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40章 第40章 阴谋
    忽地,谢婉容觉得脸上有些痒,她随意的抬手挠了挠,继续着跟邹氏的话题。

    邹氏见谢婉容的动作,也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痒,于是她也挠了几下。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学习,不过是浅浅的痒意,等到两人发现的时候对方的脸上竟早已经红了一大片。

    “娘,你快别挠了,你看你的脸!”谢婉容惊讶的看着邹氏的脸,随后连忙抹上摸上自己的。她依旧觉得有什么不妥,跑到铜镜之前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却是让谢婉容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

    “啊——”谢婉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大叫一声。

    此刻,镜子中她的脸上早已经红了一大片,斑斑点点的布在脸上,煞是可怖。

    “小姐,你们没事儿人吧。”绿柳听到声音,连忙趴在门框上,敲敲门问道。

    “别过来,出去!”谢婉容对着房门的方向厉声喝道。

    邹氏和自然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她同谢婉容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咬了咬牙,脸上的红色依旧大块的蔓延着,配上她此刻因为愤怒而扭曲了的表情,甚是可怖。

    “一定又是谢穆妍那个小贱人干的!”

    不过几天,谢婉容和邹氏脸上得了怪病的消息在左相府的院子里不胫而走,谢穆欣跟着姐姐浇着园子里的花草,神神秘秘的往她的方向靠了一靠。

    “姐,大娘还有婉容姐姐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啊。”谢穆欣眨巴着眼睛,崇拜的看着谢穆妍。她感觉姐姐这一段时间变了好多。

    谢穆妍嘴角微微勾了勾,轻挑双眉,调皮的眨眨眼睛,“你猜!”

    话音刚落呢,只见自家妹妹的嘴巴一扁,眨巴着眼睛就要委屈的哭出来。谢穆妍无奈摇摇头,想想这些天来她的性子倒也活泼了不少,拿出一副长姐的样子拍拍她的肩膀。

    “穆欣,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总是有因果循环的,说到底是她们不该做的事情做的太多了,怪不得我们。”她一本正经的看着妹妹的眼睛,说完,还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谢穆欣点点头,好像明白了几分,不再多呀,继续跟着谢穆妍打理花草。谢穆妍低下头,垂下的发丝刚好挡住她眸中一闪而过的精光。这件事不是她做的?那才怪呢!

    书房内,谢昂翻看着手中的账本,眉头紧紧的皱起。“王德,你确定这些账本都是从夫人那里拿来的,没错?”

    “老爷,这都是夫人的丫头绿柳亲手交到小人手里的,没错。”王德连忙鞠躬上前说道,生怕惹恼了谢昂。

    谢昂微抬双眸,扫了一眼王德,也就没再说什么。眯起眼睛,身体往后微微一靠,在心中浅浅的思量。

    “最近怎么不见那娘俩出来啊。”

    谢昂平时多忙于朝中的事情,对府上的事情难免有些欠缺上心,刚刚一提到邹氏,他这才发觉竟是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就连前几天将府里闹的翻天覆地的李氏母女最近也消停了不少。

    “这……”王德犹豫的看了谢昂一眼在收到他“但说无妨”的表情之后这才大胆的开口。

    “府上有谣言说,最近夫人和大小姐得了什么怪病,出不的门……”

    谢昂抬起头,额间的“川”字型更深了几分,片刻,他直起身来重新翻起桌上的账本,对着王德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

    一炷香后,谢府的后花园里,一名身形姣好的女子脸上覆着一层薄薄的纱巾,浅色的面巾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亮,勉强能看出面巾下的景色。只是任何人对上那女子露出的、还泛着怒意的双瞳都不敢上前去打量。

    这名女子就是谢婉容,谢婉容的对面,正是刚从书房中走出来的王德。

    “王管家,你是说爹听了以后什么也没说?”

    “是的,大小姐,老爷听了以后就叫我出来了,还问我说账是不是从夫人那里拿的。”

    “好,账本的事情不用你管,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谢婉容给王德手里塞了两块银子,摆摆手便叫他下去了。

    一阵风吹起谢婉容的面巾,露出白色下那深红色的脸,此刻,那脸的主人正奋力的扭曲着神情,甚是骇人。

    谢昂平时不在府里,偌大的院子自然是邹氏和谢婉容两个人的天下,若不是她们两个人亲自放出自己得病的消息,又有谁敢来嚼他们的舌根呢?

