羽丝毫不恼怒,相反地还微微一笑,足尖一点,轻轻地在她面前落下。脚下溅起的灰尘,在太阳的照射下泛着微末的白色,惹得谢穆妍嫌恶地皱了皱眉头,向后退了两步。

    穆嘉羽看着谢穆妍的反应,不悦地伸出一只手,将她一把拉到了自己身旁。

    “嘶……”谢穆妍冷不防被穆嘉羽拉了一把,脸直直地装上了他结实的胸膛,顿时疼得一阵龇牙咧嘴。

    被谢穆妍的模样逗乐,穆嘉羽也不再卖什么关子,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也伸了出来,将左手中的东西送到了谢穆妍眼前。

    “哇!薰……罗兰草!”

    谢穆妍激动地看着眼前被一条紫色的丝带扎起来的一小束薰衣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将薰衣草从穆嘉羽的手中抢了过来,好像生怕他反悔似的。

    那孩子气的样子,看得穆嘉羽越发感到舒心起来,再一次肯定了自己忍痛割爱送谢穆妍一小束罗兰草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他原先在离开左相府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心思一动,竟然就生出了送谢穆妍罗兰草的想法,结果他还就真的这么做了。

    这种冲动,就好像他一时兴起带谢穆妍去看罗兰草花海一样。

    不过令他意想不到的是,看上去乖张,把谁都不放在眼里的谢穆妍,对她的母亲竟然如此乖巧,虽然,他也知道谢穆妍答应她的母亲也不过是表面文章而已。

    还真是有意思。

    他张了张薄唇,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然而即将说出口的话语却被接下来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

    “王爷,宫中传来消息,皇上邀您共同商量适宜。”

    万景板着一张冰块脸,飞身在穆嘉羽的身旁停下,嘴中说着公式化的语言。他抬起头,却意外地看见了谢穆妍手中的罗兰草,不由得诧异地挑了挑眉,完成了他表情的第一次破冰。

    “传话回去,就说本王知道了。”

    被万景传来的话扰了兴致,穆嘉羽将脸上本就不起眼的笑容收了起来,在看了一眼已经沉心于薰衣草的谢穆妍一眼之后,飞身消失在了左相府中……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穆嘉羽送的薰衣草即便有清水的滋养,也在几天之后就变得萎靡枯萎;谢诗韵和谢诗芬在谢穆妍回府后得的怪病,也莫名其妙的痊愈了。

    知道此事的谢穆妍,不用脑子想也知道,那多半是邹氏谢婉容为了赶走她,称她为“不详之人”而做出的手脚。只可惜她们偷鸡不成蚀把米,没能成功达到目的不说,反而还在谢昂和穆嘉羽面前出了丑。

    这几日来,白枫白梅二人还是不厌其烦地密切观察着谢穆妍母女三人的一举一动,随后如数向着邹氏报告。

    值得庆幸的是,这几日过得还算风平浪静,邹氏并未来找她们的麻烦,也让刚回到这里,还不太习惯的李氏有了些许喘息的时间。

    不过,谢穆妍才不会认为邹氏有这么好心,如今这般,只怕是暴风雨前的平静,在谋划其他置她于不利境地的手段而已……

    为了不让白枫白梅把自己探究个透,每天天刚蒙蒙亮,白枫和白梅还在熟睡的时候,谢穆妍已经起身开始锻炼自己的身体。

    这日里,她回来得晚了,在蹑手蹑脚地经过她俩的厢房的时候,却无意间听见了她们的窃窃私语。

    “哎,你听说了吗,三天后就是皇后的寿宴了。听说因为皇后今年正值三十,这次会举办得很隆重呢。所有的大臣,都必须带家眷参加,王爷世子们,也都回去呢!”

    这是白枫的声音,言语之中,还充满着对于参加这次寿宴的向往。谢穆妍几乎可以从中想象出白枫双手合十,闭上眼睛犯花痴的样子。

    每个少女都有怀春的时候,年纪还不大的白枫白梅也是如此。

    “难怪呢,我们这几天去找夫人小姐汇报那三个乡巴佬的事情,夫人小姐都没这个功夫见我们,想来这个时候,都在冥思苦想,怎么让自己在寿宴中光彩夺目呢。”

    相对于白枫而言,白梅显得更理智些。突然,她又话锋一转,语气中尽是对谢穆妍等人的不满。

    “只可惜夫人竟然把我们两个派来看住那三个乡巴佬,要不然,没准我们还有机会跟着夫人同去呢。这机缘来了,若是能让哪个少爷看上,要回去做个小妾,也能让我们一步登天呐,省的活受那个小贱人的罪。此番倒好,让绿柳那个小贱人占了个大便宜……”

    “嘘,你小点声……”

    站在门外的谢穆妍,一字不落地把她们所有的话都听在了耳里,嘴角嘲讽的笑容,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乡巴佬?小贱人?

