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53章 第53章 手术
    半柱香后,谢穆妍在万景的带领之下再次到了王府前面那条幽深的巷子口处,而最深处的王府一如往日般肃穆,可谢穆妍却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一切都太安静了,安静的太过吓人。

    谢穆妍从万景的第一句话出口时她便知道,这次的情况定是要比上次难缠的多。

    “谢小姐,这边……”就在谢穆妍想直接冲到王府门前时,万景却是突然闪到她身边,不由分说的将她引到另一处院子里。

    一进到院子里来谢穆妍才发现,原本相隔甚远的两个院子经过层层暗道之后竟是直通穆嘉羽的书房。谢穆妍挑眉笑了笑,没想到穆嘉羽竟是一个能将事情做的这么掩人耳目,倒也不亏得她因为他天天被白芷柔那些女人追在屁股后面。

    然而,当看到穆嘉羽的时候,谢穆妍所有玩闹的神色再次被收起来。穆嘉羽正紧闭着双眼,性感的薄唇紧抿,剑眉紧蹙,一张英俊的脸棱角分明,像是被人工雕刻过一般。

    只是他的脸色如纸一般,额头闪着莹莹的光亮,细汗从中冒出,以此可以看出,主人正在经受着极大的痛苦。

    她连忙往前一步,挽起袖子,蹲下身来探向穆嘉羽的脉门。

    原本应该平稳的脉象此刻像是一条乱撞的小鹿一般杂乱。谢穆妍不由得皱起眉头,瞪了一眼穆嘉羽,不争气的瞪了他一眼。

    都嘱咐过他多少次近期内不可动武,受了那么重的伤,纵然穆嘉羽身体再好,没有一个月是不可能完全康复的。这才过了多少天,他怎么就不听呢!

    万景一直都跟在谢穆妍身后,一看到她紧蹙着的双眉,心中忽地咯噔一下。

    “谢姑娘,王爷这……”

    “去打盆热水来,然后找几块干净的毛巾和绷带。”谢穆妍阴沉着脸色,回头瞪了万景一眼,冷冰冰的说道。手上的动作丝毫未曾闲着。她的话音刚落,穆嘉羽健硕的胸膛也再次暴露在她的面前。

    “等等,记得找几把剪刀来,菜刀也行。”

    “是!”

    万景万景刚才顺着谢穆妍手指的方向看向穆嘉羽的胸膛。然而,当他看到胸口原先伤处漆黑的血痂后。一颗因为谢穆妍的到来而镇定了几分的心脏又一次剧烈跳动起来。

    他咽了一口唾沫,随后一溜烟出了书房。黑色的血液,任由他对药理怎么白痴都猜的出来。穆嘉羽居然中了毒。他仔细的回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却发现除了那些躺在院子中的尸体之外,他竟是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一切准备就绪,谢穆妍扫视了四周。因为此时是在书房的休息室里,所以装备什么的十分简陋,不过也恰好符合穆嘉羽的不拘小节简朴性情。

    不过,对于疗伤来说这里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了。

    “去寝房!”

    万景身边跟着几个侍卫,一听些谢穆妍这么说皆是愣了一下。穆嘉羽平时经常会在书房看书到深夜,所以书房同时也行使了大半个寝房的作用,衣食住行什么的在书房里倒是更方便。

    可是现在她却是突然说要去寝房?不过既然谢穆妍这么说了,周围这几个人也是见识过她本事的人,微冷片刻后便立即回过身来,动手将穆嘉羽搬去寝房。

    谢穆妍像之前一样,将刀具见到什么的用酒精消毒,然后在火上烤了几下。抬头看了一眼穆嘉羽,他的额头依旧往外冒着冷汗,谢穆妍眸色微晃了下,扬起剪刀和菜刀在穆嘉羽的面前晃了晃。

    “老规矩,忍住疼。”

    她也不知道穆嘉羽有没有听到,从受伤的表面来看,穆嘉羽应该是最近与人动武的时候受了伤,再加上之前伤势未曾痊愈,又有好长时间没有换药,因为武力的催动伤口裂开发开,情况不容乐观。

    书房里的床榻因是做短暂休息用的,所以要矮一些,虽然对穆嘉羽没有什么坏处,但是对她的手术动刀可就不一定了。

    穆嘉羽现在中毒部位已结成黑血痂,把受伤的部分割掉是唯一的办法了。这个时候又没有手术刀,只能用简陋的菜刀和剪刀来代替了。

    万景一脸担忧的看着她,虽然他对谢穆妍的医术很哟信心,但那毕竟是菜刀,那么大的刀刃,就这样直接切在人的身上……

    谢穆妍心中其实也没底,不过最终还是深吸几口气,在穆嘉羽光滑的胸膛上抚摸几下,动起刀子来。

    “嘶……”

    手术最终在穆嘉羽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中完成,谢穆妍松了一口气,在怀里拿出一小瓶药膏洒在纱布的内侧,小心的为他包扎起来。

    “放心好了,用的上次那个药的升级版,很快就会止住血,而且不会留疤。”谢穆妍偷偷地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强装淡定的说道。

    谢穆妍话音刚落,穆嘉羽紧皱的眉头渐渐舒缓开来,蝶翼般的睫毛轻轻扑闪几下,双唇轻轻翁动,喉中发出近似于呜咽的声音。

    “王爷,你醒了!”

