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59章 第59章 家丑外
    “五王爷,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

    还未等谢昂想好要怎么对付难缠的穆嘉羽,谢婉容却是先一步向前,一把抱住穆嘉羽的大腿,鼻涕眼泪纵横,好不可怜。

    穆嘉羽紧皱眉头,一脸嫌弃的踢开谢婉容,往后退一步,恰好同谢穆妍站起一起。他直视着谢婉容,一抹厉色染上双眸,不屑的说:“你污蔑本王的妃,现在却要我给你做主?”

    磁性的音色从喉中缓缓流出,明明是那么动听,却让众人浑身发颤。

    “谢左相不是一直都这样?王爷,您早该见怪不怪了。”谢穆妍缓缓勾起唇角,抬起眼看向穆嘉羽的,就像是小两口之间互相抱怨一般,旁人插不进去半分。

    虽然谢穆妍心中还并未完全原谅穆嘉羽近日来所做,但是见他这般维护自己,谢穆妍心中还是甜滋滋的。

    “你,你们……哼!五王爷,告辞了!”

    两个人指桑骂槐的话最终还是激怒了谢昂,他多年在朝野中养成处变不惊性情也被两人公丕。他一甩手,不争气的瞪了一眼谢婉容,随后带着谢府一干众人离开了富景楼。

    “既然王爷戏也看够了,那就请回吧。”见谢昂等人已经出了房门,谢穆妍往前一步,较弱的身子站前穆嘉羽的前面,头也不回的离开。

    然而,还未等谢穆妍出大门,老鸨却是先一步追上来,睁着眼泪汪汪的一双桃花眼,欲言又止的看着谢穆妍。

    “哎,谢小姐……那个,药……”

    “诺,分期付款给你,现在先给你解三分之一的毒,等半个月后再来问我要另外三分之一。不要想着在做这段时间里去傍上什么医仙医圣给你解毒,没有我,谁也办不了。行了,回去吧。”

    谢穆妍最后一句话更是把老鸨心里最后的一点儿指望给活脱脱的榨干净,她小心翼翼的接过谢穆妍扔过来的药,最后目送谢穆妍离开。

    穆嘉羽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天色已经蒙蒙亮,叹了一口气,转身上楼去了秋姑娘的房间里。

    第二天,谢府再次乱开了锅。李氏刚一醒来,捶了捶发疼的腿。这正值春秋换季的时候,腿上的毛病复发起来也是没完没了。

    还未等她起床,谢穆妍却是先一步起来起来,手中端着脸盆。“娘,来,我来伺候您洗洗脸。”

    李氏淡淡笑一下,然后顺势坐起来,接过谢穆妍递过来的毛巾。

    “娘,等会儿不管府里出了什么事情,你和穆欣就待在院子里,别出去。”谢穆妍嘱咐说。

    “嗯,好。”

    李氏虽然不理解她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既然是谢穆妍说的,她也就无条件的答应了。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平日里最爱睡懒觉的她,此刻竟是这么早就起了床。

    家丑不可外扬,谢家二小姐在外已然是声名狼藉,谢昂更不允许谢婉容的事情还会被传出去。

    管家王德大早上就被叫起来,还未来得及洗漱,整个脸上都是干巴巴的,此刻正吊着心站在谢昂的面前,打着哆嗦听着谢昂的训斥。

    “昨天夜里都是谁当值,你全都去给我处理掉。还有,把侍卫们都调集起来,谢穆妍这个祸害,怕是不能留了。”

    书房里,谢昂一夜之间好像苍老了几岁,脸色有些苍白,很是难看,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更是狠戾的盯着书房内的一角。一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他的胸口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难受。

    谢婉容,他最疼爱的女儿,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明明知道是谢穆妍的干的,可是一对上她的淡定的样子,立马就没主意了。

    “是,是老爷。”

    通常谢昂会有这个表情的时候就说明府内有重要的事情发生,王德也深知这一点,他连忙点头,身子往后后退几步,无条件的答应。

    “哎,你听说了吗,据说昨天夜里大小姐在富景楼大跳艳舞,好多人都去看呢。”

    “什么,你说的 是真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虽然谢昂极力的想要压制谢婉容的事情,但是一些流言蜚语依旧传了出来,而府内的传播自然是要比外界要慢一些的。

