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56章 第56章 算计与反
    谢穆妍没有回答,只是微微摇摇头,皱皱眉头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馨然馨雨虽然一时还不能理解谢穆妍的做法,却是很配合的往后退退,随后消失在酒楼当中。

    谢穆妍可不认为自己是一个能轻易被占便宜的主,既然对方这么欺负她,那她不回报一下怎么合适?

    其实,谢穆妍一被白枫白梅惊醒就觉得自己很不对劲,于是在离开之前在随手拿了一颗药,又在她们不断的晃动中悄悄的塞进嘴里。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迷药,吃下之后副作用肯定是有的,直到刚刚馨然馨雨出现她才觉得自己身体彻底恢复了。

    那么,也是去找谢婉容算账的时候了。

    谢婉容把酒楼上上下下都翻遍了,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接受她的提议、她黑着双瞳,看了一下夜色。

    距离天亮还有很长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对她来说足够了。

    然而,就在谢婉容即将碰到谢穆妍身体的时候,突然觉得那小身板如同千斤一般,任由她怎么抬都不能将她抱起来。

    谢婉容沉了沉脸,随后瞪向身边的两位侍女,“你们俩,带上他,我们去另一家酒楼。”

    白枫白梅虽然不满意谢婉容总是把她们当免费苦力,可面对现下的情形也只能答应,浅浅的应了一声,随后就去抓谢穆妍的手臂。

    突然,那纤细的手臂像是迸发出无穷的力量,一个华丽的转身,随后两个侍女同时被摔了出去。很漂亮的一个过肩摔,这是她在现代学习功夫时候常用的招数,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用上。

    谢婉容一时间还没能反应过来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随后就觉得自己的身体一僵,然后整个人往谢穆妍的方向靠去。

    “谢穆妍,你想干什么!”

    她想过无数种将谢穆妍整死的方式,却从来都没有一种是给自己想的。

    “我想干什么?你不觉得应先问问你你想做什么吗?”谢穆妍冷声说道。比谢婉容做的事情,她做的可是少到了极点。

    谢婉容被钳住,脑袋极力的想要扭过来看向谢穆妍的眼睛。此刻,一双扑闪的大眼睛此刻却是泛着幽幽的阴光,她只觉得后背发凉。

    “谢穆妍,你,你不能这样。爹爹知道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五王爷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人在嫉妒恐慌的时候总是会语无伦次,谢婉容也一样。慌乱中她竟是提到了穆嘉羽的名号。在心底的某处,她始终都是穆嘉羽的王妃。

    不过,这一幻想很快便被一道冷冰冰的声音打断。

    “你陷害我的王妃,我自然是不会放过你。”

    馨然馨雨传信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而穆嘉羽,同样在听到信息后第一时间赶来,却不想谢穆妍已经自己解决了危机。而自己听到的则是谢婉容慌不择言的样子。

    一时间,谢婉容在他心里的形象再次跌倒了谷底。

    “五王爷,你,你怎么在这儿?”谢婉容半晌才回过头来,对上他冰冷的眼神,她有一种瞬间坠入到地狱的感觉。

    不过,谢穆妍并没有让她这种感觉持续很长时间,她冷笑一声,在她的脖颈间一敲,谢婉容便晕了过去。

    穆嘉羽站在一边观察着谢穆妍的一举一动,剑眉微微挑起,又看了看身后倒在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的白枫白梅二人,眼中的兴味,又浓重了几分。

    他现在倒是好奇,他那小王妃,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事情。

    他才不会相信,谢婉容都已经做到这一份上了,谢穆妍还会大发慈悲地放了她!

    “五王爷,你若是看够了,就帮忙吧。”

    谢穆妍不客气地说着,同时瞪了站在穆嘉羽身后的馨然馨雨两眼。不用想,她也知道穆嘉羽是她们两个叫过来的。

    虽然说馨然馨雨也是为了她的安危着想,但是她的确不喜欢这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更不喜欢不听话的手下,不经她的同意,就擅自将她的行踪情况汇报给了穆嘉羽。

    馨然馨雨被谢穆妍的目光看得心虚地低下了头。她们承认,就算她们是被穆嘉羽送给了谢穆妍,也认同了谢穆妍,但是内心,却依旧是向着穆嘉羽更多一点的。

    “你,把谢婉容拎起来。”谢穆妍的目光点到即止,快速地分配着任务,让穆嘉羽抓住谢婉容的衣领,将她一把拎了起来。

    随后,她又指了指不敢抬头的馨然馨雨二人,“你们两个,把地上的那两个家伙打晕了,扛起来跟着我走。”

    馨然馨雨对视了两眼,眼中满是对谢穆妍做法的不理解,但还是听话地照办了任务,将那两个丰腴的身体扛到了自己的肩上,跟着谢穆妍和穆嘉羽摸黑走出了这家青楼。

    只是,当到达目的地时,馨然馨雨都不由得睁大了眼睛,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那个娇小瘦弱的背影。

    她们能说,这谢婉容和谢穆妍真不愧是姐妹么?竟然带着对方,来到了相同性质的地方。

    只不过,前面的可是富景楼,全京城,最大最豪华生意最好的青楼!

