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47章 第47章 新药
    只见她刚刚因为太过随意,两个人偏偏靠的这么近,谢穆妍这么一挥手可不就是恰好打在他受伤的前胸上吗?

    “喂,你没事儿吧!”谢穆妍连忙往前一步,满脸担心的看着男人。双手不由分说的往他的前胸上探去,以此来试探他的伤口有没有裂开。

    穆嘉羽冷着脸,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以躲避谢穆妍的碰触,却在那小手探上来之后停住,随后任由她在自己的身上肆意摸索,胸口传来一股暖意,好像几将裂开的伤口也不那么疼了。

    “你觉得怎么样?”谢穆妍并不知道自己病人的想法,她只顾着摸索,顺便同自己的病人做一下交互。

    “还好,你不要乱摸!”穆嘉羽冷冰冰的说道。

    谢穆妍直接无视掉了他的后半句话,几经摸索之后确定他没有的什么问题后这才放下心来。

    “你等等,我去给你拿药。”

    谢穆妍忽地好像想起来什么,连忙往后一退回到了屋子里。翻箱倒柜之后,终于拿出一个白白的小瓷瓶,倒了一颗药丸在手里,随后递给穆嘉羽。

    穆嘉羽看着那绿油油的东西,紧紧的皱了皱眉头,“这个,你确定能吃?不会是你的新药吧……还是和刀子上的那个一样?”

    他可还记得谢穆妍威胁他和他的部下说不介意试试她的新药。

    谢穆妍一愣,随后想起那个梗,竟是忍不住笑出来。不过面上却是一副什么都没有的样子。

    安安静静的看着穆嘉羽将那药丸吃下去,眸底闪过一丝狡黠。

    她没告诉穆嘉羽的是,这个其实也是新药。用来止痛止血,加快伤口愈合的,而穆嘉羽,又是当了她的一次小白鼠。毕竟在谢府打打杀杀少不了,这种药可是必备的。

    穆嘉羽毫不怀疑的一口吞下,不似于药丸应有的苦涩,谢穆妍的药竟是带着几分清甜。

    他本来是在王府中安心养伤,却听的万景的消息说她在谢府有麻烦,这才不顾劝阻走了出来。没想到,刚一到这儿就看到了那般精彩的一幕。看到那泛着绿光的匕首,穆嘉羽觉得自己的手上痒痒的。

    经历了这几次,他现在对于谢穆妍的医术可是很有信心,更是对于她所做出的药也有信心。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她所谓的新练成的药了。

    其实他一早就到了,只是躲在暗处没有出来而已,直到看到谢昂出现,他害怕谢穆妍一个人应付不来,所以才露面。却没想到谢穆妍竟是一个人将他谢昂对付的绰绰有余,还不时的威胁几句。

    穆嘉羽吃了药,在李氏的院子里又待了一段时间,等谢穆妍确定新药没有什么问题,这才放他而去。

    看来,又成功了一剂新药。

    相对于这边的温馨,另一处,邹氏的温碧苑里却是一一片狼藉。

    “婉容,你是说老爷今天你居然打了你?”邹氏心疼的看着谢婉容肿起来的右半边脸,咬着牙问。

    谢婉容抹着眼泪,却依旧挡不住她眼里的凶光。

    “都是谢穆妍那个小贱人,不然的话,爹也不会打我!”

    “娘这就去给你评理!”邹氏才不管是因为什么,她的女儿被打了,这才是最重要的。

    “哎呀,娘,你就不要再去惹恼爹了,他正在气头上呢!”

    谢婉容哽咽着抓住邹氏的衣袖,眼泪“啪啦啪啦”地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滴落在做工精致的胸襟上,润湿了一大片。

    她的言语因为抽泣而变得断断续续的,肩膀不断地耸动着,再配上梨花带雨的一张俏脸,好不我见犹怜,看得邹氏越发地坚定了要去同谢昂理论的想法。

    邹氏将谢婉容抓住自己袖子的手轻轻地放下,掏出帕子来轻柔地为谢婉容擦着眼泪,面上的表情却是与她的动作完全不符合的阴寒。

    “婉容,你放心,你才是嫡女,你爹爹是最疼你的。更何况,你将来,可是可能嫁给五王爷的人……”

    说到这里,邹氏脸上已经扬起了得意的微笑。

    就凭嫡女的身份,谢穆妍就算再怎么闹,也不能闹到她头上来!