    有了前几次的经验,这一次她们两个并没有像之前那样直接就跑到谢昂的面前哭诉,而是借助府中的风声传到他的耳朵里,以便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可怜。 一旦谢昂生气,再加上她们的账本计划,到时候无论如何他们两个也不能在谢府中待下去了。

    这一个计策当然是谢婉容出的,否则以邹氏的性格,怕是在当天晚上就已经跑到谢昂面前告状去了。只是谢婉容没有想到的是,谢昂知道这件事情之后竟是这么淡定。

    完全不知道她这个爹爹在想什么……

    不过,既然谢昂问起了账本,那就说明离着自己去见他也不远了。

    此刻,城郊的流枫山中却是另一番景象。

    “王爷,经过勘察,这些人比一般的禁军还要厉害一些,好像是死士,大约有一千人。”流枫山中,万景一个鱼翻进一定帐篷里,跪在穆嘉羽的面前报告说。

    “哦?看来,这几个人还真的下足了本想买我的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给他们一点儿回报啊。”

    穆嘉羽盯着桌上的地形图,手指在图上的几个点上随意的点点,思量着何处才是最合适的位置。眼神微眯,淡淡的笑着,却让人觉得比之前还要寒冷。

    万景低下头,静静的听着穆嘉羽接下来的指挥。以他的经验来看,穆嘉羽定是已经有了办法。

    果然,穆嘉羽修长的手指在地图上绕了几圈,最终落在一个点上,不重不轻的敲了几下,发出闷闷的声音。

    “好了,就是这里!”

    穆嘉羽抬起头来,示意万景凑过来,小声的说着自己的计划。

    夜里,穆嘉羽亲自带着几十个精兵,万景带着另一对人马埋伏进夏天高高的草丛中,摒住呼吸,小心的观察着外面的一切。

    日子一天天的过着,穆嘉羽在剿匪的过程果然并不十分成功,而谢府里的谢穆妍却总是觉得现在的日子太过太平了,太平的她都有些受不了。谢婉容和邹氏的反应已经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对手突然换上这么逆来顺受的样子倒是让她有些不习惯起来。

    就在谢穆妍为邹氏母女两个人的事情感到不解的时候,耳边好像传来李氏倒抽凉气的声音,她连忙赶到内室,正看到她揉着腿蹲了下去。

    “娘,你没事儿吧。”谢穆妍连忙将她扶起来,一边碰碰她的腿一边观察她的反应。还好,不过是换季时候的不适应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碍。

    “穆欣,你把娘扶到床上休息休息,我去去就来。”谢穆妍对闻声到来的妹妹嘱咐了一句,拿起钱袋就要往外面跑。

    突然,她又回过头来,“我不在的时候那两个女人要是过来,你说什么也不能跟着去。”

    谢穆妍到药店里抓了几副不是时令的药材,正欲离开,却被伙计记账的纸笔吸引了过去。

    她盯着伙计记账的样子,细细的上下打量,在心中慢慢的思索着,眸底渐渐氤氲起一股寒意。账本?谢穆妍觉得自己恍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位姑娘?不知还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哦,不用了,告辞。”

    出了药店,谢穆妍并没有直接回到谢府,而是转身去了一趟钱庄,谢穆妍看着手中存款取钱的凭证,唇角轻勾,随后便她藏在袖子的深处。

    “哎,你们听说了没啊,这些天左相谢府刚被接回来的二小姐,她居然迫害自己的母亲和嫡姐,居然还下毒啊!”

    “啊?不是说她前几天还被皇后封了赏赐,怎么会……原来是这么一个恶毒的女人。”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这些天没有见到谢夫人和谢小姐了呢,就连谢家那几个铺子的老板都好久没有见过他们的东家了。”

    谢穆妍在街上走着,竟是听到了不少有关自己的传闻,只是这些传闻无一不是负面的消息。

    她回头瞪了刚才说的起劲的那三个人,清冷的额双眸中仿若玄冰一般,看的三个人不由得往后退一步,转身去了别的地方议论。

    谢穆妍不用想都知道这肯定是邹氏母女搞的鬼。这么看来,她还是真得好好给这母女准备一份大礼了。

    谢穆妍刚回到院子里就见谢穆欣慌慌张张的跑来。她拉着姐姐的衣袖,许久之后,这才微微感到些安心。

    “姐姐,爹……谢老爷来了!”谢穆欣指了指房间的方向,一脸紧张的指着里面的方向。

    谢穆妍心中一紧,正欲抬脚快步走进去,却听见身后传来女子的声音。

    “妹妹,你这是干什么?这个时候要去跟姨娘对账怕是有些晚了吧?”谢婉容还带着面巾,浅色的罗纱却依旧难以掩饰住她张扬肆虐的笑意,她讽刺的看着谢穆妍,搀着邹氏,摇晃着腰肢进了房间。

    “姐!快走!”谢穆欣看着这两个人就生气,她回瞪了她们一眼,拉着谢穆妍就要往房间里去。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