    谢穆妍把玩着手中的银两,待那人离开后,轻抬手,空中闪过一道银色的弧线,银子完美的落到了刚开始的那个家丁手中。

    家丁拿起银子咬了咬,确定是真的之后直对着银子来的方向拜了拜,随后就出了谢府。

    谢昂最近的手段可都是被人看在眼里,他可没那么傻,散播了那件事之后还在府里待着。

    相对于左相府里的安静,京城上可就热闹的多。茶馆内,更是有人根据昨夜的事情写了一个 说书的剧本,正在茶馆生意最好的时候肆意宣传。

    “话说昨天夜里富景楼,有一名身材妖娆气质非凡的女子,灯一黑便出现在了舞台之上,若说出此人是谁……”

    茶馆最深处,穆嘉羽细口抿着茶,一脸玩味的听着说书人的段子,嘴角的笑意也越来深。

    万景坐在对面,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家主子。昨天夜里到了深夜才回来,直接去了书房不说,一会儿却是拿了一个戏本出来,然后就来了茶馆一坐一天,这个戏本更是已经说了一天了。他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

    “王爷,这……这事情不会是真的吧。”

    穆嘉羽随意的抬头,然后快速低下去,目光落到不远处,一个身材柔弱的女子好像出现在眼前,她的唇角还挂着自信的笑意,邪恶而又美好。

    许久,他才开口,像是回答,万景的话,又像是对自己说:“是真的。”

    万景看着自己家王爷失神的样子,悻悻的低下头去不再多言,心中却是忍不住嘀咕:能让王爷这么上心的事情,怕是除了谢穆妍的事情之外也没别的了。

    一时间,谢婉容成了左相府内最大的笑柄,甚至传播到了朝堂之上。

    “谢左相,听说你昨天夜里没睡好?要不要跟皇上请个假回去休息休息?”对面,孟良晨看着谢昂打盹的样子调侃说道。

    孟良晨在朝上位居右相,以右为尊,原本他的地位要比谢昂的高处一些,但是皇上却给五王爷和谢府的二小姐赐婚,他的地位也有些岌岌可危。更何况因为六年前的那件事情,孟良晨原本就看不惯谢昂,此刻更是接着机会好好打压他一番。

    “右相,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一听此话,谢昂气的鼻子就要歪了,冷哼一声,巴不得伸出手指指着他鼻子大骂。

    “没什么意思,不过是听说了几件比较好玩儿的事情,一下子想起来,觉得可能与谢左相的犯困有关,就像调侃一下。怎么,不会被老夫说中了吧……”

    见谢昂生气的样子,孟良晨不但没有住口,反而更加逼近一步,一脸戏谑的看着他。

    “扑哧……”

    就在谢昂气的脸色通红,还没想好要怎么回答的时候。兵部尚书却是突然嗤笑一声,瞬间,朝上所有的目光都投过来,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被看的兵部尚书脸色瞬间微红,有些不知所措的看着众人,随后讪讪的笑了两下,想要借此把众人的目光从自己身上移开。

    “没,我就是想起一点儿比较好玩儿的事情而已,诸位,皇上快来了,慢慢谈。”兵部尚书连忙摆摆手,往后退一步,一脸无奈的说道。

    “皇上驾到……”

    果然,他的话音刚落,大堂中便传来公公尖细的声音,原本还讨论热烈的朝堂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是每个人的心都还随着刚才的讨论未曾停下来。

    众人看不见的位置,兵部尚书朝着穆嘉羽的方向微微点头,随后便做出一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穆嘉羽常年在外,京中自然是很少有自己的心腹,不过兵部就不一样了。而且,兵部尚书早就拜在了穆嘉羽的麾下。

    一下早朝,谢昂便疯了似的往府中走。心中一团火越少越旺,像是要把什么东西撕碎一般。

    既然谢婉容现在已经为谢家蒙羞,那留下她也没有什么好处了。

    然而,还未等他跨进邹氏的院子,却已经听到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声音。

    “婉容,你这是干什么,还不快下来,娘会给你做主的啊。”

    “娘,这一切都是谢穆妍陷害女儿的,现在女儿的名声也没了。女儿不活了算了。”

    随后,房间内传来凳子倒地的声音和邹氏更加剧烈的呼喊声。

    谢昂心中一紧,连忙冲进屋子。偌大的房间内,谢婉容正挂在房梁上,三尺白绫,同谢婉容的脸色一样苍白。而一旁的邹氏竟是被绑了起来,坐在床沿上,两行清泪不住的往下流淌,看起来很是可怜。

    房间内的摆设依旧华丽,更加映的眼前的一切看起来是那般触目惊心。

    看着这一切,谢昂心中的担心胜过了烦乱,也胜过了对谢婉容的抱怨。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大小姐救下来!”

    “是是是……”

    王德还愣在原地,一听谢昂的话连忙上前,重新扶起凳子,踩着上去,小心的将谢婉容救了下来。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