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37章 第37章 乔装打
    “哎呦,瞧我这张破嘴,可真是不会说话,妹妹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接触到谢穆妍警告的目光,邹氏捂着嘴唇娇笑一声,只是那笑声,谢穆妍无论怎么听着都感觉像是嘲笑。

    就连小小年纪的谢穆欣,都感觉到了那么一丝不寻常来,小小的双手握住了李氏颤抖着的右手,传达着无言的安慰。与此同时,她还不忘睁大一双同谢穆妍一模一样的眼睛,朝着邹氏瞪了一眼。

    那模样,活生生的就是一个小谢穆妍。

    “瞧我这脑子,一说话,就把我今天来的目的给忘记了。”

    邹氏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感受到谢穆欣仇视的目光,当下一拍脑门,从衣袖中取出了一条丝质的围巾模样的东西出来,稍微缓解了一下这尴尬的氛围。

    “这巾子啊,还是当初皇后娘娘送给我的呢,我也一直没舍得戴,现在为了祝贺妹妹有这么一件好事,我就把这个送给妹妹,算是贺礼了!”

    这贺礼,送得真当是莫名其妙。李氏狐疑地看向邹氏,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心里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出于礼节,还是伸出了手,准备将巾子接过来。

    谁知道,邹氏并没有将巾子送到李氏的手上,而是避过李氏伸出的手,将巾子抬高就要举过李氏的头顶绕到她的脖子上去。

    一股淡淡的香味,随着邹氏大幅度的动作,也传到了在场所有人的鼻腔中。

    这味道……

    谢穆妍自从邹氏接近李氏,就一直密切观察着邹氏的一举一动,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在闻到香味之后,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这巾子是上了药的,在巾子还没有接触到李氏的那一刻,她就眼疾手快地上前,劈手把巾子夺了下来。

    “这巾子这么好看,让我娘戴还真是可惜了,您才是戴这巾子地最佳人选。”

    谢穆妍快速地说着,还不等邹氏反应过来,她就已经踮起脚尖,将巾子在邹氏的脖子上绕了几圈。

    “啊!”愣怔了良久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邹氏,突然尖叫一声,就连一声招呼都不打,捂着脸就不顾自身形象地冲出了谢穆妍的院落。

    远远地,似乎还能看到她脖子上被谢穆妍绕得乱七八糟的巾子,还在随风飘扬。

    “穆妍,你怎么……”

    李氏担忧地看着李氏离开的方向,无奈地看了谢穆妍一眼,心中暗骂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话,抬腿就想要追上去,奈何腿脚不变,走几步路就感觉一阵阵酸痛之感向她袭来。

    “娘,你先别追了。姐姐的手……”

    谢穆欣率先开口叫住走了几步路的李氏,担忧地望向谢穆妍的手。

    却见谢穆妍原本洁净的手上,却突然间长满了一颗颗的小黑点,而且数量还在不断地增加着,那密集地模样,使得谢穆欣仅仅是看了两眼,就将头转了过去,不让自己去看那恶心的一幕。

    “穆妍,你……那条巾子……”李氏满脸的吃惊,心里,却也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欣儿,在姐姐的枕头边,有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你从里面倒出一粒药,碾碎了泡在温水里。”谢穆妍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朝着谢穆欣淡淡地吩咐。

    好在这个只是一般的让人过敏的药而已,只是症状看上去恐怖万分,实际上对于人体倒是没有什么害处。她平日里研制的那些个药,就能治好这个毛病。

    “娘,要是你脸上也长出了这种东西,那可真的就要丑死了。”

    谢穆妍一边同李氏开着玩笑,一边将手浸泡在谢穆欣准备好的温水之中,眼见着那黑点慢慢地变浅变淡,直至消失不见。

    而原本应该出现在李氏脸上的状况,此时就发生在了邹氏的身上。

    当她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回自己的院落的时候,简直把正在院落里面玩耍的幼子谢阳舒吓了一大跳,毫不客气地哇哇大哭了起来。

    “娘……你怎么……哎,快进来!”

    在屋里练舞的谢婉容,听到动静后就从自己的房间里面冲了出来,在见到邹氏的骇人的脸庞之后,只得硬着头皮把她拉进屋里,将药膏丢到她的手里。

    邹氏匆忙地挤出一点药膏,颤抖着手为自己上药,口中不断地谩骂着。

    “本来就要上手了,都坏谢穆妍那个小贱人,坏了我的好事!”

