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43章 第43章 戏耍
    眼见着二人即将到达左相府,万景说了一声“谢小姐,得罪”之后,正要揪住谢穆妍的衣服,带着她跃过围墙,谁知却被谢穆妍一把抓住。

    “等等。”

    月光下,谢穆妍的面容忽隐忽现,隐约可以看到,她那乌黑的眼珠滴溜溜地转着,嘴角突然勾勒出了一丝阴险的笑容。

    “你陪我演一出戏,我们就……”

    谢穆妍将万景的身躯一把拉下,将嘴唇靠近了他的耳朵,轻声地说着她脑中临时想起的计策。

    “谢小姐,这样,似乎……也可以。”

    万景脸上原本冷冰冰的神情,随着谢穆妍的话语,终于彻底崩塌,表情不断地变化着。他本想拒绝,但在接触到谢穆妍那写满了“我可是你主子的救命恩人”的眼眸之后,只得缴械投降。

    他按照谢穆妍所指示的,运起轻功,将谢穆妍带到了她所居住的院子中。

    谢穆妍的双脚刚一落地,便迫不及待地从地上捡起了一块小石头,朝着白枫白梅所居住的厢房投掷而去。

    果不其然,白枫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立刻就从厢房中清晰地传了出来:“谁啊,大晚上的,好打扰人家睡觉!”

    “是你自己做梦梦见什么了吧,赶紧睡吧。”白梅被白枫的叫喊声吵醒,不满地嘟囔着,一个翻身就想继续她的美梦。

    “你别这样,被我娘她们看见了,多不好。”

    厢房中抱怨的声音刚刚落下,谢穆妍就开了口,说话的声音拿捏得恰到好处,既能让睡在外间的白枫白梅听了个清楚,又不至于吵到睡在里间的李氏和谢穆欣。

    “那你告诉我,你什么时候,才会把我们的事情告诉你父母?”

    万景按照原先计划好的台词说着,话语虽然说得便扭僵硬,但对于谢穆妍来说,这一切,已经够了。

    她凝神细听着,听到了白枫白梅房里传出来的嘀咕声,听到了房门悄悄被打开发出的细微的声音……

    她还看到,有一个黑影,小心翼翼地站在了房门口。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跟他们提起你,要是他们不同意,我们大不了私奔便是……”

    谈话还在继续,而白枫,早就在谢穆妍奸计得逞的笑容中,自认为神不住鬼不觉地跑到了邹氏的房间之中。

    “你说的,可都当真?”

    邹氏偷偷地看了眼还在床上安睡的谢昂,将白枫带到一旁,轻声地询问着。

    在得到白枫肯定的答案之后,一股子欣喜之意,顿时在邹氏的心间荡漾开来,让她甚至忘了此时已经是深夜,正是劳累的谢昂最需要休息的时刻。

    好不容抓住了谢穆妍的把柄,邹氏已经被兴奋掌控住了自己的理智。

    她不再管站在一旁的白枫,一个箭步,就窜到了谢昂的身边,不断地摇晃着他的身体。

    “老爷,不好了!穆妍那孩子她,小小年纪,竟然已经在府中与其他男子私会了!”

    一见到谢昂睁开了眼睛,邹氏便佯装焦急地说着,“那丫头也真是,也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教导她的,竟然连这样败坏门风的事情,也做得出来!这要是传到了外人的耳中,还不知道要怎么编排我们左相府呢。”

    说到这里,邹氏还假惺惺地擦了一下眼角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眼泪,就好像真的是为谢穆妍操透了心一般。

    刚从睡梦中醒来的谢昂有一瞬间的愣神,但在看见低着头站在一旁的白枫之后,便大致反应过来发生了何事。再加上邹氏那信誓旦旦的模样,也就相信了七八分。

    他快速地起身穿衣,同邹氏白枫浩浩荡荡地就向着谢穆妍的院落中杀了过去。

    但当白枫和邹氏看到谢穆妍穿着睡衣好好地睡在床上,揉着眼睛,一副被她们吵醒的样子时,顿时傻了眼。

    “谢左相,请问这大晚上的,你冲进我房间做什么?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

    谢穆妍佯装无辜地看着突然进来的三人,一道冷意,快速地在她眼中划过,就连一直用审视的目光盯着她看的谢昂,都未曾发觉。

    “老爷,这……这……一定是他私会的那个情郎,已经跑了!”

    邹氏不敢置信地在谢穆妍的房间内扫视了一圈,想要看看是否能抓住一些有男人来过的蛛丝马迹,然而这一切终归只是她的痴心妄想。

    她狠狠地剐了一眼旁边同样目瞪口呆的白枫,只能结结巴巴朝着谢昂解释着,心中祈祷谢昂不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而对她有所不满。

    “哼!”

