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58章 第58章 对证
    谢婉容不敢置信地看着面前这个再一次挥手打了她的男人,眼泪慢慢地在眼中聚集起来,顺着脸庞,滴落在了单薄的衣服上。

    她轻轻地叫唤着谢昂,只是那一声称呼,在已经寂静无声的场地上变得尤为清晰,也更进一步地落实了她的身份。

    “不要叫我爹!我没你这样的女儿。”

    谢昂感受到周围之人鄙弃的目光,怒气冲冲地甩掉了谢婉容抓住了他衣袖的手,正想离去,却觉得衣袖一紧,回过头去,看到的正是泪眼朦胧地跪在地上的谢婉容。

    “爹,我与五王爷他,真的是真心相爱的……女儿求您了,您就去求一下皇上,让他赐婚……”

    谢婉容至今还没有从幻觉中回过神来,在这样安静的氛围中也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处境如何,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愿望。

    “你给我闭嘴!”

    谢昂被气得不轻,出声打断了谢婉容的不成体统的话语,气急之下又是一巴掌朝着谢婉容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顿时,谢婉容两边的脸都高高地肿了起来,宛若两个大包子一般。

    她一个愣神,这才感觉到周边的氛围似乎不太对劲。她朝着四周看了看,入眼的却是成堆的男人,以及恍然大悟的眼神,让她觉得分外碍眼。

    当她低头看到自己的穿着之时,更是尖叫出了声,脸色变得惨白无比,竟是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在晕过去的一刹那,她只有一个想法:她刚刚……都做了些什么?!

    “老爷,妾身求求您了,您先把婉容带回家吧。”

    看着自己的女儿变成了这幅样子,邹氏心疼万分,但刚才谢昂的气势太过吓人,直到现在,她才鼓足了勇气,朝着谢昂跪下来,哀声地祈求着。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大小姐送回家里去?!”

    到底是自己的女儿,而且把谢婉容扔在这里,他自己的面子上也挂不住,谢昂只得答应了邹氏的请求。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的怒气已经平复下来了。

    他胸腔中的一把火无处释放,跟来的下人顿时就遭了秧。白枫白梅唯唯诺诺地给谢婉容披上了一件衣服,便跌跌撞撞地扶着她往富景楼外的马车走去。

    “他们走了,谢二小姐怕是会有麻烦,您不去看看吗?”

    一曲渐歇,秋姑娘把手放在琴弦上,看着窗前站得笔挺的男子。

    刚才谢昂等人的话语,一字不露地全部传进了他们的耳中。

    “不用,一会儿他们还会再回来的。本王一趟一趟地跑,岂不是麻烦?”

    穆嘉羽将双手背在身后,肯定地说着,同时又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就算我去了,只怕她也不会领情。”

    “继续弹吧,今晚辛苦你了。”

    良久,穆嘉羽才再一次发出了声音,眼睛却一直盯着下方,站着的身影,从未动过……

    却说等到谢婉容在回左相府的路上,就已经清醒了过来,几乎是睁眼的刹那,她就开始朝着谢昂哭诉起来。

    “爹,我这样,都是谢穆妍害的!”

    抽噎的声音,哭泣的语调,梨花带雨的脸庞,让原本紧绷着脸的谢昂的心情有了些好转,心也渐渐地软了起来。

    等听到所始作俑者是谢穆妍时,他的脸色顿时就变了,恨不得一刀砍死那个让他不得安生的二女儿。

    “爹,女儿晚上本来睡得好好的,谁知突然就失去了意识。您说,我们府上一直在弄那些瓶瓶罐罐的,除了谢穆妍以外,还能有谁?!”

    谢婉容在谢昂耳边不断地煽着火,当她看到谢昂忽变的脸色之后,一抹得意的神色,在她原本哭丧着的脸上展现出来。

    她知道发生了这件事情,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会不太好过,但是她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说什么也要把谢穆妍拉下水来!

    当马车在左相府停下的那一刹那,谢昂就迫不及待地下了马车,风风火火地朝着谢穆妍居住的院落中“杀”了过去,邹氏和谢婉容对视一眼,也急忙跟了上去。

    接下来上演的好戏,她们怎么能不看呢?

    “谢穆妍,你给老夫滚出来!”

    当走到院落门口时,谢昂压抑了一路的火气瞬间就爆发了出来,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了谢穆妍的屋前,正想一脚把房门踹开,房门却自己开了。

    “这大晚上的,谢左相您瞎嚷嚷干嘛呢?若是吵醒了我娘亲和我妹妹,你赔得起吗?”