    她怎么不知道,她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竟然多了这么多名字出来?

    看来是自己这几日对她们太放松,舒坦的日子,都让她们忘了“奴才”二字应该怎么写了!

    “白枫!白梅!进来!”

    谢穆妍一边将自己的头发揉乱,一边快速地走到自己的厢房中,装模作样地在身上盖了条薄毯子,就放开了嗓门朝着屋外叫嚷了起来。

    “你们府上的客人要沐浴了,你们应该做些什么,我想,就不用我再提醒你们了吧。”

    看着两人一脸吃屎表情地走到自己的厢房门口,谢穆妍的脸上扬起了一个无害的笑容。

    反正她一早上锻炼下来也觉得累了,洗个澡可以放松一下,有能够让那两个丫鬟体验到劳动的乐趣,何乐而不为呢?

    “大早上的,小姐您洗澡,不太合适吧。”

    白枫杵在门口,没有丝毫要行动的样子,几乎是一字一句地从牙齿缝里蹦出了这句话。

    谢穆妍早就料到白枫白梅会这么说,坐起身来,悠哉地伸出手掏了掏耳朵。

    明明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身板,但是她做起这个动作来,却偏生让人生出一种她成竹在胸的感觉。

    “我昨晚上听说左相会带家眷出席皇后的寿宴,这多半是没我的份,一时激动,就出了点汗,现在身上粘哒哒的难受。”

    “你们要是乖乖听我话,没准我心情一好,就不要你们‘服侍’我,放你们一天,到你们的夫人身边去,参加寿宴了呢。”

    “服侍”两个字,谢穆妍故意说得很重,满意地看到了白枫和白梅的神色变化。

    “我去!”白枫白梅咬了咬牙,在谢穆妍话音刚落的那一刹那,就异口同声地答应了下来,似乎是因为怕谢穆妍反悔,她们不等谢穆妍有所反应,就火急火燎地朝着水房走去。

    “你倒是会利用她们的心理。”

    白枫白梅离开没多久,一道低沉的男声突然在头顶上方响起。

    熟悉的声音,让谢穆妍条件反射地朝上看去,果不其然的,在房梁上看见了几片垂下来的月白色的衣角。

    “五王爷过奖了,您梁上君子,乱闯女子闺房的行为才是值得嘉赏。”

    说完,谢穆妍还煞有介事地拍了拍手,就好像是真的在为穆嘉羽鼓掌一般。然而过了片刻,穆嘉羽却一直未有开口说话的迹象。

    “五王爷此番前来,难道就是为我说这个?”

    谢穆妍率先打破房间中这尴尬的寂静,她一直仰头望着穆嘉羽的衣袍,脖子有些酸痛,便转了转脖子,却在低头的一刹那才发现,刚才自己运动过后,出汗出得太多,再加上为了装出一幅刚起床的样子,因此只脱剩了一件肚兜,如今……

    就算谢穆妍是现代人,思想观念不似古代女子那样保守,但也还没有到达在不熟悉的男子面前脱剩一件内衣还怡然自得的程度,拉起就把毯子往自己身上裹了裹,完毕还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上面,心中暗自祷告,希望穆嘉羽不曾看见她的窘态。

    然而,事与愿违,她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不用裹了,你前面一马平川,没什么好看的。”

    话毕,穆嘉羽一个翻身,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不过倒是还给谢穆妍留了几分面子,背对着她坐在了她厢房内的木椅上。

    “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

    饶是心中不愿意,但是谢穆妍也不想一直衣衫不整地同穆嘉羽共处一室,再加上上次穆嘉羽的确是给了她一个大惊喜,因此倒也难得地听起话来。

    在整理完毕后,穆嘉羽就像往常那样,搂起谢穆妍的腰就朝着左相府外飞掠而去。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谢穆妍也不再像原来那样慌张,紧闭着眼睛强迫自己不去看地面,迎面吹来的风吹散了夏季的燥热之感,反倒让谢穆妍感到舒适惬意起来。

    用现代的时间来计算,就是过了差不多两三分钟的时间,谢穆妍的脚就触及到了地面。

    “到了,睁开眼睛吧。”

    穆嘉羽低沉的嗓音再一次在头顶上方响起,那声音似乎带着一种魔性,让谢穆妍不自觉地就跟着他声音的指引,将眼睛缓缓地睁开。

    只是,当她看到周围的陈设的瞬间,就呆若木鸡。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