    谢昂冷哼一声,恨恨地瞪了张口还欲解释的邹氏一眼,甩了甩衣袖后便转身离去,一张老脸憋得通红。

    “你自个儿回去睡吧,我今晚去张姨娘哪儿。”

    邹氏此时在谢穆妍嘲讽的眼神中,恨不得找一个地洞钻进去,只得将怒气都发泄在向她告密的白枫身上,一把揪住了她的耳朵就快速地朝着屋外走去,因此并没有留意到,谢穆妍朝着天花板的方向,偷偷地竖起了大拇指。

    “干得不错!”谢穆妍用口型说着,右手挥了挥,一道黑影,便迅速地离开了她的房间。

    那道黑影,正是还没有来得及离去的万景。

    饶是谢穆妍也没有想到,谢昂会来得这么迅速。想来,是邹氏想要惩治她都快想疯了……

    而正在被谢穆妍念叨的邹氏,此时一脸憋屈愤怒地回到了自己房中,却见自己的女儿不知何时已经躺在了她房间中的贵妃椅上,正用埋怨责怪的眼神看着她。

    “你怎么这么冲动?这没准是那个小贱人的计谋,你难道连这个都看不出来?”

    谢婉容翻了个白眼,将邹氏拉到床上坐下,一道早已在她心中成型的计谋,缓缓地从她口里吐露了出来。

    “我今天听到有人给爹爹汇报说,老祖母烧香拜佛已经结束,最晚明天中午就能回到家中。谢穆妍那几个上不得台面的人,自然就有人替我们收拾,你又何必心急……”

    母女二人的谈话声渐渐地趋于平静,几片云朵飘过,将月亮整个都遮掩了起来,让夜幕更暗了几分,一如穆嘉羽此时脸上晦暗不明的神色。

    “你的意思是说,刚才她还让你假装同她私会,来逗弄她的丫鬟父亲和大娘?”

    听完了万景对方才的事情的汇报,穆嘉羽的右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目光在万景的身上停顿了半晌,才在万景的万分不安中转向了其他地方。

    “王爷,我……”

    万景正准备解释,却在见到穆嘉羽伸出来的手之后,即将说出口的话只得硬生生地停住。

    穆嘉羽的右手沿着下巴一路下滑,慢慢地停留在了自己伤口的地方。隔着衣服和绷带,他的指尖似乎还能感受到谢穆妍在为他缝合伤口时,在他的肌肤上留下的温度。

    心中莫名地有些雀跃起来,就连嘴角,都在他自己不自觉的情况下露出了笑容。

    “以后她要是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你还答应的话,本王可要换人了。”

    良久,穆嘉羽才从刚才的回忆中回过神来,想起了万景同谢穆妍假装私会一事,即刻转过头看了万景两眼,发出了此番的警告。

    万景被穆嘉羽的眼神看得心中一颤,知道穆嘉羽是在给他下逐客令了,当下也不再耽搁,行了一个礼之后便恭敬地退了出去。

    在他为穆嘉羽关上房门的刹那,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后背,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被汗水浸湿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还在熟睡中的谢穆妍便被一声声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惊醒。

    她坐起身来,迷茫地看了眼窗外,有了一种有人家结婚的错觉。

    想睡也睡不着了,她任命地起床,刚打开房门便碰上了一脸向往模样的谢穆欣。

    “姐姐,我听她们说,是祖母拜佛归来了,所以才弄得那么隆重呢!”

    谢穆欣还是小孩子心性,一听到鞭炮响就不断地羡慕地看向门外。

    她也想看看外面的鞭炮,想要看看素未谋面的祖母,但是方才娘亲的劝告,却又让她望而却步。

    听到“祖母”二字的谢穆妍一愣,大脑不断地转动着,寻找着这具身体主人原先对于祖母的记忆,但是当她在知道了过往的种种之后,面上的神色不禁又冷了几分。

    这个祖母,曾经可是让她和李氏吃了不少苦头!

    谢家本经商,但在李氏嫁给谢昂为妻后,谢昂便在岳父的帮助下,走上了仕途。

    士农工商,商本为末。谢昂地父亲为了不影响谢昂的仕途,便与之分了家,独自经商,谁知就死在了路上。

    因此,谢昂的母亲庞氏便将丈夫死去的过错都归在了李氏的头上,丛李氏嫁进谢家的那一刻起,便一直对她存有偏见。

    相反的,邹氏可谓是她看着长大的,有着类似于母女的情感,因此是处处帮衬着邹氏。

    爱屋及乌,庞氏对于谢婉容也是宠爱的紧,对于她这个嫡出的小姐,反倒是冷冷淡淡,爱理不理的模样。

    谢穆妍几乎可以断定,庞氏一回来,也就意味着邹氏和谢婉容有了新的靠山。只怕,又要来挑衅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