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医妃当道 > 第60章 第60章 密谋
    “婉容!”邹氏很快被后来感到哦的白枫白梅松开。刚一获得自由,她一把就扑到谢婉容的身上,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色,放声哭出来。

    盯着她苍白的脸色看了半天。突然,她把谢婉容安静的放下,冲上前去扑打谢昂。“谢昂,都是你,婉容是你的女儿,现在倒好,她受了委屈你就一点儿也不管,任由那三个小贱人住在府上。你还有没有点儿人性了啊!”

    说着,邹氏悲伤的蹲下身去,抓住谢昂的大腿,梨花带雨的控诉着,全然不复往日柔柔弱弱的样子,让谢昂的心里更加厌烦。

    “你走开!”谢昂一脸怨气的踢开邹氏,烦躁的看着这里的一切,虽然心中还是憋着一处火无处发泄,但一看到谢婉容这般脆弱的样子,一开始的愤怒竟是也消了大半,无奈的看着谢婉容,最终摇摇头,转身出了房间。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被捧在手心里十五年,若是真把她送出府,还真有些舍不得。

    他不知道的是,背对着他的位置,谢婉容看着他离去的样子,眼底划过一道阴狠。狠戾的目光竟是比朝上之人还多半分。

    “小姐,你没事儿吧。”白枫白梅见谢昂离开,这才松了一口气,连忙跑到谢婉容的身边将她扶起来,一脸担心的看着她。

    昨天夜里的事情虽然说她们不是罪魁祸首,但怎么说也脱不了干系。好在现在谢昂的主要心思都放在了谢婉容丢脸的事情上祢爱你,还没来得及去搭理她们。

    “有事儿,你们两个,该怎么补偿我?”

    然而,她们忘掉的是,谢昂来不及处罚她们,并不代表谢婉容也来不及。此刻,她冰冷这一张脸,眼神对着这两个人剜去。

    若不是那天她们两个连迷药都下不好,怎么可能会出现后来的事情》

    “小姐!饶命!”关键时候还是白梅更加机智一些,她连忙跪在地上,咚咚的磕着响头。“那天晚上下迷药的事情是白枫干的,与奴婢无关啊!”

    “哎,明明是你干的啊!”

    大难临头各自飞,即使平日里是最要好的姐妹,在惩罚面前也都开始互相拆台。不过,她们这样相互拆台的机会并没有很多。

    邹氏冷了冷脸色,缓缓靠近他们两个,低下头去,一双妖娆的双瞳逐渐被怒火和凶狠代替。白枫白梅明明已经跟了她们这么多年,却是第一次发现她们的主子竟是这么陌生。

    “小姐,夫人,我们……”

    “来人,带他们下去,重大八十大板!”随后,侍卫便在的白枫白梅的哭喊中将她拉开,带着就离开了房间。

    八十大板,对于她们这种平时不干活的丫头来说,足以要她们的命了。事实也是如此,两个丫头就在板子的暴打中一命呜呼。

    馨然馨雨知道外院里发生的一切,连忙报给谢穆妍。她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勾起一抹冷笑。上吊这种手段居然都能使出来,谢婉容的手段还真的是让人刮目相看呢。

    却说另一边,王府中,穆嘉羽在书房中翻看着近日的书信,脑海却不时的会出现某个娇小柔弱的身影。她的果敢,她的睿智,她的心狠手辣以及高超医术都让他刮目相看,明明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小丫头,就是一根豆芽菜,竟会让她只是出现就让人挪不开眼睛。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是在柳家村的时候看到她倔强杀敌的样子,还是在她一次次大胆为自己开刀切肉的时候?

    “王爷,要吃药了。”万景端着药碗小心翼翼的走到书房里来,却见穆嘉羽正在拿着手中的书发呆。他轻咳几声,正欲再次开口,却见穆嘉羽已经冰冷着脸色看向他。

    他立即收了手回来,把药碗放在桌子上,手足无措的看着穆嘉羽。

    “好了你出去吧。”穆嘉羽冷声说道,脸上的笑意一瞬间被收了起来,就好像之前就不存在一般。他刚刚竟然走神了,走神到连万景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回来!”

    就在万景一脸无辜的走到书房门口时候却又再次被叫回来,低着头,口里小声反着嘀咕。

    “那边,有动静吗?”

    上次刺杀的事情他虽然还没有调查清楚,但是最近他反派了人手去直接调查穆嘉瑞,终于还是重新得到了线索,对于刺杀之事调查起来也更加顺手。

    人是穆嘉瑞派来的不假,不过,他可不认为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就能找到那么多不要命的杀手死士。

    “王爷,现在已经可以确认就是大王爷所为,只是证据还没有搜集清楚,隐隐约约查到,好像与某个江湖上的势力有关。”

    一听穆嘉羽说的是这件事情,万景方才还有些戏谑的心思立即受了起来,低下头恭敬的说道。

    “哦。我知道这个,我是问……”穆嘉羽抬起投来,对上万景严肃的目光,不争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是问,有关谢穆妍的事情,那边有什么动静吗?”