    万景从一开始就目不转睛的看着穆嘉羽,现在见他终于醒来,一时间难以掩饰自己的激动,二话不说就扑了上去。从来都流血不流泪的大男人,眼角竟然带了几分晶莹。

    一炷香后,穆嘉羽终于认清了来人,眼神微晃了几下,随后有些心虚的别过头去。

    “你怎么来了?”

    “是万景叫我来救你的。知道自己受伤就好好别动,不然,我可不保证以后还能把你从阎王那里拉回来。既然王爷已经好了,那本姑娘也就告辞了。”说着,谢穆妍留下几瓶药膏给万景,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嘱咐了几句,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原本,谢穆妍看到穆嘉羽醒来心里是很开心的,可是一听他冷冰冰的话,心里那份欣慰瞬间就被浇灭了下去。心里泛着一种酸酸的感觉,很不舒服。

    “对了,本姑娘出诊可不是义务劳动,酬劳什么的,改日送到府上就好了。”

    穆嘉羽看着谢穆妍头也不回的离开,眸色暗了暗,心口像是突然失了什么东西,空荡荡的。

    “万景,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一想起她临走之前同万景凑近说话的样子,他的火气就越大。而现在谢穆妍不在,这股气也只能洒在万景身上了。

    万景身子一抖,险些跪下身去。明明身边还烧着刚才谢穆妍给菜刀消毒时候的火盆,可他还是觉得一股寒意由上而下。他不是又有什么地方惹到王爷了吧……“回王爷,查了,只是线索依旧十分模糊,探子们查了许久,依旧没有什么结果。”

    “那就快去查案!”

    秋意渐浓。谢穆妍觉得日子也越发的有些无聊起来。不过,让她没有失望的是,很快她的日子就不无聊了。

    谢婉容前一阵子因为赐婚的事情找谢穆妍好一顿闹,可不管怎么闹到最后吃不了兜着走的都是自己。

    不过,轻易放弃可不是她的性子, 不过安静了半个月,她再次找上了谢穆妍的院子。

    “哟,妹妹,你这都是要结婚的人了,怎么还在院子里搞这些花花草草啊,这若是被那些小姐们看去了啊,指不定又要怎样说妹妹呢。”

    一进门,谢婉容就见谢穆妍在院子里摆弄花草,扭着步子向前,声音柔媚的说。

    只是这份柔媚在谢穆妍的耳里听来只会是恶心至极。

    “谢大小姐,你也老大不小了,天天往我们这里来干什么?这个小院里住的可是三个女人……来的多了,怕是会招人误会呢。”

    谢穆妍随意一抬头,而后继续做手中的事情。却足以让谢婉容气的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任谁也听得出来,刚刚谢穆妍的话分明是在讽刺谢婉容一把年纪了却还没有定亲,而且还天天往女人的院子里跑,是在说她有特殊的癖好吗?

    这个时候不同于二十一世纪,女人若是到了十八岁还没有成亲便会被世人所不齿。而谢穆妍作为妹妹,不过十一岁就定亲,可谢婉容却是到了十五岁还没有定亲,难免不会让人多想。

    “谢穆妍,你别欺人太甚。放心好了,你不会得意多久的。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谢婉容再次指着谢穆妍的鼻子骂。然而,等她刚收回收来,却突然觉手指上很痒。而且这种痒正沿着手指舞往手背上蔓延,直到最后,谢婉容觉得整个手臂上都是痒的。

    “你到底又搞了什么鬼!”

    谢婉容一边挠手臂,怒气冲冲的问,虽然初秋的衣服不比盛夏的凉薄,却也绝对算不上厚了。很快,谢婉容像是觉得隔着衣服不过瘾,竟是撸起袖子了,露出半条藕臂般的胳膊。

    谢穆妍看她的这个样子,嘴角不屑的一笑。

    “呵,谢小姐,若你还是这样怕是……”

    谢穆妍守着睥睨着她撸的高高的袖子,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似是惋惜,实则嘲讽。

    “谢穆妍,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爹爹不会放过你的!”谢婉容甩下话,不解恨的想要踢谢穆妍两脚,见谢穆妍轻巧的躲开之后,只能再次愤愤的转身离去。

    谁也没有看到,墙角处,一道青黑色的身影微怔后离开。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