    谢婉容被邹氏说得脸一红,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穆嘉羽那英俊的面貌来。

    今日早晨,她可是近距离看到了穆嘉羽的样子。就仅仅是靠那伟岸的身姿,都能让她的心脏忍不住砰砰地跳动……

    看着看着谢婉容那芳心暗许的模样,邹氏脚步轻缓地走出了房门,快速地朝着谢昂的书房而去。

    当她遥遥看到谢昂紧闭的书房们时,谢婉容那受了委屈的样子再一次在她的眼前浮现,面上又恢复了因为愤怒而咬牙切齿的样子。

    “夫人,老爷有令,不接见任何人。”

    王德遵谢昂之名,站在书房之外警惕地四周看着,防止有人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潜进书房,打扰到谢昂的休息。

    “连我都不能见?老爷吩咐的是谁都不见呢,还是单单不见我呢?”

    邹氏心中的怒火因为谢昂的拒绝见面而更加熊熊地燃烧着,厉声质问挡住了她去路的王德。

    在看到王德为难的表情之后,邹氏心里便又明白了几分,趁着王德不防备就将他大力地一把推开,那双没有什么力道的小脚像在泄愤一般高高地抬起,似乎是想踹开书房的房门。

    在那双绣花鞋即将在王德胆战心惊的目光下接触到房门的时候,邹氏终于意识到了她那当家主母的身份,不能像谢穆妍那样无法无天,只得咬咬牙,恨恨地放下了自己的腿,绕过王德头也不回地离开。

    眼中的凶光,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越来越盛。

    既然谢昂不想见她,那她也自有法子,好好地教训一下谢穆妍等人!

    一条恶毒的计策,又一次在她的脑海中,慢慢地形成……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谢穆妍便睁开了双眼,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每当她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来的都湿穆嘉羽那负伤来替她解围的样子。

    虽然说靠她自己,也能解决庞氏等人的刁难,但是穆嘉羽的行为,还是让她心头有了一层暖意。

    “算了,还是去看看他吧。”

    谢穆妍终究还是放不下穆嘉羽的身体,心里一横,一个翻身就从床上跃起,草草地洗漱了一番,翻箱倒柜地从自己的药箱中掏出一些药物之后,就熟练地翻过了左相府的围墙,按照原先的记忆,摸索着朝着穆嘉羽的府上而去。

    突然间,谢穆妍只觉得腰间一紧,身体一轻,就朝着上空飞去。

    出于抵御的想法,谢穆妍掏出了藏在袖子中的沾了毒药的匕首就朝着自己腰上的手刺去,却在看到了来人之后,急急地停住了手。

    来人,不是穆嘉羽又是谁?

    “你这又是新药?这个不像是昨天的毒啊。”

    穆嘉羽瞥了眼匕首的颜色,恍然间发现竟然不同于昨天的绿色,而是还带着几分紫幽幽的颜色,调侃的声音在谢穆妍的头顶上空不轻不重地响起。

    谢穆妍不动神色地将匕首放回了自己的衣袖之中,身体微微地离开了穆嘉羽的胸膛,防止自己碰上他的伤口,良久之后才从嘴巴里面憋出了一句话来:“天机不可泄露。”

    一声轻笑从穆嘉羽的嘴中发出,惹得谢穆妍不禁抬头看了一眼,看看究竟是不是穆嘉羽在笑,但入目的却只有他光洁的下巴。

    “到了。”穆嘉羽很快就收起了笑容,好像刚才发出笑声的人不是他一般。

    双脚平稳地落在了穆嘉羽的房间之中,谢穆妍将穆嘉羽还放在她腰间的手一把拍下,正要转身开口检查穆嘉羽的伤口,眼睛却先瞄到了已经被穆嘉羽脱到了地上的衣服。

    “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

    谢穆妍脸一红,有话无话地瞎扯着,心中暗恼,明明前天晚上为穆嘉羽疗伤的时候,注意力都放在了他的伤口上,而现在,她的眼神竟然会忍不住地朝着穆嘉羽健硕的胸膛上瞟去。

    她趁着穆嘉羽不注意,偷偷地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这才强迫自己的目光回到了穆嘉羽的伤口上。

    饶是已经看过,但是当她见到那狰狞的刀疤时,手还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我本想去你那里多要些药,没想到恰好就在路上见到了你。”

    穆嘉羽平淡地陈述着,似乎负伤跑来跑去,对他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他低下头看着已经正在检查他伤口的谢穆妍,一向冰冷的眸子里此时却有一道暖意划过,薄唇也勾起了一个几乎看不真切的弧度。

    他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这么关心他。这么早就出来,想必又是爬墙逃出来的吧……

    “你的伤口有点发炎,以后尽量不要再瞎跑了。左相府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能应付得来。”

    相比起穆嘉羽的悠然自得,谢穆妍的表情反而比较凝重。她将放于衣袖中的瓶瓶罐罐一股脑地全都倒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认真地挑挑拣拣着。

    “你先涂这个……涂完之后记得要……”

    穆嘉羽一边听谢穆妍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注意事项,一边将目光锁定了在她的脸上。

    这个小丫头,真越来越有意思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