    “啊?”

    万景还沉浸在刚刚自己对答如流的喜悦中,哪知道穆嘉羽话锋一转竟是到了谢穆妍的身上,老脸一黑,低下头去,担心的抬起眼皮瞟几眼穆嘉羽,心里满是疑惑。

    “这个,属下还未查到。”万景如实的答道,在他说出否定答案的一瞬间只觉得针芒在背,额间的冷汗也不由得扑簌簌的掉下来。

    “你要是这样的话,本王可是也会换人的。”

    万景擦了擦额头渗出的冷汗,正想给自己解释,却不想主子又是一道冷冰冰的命令下来。

    “这几天,你好好注意那边的动静,穆嘉瑞的身边不是还有我们的人?”

    正如穆嘉羽所想,此刻的皇宫内的两个人确实正在商量着什么事情。穆嘉瑞端着手中的酒杯,摇晃几下,一脸担忧的看向穆嘉赐。

    “皇上,富景楼的事情你听说了吧。我总感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什么?什么富景楼?你是说谢府大小姐的事情?”穆嘉赐皱着眉头,许久才反应过来,随后淡然一笑,无所谓的将手中的石子掷出去,恰好落到事先准备好的圆圈里。顿时,周围响起一阵宫女太监的叫好声。

    他有些烦躁的摆摆手,将身边的人全都遣散下去,回头看向穆嘉瑞,心中思索着这些天内京城最大的热点。

    “谢婉容,好像是叫这个名字。舞跳的还不错,只是不知道跳起艳舞来会是什么个样子……”

    穆嘉瑞说着,抬手抚上自己的下巴,眯起眼睛,好像在脑补着某些画面。

    穆嘉瑞见皇上的这个样子,脸色立即沉了几分。端起酒杯,恰好挡住他越发冰冷和不屑的神色。

    从他的调查来看,昨晚的事情竟是游谢穆妍一手造成,由此来看,那个当初被他们认为激不起多大风浪的谢穆妍并不像他们相信得那么简单。

    试想一下也知道,一个小丫头能带着自己娘亲和妹妹在谢昂的六年追杀下相安无事的活过来,还有能力继续把谢府搅的天翻地覆定然是有过人的本领。

    最重要的是,从他的调查来看,谢穆妍还是一个会用毒的女人。也因此,穆嘉瑞在心中对她的忌惮由最开始的三分变成了五分。

    这样的女人,一旦被穆嘉羽利用起来,再想要除掉他们可就难了。想到这里,穆嘉瑞竟是对皇上当时擅作主张的赐婚埋怨起来。

    “皇上,臣觉得,我们得做点儿什么。”

    穆嘉瑞看着皇上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但他毕竟还是皇上,所以面子上的功夫他还需要做的妥当,只得在心中冷笑。

    “嗯?做点儿什么?谢婉容毕竟是谢昂的家务事,如果我们直接出面说要她把赶出家门那岂不是干预了臣子的家务事?再说了,不就是一个小女子而已,与我们又无任何裨益,不去管了。大哥,你若是觉得谢婉容可以的话,朕这就赐婚给你,可好?”

    穆嘉赐和穆嘉瑞的明显不是在想的同一个问题。在穆嘉瑞思量如何才能抵制住谢穆妍和穆嘉羽联合起来的时候,皇上却还在臆想着谢婉容所跳的艳舞。

    见他这般随意,穆嘉瑞的神色立即冰冷下来,只是很快就又恢复成了之前的神色,好像那一闪而过的冰冷从未存在一般。

    “呵呵,皇上,臣不时那个意思,臣听说,昨夜里的事情是谢二小姐谢穆妍做的,这个女人怕是以后长长会对我们造成威胁啊。”

    穆嘉瑞见自己怎么提示都不管用,索性直接提了出来。

    闻言,穆嘉赐紧皱眉头,最后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沉默了片刻,最终依旧只是无所谓的摆摆手。

    “罢了罢了,不过就是一个机灵点儿女子罢了,不足为惧。大哥,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到处操心了?”

    “皇上说的是,是臣担心了。”

    穆嘉瑞再次举起就被,恰好将眸中的阴狠之意掩盖起来。隐在桌下的拳头紧紧握起,心中思索着别的事情。

    若不是他上次刺杀穆嘉羽没有成功,若是再次动手很有可能会暴露自己的势力,他才不会来找皇上商量。

    没想到,他竟然还是这么一副态度。看来,某些事情只能是自己动手了。

    香网提供海量原创言情小说,欢迎广大书友们驾临投稿!