    “你若是多做点准备,去之前就给脸上脖子上也涂上药膏,就不会有那么多事了。”

    谢婉容一点也不同情邹氏的遭遇,她翻了个白眼,暗骂自己母亲的做事不周全。在静坐的那些个时间里,又是一条计策,袭上了她的心头。

    她在邹氏身上的小黑点全部消失之后,嘴唇也慢慢地靠近了邹氏的耳朵。

    “娘,我们……”

    正被谢婉容母女算计的某人,此时正因为大赚了一笔而心情大好地躺在床上,一个翻身之后,却又见到了突然出现在她身侧的穆嘉羽,吓得她一个机灵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你怎么又来了?”

    谢穆妍不敢置信地看了看四周,明明她都把门关好了,莫非……穆嘉羽,是爬窗进来的?

    “怎么,不欢迎?”

    穆嘉羽侧身躺着,一只胳膊弯曲,撑住了自己脑袋,那慵懒的模样,配上他那绝色的面容,若是其他少女见了,定时要忍不住尖叫一声,扑进他的怀里。

    而谢穆妍,就是那个例外。

    再次见到穆嘉羽,她的内心,多半是有些心虚的。她尽量保持着距离,正要下床,却听见听见穆嘉羽的声音再次在耳边响起。

    “吏部尚书家的千金白芷柔,突患恶疾,背部疼痛无比,太医又检查不出出了什么问题。”

    “你想说什么?你要告发我吗?”

    谢穆妍等待着穆嘉羽说出下文,却在等了半晌也不见任何动静,不由得挑了挑眉,双手环胸,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得看着穆嘉羽。

    “吏部尚书发出了悬赏通告,凡是能治好白芷柔的,一千两……”

    穆嘉羽放在身侧的那只手伸了出来,在谢穆妍眼前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千两?这吏部尚书也太小气了一点吧,自己的宝贝女儿,就值这么点价钱?”

    谢穆妍冷哼一声,看来那个白芷柔,也不是很受宠爱嘛。

    她本来还想,若是价格高的话,她还就不计前嫌,拿着块吸铁石,去帮白芷柔治治毛病。但是说实话,区区一千两银子,她在拿到那二百两金字之后,还就真的不把这点钱放在眼里了。

    “一千两……金子。”穆嘉羽顿了顿,说出了一个让谢穆妍心动的数字,“我可以让人帮你乔装打扮一番,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前去治病的时候,把我也带去。”

    “成交!”

    谢穆妍喜出望外,几乎想都没有想,就答应了穆嘉羽的要求。

    举手之劳,就能让她赚到那么多钱,更何况,穆嘉羽还能为她易容,省去了她担心被人认出来的麻烦,何乐而不为呢?

    几乎在下一刻,穆嘉羽就揽上了她纤细的腰,朝着某个方向飞掠而去。

    让谢穆妍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地点,竟然又是秋姑娘的闺房。而为她易容的人,也正是秋姑娘。

    这让谢穆妍,不禁重新打量起秋姑娘这个人来,但是无论她怎么盯着人家姑娘猛瞧,秋姑娘依旧是一副贤淑温婉的样子,同白芷柔那种装出来的不同,秋姑娘真的是具有这样的气质。

    在谢穆妍打量秋姑娘的那段时间里,秋姑娘也已经为谢穆妍上好了妆。

    如今,谢穆妍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八旬的老太,全白的头发,皱纹遍布了整张脸庞,嘴唇看上去干瘪万分;再加上一件特别制作的斗篷,让谢穆妍看上去就好像是驼背一般,也就很好的解释了她的身高问题。

    反观穆嘉羽,他的脸上通过涂抹,已经变成了一副平凡的模样,习惯的一身月白衣袍也换成了一身青布衣,若不是因为那卓然的气质,绝对就是放在人堆里找不出来的那种。

    “谢姑娘记得不要说话,您一说话,一口牙齿暴露出来,可就穿帮了。”

    秋姑娘最后为谢穆妍打理了一下装束后,郑重其事地提醒着。

    谢穆妍点点头,忍住笑意,便同穆嘉羽装作祖孙二人,朝着白府而去。

    “这位大人,还请您通报一声,我们是来为白小姐治病的。”

    穆嘉羽用眼神示意谢穆妍不要说话,自己上前几步朝着白府门前的家丁行了一礼。

    家丁被穆嘉羽的一声“大人”叫得心花怒放,眼神在打量了谢穆妍两人一番后,就带着他们朝着内院走去。

    “大人,小的只是陪祖母前来,进入似乎不太合适,还是在此等候吧。”

    穆嘉羽停下脚步,那卑躬屈膝的模样,看得谢穆妍几乎想要笑出声来,好在她自制能力够强,这才没有笑出声来。

    家丁早就被穆嘉羽的那一声声“大人”叫得飘飘然起来了,哪里还顾得了这么多,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哎大人,小的腹疼,还请问茅厕在何处?”

    谢穆妍才随着家丁走了没几步,穆嘉羽突然又发出了一声询问,故作疼痛地蹲下身来,似乎是马上就要忍不住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