    谢穆妍听到动静,随手往自己的身上批了一件外衣,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双手叉腰,满脸不爽地看着屋外因为愤怒而满脸通红的谢昂。

    “得了吧,你就别装了!明明就是你害了我还装无辜!”

    谢婉容从谢昂身后跳了出来,咬牙切齿地看着没事人一样的谢穆妍,指着她的鼻子就准备破口大骂来宣泄心中的羞恼。

    可是,还没等她开口,就被谢穆妍打断。

    “你口口声声说是我,你可有什么证据?如果没有证据你就这么诬赖我,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

    谢穆妍慵懒地将身体靠在了门框上,一边把玩着自己的发丝,一边斜睨着谢昂一行人,浑身的气势,竟然比谢昂还要威严的一些,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一岁的小姑娘才能有的。

    “你可不要跟我说什么证人是白枫白梅,别以为我不知道,她们是你们的人。”

    一句话,顿时把谢婉容噎住了。她刚才,是想说白枫白梅来着。不过也好在她脑子转得够快,很快就想到了富景楼的老鸨。

    得意之色,又在谢昂看不到的地方,在谢婉容的脸上浮现了出来。

    她为什么会跑到那个舞台上去,老鸨肯定也知道的!

    然而她却忽略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老鸨和谢穆妍,早就达成统一战线了……

    “老鸨?你们把她请过来,可是要影响了她的生意的。那倒不如,我们一起去一趟富景楼,跟那里所有的人都当堂对证,如何?”

    谢穆妍的提议,真真切切地提到了谢婉容的心坎里去。

    让那么多人作证,她求之不得,但是谢穆妍那信心满满的模样,却由让她心里打起鼓来,越来越没底。

    不过很快的,她就把心底的那些不安全部甩到了一边,相反还因为谢穆妍马上就要倒霉了,而浑身上下都被兴奋欢乐的情绪充斥着。

    当一行人全部达成统一意见,便如穆嘉羽所料的那样,再一次浩浩荡荡地朝着富景楼而去。

    青楼做的本就是夜晚的生意,谢昂等人这样一番折腾下来,也花去了不少时间,等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离天亮也距离不了多长时间了。

    老鸨忙活了一个晚上,本想就着黑夜睡去,谁知又被敲响了房门。

    “妈妈,方才失礼了,还请问,您可曾见过这个小姑娘?”

    富景楼能成为全京城最大的青楼,要说背后没有什么大人物是不可能的,因此即便是一个老鸨,谢昂也尽量地保持着应有的绅士风度。

    他一把将站在最后面的谢穆妍推到了老鸨的面前,任由老鸨仔细地端详着。

    老鸨在看到谢穆妍面容的一刹那,就忍不住软了软腿,尤其是看到谢穆妍嘴角的笑容之后,更是联想到了那颗毒药和淬毒的匕首,觉得不寒而栗。

    好在她定力还算不错,很快就稳住了心神。

    “左相大人,我从未见过这小姑娘,长相倒是俊俏。”

    “你……”

    谢婉容不敢置信地看着一口咬定不认识的老鸨,心里也大约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但在谢昂眼皮子底下,也不能做什么严刑拷打的事情,只能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吞。

    只不过,心里的委屈,竟然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呜咽了起来。

    “左相大人,我早就说过了,这件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说吧,这么大晚上的你还打扰我休息,你要怎么赔我?”

    谢昂本就觉得面上无光,如今在谢穆妍的讽刺的言语中,更是觉得一腔怒火无处发泄,甩了甩衣袖便要离开,不再理会倒在地上哭泣的谢婉容。

    更何况,他现在实在是不想见到谢穆妍那张脸。就凭她那嘲讽的语气和表情,他就可以断定,这件事情十有八九同谢穆妍脱不了干系,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不能把她怎么样而已。

    “左相大人别来无恙。真是不巧,贵府的家事,又让本王给不下心看到了。”

    一道低沉的带有磁性的男声突然响起,闻言,谢昂的身影顿时僵在了原地,而谢婉容也在下一瞬间停止了哭泣,急急忙忙地用衣袖擦了把眼泪,一手抓住了邹氏的肩膀让她找面小镜子来。

    “让王爷见笑了……”

    即便是再怎么不愿意,但表面文章还是要做做的,谢昂厚着脸皮朝着穆嘉羽行了个礼就想告退,但偏偏天不遂人愿。

    穆嘉羽一边摇着自己的纸扇,一边踱着步子走到了谢昂的前面,恰到好处地挡住了他的去路。

    “左相大人,这可就是你的不是了。这大晚上的,你强行拉着我的小王妃来这里对证,事实证明了她是无辜的,那你是不是应该履行诺言,有所补偿呢?”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