    “哎呦,姑娘,这里,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老鸨眼尖,在见到谢穆妍一行人时,最初还以为是来捣乱的,扭着屁股就迎了上来,却在见到穆嘉羽之后,原本准备好了的一系列话语,都咽了下去,为难地看了他一眼。

    “妈妈,给我们准备一间房间,我们想要做点事情。”

    谢穆妍仰起头,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将抖了抖胳膊,将一直藏在衣袖中的匕首,稍微露了一点出来。

    大厅中灯火通明,匕首在烛光的反射下,发出了刺目的光芒,晃到了老鸨的眼,也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老鸨偷偷地瞄了两眼,却在见到那微微泛着青色的匕首时,吓得腿都软了软,就连谢穆妍脸上扬起了笑容,她也觉得面前的女孩,就好像是从地狱里面爬出来的恶魔一般。

    就算她再怎么不懂药理,也大约能明白,那匕首上,是淬了毒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更何况,谢穆妍身后似乎还有五王爷在撑腰。

    老鸨咽了口唾沫,在穆嘉羽的眼神示意下,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招呼过来一个干杂货的小厮,把那个昏迷的少女,从穆嘉羽的手中,接了过来。

    只是,当她看到那个昏迷的女子竟然是谢婉容时,吓得她几乎要晕死过去。但是按照现在的状况,她就是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将她们带进了一间空房。

    “做得不错,把这粒药吃下去。”

    谢穆妍从藏在衣袖里的小瓶子中,倒出两颗褐色的药丸出来,递到了老鸨和小厮的面前。

    在她的注视下,老鸨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但也别无他法,乖乖地和那个无辜的小厮一起将药丸咽了下去。

    “妈妈也是聪明人。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我想您也是知道的吧。要不然这毒药……”

    谢穆妍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了她话语中的意思。

    若是他们不识相,把她供了出去,那就这辈子也别想拿到解药了。

    谨慎起见,谢穆妍在给老鸨和小厮都把了脉,确认毒药已经存在于他们体内之后,这才放他们离开。

    “好了,现在用不到你了,你回去吧。或者说,你也可以去秋姑娘的房里,反正这屋跟她那屋也不远。”

    等到老鸨跟那个小厮纷纷离开,谢穆妍正打算把谢婉容弄醒,转眼却发现穆嘉羽正用那种饶有兴味的眼神看着她,不爽的情绪,莫名地就从胸腔中酝酿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不希望眼前的这个男人看到她教训谢婉容,不希望他会看到她这样邪恶的一面。

    秋姑娘三个字,就这么在她的不经意间,从她的口中吐露了出来。

    “你很希望本王去她那里?”

    穆嘉羽直视着眼前的少女,原本柔和的眼神突然变得冷冽了几分,垂在身侧的双手,也无意识地越握越紧。

    他关心谢穆妍的安危,拖着还未痊愈的身体来到这里,结果却被她赶到其他的女人那里去?

    他在她眼中,就是这么的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

    “你去哪里,我管得着?”

    谢穆妍的心中泛着酸意,只是她背对着穆嘉羽,看不到穆嘉羽的动作,也没有听出穆嘉羽话语中蕴含着的怒气。

    眼角的余光处,一片月白色的衣角一闪而过,门被轻轻地合上,屋子中的气氛似乎也变了几分。谢穆妍知道,穆嘉羽随她的意愿走了,只是心底,又觉得有些空落落地难受……

    但是现在,毕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谢穆妍摇了摇头,将那种奇怪的感受先放到一边,也不顾馨然馨雨看到她和穆嘉羽闹变扭时的尴尬神色,就招呼她们做起事来。

    “馨然,你去打盆冷水来,把她泼醒。馨雨,你去问老鸨要一身舞女的衣服。”

    馨然馨雨领命而去,不一会儿,馨然就拎来了一桶井水。

    谢穆妍将手伸进木桶中,顿时一股渗入肌骨的凉意就将她的手包裹了起来。她满意地笑了笑,拎起木桶就将所有的水都朝着谢婉容身上泼了过去。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